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6章 聰慧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6章 聰慧

 馬車趙明威言又止的看著舒久安,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舒久安知道他想說什麼,“三表哥可是想問,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背后另有人算計?”

 見都點明了,趙明威也不在遮遮掩掩,“對,這件事并無疑點,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趙明威把這件事的經過,仔細的梳理了一遍又一遍,可卻也沒有想到什麼可疑的地方,舒久安怎麼會想到李紅伊的侍有問題,又怎麼會因此想到這件事背后另有人算計?

 舒久安搖搖頭,道:“三表哥,這件事并不是天,這當中有一個最大的疑點。”

 聞言,趙明威全部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舒久安上,等待的下文。

 “從發現江婕妤給圣上用那種下作的藥,到查出那藥是李醫提供的,這期間只用了不到兩日的功夫,一查出來,李醫一家不到兩個時辰就被關進了刑部大牢。”

 “他們被關起來的時候,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李紅伊是怎麼提前知道這消息,然后跑來找久珵哭訴,攛掇久珵去令牌?”

 一聽這話,趙明威恍然大悟,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這必定是有人特意告訴李紅伊,而那人的目的,就是借著李紅伊,把大將軍府拖下水,牽扯進這件事。

 李醫的事,所有人都清楚,一旦牽扯進去,是很難,是個下手的好時機。

 李紅伊和舒久珵之間的關系,只要去查,便能查得出來,而舒久珵又是大將軍的外孫。

 若是想要對付大將軍府,從他們手,是最合適,也最不容易讓人察覺。

 能最快知道李醫這事,并提前把消息傳遞出來的,多半是宮里的人,可能在

Advertisement

 這事上,也攙了一腳。

 一想到這里 ,趙明威的冷汗就下來了,心里有些后怕。

 今日若不是舒久安,只怕大將軍府真的是要被算計,牽扯進這件事里去。

 他祖父,父親,還有叔伯,在朝為多年,政敵頗多,這要是被牽扯進去,那些人必定是會想盡了辦法的讓他們翻不了,到時候他們就算是不死也得層皮。

 一想到有一個藏在暗中,對他們虎視眈眈的敵人,趙明威整個人都淡定不下來。

 同時,也驚訝于舒久安的心智聰慧,這況若是換做他,他不一定能想到這其中的關節。

 舒久安這般聰慧,遠勝于一般閨閣子,甚至比男子都要出,也不太像這個 年紀該有的。

 趙明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舒久安好像經歷了很多事一般,而那些事被舒久安在心里,一個人默默的承著。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覺是對的,舒久安比旁人多活了一世,經歷的苦難折磨,不是他這個年紀可以想象得出來的 。

 “安妹妹,你不是想要教訓李紅伊的嗎,為什麼放過,還有你最后和李紅伊說了什麼,讓那麼激你?”

 最后那些話,舒久安是在李紅伊的耳邊說的,在門外的趙明威什麼也沒聽到,這讓他著實的好奇。

 舒久安笑了笑,隨意的說道:“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罷了,三表哥很快就會知道的。”

 趙明威聽得一頭霧水,沒怎麼明白,但見舒久安不想多說,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神有些復雜的看著舒久安,目久久未曾收回。

 舒久安本該是被他們保護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可現在卻舒久安拖著病來保護他們

Advertisement

 ,還沾染那些謀算計,不該接這些的。

 趙明威覺得很愧疚,是他們不夠強大,是他們疏忽大意。

 舒久安也大概猜得出他心里的想法,所以也沒有出聲阻止,任由他看下去。

 但一旁的葉心可看不下去,雖然他們是表兄妹,可這樣也有些不太好。

 于是葉心故意的咳嗽了一聲,道:“馬上就到大將軍府了。”

 的聲音將趙明威從思緒中離出來,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便快速的轉移視線。

 “眼下壽宴應該還未結束,我們趕得上給曾祖母賀壽,曾祖母一直念叨著安妹妹,若是看到你,一定會十分高興的 。”

 舒久安想起一向疼的外曾祖母,臉上便不由自主的帶上笑容 ,周的冰冷也漸漸散去。

 但不知道想起了什麼,這笑意很快便消下去了。

 “今日出門來得匆忙,忘記把外曾祖母準備的壽禮給落下了。”

 一醒來,便發現自己重生了,接著想起大將軍府的禍端,一心只想解決這個禍端,便簡單的梳洗一下,急匆匆的就趕來壽宴,別的都沒顧得上。

 現在才想起來,沒有帶給外曾祖母的壽禮。

 為了外曾祖母八十大壽,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繡了一副百壽圖,沒想到兩世,都沒能把這壽禮及時的送出給外曾祖母。

 上一世,讓舒久寧幫忙自己送過去,可舒久寧卻忘記了,這一世,自己也沒能想起來。

 正失落時,一旁的葉心卻笑道:“大小姐,您別擔心,給老太君壽禮奴婢帶了。”

 今日雖然走得很匆忙,但葉心記得今日是老太君的壽辰,所以沒忘記把壽禮給帶上。

 葉心一邊說,一邊把后的盒子給拿了出來

Advertisement

 。

 舒久安接過盒子,臉上再次浮現出笑意,這一世總算可以在外曾祖壽宴當日把壽禮親手送上,不留憾。

 到大將軍府的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壽宴也差不多到了尾聲。

 老太君年事已高,經不起折騰,現如今已經回房間歇息了。

 舒久安和趙明威直接便去了老太君的福榮院,但在院門口,卻到了大舅舅的長子,的大表哥趙明輝。

 “大哥!”

 “大表哥!”

 趙明輝見到舒久安,沒有過多的驚訝,只是說道:“安妹妹來了,快進去吧,曾祖母等著你呢。”

 看著趙明輝這個樣子,舒久安心下了然,看來外祖父他們都知曉了今日發生的所有事

 也是,趙明威那麼大一個人,在今日這麼一個況下,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一個下午,怎麼可能會不讓外祖父他們起疑,更何況舒久珵和那侍都 被關進了大將軍府。

 剛想到這兒,又聽著趙明輝說,“安妹妹,我和明威在這兒等你,一會兒我們一起去見祖父。”

 發生了這樣的事,外祖父他們想要問清楚也是正常的,大表哥讓三表哥留下,應該也是想問清楚況。

 所以對此舒久安并沒有異議,只是福了福,乖巧的應道:“是!”

 隨后,便和趙明威進去。

 一進去,便瞧見一個頭發花白,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支著腦袋靠在榻上。

 旁的婢還未開口,便睜開了眼睛,在看到舒久安的那一刻,被歲月刻滿皺紋的臉上立刻便揚起溫和慈祥的笑容。

 老太君在婢的攙扶下,撐著拐杖站了起來,然后對舒久安招了招手,“安安,快過來,讓外曾祖母看看。”

 聽著這悉的稱呼,舒久安的眼

 圈一下子就紅了,很久沒聽到這樣的稱呼了。

 上一世,大將軍一府被牽連進李醫一事后,外曾祖母便病倒了,沒撐多久就撒手人寰,舒久安連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如今再見,當真的是恍如隔世。

 舒久安想要撲進外曾祖母的懷中,想和訴說自己的委屈和難過,但理智讓停住了腳步。

 住心里的緒,深吸一口氣,道:“外曾祖母,我就在這兒給您磕個頭吧,就不過去了,我生著病,怕過了病氣給您。”

 說著,舒久安便跪了下來,給老太君磕頭,“外曾祖母,愿您壽比南山,四季常青,笑在眉頭喜在心頭,福壽綿綿,長命百歲。”

 舒久安的頭剛磕下去,老太君便走上前來,將扶起。

 “好孩子,我都一把老骨頭了,怕什麼病氣,倒是你,病還未痊愈,怎麼這般不聽話跑來呢?”

 老太君百姓仔細的打量舒久安的模樣,然后便一臉心疼說道:“我可憐的安安,苦了,這都瘦什麼樣了。”

 舒久安扶著老太君回榻上坐下,“外曾祖母,今日是您的八十大壽,您一向最疼我,我怎麼能不來呢。”

 “而且我的病好的差不多了,不礙事的,過幾日就養胖了。咳咳。”

 這話剛說完,舒久安就忍不住咳嗽起來,嚨里再一次涌上腥甜,幸好面紗還未摘下,可以遮掩一下。

 只是老太君見咳嗽,擔憂不已,連忙讓旁的婢去請大夫。

 舒久安阻止道:“外曾祖母,我沒事,就是嚨有些,喝點水就好,您被擔心,您來看看我給您的壽禮。”

 了幾句后,便快速的轉移話題。

 畢竟老太君年紀大了,還是不要讓擔憂的好。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