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5章 想不明白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5章 想不明白

 “長姐,你見過攝政王殿下嗎,我方才見著了,他和傳聞中的不太一樣,他長得很好看,但脾氣卻不好,子也很冷,說話一點兒也不留面。”

 舒久寧一來到舒久安的房里后,便絮絮叨叨的說著關于穆晴朗的事,語氣頗為不滿,顯然是記恨穆清朗說話不給面,讓丟臉了。

 現在,來找舒久安求安

 但舒久安可沒心搭理,也不想和說話,就連目一刻也沒有落在上。

 方才之事,明明就是說話沒分寸惹到穆清朗了,外祖父也不止一次的阻止過,可還是自顧自的說著,所以被斥責是活該,怨不得旁人。

 更何況,舒久安上一世落到那個地步,皆拜舒久寧所賜。

 舒久安能保持冷靜,讓自己心平氣和的聽說話,而不是上前掐死,為自己和外祖父一家報仇,已經是不易。

 若是看著,只怕舒久安抑的仇恨就要蜂擁而出了。

 可舒久寧不知道的想法,依舊說個不停,說的都還是關于穆清朗的那些不好的傳聞。

 “都說攝政王殿下征戰多年,殺人如麻,且喜怒無常,惹他生氣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好下場,攝政王府里的那些伺候的下人稍有不慎,就會被他鞭打,這麼多年來都死了好多。”

 舒久安聽著,忍不住開口斥責

 “夠了,攝政王殿下不是你我可以非議,外界傳言皆是夸大和捕風捉影,大可不必理會,殿下征戰多年,是上陣殺敵,保家衛國,哪有不殺人,當心禍從口出。”

 聞言,舒久寧頓時泄了氣,“哦我知道了。”

 舒久寧停止了說話后,舒久安也沒有要挑起話頭的意思,只是小心

Advertisement

 的照料著那盆牡丹,于是這房間里也就變得安靜了起來。

 唯有,炭火燒著時傳來的細微聲響,以及外面風雪刮過時帶來的聲音。

 舒久寧不了這安靜,沒一會兒便挑起了話頭。

 著舒久安面前的開得正好的牡丹,一臉驚奇的問道:“長姐,這盆牡丹是哪里來的,竟在這冬日里盛開?”

 說著,便想手去,但被舒久安給擋住了 ,“三表哥給我尋來的。”

 舒久寧對這以行為表示不滿,“長姐,我知你向來喜歡花草,但你也用不著這般護著,連都不讓我,不就是一盆牡丹嘛,除了能在冬日里盛開這一點外,也沒什麼稀奇的。”

 “那是你這樣覺得,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盆牡丹。”而是穆清朗的心意,舒久安不希旁人染指。

 舒久安收拾好這盆牡丹后,便讓葉心拿下去小心放好,然后在牡丹周圍放置炭盆,不能讓其冷著。

 這牡丹能在冬日里盛放,多是因為一直生活溫暖的環境中,若是讓它冷到了,那可能就活不了。

 舒久寧見舒久安如此關心那盆牡丹,卻忽略自己,當下便覺得心里不平衡。

 上前挽著舒久安的手,一邊搖一邊撒,“長姐,你在外祖家的這些日子,我每天都很擔心你,現在更是特意跑來看你唉,你怎麼能這般冷落我呢?”

 的接,讓舒久安的眼底再一次閃過恨意。

 舒久安忍住心里恨意,不著痕跡的把自己的手了出來。

 “我在大將軍府很好,你不必掛念。”

 擔心?

 舒久安可不覺得舒久寧真的是擔心在大將軍府養病的這幾日,羅氏和的一雙兒,雖然沒有來看,但也都差人

Advertisement

 前來送信問候,只有舒久寧不聞不問。

 舒久寧終于發現了舒久安對的態度很冷,一點兒也不像以前親切。

 咬了咬,委屈的道歉,“長姐,對不起嘛,我當日真的不是故意忘記幫你拿壽禮的,要去見外曾祖母,我太高興和激了,就一時間沒想起來,我不是有意的。”

 對于久安當日趕去壽宴的原因,趙宏闊和舒閔等知人都一致對外宣稱,是為了趕去給老太君送壽禮。

 然后不小心了寒,又被舒久珵的行為氣到,這才導致病加重,留在大將軍府養病。

 所以,舒久寧便認為這是自己的錯,若是把壽禮拿上,便不會讓舒久安如此。

 “這幾日我在和羅姨娘幫忙管理府上,沒能及時的來看你 ,長姐,你要生我氣了好嘛,原諒我這一次?”

 舒久安定定的看著舒久安 ,沒有開口說話。

 不管舒久寧當日是不是故意忘記的,還是有意忘記的,以及這幾日是不是真的在忙,還是心虛不敢見都不想再和舒久寧多說什麼。

 怕再繼續說下去,自己會忍不住心里的仇恨,然后手去掐舒久寧的脖子。

 一直留大將軍府養病,不回舒府,除了是外祖父他們讓留下的之外,自己也不想回去。

 主要是不想時時看到上一世害了外祖一家,害了穆清朗,害了自己的人,那會讓想起上一世那淋淋的一切,會讓的心變得很不好,心充滿仇恨。

 相比起舒閔,更恨舒久寧,因為上一世的悲劇,皆是舒久寧與那人一手籌劃的,他們才是主謀。

 舒久安想不明白,舒久寧為什麼會變那野心,滿心權勢,心狠手辣的

Advertisement

 樣子?

 為什麼舒久寧那麼會狠心算計親姐,陷害對那麼好的外祖父一家,讓他們被滿門抄斬?

 舒久安只要一看到舒久寧這張臉,便會想起上一世那淋淋殘酷的一切,會忍不住去質問舒久寧為什麼要那麼做?

 所以,暫時不太想去見舒久寧。

 舒久安很清楚自己總會面對,但想著能拖一點是一點,起碼先讓好好養病,可不想再次被氣得吐重要。

 才和舒久寧呆了這麼一會兒功夫,緒起伏過大,一直都在抑自己的恨意,這讓很是疲憊。

 “我累了,要休息了,你沒什麼事就先回去吧。”

 說著,便讓春琴送舒久寧,然后朝室走去,一點兒機會都不給舒久寧。

 舒久寧見狀,很是委屈和不可置信,大大的眼里蓄著淚,卻又強忍著不讓其落。

 在屋里坐了一會兒,這才離開了。

 深夜時分,攝政王府。

 穆清朗穿著白,披散著發正在細細品嘗著桑落酒,角還掛著一淺笑。

 搖曳的燭下,他那冰冷朗的面容顯得分外和,眉目間也帶著一些溫,看起來格外好與虛幻。

 直到一黑影翻船閃進屋時,這溫好的場景頃刻間便消散,不復存在。

 他放下酒杯,一臉平靜的問道:“如何,可曾喜歡 ?”

 暗一低頭跪下,“舒小姐很喜歡,都不讓旁人。”

 聞言,穆清朗的角再度勾起笑容,喜歡就好,也不枉他派人心照料那盆牡丹。

 “繼續!”

 暗一應了一聲,照例 將舒久安今日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當暗一說到,舒久安的心一直很好,特別說把酒送給了穆清

 朗之后笑得很開心時,他眼里的喜也越發的明顯,只是很可惜沒有見到舒久安那明的笑臉。

 要是暗一能畫畫,將其畫出來也不錯,但很可惜暗一不會。

 他要不要找個會畫畫的暗衛去呢?

 還在敘說的暗一,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要面臨著被換掉的況。

 說到舒久安今日的好心,在聽到舒久寧聲音的那一刻然無存時,穆清朗停止了思索這個問題,皺著眉問道。

 “為何會如此,們姐妹的不是一向很好嗎?”

 “屬下不知,舒三小姐來 了之后,舒大小姐的緒就一直不佳,一直 忍著不好的緒,勉強的應付舒三小姐,而且還有些排斥舒三小姐的靠近。”

 暗一說著,突然想起舒久寧給舒久安道歉時說的話,然后將其說了出來。

 但他也不太確定,因為就算舒久寧是故意不幫舒久安帶壽禮給老太君,舒久安也不像是會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生氣的子。

 更何況,當日的況是什麼他也清楚,舒久安不是為了去送壽禮,而是為了去阻止舒久珵令牌。

 這一點,穆清朗也很疑

 既不是因為這一點而生氣,那必定有別的理由。

 “你多注意一下,若是舒三小姐的出現會讓很不好,那便想辦法不讓舒三小姐出現在面前。”

 不管是什麼原因造們姐妹隔閡,都沒有舒久安的重要 。

 舒久安現在還在養病,緒起伏也不能太大,不然對不利。

 “本王不在盛京的這段時間,你要確保的安全,不能讓有任何閃失,不然為你是問,還有,每日的況也得以書信的方式傳遞給本王。”

 “是,主子!”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