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3章 再遇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3章 再遇

 舒久安下了馬車后,便下意識的去尋找著穆清朗的影。

 但用不著去找,因為覺得到對方在在哪里,一抬眼便能看到。

 穆清朗著一襲靛藍常服,站在不遠,接過一旁侍衛遞上來的同系大氅披上,一舉一干凈利落,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

 簡單的作,卻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看著十分的賞心悅目,旁人無法與之相比。

 也是,穆清朗是皇族,天資俊逸,貴氣斐然,自是與常人不同。

 他什麼都不用做,是站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點。

 皇族中人,沒一個人長得差的,穆清朗卻是個中翹楚,長得尤為出眾,又是正好的年紀,理應到更多的矚目。

 只是,他常年征戰沙場,上帶著腥的肅殺之氣,尤為可怖,有時候只是輕飄飄的的一個眼神,都能讓人嚇破了膽。

 此刻他神漠然,眼神比這寒冬臘月的天還要冷,讓人打從心里的畏懼。

 上一世,舒久安很怕他這個樣子,不敢靠近他,直到后來他們相久了,他也有意收斂自己的氣勢,舒久安心里的害怕才散去。

 現在看著穆清朗這個樣子,舒久安覺得既陌生又悉,既懷念又膽怯,讓有些不太敢靠近。

 曾鮮淋漓死在懷中的人,此刻活生生的站在的面前,讓覺得不真實,怕這一切都是泡影,頃刻間便會消失不見。

 對著穆清朗這張年輕的面容,舒久安的腦海里浮現出前世穆清朗滿是傷,渾,但卻咬著牙承,目堅定,一步步朝靠近的樣子,眼眶再一次紅了,眼淚也落了下來。

 心里滿是難過,失而復得的喜悅等緒,也是在宣泄重生回來前的委屈和痛苦。

Advertisement

 見狀,穆清朗的眉皺得更深了。

 之前他是看到這馬車的標志是大理寺卿府的,而這馬車又是婦人小姐所用,這才親自來制服這失控的馬兒。

 待看到馬車里的人出來后,他

 很慶幸自己親自來制服這失控的馬兒,這要是換做旁人,指定得出什麼事。

 雖然舒久安此刻帶著面紗,裹著披風,整個人都被過得嚴嚴實實的,只有眉眼出來,但他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對方。

 的雙目猶似一泓清水,清澈底,能讓人浮躁的心瞬間平靜下來。

 的眉目間然有一書卷的清氣,高貴清雅,不經意間的眼波流轉,便能將人的目都吸引了過去。

 只是,這雙好看的眼眸,此刻卻紅了眼眶,蓄滿了淚,仿佛盡了委屈和磨難,讓人見了心都揪了起來。

 穆清朗見沒事,這剛松了一口氣,就看到這個樣子,一顆心都擰了起來。

 這是。被他嚇哭了,還是因為到了驚嚇?

 他有這麼可怕嗎?

 就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他的屬下很應景的低聲提醒他,“殿下,您別擺出這幅要吃人的表出來啊,都把人嚇哭了。”

 瞬間,穆清朗的臉就變得難看起來。

 他當真這麼嚇人?

 而扶著舒久安的葉心和春琴看著他這個樣子,忍不住抖了一下,臉上都帶上了懼和退意。

 春琴哆哆嗦嗦的小聲問道:“小姐,怎麼辦啊,攝政王殿下好像發怒了。”

 都說攝政王喜怒無常,殺人如麻,惹他生氣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們不會剛逃過一劫,就要代在這里吧?

 春琴的聲音將舒久安從思緒中離了出來,這才發現自己臉上漉漉的。

 連忙低下頭,用手帕抹去眼角的淚,努力的平復緒。

Advertisement

 隨后,便向前走幾步,給穆清朗行了禮。

 “見過攝政王殿下,多謝殿下相救,臣激不盡,方才了驚,有失禮之,還請殿下海涵。咳咳。”

 舒久安想要多說些什麼,但是在說完這幾句完整的話后,便克制不住嚨的意,猛地咳嗽了出來。

 “咳咳咳。”

 舒久安努力的想要止住咳嗽,但怎麼都止不住

 ,一直在咳,咳得肺疼,咳得難,就連剛剛止住的眼淚,也咳了出來。

 穆清朗的臉立馬沉了下來,都病這樣了,怎麼還出來晃悠?

 “不過是舉手之勞,舒大小姐不必在意,舒大小姐不適,還是莫要在外吹風寒,本王還有事,就先行一步。”

 他的語氣有些生冷,聽起來像是不高興,但悉他的人會知道,他并沒有生氣,只不過是擔心,不想讓在外面寒。

 穆清朗說完,便翻上馬,不在理會舒久安,徑直離去,而他的兩個屬下也翻上馬跟了上去。

 見他們離開,葉心和春琴齊齊松了一口氣,眼里都有些后怕。

 而舒久安有些失,若是沒有這般虛弱,爭氣一點,也不至于才和穆清朗說了這麼幾句話。

 舒久安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便示意葉心和春琴扶回馬車,繼續前往大將軍府。

 隨著馬車開始移,春琴左右看了一眼,便小聲的嘀咕著。

 “攝政王殿下長得是真好看,但是他好可怕啊,方才他冷著一張臉的時候,奴婢覺都要踹不過氣來,都是攝政王殿下喜怒無常,殺人如麻,渾煞氣,能把人嚇破了膽,今日一見果真不假。”

 葉心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從的表可以看出來,對春琴的話很贊同。

Advertisement

 聽著這話,舒久安皺了皺眉,“春琴慎言,攝政王殿下如何,都不是我們可以議論的,這樣的話以后別說了,當心被旁人抓住了話柄。”

 舒久安的語氣有種重,把春琴嚇了一跳,然后這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多不妥。

 春琴連忙捂住自己的,低低的應道:“是,奴婢再也不敢了。”

 見狀,舒久安便收回了目

 葉心和春琴從小和一起長大,對很忠心。

 葉心一向沉穩,做事穩重有條例,基本上不會出什麼差錯,讓很放心,很倚重,但是葉心太悶,很多事都喜歡悶在心里,又重

 

 而春琴就歡了些,做事也認真,但就有些膽小和口無遮攔。

 上一世,們兩個都是因為這些破綻,遭到旁人算計而喪命。

 這一世,舒久安得想辦法讓們改掉這些,以免再次被旁人抓住破綻而算計。

 不過這事以后在說,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馬車行駛了一會兒后,突然停了下來,外面傳來了有些急切的馬蹄聲。

 隨后,馬夫的聲音響起,“大小姐,是大將軍府的三爺。”

 是舒久安二舅舅趙景珹的長子,趙明威,在大將軍府孫子輩中排行三,是的三表哥,只比大兩歲,今年剛滿十九。

 幾年前,二舅舅因任職安北上都護府正都護,一家都去北境的,如今因外曾祖母壽辰,這才特地趕來。

 “三表哥?”舒久安有些疑,他怎麼會來?

 話音剛落,馬車上多了些重量,一個爽朗的聲音從馬夫的旁邊響起,接著馬車開始移

 “安妹妹,不是說好了,讓你在府里好好的養病嗎,你怎麼這般不顧忌自己的就跑出來呢?你就算是要來參加壽宴,也該提前說一聲,讓我來接你呀。”

 舒久安沒有回答趙明威的話,只是問道:“三表哥是如何知道我要去參加壽宴?”

 心里有一個大概的猜測,但是還不確定。

 趙明威道:“是攝政王到府里賀壽的時候,同我提了一,我這才騎馬跑來找你,對了,你方才遇到攝政王,是出了什麼事嗎?”

 果然和舒久安猜的一樣,是穆清朗告訴三表哥的,穆清朗大抵是擔心,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所以這才拐了個彎了。

 對于方才的事,舒久安簡單的略過去,然后回答了一下趙明威方才的問題。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出了一點小意外,我來參加壽宴,是有重要的事要辦。咳咳。”

 說著,舒久安又咳嗽了幾聲。

 趙明威一聽,眼里便帶上了些擔憂。

 他回過

 頭來,對著車門,語氣十分不贊同,“什麼重要的事,讓你非得拖著病跑來跑去,你差人下人跑一趟不就行了嗎?”

 舒久安平復了一下,便往前湊了一點,低了聲音說:“三表哥,這事關將軍府的安危,我不得不親自跑一趟。”

 趙明威聽出了舒久安語氣里的認真和凝重,當下心里就是一咯噔,心里有種不好的預

 他了解舒久安,并非什麼大驚小怪之人,估計真的是有什麼不好的事,不然也不會拖著病親自跑來。

 想到這里,趙明威一時間也顧不上什麼男大防,打開車門便鉆了進去。

 ……

 另一邊,鎮國大將軍府。

 穆清朗端坐在正廳,和大將軍趙宏闊,喝茶聊天。

 雖說份有別,年齡也相差很多,他們兩個應該也聊不上。

 但他們都是軍中之人,常年征戰沙場,抵外敵,他們有相同的話題,所以還是能聊得上一些的。

 他們才聊了一會兒,穆清朗的屬下,便上前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穆清朗一愣,便對趙宏闊說道:“大將軍,本王有些事需要理一下,先失陪一下。”

 說完,穆清朗便起離開。

 他一離開,正廳里的人都默契松了一口氣,停頓了一會兒時間后,便開始閑聊起來。

 只有趙宏闊看著穆清朗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穆清朗來到院中一安靜無人的角落站定后,一黑影刷的一下便出現在他的面前,然后低頭跪下:“主子!”

 “如何?”

 穆清朗神一如既往的冰冷淡漠,語氣也甚緒,但那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卻帶著些緒。

 黑影上前一點,低語了幾聲,把趙明威接到舒久安以及他們之前的談話與穆清朗說了。

 穆清朗聽完后,便揮手讓黑影離開,讓他繼續盯著。

 “事關大將軍府安危的事,會是什麼呢?難道是。”

 穆清朗著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陷了沉思。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