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7章 昏迷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7章 昏迷

 走出房門的時候,天已經完全的暗了下,大將軍府的各的燈籠已經點上,讓這漆黑寒冷的夜里,多了些明黃溫暖的

 舒久安抬頭看了看漆黑的天空,松了一口氣。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看著自己在意的人一個個死去,卻無能為力,然后自己也死了,以為這就結束了,結果又重生。

 如今見到最疼自己的外曾祖母,好幾次紅了眼,緒差點失控,真的好想把自己這麼多年的經歷的事,發泄一下自己的痛苦和難過。

 可理智告訴,不可以。

 的經歷過于荒誕,說出來沒什麼好,也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一直在忍,生怕自己忍不住了,這才找了理由離開。

 舒久安平復了一下緒后,便抬腳繼續往前走。

 誰知,走了幾步路后,便覺得眼前有些發黑,形晃了晃。

 好在, 葉心及時的扶住了,這才避免摔倒。

 “小姐,你沒事吧!”

 舒久安此刻,渾,沒什麼力氣,頭也昏沉沉的。

 現在的可不是一般的虛弱,今日費了不心力,緒起伏又大,支撐到這個時候,已經快到極限了。

 若不是舒久珵,也不至于會這樣虛弱。

 葉心一臉擔憂的勸道:“小姐,咱們先去看大夫,等明日再去見大將軍,。”

 “今日的事,今日解決,我不想拖著。”

 舒久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靠著葉心緩了一會兒,這才繼續往前走。

 葉心和春琴都想開口勸,但主意已定,們心里都清楚自己勸不,說再多都是無用,所以也只能是無奈的嘆氣

 ,然后小心扶著舒久安離開。

 趙明輝和趙明威在福榮院門口等著,一見是被葉心和春琴扶著,看著很虛弱的樣子,便迎上去。

Advertisement

 趙明威擔憂的問道:“安妹妹,你怎麼樣了,是不是不舒服?”

 舒久安搖搖頭,“我沒事,可能是因為今日發生的事有些多了,有些累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不礙事的,我們去找外祖父吧。”

 趙明輝看著虛弱的樣子,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道:“我去和祖父說一聲,先等你休息好了再說。”

 左右這事,也差不多弄清楚了,舒久安不過去,應該也沒什麼事。

 “不用了!”舒久安想也沒想就拒絕道:“大表哥,這事非同小可,拖著對我們都沒好。”

 趙明輝清楚舒久安說的是什麼事,又見這麼堅持,心中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覺得應當以大局為重。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趙明輝還是吩咐下人,先去把大夫請來,一會兒給舒久安診脈,然后又吩咐下人去收拾一下,舒久安今日就在大將軍府住下。

 吩咐妥當后,他們便一同前往書房。

 在快到書房的時候,書房閉的房門突然 打開了,一披著靛藍大氅的影從書房里出來。

 其旁還跟著一個穿褐常服,頭發半白,胡須花白,氣勢威嚴的男人,以及一個穿墨綠常服,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

 那是穆清朗和的外祖父趙宏闊,以及的父親舒閔。

 看著他們三人,舒久安的腳步停頓了一下。

 還以為穆清朗送完賀禮便離開了,沒想到還在這兒。

 只是他為什麼,會和外祖父、以及父親一同從這書房

 出來,他們方才是在商議什麼重要的事嗎?

 思索間,舒久安已經和兩位表哥都走上去。

 “見過攝政王殿下!”

 舒久安走在后面,和兩位表哥一起和穆清朗行禮,但卻忍不住瞄穆清朗。

Advertisement

 一抬眸,便撞進了穆清朗的目里,與其對視,瞄的行為被抓個正著。

 舒久安的心跳了半拍,臉頰有些熱,然后便下意識的低下頭,躲避穆清朗的視線。

 看著舒久安像是驚的兔子般躲避的樣子,穆清朗的眉頭皺了一下,心沉了下去。

 當真這麼怕自己!

 穆清朗收回目,語氣淡漠,不含一溫度,“不必多禮,本王還有事,便不。”

 “咳咳。”

 他的話還未說話,就被一陣咳嗽聲打斷。

 舒久安的臉憋得通紅,已經努力的制了,但卻怎麼都不住,這一咳還停不下來。

 面對這麼一個況,舒久安覺得尷尬極了,尤其是,今日兩次見到穆清朗的時候都是如此。

 見狀,穆清朗握著拳,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擔憂,一句話也沒說,便抬腳從他們邊錯開。

 舒久安一邊捂著,想要堵住自己的咳嗽,一邊往旁邊走了幾步,給穆清朗讓路。

 也不知道是不是咳得太厲害的緣故,的頭越來越重,覺有些不過氣來,而且也有些輕飄飄的。

 直到嚨里再一次涌上腥甜的滋味,且不住的時候,的眼前一陣陣的發黑,然后便直直的朝旁邊倒去。

 “安安!”

 “安妹妹!”

 “小姐!”

 隨著幾道驚呼聲響起,舒久安落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出現。

 努力

 的睜開沉重的雙眼,但只看到了一個悉的廓和記憶中悉的神,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

 看著舒久安面紗上的點點跡,穆清朗平靜的臉上出現了裂痕 ,眼里的擔憂再也藏不住。

 他彎腰抬手想要將舒久安抱起來,但一旁的趙明威卻快一步,顧不上什麼禮節不禮節的推了他一把,將昏迷的舒久安搶了過去,然后快速的朝著院跑去。

Advertisement

 一邊跑,還一邊朝下人喊道:“快請大夫!”

 趙明輝匆忙的對穆清朗施了一禮,告罪了一下,便帶著舒久安的兩個侍跟了上去。

 穆清朗看著空空的手,神復雜,隨后便快速的將握的手藏在袖中。

 趙趙宏闊滿含歉意的告罪,“殿下,事發突然,明威急之下,這沖撞了殿下,老臣帶他向殿下請罪,還請殿下海涵。”

 因事發突然,他們的注意力都被舒久安的況給吸引了,并未注意到穆清朗的異常。

 穆清朗收起自己的緒,語氣淡漠,“無礙,只是舒大小姐這況,最好還是去請醫,劉醫今日休沐,不在宮里當值,我這讓侍衛去請來。”

 聞言,趙宏闊和舒閔頓時面激,激的朝穆清朗道謝:“多謝殿下!”

 劉醫是宮里醫最好的,但也只為皇族診脈,他們也不能隨意的去請來,得避諱些,應該說是宮里的每個醫都是如此。

 畢竟這京城里醫明的大夫也不,沒必要去麻煩宮里的醫。

 穆清朗擺了擺手,語氣依舊很冷。

 “舉手之勞,皇兄一向倚重大將軍,本王自是不能坐視不理,只是不希因為某些事影響了皇兄和大將軍之

 間的君臣之誼。”

 穆清朗一語雙關,讓趙宏闊的心一沉,神變得有些凝重。

 趙宏闊拱手,語氣嚴肅而認真 ,“殿下放心,老臣對圣上忠心不二,絕不會讓那些事影響,也不會再讓這樣的事發生。”

 舒閔也隨其后,跟著表態,“這事,是臣管教不嚴,明日臣定會向圣上解釋請罪。”

 今日在壽宴上,是穆清朗晦的提醒,趙宏闊和舒閔才會那麼快的發現不對勁,然后派人去查探,這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雖然舒久安及時的阻止了事的發生,但他們還是驚出了一的冷汗。

 他們不像舒久安一樣有上一世的記憶,但為多年,他們很清楚這件事若是功了,他們會遭遇怎樣的劫難和打擊。

 更別說,穆清朗還察覺到了這件事。

 穆清朗和圣上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他知道了,那圣上一定會知道 。

 在這個當頭,若是讓圣上誤會了,他們的境可就不妙了。

 “大將軍和舒大人心里有數就好,你們的家事,本王不便攙和,就此告辭。”

 趙宏闊和舒閔把穆清朗送走后,便一臉擔憂的快步朝院前去。

 劉醫也來的很快,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便趕到了大將軍府給舒久安診治。

 在知道了舒久安的大概況后,趙宏闊和舒閔便一臉怒容的去收拾這一切事的罪魁禍首,舒久珵。

 而另一邊,穆清朗回到自己的府邸后,這才把藏在袖中東西拿了出來。

 那是一方帶著跡的手帕,是方才舒久安摔倒在他懷中的時候,一同落在他手中的。

 看著那手帕上的跡,穆清眉頭蹙,眼里的擔憂顯而易見。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