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8章 醒來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8章 醒來

 舒久安咳昏迷后,便發起了高熱,意識一直不清醒。

 渾渾噩噩中,上一世的記憶,不斷的纏繞著,讓不得安寧,分不清楚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幻。

 父親的利熏心,舒久寧的冷酷絕,舒久珵的天真愚蠢,大將軍一府被滿門抄斬的場景,以及渾,死在懷中的穆清朗。

 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個個帶刺的藤蔓死死的纏繞著,將深淵,讓疼到無法呼吸。

 疼得在睡夢中哭了幾次 ,眼淚順著眼角落,沾的發和枕頭。

 有好幾次,仿佛在迷迷糊糊間看到了去世多年的母親。

 母親溫暖的手,一直握著的手,還溫的拂去眼角的淚水。

 分不清楚現實還是夢境,只知道的抱著母親,委屈的哭訴著,“娘。疼。我好疼。好難啊。”

 在床榻前坐著的將軍婦人,陳素看著這個樣子,心疼得一顆心都揪了起來。

 陳素的臉,將眼角的淚水掉,不斷的安著,“安安,不疼,外祖母在呢,別怕啊。”

 聽著這悉且慈的聲音,舒久安慢慢的平息下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舒久安的意識慢慢清醒。

 緩緩睜開雙眼,看著頭頂陌生的木架子,和如云如煙般似又似無的帷幕,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過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

 撐著床榻,想坐起來,但子很沉重無力,才剛剛起來一點,就摔了回去。

 這靜,驚了一旁伺候的葉心。

 葉心提著擺,湊到床前,見醒來了

 ,頓時驚喜不已,“小姐,小姐醒來了。”

 葉心驚喜的聲音,將外面伺候的婢都招了進來,們見舒久安真的醒來了,臉上都帶著喜,也都松了一口氣。

Advertisement

 隨后,們便去稟告大將軍府里的各個主子,以及去請留在府的劉醫過來診脈。

 沒多久,舒久安的床前,便圍滿了人。

 外祖父,外祖母,三個舅母,還有幾個表哥、表弟,除了三個舅舅不在,大將軍府的人差不多都起齊了。

 隔著簾子給舒久安診脈的劉醫看著這麼多人目灼灼的盯著他,氣得山羊胡子都抖了抖。

 “你們稍微離遠一點,才剛醒,你們圍得這般近,會讓發悶,氣!”

 聞言,趙宏闊等人連忙退離好幾步。

 陳素也在這時想起了一件事,便趙宏闊便帶著其他人退離到屋外,屋里只留下眷。

 畢竟舒久安還未議親,他們即便是舒久安的父兄,在房里待著也不合適。

 方才著急之下,沒想起這件事,現在想起來了,就不能放任。

 劉醫凝神為舒久安診脈,時不時的一下自己的山羊胡子,時不時的就皺一下眉頭。

 讓一旁看著的陳素等人的心一直高高懸著,張不已,但又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打擾劉醫。

 過了一會兒,劉醫收起枕墊,一邊起走向一旁的桌前,一邊說道:“貴府千金的高熱已褪,余毒已盡數清除,也渡過了危險。”

 聽到這里,陳素等人都如釋重負,松了一口氣,但這口氣還未勻,就聽劉醫話鋒一轉,讓們的心再度提了起來。

 “但是,

 依舊不容樂觀。”

 “之前寒氣,又吃了不干凈東西,導致其久病不愈,這子十分虛弱,加之肝氣郁結,氣急攻心,咳了,這病加重,若不仔細養著,今后恐怕會留下病兒。”

 聽著劉醫的這番話,陳素一下子就慌了,一時間無法接這個事,“我可憐的孩子,怎麼會這樣?”

Advertisement

 對于這個事實,舒久安面平靜,很坦然的就接了,還勸說陳素不要太難過。

 “外祖母,不用太擔心,這況也算太糟,以后慢慢養著便是了。”

 因為久睡,舒久安的聲音沙啞得厲害,但從的語氣里可以聽得出來,對這事真的不擔心,不是在故作堅強。

 畢竟,這上一世經歷過,很清楚自己的況,再壞也壞不到哪里去,以后慢慢養回來便是了。

 至還活著,上一世一切悲劇的開端也被給掐斷了。

 而且在上一世的時候,最后是養回來的,是穆清朗費盡心思幫調養,所以這一世也用不著太擔心。

 只是旁人不知道,陳素見舒久安都這樣了,還安,這心都要疼死了。

 劉醫也微微愣了一下,心中甚是慨,這般聰慧善良的子,也難怪殿下會魂牽夢繞,再三叮囑自己要治好

 只是的運氣不太好,遭此一劫。

 也不知道給吃了這不干凈藥的人有什麼仇什麼怨,竟還是在病中,這是要毀了,這后宅私,當真是在哪里都一樣。

 想到這里,劉醫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道:“貴府千金是個豁達孝順之人,

 老天爺不會太為難,老夫也會盡自己所能幫其調養。”

 陳素連忙道謝,“多謝劉醫!”

 “醫者仁心,老夫也是盡力而為。”劉醫罷了罷手,開了藥方,又說了一些注意事項。

 在屋外守著的趙宏闊等人,也在丫鬟的轉述中知道了舒久安現在的況。

 對于這個事實,他們也一樣的難以接,既心疼又憤怒,然后紛紛把目向那在臺階下跪著的年,那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舒久珵。

Advertisement

 舒久安咳昏迷的當晚,劉醫來診治的時候,便查出舒久安病反復不見好的緣故,并不是因為舒久安落水,寒氣,而是有人給下了一些寒涼的藥,導致的病反復,一直不見好。

 而給舒久安吃了那些不干凈藥的人,正是舒久珵。

 因為舒久安知道舒久珵對李紅伊的心思,也警告過他,不讓他和李紅伊來往,舒久珵怕舒久安來不了壽宴,會發現他去令牌。

 所以就給舒久安下了一些藥,讓加重,來不了壽宴。

 他們也弄清楚了,舒久安會咳,也是被舒久珵說的那些話給氣的。

 雖然當晚他們都收拾舒久珵一頓,但此時得知舒久安的況,他們又恨不得再收拾他一會。

 趙宏闊等人那憤怒的目,讓舒久珵一僵,害怕得低下了頭,同時愧疚也如同水般襲來,將他淹沒,整個人十分的換無措。

 他只是不想讓長姐來參加壽宴,沒想過要把長姐害這樣。

 趙明威看著他這躲避的樣子,當下就忍不住了。

 趙明威沖上去,雙手揪著舒

 久珵的領,將他提了起來,“安妹妹那麼疼你,寵你,什麼都護著你,你怎麼就為了一個外人將這樣,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對不起,長姐,對不起。”

 舒久珵被愧疚和害怕占據了心神,后背的傷也火辣辣的疼,讓他什麼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哭著道歉。

 而舒久珵這個懦弱的樣子,更是讓趙明威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漲。

 他用力的揍了舒久珵一拳,剛想揍第二拳的時候,趙宏闊大聲的阻止了他,“夠了明威!”

 趙明輝也上前制止,“事已至此,打他也沒什麼用,別吵著安妹妹休息!”

 于是,趙明威這才不甘心松手,將舒久珵扔到地上,氣呼呼的走到一旁去。

 外面的靜鬧得有些大,在屋里的舒久安也聽到了一些,側頭看向外面,“外祖母,外祖父他們怎麼了,聽起來像是生氣了?”

 一旁的侍去看了幾眼后回來,把外面發生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

 舒久珵知道舒久安醒來后,想著自己做的錯事,便拖著傷的特地過來負荊請罪。

 舒久安一聽舒久珵跪在了外面,頓時便沒了興趣,也收回了目

 見狀,陳素猶豫了一下,便開口說道:“你弟弟年紀小,又太單純,這才做下這等錯事,他已經知道錯了,你也別再為了他生氣,眼下你的重要。”

 雖然陳素也很氣舒久珵的所作所為,但舒久珵也是他的外孫,舒久安也一直疼舒久珵,所以也不想他們姐弟倆就此結仇。

 舒久安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開口。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