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0章 帝心多疑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0章 帝心多疑

 書房。

 著一襲明黃龍袍,用鏤空雕花的金冠束發的穆清岐,坐在案前,一臉煩躁的批閱著奏折。

 一旁裊裊升起,凝神靜氣的安神香,也沒能讓他平靜下來,反而是讓他越發的煩躁。

 書房里靜悄悄的,只有穆清岐批閱奏折的細微聲響,但氣氛卻抑的很,讓在書房里伺候的宮太監,大氣兒也不敢

 “啪噠。”

 突然,屋里傳來東西摔在地上的聲音。

 穆清岐把奏折仍在了地上,滿臉的不耐,語氣里也滿是怒意,“盡說廢話!”

 他這一舉,讓書房伺候的宮太監頓時心驚跳的,然后紛紛跪下,“圣上息怒!”

 這段時間,穆清岐的脾氣很不好,就發火,罰了不人,伺候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

 他們這些伺候人的每一刻都是膽心驚的,生怕下一秒穆清岐的怒火就波及到了他們的頭上。

 穆清岐看著他們一個個怕得跟個鵪鶉似的,看著就很不順眼,“滾出去,別在這兒礙朕的眼。”

 眾人一聽,頓時如釋重負,紛紛退下。

 看著空曠的書房,案前壘得老高的奏折,以及那奏折里的廢話連篇,穆清岐頓時氣得將其全部扔到了地面上去。

 一通發泄后,又頹然靠坐在椅子上,疲憊的撐著頭。

 剛到書房外,準備讓小太監通傳的穆清朗,聽著里面的靜,便抬手制止了小太監,就這麼走了進去。

 穆清朗撿隨便撿起一個奏折看了兩眼,“皇兄,溜須拍馬乃常事,不必為這等小事而生氣。”

 穆清岐抬頭看著眼前年輕俊朗的穆清朗,眼淚閃過復雜的緒,一眨眼又恢復正常。

 他冷哼一聲,道:“這幫朝臣,兩句話就可以說清楚的事,卻總是話廢話連篇,浪費朕的時間。”

Advertisement

 “皇兄下旨讓他們改改不就了!”穆清朗把散落在地面的奏折撿起,放回案上。

 “哪有那麼容易,不說這事了,你也別管地上的奏折,會有人來收拾的,和朕說說話。”

 說著,穆清岐便領著穆清朗去了偏殿。

 待宮把茶點奉上,且離開后,穆清朗這才問起正事。

 “事查清楚 了嗎,是否如他們所說的那樣?”

 即便壽宴第二日,趙宏闊和舒閔主押著舒久珵來向穆清岐請罪,把事說清楚了,他也依舊沒有完全的相信。

 所以,便派穆清朗暗中去查探一下。

 古往今來,帝王多是多疑,會這樣也正常,更何況,趙宏闊手握重兵,權勢過大。

 穆清朗很清楚他的想法,所以也沒多問什麼,便按照他說的去做。

 雖然況穆清朗一早便知,但是如何知道的,可不能說出來,得做做樣子才行。

 “回皇兄,臣弟仔細查探過,大將軍和舒大人所言并無半點虛言,他們與此事并無關聯,是李紅伊的攛掇,舒久珵才會去令牌。”

 聞言,穆清岐繃的眉眼稍松。

 沒有任何關聯便好,若是生出了異心,那才真的不好,他不想看到那樣的況出現 。

 “舒大人素來嚴謹,卻不想竟養出了這麼一個蠢鈍不堪的兒子來。”

 穆清岐慨了一句后,臉頓時就沉了下去。

 舒閔的兒子雖然愚蠢,但至活蹦跳的,挨了幾十板子也不會傷及命,可他的幾個兒子大多都虛瘦弱,小病不斷,得小心養著,稍有不慎,就會夭折。

 好的那兩個,資質也平庸得很,難當大任。

 他這些日子仔細的想了想,這才驚訝的發現,他沒有一個能繼承大統的孩子。

Advertisement

 而且,江氏給他用了那種藥多年,讓他損,

 日后子嗣艱難。

 一想到這里,他的眼里便浮現出恨意,恨不得將其給碎尸萬段。

 穆清朗一看他的表,便知道他多半是想到了痛,這事關男人的尊嚴,換做是誰,都會憤怒,更何況這還是他最寵的妃子所為。

 隨后,穆清朗想到了穆清岐召自己進宮的另一目的,便不著痕跡的提道。

 “皇兄,年關將至,臣弟請旨去清懷寺接母后回宮。”

 聞言,穆清岐看了穆清朗一眼,點點頭。

 “確實該如此,母后多年來為了大景國泰民安,一直在清懷寺潛心禮佛,了不苦,早年留下的暗疾也未曾治愈,朕為一國之君,卻未能幫母后除去病痛,是朕之不孝,哎。”

 “皇兄不必擔憂,臣弟此番去接母后回宮,必定去遍尋名醫,為母后調理。”

 當然,這只是一個借口而已,需要名醫的不是太后,而是穆清朗。

 這樣的事,必定不能聲張,不然會引起一些禍,也會讓有些人按捺不住蠢蠢的心。

 讓宮中醫來只怕會走風聲,所以得找一個與朝堂毫無關聯的名醫來給他調養才行。

 穆清岐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神有些容,“清朗,為兄這些年多虧了你。”

 聽著這個稱呼,穆清朗也從善如流的開口,“皇兄與我乃手足至親,為皇兄分憂,是我應當做的。”

 隨后,他們便暫且放下各自的份,像普通兄弟般閑聊了幾句。

 說著說著,穆清岐便說起穆清朗的婚事。

 “清朗,你年歲也不小了,是時候找個王妃了,這段時間我讓你皇嫂幫你人選,你瞧上來,便等母后回來給你做主賜婚。”

Advertisement

 穆清朗想也沒想,便婉拒了,“多謝皇兄好意,但我暫時沒有娶妻的想法,此事以后再議。”

 “

 又是這個借口,你什麼時候才有娶妻的想法,你還要拖到什麼時候?”穆清岐不贊同的看著,語氣有些不滿。

 “翻年你就二十五了,尋常男子像你這般年歲時都妻妾群,甚至都兒雙全了,可你邊一個人都沒有,母后這麼多年來可就盼著你能娶妻生子,都心病了,你總不能今年還讓母后失吧!”

 這樣的事,穆清岐每年都要催上個幾次。

 他比穆清朗大十幾歲,是看著穆清朗長大的,他對穆清朗除了有兄弟外,還有種父親對兒子的,所以對穆 清朗的終大事尤為在意。

 而如今,他的態度也比以往都要熱切,特別希穆清朗能早一點娶妻生子。

 穆清朗到沒有注意他的態度,只是想起了那病弱,但心卻比旁人要堅毅聰慧的人。

 明明是一弱子,但卻能用自己的弱小的軀扛起一切,心智聰慧無比,又膽大妄為。

 他想娶,卻不敢輕舉妄,只因那人很怕他。

 想到這里,穆清朗在心里嘆了一口氣,語氣淡漠,“皇兄,你別心了,人對我來說,就是個麻煩,我想娶妻的時候一定親自請你賜婚。”

 聽到這話,穆清岐頓時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然后低聲問道:“你不會是有什麼疾,或者說是你兒不喜歡人吧?”

 他都這個歲數了,邊一個人都沒有,賞賜給他的人,都被他婉拒,或者是 找借口送走,也不見得他去逛青樓館,這屬實有些不太正常。

 難不是行軍打仗這麼些年,傷到了不該傷的位置,或者是被什麼人引著走了岔道。

 要是如此,那該如何是好?

 “要不要,找個醫給你瞧瞧?”

 穆清岐那毫不遮掩的目,頓時讓穆清朗黑了臉,氣得

 額頭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他咬牙切齒的說道:“皇兄多慮了,臣弟無論是哪方面都很正常!”

 見狀,穆清岐松了一口氣,心中的懷疑消了大半,但還是有點疑慮。

 “清朗你一直如此,為兄會這麼懷疑也正常,你給為兄一個準數,你到底什麼時候娶妻,或者你把對未來王妃的要求告訴為兄,為兄讓你皇嫂相看,到時候也省的你浪費時間相看。”

 看著穆清岐不依不饒的樣子,穆清朗甚是無奈,他覺得自己要是再不松口,那穆清岐可能就真的認定他有問題。

 于是,他便照著舒久安的樣子,說了自己的要求。

 “臣弟希未來王妃端莊秀雅,懂進退,知禮數,是個溫聰慧的大家閨秀,重要的是臣弟喜歡!”

 聽著這些要求,穆清岐思索了一圈,發現盛京里符合這要求的大家閨秀不

 到時候讓皇后相看一下,然后弄個小冊子出來,怎麼也能給挑出一個穆清朗喜歡的。

 穆清朗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便生的轉移了話題,說起了江氏的事

 “這事不簡單,似有人在背后策劃,如今江氏敗,那背后之人也藏起了起來,頓時間揪不出來,皇兄以后要多加小心。”

 穆清岐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朕知道,這段時間已經將后宮清理了一番,也加強了戒備,那背后之人,朕一定得揪出來,不然朕一日不得安心。”

 “皇兄,臣弟覺得這事可借由大將軍之手去查,畢竟大將軍差點著了道,他勢必會想盡辦法將背后之人查出來。”

 聞言,穆清岐垂首想了想,過了一會兒才開口。

 “清朗,這事得暗中進行,切不可泄了風聲。”

 “是!”

 穆清朗低頭應道,在穆清岐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角。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