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9章 誤以為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19章 誤以為

 冬日里的清晨,因為下雪,天還未完全的亮,目已是一片白。

 舒久安醒得有些早,洗漱完了之后便靠在貴妃榻上看書 。

 屋里的炭火燒的很旺,讓屋十分的溫暖,和外面的冰天雪地形了鮮明的對比。

 阿七端來藥膳,“小姐,吃點東西。”

 來了之后,便接手了舒久安吃食和湯藥方面的事,按照劉醫說的,食多餐,以藥膳溫補,慢慢減藥量。

 畢竟,是藥三分毒,長時間喝藥,對舒久安的不好。

 舒久安放下手中的書,起到一旁坐著,慢慢的吃著。

 看著在一旁站著的阿七,舒久安想起了之前的決定,要通過阿七讓穆清朗知道自己的心意。

 可要怎麼做提醒,才不會顯得太明顯,又能讓阿七接收到訊息呢?

 一旁的阿七也在思索找什麼話題,探舒久安的口風才不會引起懷疑。

 暗一說,舒久安有心上人這事,只和陳素說過,而又剛到舒久安邊,都沒完全取得舒久安的信任,這貿然開口可能會引起懷疑。

 這時,葉心把那盆牡丹拿了進來,驚喜的說著,“小姐,這牡丹的花昨夜全開了。”

 聞言,舒久安連忙放下手中的吃食,起過去查看。

 這盆牡丹原本是盛開了兩朵,另外三朵含苞待放,如今全部都盛開了,灼灼如火,是這冬日里的唯一鮮艷的,煞是好看。

 葉心慨:“真好看,也不枉小姐這幾日的心照料!”

 聽到這話,阿七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想法,然后便問道:“這盆牡丹對小姐很重要的嗎,小姐要親自照料?”

 舒久安注意力都在花上,其他的事都暫時拋在腦后,

 “自然是重要的!”

Advertisement

 畢竟,這花是穆清朗送來,對來說,自然是很重要。

 春琴見舒久安這個樣子,忍不住笑出來,“小姐一向喜歡花,尤其鐘牡丹,更何況這花還是三爺特意找來的,難得一見的珍品,還能在冬日里開花,自然是要親自照料的。”

 聽到這里,阿七心里的那個想法逐漸加深。

 舒久安不是沒有過別的男子,這大將軍府里可多得是男子,暗一這是把大將軍府給忽略得徹底啊!

 午時,阿七趁著舒久安午睡,去找暗一說明自己的發現。

 暗一見來找自己,眼睛就亮了,“阿七,你是問到什麼了嗎?”

 阿七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我覺得小姐喜歡的人,可能是大將軍府中那幾個爺中的一個,小姐是沒機會接到別的男子,但是大將軍府的,可是能接到的。”

 一聽到這里,暗一這才恍然大悟,同時也有些懊惱,他怎麼就因為大將軍府是小姐的外祖家,就把將軍府給忽略了呢!

 這表哥表妹的,相久了很難說的,在這盛京里,多得是這樣親上加親的事

 更別說,大將軍府里的孫子輩,都是男丁,各個英俊不凡,有擔當有本事,各有各的好。

 因大將軍府家風甚好,幾代男子娶妻后都不曾納妾,所以大將軍的男丁,是盛京那些府中有適齡兒的貴夫人們眼中婿的熱門人選。

 那些個名門閨秀都沒怎麼見著他們,只是聽說或是遠遠見過那麼一兩面,心里都惦記著。

 而小姐時不時的就能見到,還是打小就認識,這可能就很大了。

 阿七見他反應過來了,又繼續說道。

 “大將軍的

 總共孫子有九個,除去已經婚的大,二,年紀尚小的七、八,以及尚在襁褓的九,其余四個都和小姐年紀相仿。”

Advertisement

 把大將軍府的男丁況簡單的梳理了一下,然后問暗一,“他們四個當中,誰和小姐關系最好,誰最有可能是小姐喜歡的那個人?”

 暗一仔細的想了想,然后很快鎖定了一個人,“三爺,趙明威!”

 這和阿七想的一樣,但心里還有疑問,“可他這幾年一直都在北境,就回來過那麼一兩次啊,你確定嗎?”

 暗一點了點頭,“我確定!”

 在得知小姐況的時候,趙明威的反應是最強烈的。

 小姐收到牡丹那一日,是最開心的,之后也親自照料那盆牡丹,雖然那牡丹是主子想辦法送的,但是小姐并不知道啊。

 趙明威在北境的時候,也時常派人給小姐送禮

 還有趙明威啟程去了北境后,小姐還特地準備了很多的東西。

 這些,都能說明問題。

 阿七聽完暗一說的這些后,心有些復雜,然后不確定的問道。

 “你說,主子要是知道他特地送給小姐的牡丹,便宜了趙明威后,會是個什麼表?”

 “大概。會很后悔,而且我大概也會很慘!”這麼重要的事,他居然沒有早一點發現,這是他的失職,一頓責罰是不了的。

 阿七嘆了一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去給主子傳信吧,之后的就看主子的心。”

 說完,阿七便遞給了他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便走了。

 暗一長嘆一口氣,認命的去傳信了,希主子收到信后,不要把火都撒到他上。

 到時候穆清朗會不會

 把火氣都撒到他上,這是個未知數。

 但若是舒久安知道他把事誤解這個樣子,誤以為趙明威是自己的心上人,事還沒弄清楚就給穆清朗傳信,那舒久安絕對是要把火氣全部都撒在他上的。

Advertisement

 。

 阿七來到院外時,聽到里面傳來幾個急促的腳步聲。

 心覺不對,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尖細,聽著有些刺耳,且帶著憤怒的聲音驟然響起。

 “長姐。長姐。”

 阿七皺著眉,快速的跑進去,用最快的速度閃在那幾個人的面前,“我家小姐在午睡,還請小聲些。”

 看著突然冒出來的人,舒久寧嚇了一跳,聲音不降反增,語氣中的憤怒還增加了,“一個小小侍也敢攔著我?滾開!”

 這刺耳的聲音,讓阿七聽著就不舒服,怕這人打擾到舒久安午睡,當下便想使用非常手段,讓這人閉上

 可還沒來得及手 ,屋里便傳來了舒久安帶著怒氣 的聲音,“外面誰啊?”

 舒久寧見狀,一把就將阿七推到一旁,大力的拍著房門,“長姐,是我,寧寧,你開門,我有事要問你。”

 舒久安一聽著舒久寧這個聲音,心頓時一落千丈,眼可見的不高興。

 而阿七也知道了,這人是誰,原來是暗一口中那會惹得小姐不高興的三小姐,舒久寧。

 舒久安靠躺在床榻上緩了一會兒,把怒氣都回去后,這才對一旁伺候的葉心說,“讓等著,我梳洗一下就來。”

 “是,小姐!”

 葉心應了一聲,便把舒久寧帶到一等候。

 但舒久寧才不愿意等,“我有十萬火急的事找長姐,等不了!”

 說著,便想闖,可

 才挪了幾步,便被阿七一把給摁著坐在了椅子上,彈不得。

 “三小姐,請不要失了禮數。”

 看著阿七那冷漠的臉,舒久寧莫名的覺得害怕,加上肩上的力道,讓不得不老老實實的等著。

 大概過了兩刻鐘,舒久寧直等得不耐煩的時候,舒久安這才從里屋出來。

 看到舒久安出現,舒久寧一下子便站了起來,竄到面前,抱怨道:“長姐,你怎麼這麼慢啊,我都等好久了?”

 舒久安沒有立即答話,徑直的走向一旁的椅子出坐下,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春琴泡的花茶后,這才開口。

 “你來時又不提前說一聲 ,等多久都是應該的,我平日里教的規矩禮儀都忘了嗎?”

 在大景,無論登門拜訪,還是有事,得先送帖子,就算是來不及,也得先派人來說一聲,這樣對方才能夠及時安排,不會因為匆忙而失了禮數。

 舒久寧沒有提前說一聲便上門,是一件很失禮的事。

 看著此時嚴肅的舒久安,舒久寧頓時弱了下來,“我沒忘,可長姐不是外人,這大將軍府也不是別,可以不用講這些繁文縟節。”

 舒久寧這話說的確實不錯,他們是親戚,可以不用講太多的繁文縟節,不用那麼客氣,但是哪又怎麼樣,舒久寧本質上確實是失禮了。

 “說吧,找我什麼事?”

 聞言,舒久寧想起了自己來這兒的目的,“長姐,小弟哪里得罪你了,你竟然要送小弟去軍營那鬼地方苦?小弟自小就錦玉食,從未過一點苦,怎麼能去軍營呢?”

 “就算小弟做錯了事,但他也到教訓了,你怎麼還要送他去軍營,長姐,你這樣太過分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