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7章 信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7章 信

 那子來到跟前后,趙景珹便將一紙契約遞給舒久安。

 “這是舅舅給你尋的侍阿七,家世清白,品行端正,并且懂藥理,也會功夫,可以保護你,這是的賣契,你收好。”

 舒久安這次的事,讓大將軍府的人都心有余悸,為了防止這樣的事發生,最好是找個會藥理的人在邊伺候,若有什麼不對勁,也能及時的發現。

 所以,趙景珹主應下這件事,然后特地派人去找了個各方面都適合的侍給舒久安。

 阿七在 趙景珹介紹完了之后,便上前一步,給舒久安行了大禮,“奴婢阿七,見過小姐。”

 “起來吧!”

 舒久安接過趙景珹給的賣契,將阿七扶起,然后斂下心中的疑,朝趙景珹道謝。

 這個阿七認得,是穆清朗的暗衛,原本是暗七的,上一世和穆清朗婚后,便被派來保護,一直到死都是盡忠職守。

 所以,暗七為什麼現在會出現在這里,還是趙景珹帶來的?

 這是穆清朗用了什麼辦法,讓趙景珹在挑選侍的時候,把暗七推薦到了趙景珹眼前,還是說趙景珹和穆清朗認識?

 兩者相較之下,舒久安覺得前者的可能比較大。

 不過舒久安想了想,也就不怎麼在意這一點了。

 畢竟這暗七,不,是阿七,是穆清朗派來保護的。

 最后,舒久安和外祖父他們,與趙景珹一家五口依依不舍的說了一些話,看時間差不多了,便送他們到門口,目送他們離開。

 直到趙景珹一家的馬車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他們這

 才回府,緒都有那麼一些失落,陳素表現的格外明顯。

 兒行千里母擔憂,即便趙景珹已經家,年歲也不小了,但陳素也依舊是擔心的。

Advertisement

 舒久安見狀,便上前拉著的手,“外祖母,今年我們多釀些酒,得空了派人給二舅舅他們送去 ,北境寒冷,喝酒能暖暖子。”

 聽著舒久安這話,陳素失落的緒很快便轉移,連連說了幾個‘好’字。

 但隨后 ,陳素便想起了昨日的事 ,這擔憂的心頓時便轉移到了舒久安上。

 陳素知道舒久安一向執著,又是第一次心,想要放下這,估計沒那麼容易。

 陳素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沒說什麼,只是手將舒久安發上的雪花拂去,“天這麼冷,還下著雪,你的病還沒好,快回去,小心別凍著了。”

 “嗯!”舒久安乖巧的應了一聲后,便帶著自己的侍回房間。

 回到房間后,舒久安便試探著問阿七一些話。

 “阿七,你家住何方,是哪里人士?以你的本事,會醫也會功夫,靠自己也能活得很好,為何會。如此?”

 舒久安很好奇,趙景珹在挑選侍的時候,穆清朗是如何把阿七推薦到了趙景珹眼前,并不讓趙景珹懷疑?

 “回小姐,奴婢是盛京人士,因家父是軍醫,一直隨軍打仗,奴婢自小就扮男兒同父親一起在后方救治將士,后來家父被敵軍砍傷了胳膊,無法在行醫,便只得回盛京。”

 “都護大人曾救過家父的命,所以家父在得知都護大人有意尋找會醫又會點功夫的侍后,便讓

 奴婢前來,以報答都護大人當年的救命之恩。”

 聞言,舒久安大概明白了穆清朗是如何做的了,阿七所說的事是真的,那軍醫和其兒是真是存在的,但那軍醫的兒被梁換柱,換了阿七。

 若是編造出來的假故事,以趙景珹的本事,絕對是會查出來的,更不要說還有趙宏闊等人在把關。

Advertisement

 穆清朗為了把阿七合合理的送到邊保護,真的是費了不心思。

 想到這兒,舒久安的心頓時被一暖流包裹著。

 上前一步,拉著阿七的手,笑著說道 :“即是如此,那以后你就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的。”

 而且,這阿七應該也是穆清朗安邊的眼線,可以試著通過阿七,讓穆清朗明白的心思。

 讓穆清朗知道的心有他 ,也同樣喜歡他。

 舒久安的笑容和舉讓阿七有些愣神,讓有些不習慣。

 也不知道是不是的錯覺,總覺得舒久安這笑容有些怪怪的。

 那一邊,暗一送出去的信,經過鴿子一夜的飛行,趕到了穆清朗的隊伍,然后把信送到了穆晴朗的手中。

 穆清朗看著停在自己手上的鴿子 ,眼里閃過笑意,等了這麼久,總算是來了。

 但下一秒他看到信上面的容后,他眼里的這笑意瞬間就然無存,臉變得沉可怕,心中的憤怒仿佛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沒想到他第一次收到這書信,看到的竟然是這麼一個讓他火大的容。

 他守了這麼久,一直小心翼翼,不敢輕舉妄的珍寶,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別人奪

 走了芳心,真是讓他氣得想殺人。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那麼大膽,敢和他搶。

 穆清朗下心中的憤怒,吩咐隊伍原地休息 ,然后找來筆墨,給暗一下了一個命令。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把那個男人給他找出來!

 等他回去后,他要讓那個男人知道,敢招惹他守著的珍寶是個什麼代價。

 把信送出去后,穆清朗便下令繼續前行,并加快速度,早一點把母后接回京。

 暗一說的不錯 ,他得早日把舒久安定下來。

Advertisement

 他才剛離開,便有人覬覦自己的珍寶,他要是再小心翼翼的守著,不敢妄,那舒久安可就要別人家的了。

 舒久安只能是他的!

 暗一收到信的時候,他和阿七躲在某,詳細和阿七說明舒久安的飲食習慣、喜好、還有況等。

 阿七被送到舒久安邊的任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防止再次被別人用藥暗害,還有要把照顧好。

 所以把這些弄清楚了會省去不麻煩。

 暗一看著信上的容,臉上出了一些難

 阿七見狀,問道:“怎麼了,主子有什麼吩咐?”

 暗一把事的經過簡單明了的告訴了阿七,然后疑的說著。

 “我跟在舒小姐邊有一年多了,我從未見過過別的男子,其他的男子想要接近他,也都被我給想辦法解決了。”

 “按理說是沒有機會接到別的男子,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心悅之人呢?這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暗一把信送出去后,就猜到自家主子會讓他把那個男人找出來,所以就提前花

 了一些功夫去查找了一下。

 然后,他得出來的結論是沒有,舒久安的心悅之人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阿七思索了一會兒后,便說道:“你雖然跟在小姐邊一年多了,但也不能時時刻刻的盯著,興許有什麼或忽略的,你再仔細的查查,我也去探探小姐的口風。”

 他們都知道,舒久安是主子一早就認定的未來王妃,可斷不能讓別的人拐了去,一定得把那個男人給找出來。

 “好!”暗一點點頭,便閃離開,阿七也拍拍上的灰,朝舒久安的院子走去。

 走到院門口,便瞧見一個錦年在門口一臉忐忑不安的,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雖未見過這年,但看著對方和舒久安有些相似的眉目,便知道對方是舒久安的弟弟,舒久珵。

 這時,小侍跑了出來,把舒久珵帶來進去。

 阿七好奇,跟了上去,找一個小侍問問發生了什麼事。

 小侍:“小爺之前做了些錯事,惹得小姐生氣不愿意見他,讓他想明白了自己都錯在哪里了再來找小姐,如今他大抵是想明白了,便跑來找小姐認錯來。”

 阿七一聽這話,頓時便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在這事上這舒小爺錯得還是真是離譜的。

 一想到舒久安現在的,便忍不住慨,小姐攤上這麼一個弟弟,也是夠倒霉的,好好的被弄這樣。

 阿七在心里慨了幾句后 ,便走近屋里,看看況。

 等會兒空探探小姐的口風,看看小姐喜歡的人是誰,在主子回來之前,把那個男人找出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