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4章 酒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4章 酒

 趁著舒久安一步步靠近時,穆清朗仔細的打量了一下

 依舊蒼白,但好歹多了些,看起來神好了不,不像之前周縈繞著病氣,虛弱無比,仿佛馬上就要暈過去。

 養了幾日,看起來好多了。

 大將軍府的人把照顧的很好,劉渠也有好好的給調養。

 舒久安注意到穆清朗落在自己上的視線,抬眼去時,卻撞進了穆清朗深邃的眼眸中,讓的心跳落了半拍。

 穆清朗那漆黑如黑曜石般的眼眸,注視著,認真而專注,仿佛在這世間萬中,他眼里只看得到

 霎時間,舒久安的心跳有些不控制,跳得有些快,讓下意識的就垂下頭,躲避這目

 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失控。

 舒久安低著頭行禮,“見過攝政王殿下,外祖父!”

 趙明威也隨其后。

 穆清朗看著舒久安低著頭躲避的樣子,方才輕快的心消散了不,同時心里也有些無奈和懊惱,果然還是怕他,他應該別盯著那麼久的 。

 隨后,他便轉移了目,“不必多禮!”

 在穆清朗說完后,趙宏闊這才看著趙明威,不滿的說道。

 “明威,你妹妹病還未好,這天寒地凍的,你帶出來做什麼,沒什麼事就不要出來晃,免得沖撞了客人。”

 趙明威小聲爭辯,“祖父,我們有事才來的,也不是我想帶安妹妹來的,是非要跟著我來。”

 聞言,趙宏闊和穆清朗的目便齊齊落在舒久安上。

 穆清朗的心再度變得輕快,眼里也帶著一旁人不易察覺的期待。

 他知道舒久安是為何前來,但他還是如此,希舒久安前來是有些不在他預料中的理由。

Advertisement

 趙宏闊疑的問:“你

 們有什麼事?”

 “我們是來和攝政王殿下道謝的!”

 趙明威簡單明了的把那盆牡丹,以及穆清朗在壽宴當日救了舒久安的事說了出來。

 說完,不給趙宏闊反應的機會,趙明威便拱手彎腰給穆清朗行了一禮,“多謝殿下把那盆牡丹賣給我,也多謝殿下當日救了我妹妹。”

 舒久安也行了一禮,安住自己跳過快的心臟,努力的讓語氣聽起來平靜。

 “當日多謝殿下相救,臣一直未曾好好和殿下道謝,殿下救命之恩,臣激不盡,臣自知沒有什麼可以報答殿下的,便奉上親自釀造的桑落酒,聊表心意,還殿下莫要嫌棄。”

 這桑落酒,是母親還在世時,和母親,還有外祖母一起在大將軍府釀造的,有些年頭了。

 穆清朗的份地位,要什麼有什麼,找 到什麼合適的謝禮,而且還有很多東西不合適送。

 思索了一會兒,想起前世穆清朗喜歡喝自己釀造的酒,又想著自己小時候和母親在大將軍府釀過不酒,所以便派人從大將軍府的地窖里,把自己釀造的這酒給拿出來。

 說完,后的葉心便把抱著的壇子遞給了,舒久安小心的接過壇子,然后遞給穆清朗。

 這壇酒有些重,舒久安抱著有些吃力。

 見狀,穆清朗搶在下屬之前,連忙手去接那壇酒,卻不小心到了舒久安的手,細膩的,讓他微微愣了一下,隨后便下意識的抬眸看向舒久安。

 剎那間,四目相對,心為之悸,仿佛天地間只剩下彼此。

 他的下屬看著,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暗自懊惱自己手太快,這要是自己不小心到了,那可就慘了。

Advertisement

 穆清朗的理智很快回籠,他接過酒

 ,語氣淡淡,“這酒本王收了,這恩你也還了,以后就別在記掛在心上。”

 他表面上一派平靜,心里卻高興,他知道舒久安過來是要向他道謝,但沒想到舒久安給送他自己釀的酒,這倒是一個意外之喜。

 隨后,他便和趙宏闊說了一聲,抱著那壇酒離開。

 反應過來的趙宏闊連忙跟了上去,在跟上去之前,還低聲音對趙明威說:“一會兒在找你算賬!”

 對此,趙明威是一頭的霧水,他問舒久安,“我做錯了什麼嗎,祖父為什麼要找我算賬 ?”

 舒久安笑著搖頭,“不知道!”

 笑得眉眼彎彎,干凈純粹,看起來很開心,也很明,晃到了趙明威的眼,讓趙明威有一瞬間的愣神。

 趙明威甚見過舒久安這樣開心的笑容,這咋一見到,讓他有種眼前一亮的覺,真是相當的驚艷。

 回過神來后,趙明威覺得有些臉熱,然后佯裝怒道:“我是因為帶你來才被祖父這麼說,你現在居然幸災樂禍,過分了啊,安妹妹。”

 舒久安知道他沒有真的生氣,依舊笑道:“三表哥,你這可就冤枉我了,我沒有幸災樂禍,只是單純的覺得開心而已。”

 “開心什麼呀,我都要被祖父算賬了,你絕對是在幸災樂禍。”

 “三表哥,我真沒有幸災樂禍。”

 舒久安說的是實話,的確是覺得開心才笑的,因為見到了穆清朗,也功的表達了謝意,沒有說著說著就咳嗽這樣的尷尬況出現。

 但趙明威就是不信,和舒久安玩鬧了起來。

 玩鬧的兩人并未注意到,陳素站在回廊前,盯著他們看了好一會兒。

 準確的來說,是在看舒久安。

Advertisement

 很早之前便在這里站著了,將舒久安的表

 盡數看在眼里。

 看著舒久安不同以往的笑,陳素的表有些復雜。

 這時,有幾聲俏活潑的聲音從前院傳來,轉移了陳素的注意力 ,讓的目落到了前院,臉上帶上喜

 這聲音,舒久安和趙明威也聽到了,臉上的開心顯而易見。

 不同于他們的高興,舒久安臉上的笑容在聽到這俏聲音的那一刻,便消失得無影無蹤,眼里反而還帶著冰涼刺骨的恨意。

 “安妹妹,是寧妹妹來了,我們快去看看。”

 趙明威沒注意到舒久安的緒變化,反而開心的催促著舒久安和他一起去前院。

 “好!”

 舒久安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仇恨,乖巧的跟在趙明威的后,和他一起去了前院。

 陳素見狀,也跟了過去。

 到了前院時,只見一著海棠紅的織錦披風,大約十三來歲的子笑容燦爛的站在穆清朗和趙宏闊的前,與他們說話。

 那子容雖然稚,但容貌昳麗,氣質不凡,不難想象幾年后,容貌長開時,會有怎樣的傾國傾城。

 但卻很難想象出,將來會有怎麼樣的狠毒心腸,對自己的親人下毒手。

 看著此時年紀尚小,一派天真單純的舒久寧,舒久安真的很難將其與上一世那心狠手辣,心中只有權勢的皇后聯系在一起。

 “攝政王殿下,臣聽過關于您的一些傳聞,今日一見,只覺得那傳聞果然是傳聞,當不得真,旁人都說您長得兇神惡煞的,可嚇人了。”

 趙宏闊一聽,便覺得不好,連忙阻止:“寧寧,怎麼說話呢?”

 舒久寧仰著頭看穆清朗,不顧趙宏闊的阻攔,自顧自的說著,“可臣不覺得,您長得可好看了,比臣見過的人都好看。”

 穆

 清朗長得是很好看,但是一般人見著他的時候,都會被他上的氣勢給嚇到,然后下意識的遠離,但舒久寧卻沒有,態度反而很熱切,湊得也比較近。

 舒久安見狀,心里有些不舒服,便沒有繼續上前,而是躲在了一

 “寧寧!”趙宏闊瞪了舒久寧一眼,功的讓閉上了

 然后,趙宏闊便 連忙向穆清朗告罪,“殿下息怒,年紀尚小,說話沒有分寸,還殿下莫要見怪。”

 聽著這話,穆清朗想起劉渠說的,舒久安會咳是因為被舒久珵說的那些話給氣著的,而舒久珵和眼前這舒久寧又是龍胎,當下便冷了臉,有些遷怒。

 “既然知道說話沒有分寸,就該好好教導。”

 穆清朗這話一點兒也不客氣,頓時就讓舒久寧漲紅了臉,覺臉上火辣辣的,掌大的小臉上滿是委屈。

 一旁的舒久安看著舒久寧這個樣子,心里莫名的有些爽快。

 趙宏闊的臉也有些不好,但也知道舒久寧這是活該,便拱手應道:“殿下說的是,老臣定當好好管教。”

 穆清朗沒有再理會他們,回頭看了一眼后,便抱著那壇子酒,便朝大門去。

 躲在一旁的舒久安因穆清朗那一眼而愣住了,難道穆清朗發現躲在這里了?

 藏得不是好的嘛,怎麼就被發現了呢?

 回到馬車里的穆清朗,看著手里的酒,心甚是愉悅。

 只是一想起是舒久安說的話時,心里有點可惜。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相許這話果然只有話本子里才會出現,他是昏了頭的才會以為舒久安會這麼說。

 不過,這也好的。

 穆清朗看著那壇酒,回想起方才那一幕,以及手上殘留的角再一次勾起。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