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8章 知錯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8章 知錯

 有些日子不見,舒久珵瘦了很多,原本有些嬰兒的臉瘦了下去,廓變得分明,也去了稚氣,板也直了很多,仿佛一夜間長大了不

 舒久安打量舒久珵的同時,舒久珵也在打量

 看著孱弱的樣子,舒久珵心里的愧疚又再一次加深,無比深刻的意識到自己到底干了什麼混賬事。

 每每想到舒久安的是因為自己才會垮的,舒久珵就十分的后悔,很想回到過去死自己。

 他怎麼就那麼蠢,去做了這樣的事

 舒久安開口打破了他們之間的安靜,問道:“你上的傷好些了嗎?”

 雖然舒久珵年輕好,恢復得很快,但到底是挨了幾十板子,不是小傷,而且舒久珵挨了板子的第二日是被抬著進宮請罪,起都起不來,可見傷得有多重。

 舒久安雖然不愿意見舒久珵,但心里卻記掛著。

 “長姐,我上。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我從小。就皮實,這點外傷不礙事的。”

 舒久珵有些寵若驚,沒想到他都把長姐害這樣了,長姐還愿意關心自己,頓時激不應,話說得都有些不太利索。

 隨后,他們之間又安靜了下來 。

 過了一會兒,舒久珵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長姐,你。好些了嗎 ?”

 這個問題是舒久珵一直想問但又不敢問的,猶豫了這麼一會兒,總算是問出來了。

 “好多了!”

 短暫的寒暄之后,舒久安便直奔主題 ,“你說你已經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那便說吧。”

 這才是眼下最要的事,舒久安并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

 這也是舒久珵來的目的,舒久安主提及后

 ,他便站了起來,然后‘咚’的一聲直的跪在了舒久安的面前。

Advertisement

 那聲音是聽著,就覺得疼,但舒久安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好好端坐著,等著舒久珵的下文。

 舒久珵謹記舒久安說的話,這幾日一直在思索自己都做錯了些 什麼。

 剛開始的時候,他想不明白,便習慣的去問邊的人,但他們都默契的沒有告訴他,讓他自己想。

 漸漸地,他也就明白了舒久安的意圖,沒有再去詢問邊的人,而是靠自己想。

 生平第一次自主思考這些對他來說很難、很復雜的問題,真的讓他很痛苦,讓他想破了頭也想不明白。

 他著自己,把自己做過的 蠢事一遍又一遍的仔細梳理,一遍又一遍的仔細回想。

 日夜思索,茶飯不思,大概是想明白了。

 “李滿一家謀害圣上已是鐵證如山,我卻還是信了李紅伊的話,不經思考便其攛掇,前來令牌,我是非不分,輕信他人,此乃一錯。”

 “我為大理寺卿的嫡子,鎮國大將軍的外孫,份地位帶給我的一切,卻沒能承擔起自己的責任,我做事不計后果,不懂得三思而后行,險些害的兩府落險境,是為不孝,此乃一錯。”

 “長姐一直盡心盡力的教導我,疼我、寵我、總是我收拾爛攤子,長姐如母,恩自是不可說,但我卻為了外人給長姐用藥,致長姐孱弱,此乃忘恩負義,更是大錯特錯。”

 舒久珵說著說著,聲音便有些抖,然后便大顆大顆的水滴砸在地面上。

 男兒有淚不輕彈,可舒久珵就是一個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單純小爺,從未遇到過

 什麼大的打擊,這是第一次。

 他真的后悔,腸子都悔青了,他深刻的意識到自己錯得有多離譜,他從來沒有那一刻像這幾日這般后悔,他無數次想要回到過去,阻止那個愚蠢的自己。

Advertisement

 “長姐,對不起,我錯了,我對不起外祖一家,對不起父親,更對不起你。”

 他為什麼就那麼的蠢,會干出這樣的蠢事來。

 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干的蠢事功了,那大將軍府和舒府會是個什麼下場。

 明明當時長姐都把事說清楚了,他怎麼就不信,死不認錯,還把長姐氣那個樣?

 舒久珵沉浸在愧疚的緒中,難得無法自拔。

 這時,一雙手落到了他的頭頂,輕輕的拍著,就像是從前一般。

 以前,他難過的時候,長姐總是拍著他的頭安他。

 舒久珵緩緩抬起頭,看著此時也紅了眼,但目卻很溫的舒久安。

 頃刻間,舒久珵的所有緒都繃不住。

 他挪到舒久安腳邊,抓著的手,然后像小時候那般伏在膝頭,放聲痛哭。

 這些日子,他過得十分煎熬,他一直都害怕舒久安不原諒他,然后再也不理他了。

 舒久安著他的頭,眼里蓄著的眼淚,也一顆顆掉了下來。

 雖然舒久珵做錯了不事,但到底是自己的弟弟,舒久安看著舒久珵哭得這般傷心,心里也難

 而且舒久珵能說出這番話來,也是真的想明白了自己都做錯了什麼,也深刻的反省了自己,這讓舒久安很欣

 一直護著弟弟,終于學會自己思考問題了,終于長大了一點。

 只是這長的代價,對舒久珵來說,很痛苦。

 但也好過上一世,

 上一世付出的代價更大,而舒久珵也本就沒有長的機會,直接就被養廢了。

 這一世有在,不會讓舒久珵落到和上一世一樣的結局,會讓舒久珵為一個有擔當的人,以后在更高的天空中翱翔。

 “知道錯便好,犯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認錯和不知悔改。”

Advertisement

 舒久珵胡的點頭,泣道:“我知道錯了,我一定改,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長姐,你相信我,我會改的。”

 舒久安哽咽著說道 :“恩,我相信你。”

 對舒久珵還是很了解的,舒久珵雖然不長記,但卻是個守信的人,他既然都 這麼說了,那便會真的這般做。

 而且這個教訓對舒久珵來說很深刻,相信舒久珵會永遠記著,然后時時拿來提醒自己,不讓自己在犯同樣的錯誤。

 他們姐弟倆在屋里哭著,屋外的陳素也在不停的用手帕拭著眼角的淚水,趙宏闊的臉上也帶著欣的笑容。

 舒久珵來找舒久安的時候,趙宏闊和陳素便在第一時間知道了消息,然后特地跑過來,他們想知道結果如何。

 現在,他們為舒久珵懂事了而到欣,也為舒久安和舒久珵姐弟倆冰釋前嫌,以及舒久安的用心沒有白費而到開心。

 很快,趙宏闊便收起了緒,看著陳素眼眶拭淚水的樣子,便手攬住,并拍了拍的肩膀,以示安

 他們在門外站了一會兒,便離開了。

 在他們離開后沒多久,舒久珵也停止了哭泣。

 葉心適時的端來溫水,浸了帕子,然后擰干遞給舒久珵敷臉,這樣會讓他哭得有些腫的眼睛,以及皮一點。

 而春琴也泡了潤嗓子的茶水來,讓舒久珵潤嗓子 。

 舒久安的況好一點,喝點水就緩和了,所以便沒有用上這些。

 一切收拾妥當后,舒久珵這才覺得不好意思,為男兒居然哭這個樣子,委實有些丟臉。

 雖說在場的都是自家人,沒有外人 ,但他還是覺得臉皮子燒得很,想找個地鉆進去。

 舒久安一看他這個樣子,便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什麼樣子我沒見過,不就是哭了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又不會。”

 舒久珵低聲反駁:“男兒有淚不輕彈嘛,這很丟臉的。”

 他反省了自己的錯誤,得到了舒久安的原諒后,和舒久安的相也回到了之前的那輕松的模樣。

 “那是未到傷心,哭也沒什麼不好的,可以發泄抑在心中的緒,但若是遇到了什麼困難的事,都只是會哭而不會去解決,那才真的丟臉,也是真的無用。”

 “是,長姐!”

 舒久安只是隨口一說,但舒久珵卻記在了心上,他覺得這話很有道理。

 對此,舒久安只是笑了笑,沒有在說什麼。

 他們兩個閑聊了一會兒后,舒久安突然開口,“小弟,等你傷好了,就和大舅舅去軍營吧,從小兵做起。”

 聽著這話,正在喝茶的舒久珵立馬就慌了,茶杯險些摔在地上。

 舒久珵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平靜:“長姐,為什麼要我去軍營?”

 他不是已經知道錯了,也深刻的反省過,并且也得到了教訓,為什麼長姐還要這樣?

 舒久安看著他,語重心長的說:“小弟,我希你能長大,待在我們邊,對你沒有什麼好,你要想想你的將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