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3章 也要道謝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3章 也要道謝

 “我從一個世代都是照料花草的老伯家弄來的,他家祖上一直都是為皇家照料花草,對培養花卉很有心得,這能在冬日里盛開的花,是他弄出來的。”

 趙明威打聽到舒久安的喜好后,這幾日便一直穿梭在盛京的各大街道,想在去北境之前,給舒久安找個合適的禮

 無意間,他打聽到了有個老伯可以養出在冬日盛開的花,便特地跑去買。

 聽完這話后,舒久安心里甚是,昨日和舒閔說話時產生的負面緒一下子就被安了。

 雖然的親生父親只有利益,不顧念親,但有真正待好的親人。

 外祖父一家真心對,從未有毫的改變。

 這幾日,除了三表哥外,其他幾個表哥,都會時不時的給送些好玩,好吃的東西,逗開心。

 外祖母和舅母都會來陪說話,很關心,什麼名貴的藥材、補品不斷,還親手給準備吃的,外祖父和舅舅們怕無聊,找了不喜歡的書,還想給找個說書先生。

 他們的關心護都是落到了實,給千般寵,不像自己父親那般只會是在上說說而已。

 有這些親人就夠了,這些親人才是想要守護的人!

 “這個禮我很喜歡,三表哥,謝謝你為我這般費心。”

 舒久安這般鄭重的向趙明威道謝,到讓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沒有了,我也沒費什麼心,就是在街上四傳,我能買到這盆牡丹,還是多虧了攝政王殿下。”

 “??”聞言,舒久安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的問道:“這和攝政王殿下有什麼關系?”

 趙明威道:“我打聽到那個老伯的消息后,去找時,才發現那老伯種植的花都被攝政王給定下了

Advertisement

 ,說是給遠在清懷寺的太后娘娘準備的。”

 這既然是為了太后而準備的,他自然是不要想了。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正好就到了攝政王,攝政王問他來干什麼,他如實說了,沒想到攝政王就把這盆開得最好的牡丹給他了,也沒打算收錢。

 不過,他可不是喜歡占別人便宜的人,所以留下了錢財沒多說什麼就溜了。

 把事簡單的說了一遍,便慨道:“其實攝政王殿下人好的,也沒傳說中的那般可怕。”

 上次舒久安來參加壽宴,都是攝政王告訴他的,而且舒久安昏迷的時候,他在急之下還推了攝政王一把,可攝政王都沒有和他計較,所以他覺得攝政王人還是好的。

 但下一秒,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便話鋒一轉,“不過攝政王殿下冷著一張臉的時候,確實讓人覺得有那麼點迫人。”

 趙明威在北境的時候,也見過不是征多年,殺敵無數的將士,可沒有那一個上的氣勢能和攝政王相比,不用做什麼,就在那站著,一個眼神就能讓人覺得害怕。

 在趙明威暗自慨的時候,舒久安的注意力已經再次轉移到了那盆牡丹上。

 想起了上一世,嫁給穆清朗后的場景。

 所住的院子里,和攝政王府的花園里種著有很多的花,還有一花房,里面一年四季的花朵都有,即便是到了冬季,也會有其他季節的花朵綻放。

 一開始,以為穆清朗也是個花之人,后來才知道那都是穆清朗專門為了而派人種下的。

 眼前這盆牡丹,會不會是穆清朗知道了趙明威要給買禮,所以特意給的呢?

 想到這里,舒久安角帶笑,滿目溫的看著這盆牡丹,并小心翼

Advertisement

 翼的著。

 穆清朗冷漠的外表之下,有一顆只對的心。

 若是趙明威此時的目在舒久安上,便能看的清楚舒久安此刻的表,也定能發現的這一點不對勁。

 但很可惜,他沒有。

 而一旁的葉心聽趙明威提起攝政王,想起方才舒久安問的問題 ,便開口道。

 “那還真是巧的,今日來府中的客人便有攝政王殿下,殿下應該是在去了那老伯家后,便徑直來大將軍府了,按道理來說,三爺應該是和殿下一起到府上才對,怎麼晚了這麼些時辰?”

 此言一出,舒久安便有些怔愣,穆清朗。此刻在大將軍府!

 趙明威:“我把牡丹拿到手之后,想著安妹妹最近胃口不太好,便在來的路上買了些果脯和小食,耽擱了些時間,這才晚了,哦對了,差點忘了。”

 一說到這里,趙明威突然想起東西還在自己小廝手里拿著,還沒給舒久安,他只顧著保護好這盆牡丹,都忘記了自己買了這些東西。

 于是,他便快步跑了出去,從小廝手里把幾包用油紙包著的果脯和小食拿了進來。

 把東西放下 后,他便說道:“安妹妹,你先吃著,我就不和你說,攝政王給了我那麼大的方便,此刻又在府上,我理應去道謝的。”

 說完,趙明威便準備離開,但才走了兩步,就被舒久安住。

 “三表哥,等等!”

 趙明威疑的看著,“安妹妹,怎麼了?”

 舒久安笑了笑,道:“三表哥,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和他道謝。”

 既然穆清朗在大將軍府,那以穆清朗在壽宴當日救的事為由,打著道謝的名頭去見他,應該也是合合理的吧!

 趙明威聽著的話,則表示:“?

Advertisement

 ??”

 為什麼要和穆清朗道謝,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嗎?

 書房,穆清朗正和趙宏闊商議一些事

 “如今,謀害皇兄的逆賊皆已伏誅,但大將軍切不可放松警惕,這樣的事能發生第一次,就能發生第二次。”

 穆清朗按照穆清岐的吩咐,暗示趙宏闊,讓他把背后的人給挖出來。

 雖是暗示,但穆清朗也沒覺得自己可以讓趙宏闊察覺不到自己的意圖。

 趙宏闊雖然是武將,但在場混跡了那麼多年,這種拐彎抹角的暗示,他還是聽得出來的。

 他大概明白穆清朗的意圖,“殿下放心,老臣絕不會讓這樣的事再發生,老臣定會把這件事查清楚。”

 即便穆清朗不來提醒,他也會把這事給弄清楚,畢竟那背后之人可是要算計他。

 此次不,那必定還會有下一次。

 這敵在暗,他在明,若不弄清楚,會讓他很被

 穆清朗的暗示 ,也讓他知道,圣上也有此意,多半是想借他的手去查清楚,或者是轉移那背后之人的注意,然后穆清朗再暗中去查。

 只是穆清朗為什麼要把圣上的心思給他知道?

 他可不覺得,圣上會想他知道這一點。

 穆清朗知道趙宏闊心中會有疑慮,但也不會去解答。

 畢竟,他只是找個借口,名正言順的來大將軍府罷了。

 “明日,本王便要啟程去清懷寺,此行說也要半個月,眼下年關將近,容易出子,還大將軍多多留神。”

 穆清朗要去把在清懷寺禮佛的太后接回來,然后趁此機會為圣上尋名醫,需要離開盛京一段時間,他擔心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盛京又出現些什麼子。

 “殿下放心,老臣自當竭盡全力。”

 把正事商議

 完了之后,穆清朗便起告辭,而趙宏闊起相送。

 在行至花園時,便瞧見了趙明威和舒久安從另一頭走來,與他們相隔不過幾十米。

 看著他們兩個出現,趙宏闊的臉頓時沉了下來,不滿的瞪著趙明威,讓趙明威心虛的不敢看他。

 舒久安到沒注意他們的眼神鋒,眼里都是穆清朗。

 見他還沒走,舒久安提著的心便落回了實

 還好趕上了!

 把穆清朗在壽宴當日救了自己的事告訴了趙明威,說了趙明威帶自己來。

 但在臨出門前,突然想起自己在病種,儀容不佳,便特地收拾了一下,讓自己看起來既不失禮,也不刻意,并且還準備了謝禮,便耽擱了一些時間。

 因此,便擔心自己趕來的時候,穆清朗已經走了。

 還好,來的不算晚,穆清朗還沒有離開。

 在舒久安到慶幸的同時,穆清朗在看到舒久安的時候覺得慶幸。

 他找借口來大將軍府,主要是想在離開盛京之前見一見舒久安。

 雖然他派了暗衛在舒久安邊,舒久安的任何消息他能知道,但從旁人哪里知道消息,遠遠比不上自己親自見到。

 對此,他并沒有沒有抱太的希,只是想著萬一能見著呢!

 現在見到了,也不枉他費心計劃,特意讓趙明威知道那老伯能培育出在冬天盛開的花朵這一事。

 看著舒久安一步步朝著自己走近,穆清朗的心頓時覺得輕快,目也隨之移

 披著朱紅織錦領斗篷的舒久安,仿佛那灼灼如火的牡丹,在這目皆是白茫茫一片的冬季,是唯一的,無比的耀眼奪目,牢牢的占據著穆清朗的雙眸,牽 著他的心。

 也不知那盆牡丹,舒久安可還喜歡嗎?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