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1章 用心良苦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1章 用心良苦

 鵝般的大雪下了一夜,將世間萬都染了白茫茫的一片。

 直到現在,那雪也未曾停下來,依舊紛紛楊的下著。

 大將軍府里的下人,掃雪都掃不及,剛掃完,沒過多久又會積上一層。

 那站在臺階之下的年,上也積上了一層雪。

 他雖穿得厚實,但在這冰天雪地里站著,早已被凍得渾發抖,雙頰紫紅,烏青。

 即便是這樣了,他也不讓一旁的侍幫他打傘,就這麼倔強的站著,目一直盯著那閉的房門上。

 葉心過門口的隙看著,有些于心不忍。

 回到屋,對著那靠在床榻上看書的子說道:“小姐,小爺在外面站了許久,他才挨了板子,這外面天寒地凍的,要不您就見見他吧?”

 自從舒久珵知道了況后,心中愧疚無比,便求著一起留在了大將軍府,想當面和舒久安道歉,但不愿意見他。

 舒久珵每日都來,每日都無功而返,今日忍不住了,便決定在這兒守著。

 他想,長姐那麼疼他,看見他這樣,應該會心見他的。

 但事實上,舒久安的心比他想象中的要

 “他愿意站著,那便讓他站著。”

 舒久安專心的看著書,毫不為所,連表都沒有一一毫的變化,目始終落在書本上。

 葉心見這樣,也不好再勸說,只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后的態度轉達給外面的舒久珵,讓舒久珵回去。

 葉心剛一轉,舒久安的目便從書本上挪開,看著門口的方向,目莫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葉心快走出去的時候,舒久

 安突然開口。

 “今日,李紅伊一家被斬的日子。”

 “?”

Advertisement

 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葉心停下了腳步,有些懵的看著舒久安 。

 所以呢?

 過來一會兒,葉心這才反應過來,試探著問道:“小姐,您是擔心,小爺是因為這事才在外面站著的嗎?”

 舒久安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說道:“你去告訴他,他什麼時候想明白了自己在這件事上都做錯了些什麼,我便什麼時候才見他,現在別在我眼前晃悠。”

 “還有,把這事告訴他,看看他是什麼反應 ?”

 舒久珵就是個被寵壞了的孩子,含著金湯匙長大,不懂人間疾苦。

 因為有人在背后幫他頂著,所以他每次犯了錯,都不會長記,下一次還會繼續犯錯。

 并且也從來不會自己去思考問題,習慣的依賴別人,舒久安要讓他把這些習慣都給改了。

 還要看看,舒久珵是否還覺得李紅伊一家無辜,是否真的知錯?

 葉心不太明白這樣做的意圖,但還是按照說的去做。

 “是,小姐。”

 當葉心出去,把舒久安的話轉達給舒久珵后,他的表變化過大。

 一開始是欣喜,接著是失落,然后是期待,疑,最后便是復雜,有些難以形容。

 舒久珵低下頭,選擇忽略葉心最后說的話,然后問道:“我不該聽信李姑娘的話去令牌,也不該給長姐用藥,我做錯的除了這些還有什麼?”

 既然長姐這麼說了,那他錯的就不只是自己知道的這兩點,還有其他的,可是他想不出來。

 對此,葉心也莫能助,“奴婢也不清

 楚,只能爺您自己想,小姐今日不會見您的,您上還有傷,就別在這兒站著了。”

 葉心說完后,福了福,便回去了。

Advertisement

 舒久珵沒有立即就走,而是低著頭在原地站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這才在侍的攙扶下,一步一步的離開了。

 這事沒過多久,便被趙宏闊和陳素等人知曉。

 他們能大概猜得出舒久安的想法,知道舒久安的用心良苦,所以在舒久珵來詢問的時候,都默契的不去管,讓舒久珵自己去想。

 徬晚,舒閔來大將軍府看舒久安和舒久珵時,也知道了這件事。

 “好些了嗎,可曾按時吃藥?”

 “勞煩父親掛念,外祖母時時盯著,這藥兒一滴也不曾落下。”

 舒久安對于舒閔的態度,是恭敬有余,親近不足,甚至是有點疏遠,一點兒也不像面對外祖父一家那般親切。

 因為清清楚楚的記得,的父親上一世,是如何為了權勢而算計這個兒,如何毅然決然的舍棄了舒久珵這個兒子,又如何陷害外祖父一家和陷害穆清朗!

 的父親,眼里只有權勢,只有榮華富貴,本沒有一點兒親

 只要能達目的,他什麼都可以舍棄。

 舒久安很難接這件事,但這是事實。

 上一世經歷的一切,讓很難再去親近這個父親。

 舒閔隨察覺到舒久安的疏離,但也沒當回事,簡單的寒暄了幾句后,便直奔主題。

 “我知道久珵做的事讓你傷了心,你心里怨他,但他始終是你弟弟,你也不要太和他計較了,你想讓他改變,也得一步一步

 的來,不能一蹴而就。”

 舒久安一臉平靜的看著舒閔 ,心里有些想不明白。

 自己的父親到底是真的疼舒久珵,還是在棒殺?

 尋常的父親對自己嫡子都抱有很大的期,會盡心盡力的教導其才,大多都是嚴父。

Advertisement

 可是舒閔卻是個慈父,十分疼舒久珵,無論舒久珵做錯了什麼,他都是一味的縱容,甚說過一句重話。

 上一世,舒久珵得令牌,把李紅伊一家從牢里救出來時,舒閔也只是關了舒久珵幾日閉,說了幾句重話就沒了。

 這一世,若非舒久安手,只怕舒久珵也不會有什麼事,頂多像上一世那般關兩日便沒事。

 舒久安曾經覺得舒閔這樣,是真的疼舒久珵,但一想起上一世被當棋子,舒久珵被舍棄的下場,嚴重懷疑這一點。

 舒閔或許并不是真的疼舒久珵,而是在棒殺。

 仔細想來,舒閔對自己的庶子才像是一個父親該有的樣子。

 或許,在他的心里,權勢和地位才是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這一點,上一世不是顯得淋漓盡致的嗎!

 想到這兒,舒久安的目越發的冷。

 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冰涼與嘲諷,語氣淡漠的說著:“父親,我不怨小弟,只是翻年我就十八了。”

 這話一出,舒閔便愣住了,想要說的話也都卡在了嚨里,怎麼都說出來,眼里閃過愧疚。

 舒久安沒理會他的緒變化,依舊說著。

 “在大景朝像我這樣年歲還未定親的甚,我能拖到今日已是不易,我終究是要出嫁的,不可能一步一步的來教小弟。若不快點把

 他教好,以他的子,這樣的事以后還會在犯錯。”

 “到時候,我們又哪里再來這次的運氣,可以把禍端掐斷?”

 拖到如今,是因為母親生下舒久珵和舒久寧后,虧損得厲害,沒過幾年便撒手人寰。

 而舒閔不知道是與亡妻伉儷深,還是因為別的原因,一直不愿意續弦。

 這舒府沒了主人,那舒久安就只能著頭皮的去打理整個舒府,掌管中饋,順便再擔起教導弟妹的責任。

 畢竟舒閔又沒怎麼管過,只是一味的寵,一味的縱容,舒久安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小孩,力有限,怎麼可能事事都顧得到呢?

 等到了該議親的年歲時,府里沒有長輩,沒有人幫張羅,自己也沒什麼想法,而外祖母們幫張羅的時候,又擔心自己嫁人了之后,弟妹無人照料,所以便拖到了如今。

 聽著舒久安的話,舒閔啞然,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久安,是父親對不住你,讓你耽擱了這些年。”

 看著舒閔這愧疚的樣子,舒久安眼里閃過一嘲諷,然后勸道。

 “父親這不是您的錯,您心系朝堂,政務繁忙,分,難免有所疏忽。”

 這些都是借口,舒閔兒就沒想過這一點,不然當初也就不會等到外祖母主來詢問 ,才想起有這麼一回事。

 的這個父親,只是個表面上看起來很疼孩子的慈父,心里怎麼想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舒久安勸了幾句后,便趁熱打鐵,接著說道:“父親,把小弟送去軍營吧,不要給他任何優待,讓他從最底層做起。”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