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1章 異常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1章 異常

 看著一臉擔憂的陳素,舒久安開口安

 “外祖母,也不小了,不會出什麼事的,多半是跑到某個無人的角落里發泄緒,等發泄完了就會回來了。”

 “是啊!”舒久珵也跟著安:“外祖母,您別擔心,有下人跟著的,跑不過那麼多人,想必要不了多久便回來了。”

 對此,陳素也只是嘆了一口氣,便沒有在繼續說什麼。

 另一邊,舒久寧哭著跑出了大將軍府,一直往前跑著,直到耗盡了所有的力氣,這才停下來。

 靠著墻壁,慢慢的落,隨后便抱著自己膝蓋,放聲痛哭。

 被滿腹的委屈和難過包裹著,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環境,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麼地方。

 這是一個偏僻無人的小巷子里,暗偶爾會有地無賴出沒。

 因現在是冬季,這巷子里很是暗 ,也很安靜,一點點聲音都會被放大。

 舒久寧的哭聲在安靜暗的小巷子里回著,聽著有些滲得慌,這若是在晚上,估計得嚇得人哭爹喊娘的。

 沉浸在難過中的舒久寧并未注意到,有兩個影正朝靠近。

 等舒久寧意識到自己的邊好像多了人,抬頭去時,已經被兩個長相猥瑣的男人圍著了 。

 瞬間,的眼淚就被嚇停了,滿眼的驚慌。

 這兩個男人一看到舒久寧明艷麗的容貌,頓時眼前一亮,有一種撿到大便宜的覺 ,臉上的表也越發的猥瑣起來。

 “小人 ,怎麼哭得這麼傷心,不要害怕,哥哥我馬上就來安你,保準你逍遙又快活。”

 說著,他們的便手去抱舒久寧。

 “滾開,

 別我!”

 舒久寧力的推了他們一把,然后從他們兩個之間的隙間竄開 ,站起來往前跑去。

Advertisement

 但是蹲得太久,腳有些麻了,才跑了兩步就摔倒在地上了。

 見狀,那兩個男人賤兮兮的笑了起來,“看來小人在和我們往擒故縱 ,這一邊說讓我們滾,一邊就躺下了,真是口是心非啊!”

 舒久寧一邊往后挪,一邊驚慌的大喊道:“我告訴你們,我爹是大理寺卿,我外祖父是大將軍,你們敢對我怎麼樣,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這兩人一聽,愣了一下,舒久寧以為他們兩個怕了,結果下一秒他們卻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爹是大理寺卿,那我爹還是丞相呢,做什麼白日夢吶,不過一會兒小人可以驗一下別樣的夢,哈哈哈。”

 說著,他們便徑直朝舒久寧靠近。

 看著他們兩個一步步的靠近,舒久寧的臉上滿臉絕

 難道今日就要落這兩個賊人手中嗎?

 絕中,的心中生出一怨恨。

 都怪舒久安和舒久珵!

 就在這時,一大力襲來將其中一人打倒在地,他頓時便口吐鮮,疼得滿地打滾,哀嚎不已。

 另一人還沒意識到事的嚴重,罵罵咧咧道:“誰那麼不長眼,敢壞小爺的好事?”

 這話剛說完,人就被踹飛,撞到了一旁的墻上,倒地不起。

 看著眼前這一況,舒久寧被嚇呆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姑娘,你沒事吧。”

 直到一個穿藍暗紋蜀錦大氅,眉目溫,仿若那從話本子里走出來的溫潤如玉的翩翩公子,出現在舒久寧面前

 ,并對出了手時,這才回過神來。

 “老夫人,三小姐回來了。”

 聽著下人來報,陳素面,撇下舒久安和舒久寧跑去前院。

 雖然舒久安不樂意去,但也不想別人看出什麼來,也跟了過去,舒久珵隨其后。

Advertisement

 到了前院后,被舒久寧的樣子給驚到了。

 舒久寧跑出去才短短半個時辰,才這段時間居然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不僅哭腫了雙眼,臉被凍得通紅,上沾了不泥土,這里臟一點,那里黑一塊的。

 的雙手上都有些傷,而其右手傷得有些重,被一繡著竹葉的素白手帕包著,上面侵染了鮮紅的

 看到這麼一個況,陳素又驚又憂,連忙上前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舒久寧吸了吸鼻子,閉口不提自己遇到的事 ,只是委屈的說道:“外祖母,我跑得太快了,不小心摔了一跤,好疼啊!”

 聞言,陳素心疼壞了,一邊讓人去請大夫過來給舒久寧看看傷口,一邊詢問還傷哪里了,疼不疼之類的。

 舒久寧也就順勢靠在陳素的懷里泣,求安,但目卻往舒久安的方向瞥了一眼,眼神有些奇怪,不過很快便收回去,無人察覺。

 舒久珵看著舒久寧這個樣子,心里也生出了些愧疚,覺得是自己的錯,于是等舒久寧緒穩定下來后,便主道歉了。

 “三姐,對不起,你為我好,可我卻不領還吼你,對不起我錯了。”

 舒久寧從陳素的懷里探出頭來,“既然你都道歉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了。”

 異常的好說話,不像以前那般得理不饒

 人。

 以往和舒久珵起了爭執,只要是自己贏了,而舒久珵道歉時,那便會折騰舒久珵一番才會罷休。

 眼下卻這麼好說話,有些不太對勁。

 而且不僅如此,還主向反省了自己的錯誤。

 “其實這件事我也有錯,我只考慮到了眼下,沒有考慮到將來,我以為我是為你好,殊不知我這樣是在害你。”

Advertisement

 反省完之后,便向舒久安道歉,“長姐,對不起,是我爭強好勝,說話沒分寸,我收回剛才說的話,你永遠都是我的長姐,你原諒我吧!”

 面對這麼懂事的舒久寧,陳素很欣,也很高興,但舒久安可不這麼覺得,反倒是生出了警惕。

 這可不像舒久寧,子可是很固執的,一旦認定自己沒錯,那可是很難改變的,現在卻突然反省,覺得自己錯了,這可不太對勁,事出反常必有妖。

 更何況,舒久寧現在這一臉真誠道歉樣子,讓舒久安覺得有些假,不經讓想起了上一世舒久寧每一次對自己說著違心話的樣子,和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如出一轍啊。

 一想到這里,舒久安心里的警惕又加深了一點,看來得派人查查舒久寧跑出去的這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都發生了什麼,以及都遇到了些什麼人!

 舒久安收起心中的緒,像往常一樣笑著原諒了舒久寧,也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的錯誤,然后們便重歸于好,和以前一樣,還是‘好姐妹’。

 關系恢復了,但事還得去解決。

 陳素道:“這件事不是小事,現在也鬧這樣了,那索就好好的商議一下,我派人去給你們外祖父

 和父親傳話,讓他們早些理完手上的差事,然后回來商議這事,你們也留下來參與。”

 這個安排,舒久安他們自然是沒什麼意見,都紛紛應下。

 隨后,陳素便帶著舒久寧去理手上的傷口,然后梳洗一下,換件干凈的

 舒久珵原想和擾舒久安說會兒話的,但見一臉疲,便不打擾休息,也跟著離開了。

 等舒久珵的影消失在院門外后,正在閉目養神的舒久安突然 睜開眼睛,一改臉上的疲倦,看著神得很。

 舒久安把春琴進來,吩咐去問一下哪些去找舒久寧的下人,問他們在找到舒久寧時的況。

 春琴子歡,討人喜歡,有些自來,和誰都聊得來,最適合去打探消息,且不會被懷疑。

 春琴離開后,一旁的阿七這才疑的問道:“小姐,可是有什麼不對?”

 對于阿七,舒久安并沒有藏著掖著,直接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

 “那帕子不是的,素來喜歡華麗的東西,那手帕很素,但料子卻不像是普通人能用得起的,我瞧著有些像是宮里來的。”

 上一世,舒久安當過攝政王妃后,時常出宮廷,與皇族打道,對宮里的東西倒是了解,舒久寧手上包著的那手帕看著真的像是宮里來的。

 一聽這話,阿七便明白了,舒久寧沒有說實話,跑出去的那半個時辰,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并且遇到了一個份頗高的人,這的確是該弄清楚才行 。

 想到這里,阿七便借口離去,讓暗一去查一下這事,而則是確定一下那手帕到底是不是來自宮里的。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