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0章 爭吵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0章 爭吵

 聽著舒久寧的話,舒久安用力的把茶杯擱在桌上,冷冷的注視著

 這目讓舒久寧心里一震,莫名的覺得有些心慌。

 舒久安不管舒久寧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但是舒久寧的這番話,讓很生氣,“外祖一家世代從軍,長在軍營,你說那里是鬼地方?”

 舒久寧被的拔高的聲音嚇了一跳,也有些意識到自己說話有點沒分寸,但是舒久寧依舊覺得這事做的過分。

 “那不一樣,小弟。”

 但舒久寧的話還沒說話,就被給打斷了,“有什麼不一樣,幾個表哥表弟也是自小錦玉食,他們能去得軍營,小弟為何去不得?”

 “二舅舅家的明希弟弟,今年不過十二,比小弟還小,可他如今都去了氣候嚴寒的北境,也在軍營里呆了一年之久,他都能吃苦,小弟為何不能?”

 “我 。”聽著這話,舒久寧一時間話來反駁,支吾了幾聲,卻什麼也沒說出來。

 “男兒應保家衛國,志在四方,而不是總待在宅,被一群子保護,你覺得不讓他接任何危險,不讓他任何苦就是在保護他?這是在害他,你能護得了他一時,你護得了他一世。”

 一聽這話,舒久寧立馬便找到了反駁點,然后理直氣壯的打算說道:“為何不能,只要我想,那我就能做到。”

 舒久寧這天真的話,讓舒久安差點沒笑出來。

 “你不嫁人了?小弟不娶妻了 ?你難道想嫁人了還想時時手小弟的事?屆時,你讓你未來的夫家如何作想?”

 這幾句反問,堵得舒久寧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和理,一樣都不占,說不過舒久安。

 到了最后,只得使出了耍無賴這一招,“我不管,反正你不能把小弟送去軍營,你要是敢,我跟你沒完。

Advertisement

 ”

 聞言,舒久安輕飄飄的的問道:“哦,是嗎?你要怎麼個沒完法?”

 舒久寧想了半天 ,才威脅道:“我就。我就不認你這個長姐了。”

 這威脅,當真是一點兒力度都沒有,只引得舒久安發笑。

 也是,現在的舒久寧還沒有長為上一世那般心狠手辣的皇后,想威脅人也找不到致命點,并且也沒有實力拿別的威脅別人,只能用這些僅有的。

 要是在上一世,那一切慘劇都還沒有發生之前,舒久安或許還會因為這麼一句話而傷心,畢竟舒久寧是一直疼的妹妹。

 可是在經歷了那一切慘劇后,只把舒久寧當仇人,恨不得舒久寧不是自己的親妹妹,恨不得們之間的親關系不存在。

 所以,又怎麼可能會被威脅到。

 “你。”

 “舒久寧!”

 正當舒久安準備開口,想說‘你不認便不認’的這些話時,一個怒吼聲在屋外響起打斷了想說的說。

 下一秒,舒久珵便從外面跑了進來,一進來便開始吼舒久寧。

 “你怎麼和長姐說話的,長姐是為我好,我也決定要去軍營了,你憑什麼跑來找長姐麻煩?你不知道長姐在養病嗎?”

 原來昨日舒久安和舒久珵說了要送他去軍營的事后,他回去仔細的想了想,做了決定,然后今日一大早便跑回舒府,和正要去上早朝的舒閔說了自己要去軍營的事

 只是這事舒閔還沒想好,也因為查到的一些事心煩,更忙著去上朝,便沒空也、沒心搭理舒久珵,讓舒久珵等他下完朝回來在說。

 可舒久珵著急,一心想要這事,言語上有些激,然后他們兩個就爭吵了起來。

 這吵得聲音還有些大,吵到了舒府里的人,于是舒久寧便知道了這事。

Advertisement

 在舒閔去上

 朝后,舒久寧便找舒久珵詢問了,在得知舒久珵要去軍營是舒久安主意后,便跑來大將軍府趙找舒久安興師問罪。

 舒久珵一開始沒反應過來 ,意識到了之后便追了上來,一追上來剛好就聽到了舒久寧的話。

 聽著舒久珵的這些話以及他的態度后,頓時讓舒久寧火冒三丈,本就因為說不過舒久安而心里憋著火,但是不敢發出來。

 現在舒久珵撞在槍口上了,便把自己心里所有的火氣都發泄在舒久珵上。

 “你怎麼說的話,我也是為你好,我也是你姐姐,你憑什麼對我大呼小的?”

 舒久珵也同樣不爽,“你就只比我大那麼一小會兒功夫,平時也沒見有個姐姐的樣兒,總是欺負我,搶我東西,著我讓你,到最后還反過來誣陷我。”

 他們雖然是一同出生的,但是他們兩個的關系可一點兒也不像其他的雙生子那般好,也沒有那種默契,反倒是經常吵鬧,小時候還時常打架。

 有時候舒久寧做錯了事,害怕被責罰,便誣陷到他的頭上,害他被長姐責罰,所以他們之間的關系并不怎麼好,他也不樂意舒久寧姐姐,大多時候都是直呼其名。

 舒久珵越說越氣,最后直接說道:“去軍營這事做決定的是我,我去或不去都和你沒什麼關系,用不著你心,你現在給長姐道歉,然后和我回去。”

 聽著這話,舒久寧被氣得漲紅了一張臉,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一直在大口的氣。

 “你簡直是好心沒好報,我也是為了你好,我不想你去吃苦累,可你就是看不見,只偏著長姐,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明明和小弟是一起出生的,他們之前的應該很好才對,可是比起,小弟更喜歡親近長姐,事

Advertisement

 事以長姐為先。

 對小弟的護一點也不比長姐 ,自己也不必長姐差,可為什麼總是排在后面 ?

 就連外祖一家也喜歡長姐多過,明明都是外孫還小的那個,不應該最疼的嗎?

 這到底是為什麼,哪里比長姐差了?

 原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一顆名為嫉妒的種子在心里生了,不知不覺的開始發芽生長。

 舒久寧和舒久珵兩人的爭吵聲很大,吵得舒久安頭疼,也讓很是煩躁。

 正當想要出言阻止時,陳素聞訊趕來了。

 陳素看著舒久寧和舒久珵這劍跋扈張的場景,皺著眉訓道:“你們姐弟倆又吵什麼啊,從小到大吵得沒完,要吵換別的地方吵,別打擾你們長姐休息。”

 他倆從小吵到大,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就吵,陳素 已經見怪不怪了,以為他倆這一次又是因為一些小事而爭吵,便習慣的去斥責他們。

 更何況他倆又是在舒久安的面前吵,這要是以前也就算了,可現在舒久安是個病人,需要靜養。

 他倆在舒久安面前吵,陳素怎麼可能不生氣。

 對于陳素的斥責,舒久珵立馬就乖順的認錯,“對不起外祖母,我們之間就是一些誤會,我們馬上就走,不會打擾長姐休息的。”

 說著舒久珵便開口給舒久安道歉,還拽著一旁的舒久寧一起。

 但舒久寧卻十分的生氣和不甘心,十分的不配合,還用力的把舒久珵拽著自己的手給甩開。

 本來就被舒久珵的那些話氣到,心態有些失衡。

 現在見陳素問都不問他們吵什麼,只是因為他們的 爭吵打擾到舒久安而訓斥他們,心里也就越發的覺得所有人都偏向舒久安,覺得自己到了不公平的對待。

 舒久寧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甘心

 ,當即便大聲的對舒久珵吼道:“我又沒做錯什麼,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你憑什麼讓我道歉 ?”

 吼完后,舒久寧的眼淚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然后推開舒久珵往外跑去。

 看著這麼一個況,在場的人有愣住了。

 舒久安著發疼的腦袋,對一旁的下人吩咐道:“還愣著干什麼,趕跟上去啊!”

 陳素這也回過神來,意識到他倆這次爭吵可能不是因為什麼小事,也趕吩咐下人把舒久寧追回來。

 然后便開始詢問舒久安和舒久珵,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陳素弄清楚了事的前因后果后,一開始有些不太理解舒久安為什麼要送舒久珵去軍營,但仔細想了想后,便大概明白心里的想法了。

 然后,就分別教育了一下他們兩個,事實上,也只是在教育舒久珵。

 “你三姐也是為你好,只是單純的不想 你吃苦累,沒想你長姐那般考慮太多,但也不能和吵,孩子,臉皮薄, 你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吵呢?”

 “等一會兒,你三姐回來后,你和道個歉,服個,知道嗎?”

 “知道了!”

 舒久珵雖然心里有些不滿,但還是應了下來,畢竟他也不想再和舒久寧爭吵。

 至于舒久安,陳素沒怎麼說,只是讓別生舒久寧的氣。

 “寧寧年紀小,說話不知分寸,才會在氣急之下說了傷人的話,你為長姐,理應包容,別生的氣,這對你不好。”

 舒久安雖然沒有因為舒久寧的話而傷心,但在陳素面前,也得做做樣子,同樣也應了下來,“是,外祖母。”

 教育完了之后,陳素便擔憂起舒久寧來,“這丫頭,也知道跑哪里去了,下人們都是干什麼吃的,竟然還沒將找回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