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5章 棋子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5章 棋子

 刑部大牢。

 舒久安裹著趙明威送來的墨狐大氅,跟在他的后,一步步的走近這幽暗冷,帶著腥之氣的大牢。

 趙明威把舒久安帶到到溫暖干凈的房間里,給找了個凳子,“安妹妹,你先在這里坐著等一會兒,我讓他們把李紅伊給帶來。”

 這房間是獄卒平時休息的地方,到也算干凈溫暖,比牢里好得多,趙明威勸不舒久安,就只能盡力的安排下去,讓舒服一點,以免加重病

 舒久安裹了大氅,點點頭,“好!”

 沒一會兒,一個獄卒便押著一個穿白,戴著手銬腳鐐的子走了進來,將其推搡著跪下,便帶上門出去。

 趙明威在外面,給獄卒塞了分量很足的荷包,“今日曾祖母壽宴,拿去和兄弟們吃酒。”

 獄卒顛了顛荷包,滿意的笑道:“多謝趙三爺,不過最多一刻鐘,別讓小的為難。”

 說完,獄卒便離開了,而趙明威則守在外面。

 屋里,舒久安正一言不發,上下打量著李紅伊。

 奇怪的是,的眼里沒有太多的憤怒,看著很平靜,但卻很反常。

 李紅伊五致,有一雙妖艷嫵,靈活潑的眼睛,能把人的心給勾了過去,在現在這樣狼狽的況下,也毫不損其容貌,反而多了些楚楚可憐的味道。

 打量完了之后,舒久安便在心里嘆,此時剛及笄,容貌還為完全長開,便已是這樣,也難怪上一世會為男人喜歡,人怨恨的禍水。

 上一世,李醫一家被救出大牢后,隔天就被抓了回去,沒過幾日便被斬了,但李紅伊卻憑著自己

 的貌,勾得刑部一主事,讓其用一毀了容的囚換下自己,逃過一劫。

Advertisement

 之后,更是憑著貌與心計在各風云,為那人收集報,是那人手中最好的一個棋子。

 這樣的一個棋子,要是就這樣死了,著實可惜了些。

 李紅伊不了舒久安這樣一言不發的打量,忍不住開口了,“你是誰,到底想干什麼?”

 被舒久安這樣的目盯著,讓有種被扔在街上的覺,讓不自在,也覺得瘆的慌。

 “我不過是戴了個面紗,怎麼,你就不認識我了?”舒久安語氣微冷,眼里閃過嘲諷。

 以往出席各種宴會或是在街上見的時候,李紅伊就總找機會在他們面前湊,都見過那麼多次了,就算是陌生人也該認得。

 可現在李紅伊卻認不出來,足見以往李紅伊是一心撲在舒久珵上,其他人都顧不上,還真是很用心啊!

 “舒。久安!”聽著的聲音,李紅伊心中大驚,“你怎麼會在這里?”

 難道自己讓舒久珵做的事了?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你打得如意算盤落空了,他被我關起來了。”

 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證實,李紅伊一下子就癱坐在地上,靈的眼里滿是失與對舒久珵的不滿。

 舒久珵怎麼就這麼沒用,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舒久安將的不滿看在眼里,心里也涌出了些憤怒。

 “我弟弟從未對不起你,待你很好,可你卻一直心思不存,現在竟敢攛掇我弟弟去令牌,妄圖拉大將軍府下水,置他于不仁不義的地步,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

 事已至此

 ,李紅伊也懶得狡辯什麼。

 “誰讓他又蠢有好騙,以前我想要榮華富貴,現在我只是想活命而已,這是人之常,我有什麼錯,怪只怪他沒用,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Advertisement

 “啪。”

 李紅伊話還沒說完,就被扇了一掌,瞬間,的小臉就紅了一片。

 舒久珵是天真得有些蠢,但他是抱著一顆赤誠之心對待旁人,從未有過什麼壞心思,待李紅伊更好。

 可李紅伊從頭到尾都是抱著目的接近他,然后算計他,完了還覺得他蠢。

 聽著這麼一番話,舒久安肺都要氣炸了。

 挨了一掌的李紅伊也很憤怒,但還沒未來得及說什麼,就聽舒久安說,“你當真以為,他到了令牌就可以救得了你全家?”

 舒久安站起來,抑著滿腔的怒氣,居高臨下的看著

 “簡直妄想,你父親犯的是謀害圣上的死罪,誰都救不了你們,你不過是旁人用來算計大將軍府的一枚棋子,頂多是能多活幾日,發揮最后的作用而已 。”

 李紅伊愣了,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

 在門外守著的趙明威聽到這里,也愣了一下,隨后臉就變得凝重起來,這事好像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舒久安冷冷的問道:“你不很于算計嘛,怎麼連這一點都沒想明白呢,令牌的事是你自己想出來的嗎?”

 大將軍的令牌確實是可以讓很多人行方便,也能命令不人。

 但是李醫犯的是死罪,圣上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死的,誰敢在這個當頭去霉頭。

 若非有人在其中運作,就算是有那令牌,他們也不可能從

 牢中逃

 李紅伊聽了舒久安的話,很快便想起來,令牌這主意的確不是自己想出來的。

 當時收到他們一家要被關進大牢的消息時,著急得不行,正當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是的侍建議去找舒久珵。

 言語間提到了舒久珵是大將軍的外孫,而大將軍是如何有權有勢,只要大將軍出手,他們一家應該有救等。

Advertisement

 是聽到了這些,這才想到令牌這個 主意,畢竟大將軍是不可能幫他們,只有舒久珵拿著大將軍的信才能幫的了他們。

 李紅伊又仔細的去想自己那侍,這一想便發現了疑點,那侍并不是李府的家生子,也不是到牙儈賣來的,而是在去路上救回來的。

 想到這里,李紅伊便死死的盯著舒久安,憤怒的問道:“是誰,是誰在算計我,我父親謀害圣上一事,是不是也是被算計的?”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父親是罪有應得。”

 舒久安知道是誰算計李紅伊,但是不會說。

 李紅伊不信的話,一想到自己一家落到這個地步,可能和大將軍府有關,便一臉憤怒的撲向舒久安。

 畢竟,方才舒久安說了自己是一枚算計大將軍府的棋子,那自己的父親也可能是了別人算計大將軍府的棋子。

 但因戴著手銬腳鐐,行不便,只是撲到了舒久安的腳步,而手銬腳鐐因作過大,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你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你要是一點兒也不知曉,今日來這里就不會同我說這些,而是來興師問罪的才對。”

 見狀,舒久安往后退了兩步,“我

 今日來的確是來興師問罪的,你算計我弟弟,險些將大將軍府和舒府牽扯進來,我自然是不可能會放過你。”

 聞言,李紅伊從地上爬起來,冷笑道:“我左右不過一個死,你要怎麼不放過我?”

 舒久安勾了勾低聲音說:“死太簡單了,這世上多得是讓人生不如死的辦法,如今離你們被斬還有一段時間,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

 舒久安的聲音很輕,也沒說什麼殘忍的辦法,但卻讓李紅伊的臉刷的一下白了,盡褪。

 這里是刑部大牢,各種刑罰都有,在牢里的這些日子,每日都能聽得見其他囚犯凄厲的慘聲,那聲音是聽一聽就讓覺得頭皮發麻。

 李紅伊沒什麼底氣的反駁道:“你不會的,你不是這樣的人,舒久珵說過,你是個善良的人。”

 舒久安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讓的心一下子落谷底,渾冷得厲害。

 開始的時候,還有那麼一點信心,但是現在完全沒了。

 當下,便跪下來哀求道:“舒久安,舒姐姐,我錯了,看在舒久珵的面子上,你放過我吧,我都要死了。”

 怎麼就忘了,兔子急了還咬人。

 看著哀求自己的李紅伊,舒久安暗道:現在的李紅伊還未曾經歷那麼多苦難,未曾修煉出一副無所畏懼的心,還是被庇護者長大的小姑娘,才會這麼輕松的就被嚇到了。

 舒久安上前一步,彎下腰在耳邊說道:“我可以放過你,也可以給你一條生路,讓你有機會去尋找真相,但。”

 李紅伊這枚棋子,要收為己用,可不能落到那人的手中。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