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2章 商議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2章 商議

 冬日里的天黑得早,剛到酉時,這天已經完全的黑下來了。

 大將軍府都掛上了燈籠,燈火通明。

 趙宏闊和舒閔早早的回來了,在吃完晚膳后,他們便聚在正廳,商議舒久珵去軍營的事

 在知道事的前因后果之后,趙宏闊看著舒久安,問道:“安安,你想把久珵教好,可以有很多的辦法,可以讓他讀書,以后考科舉,為何一定要從軍呢?”

 趙宏闊知道舒久安的苦心,他也想讓舒久珵去軍營,但是他只是舒久珵的外祖父,不是祖父,怎麼都得顧忌著舒閔的想法。

 畢竟舒閔是舒久珵的父親,有權利決定舒久珵以后是仕還是從軍。

 “外祖父,小弟本不是讀書的料,不能仕,那只能是從軍。”

 舒久安是想讓舒久珵仕,但以父親那像是捧殺似的寵溺縱容,以及虎視眈眈的羅氏,舒久珵只怕是讀個十幾二十年的書都沒什麼用。

 最后也只會像上一世一般,落得個被舍棄的結局。

 上一世舒久珵被人引,染上了與那些紈绔子弟一樣的壞習慣,還染上了賭癮,終日混跡于各種賭坊,眼里除了賭,便沒有別的了,整個人都廢了。

 舒久安不用想都知道,這和羅氏不了關系。

 所以,舒久安是斷然不能讓舒久珵留砸舒府,只有遠離了,那他才不會落到和上一世一樣的結局。

 舒久安的話一說完,舒久珵便連忙附和,“是啊外祖父,我打小就不讀書,那書擺在我面前,它們認識我,我都不認識它們。”

 卻不想,舒久寧立馬就開口反駁,“小弟是不讀書,但是他聰明,學什麼都快 ,只要他用心,一定能學會。”

 趙宏闊對此沒有發表評論,只是問舒久珵,“你自己考慮清楚了嗎?不是因

Advertisement

 為自己做錯了事,心懷愧疚,所以才決定按照你長姐說的去做? ”

 舒久珵點點頭,語氣堅定的說道:“外祖父,我自己考慮得很清楚,并非因為心懷愧疚。”

 這事雖然是舒久安提出來的,但做決定的是他自己,昨日舒久安說完這事后,就讓他自己考慮。

 他很認真的考慮了一晚上,頭一次分析自己,他是有想過讀書,將來考科舉仕。

 可是他仔細分析了自己的況后,發現他雖然像三姐說的那樣是聰明,但他的聰明從來 就沒有用在正道上,可以說是不學無

 格已經定,很難改,而他又不是一個很有毅力的人,估計挨不了幾日便固態萌發,而且他邊都是對他好的人,估計到時候也很不下心來教訓他。

 相較之下,去從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因為在那里沒有人會慣著他,他的弱、愚蠢、天真等所有不好的地方,在那里都能被打磨掉。

 長姐希他為自己的將來考慮,他不知道自己會是個什麼樣的人,但他不想自己以后再做出什麼愚蠢,傷害親人的事來,所以他要對自己狠一點。

 趙宏闊見他的表不似作假,便沒有繼續問他,而是去問舒閔,“你是怎麼想的,是想讓他仕,還是從軍?”

 這話一出,除了舒久安外,其他人的目都落在了舒閔上。

 舒久寧和舒久珵都很期待,一個是期待他選擇前者,一個是期待他選擇后者。

 趙宏闊和陳素是保持中立的,但他們心中的天平卻是偏向了后者。

 舒久安既不期待,也不在意,因為知道結果是什麼,這結果一早就已經定下來的。

 除非舒閔的本事真的有那麼差,而羅氏的手段真的那麼高明,才會在這幾日什麼東西都沒查出來。

Advertisement

 舒閔

 看著舒久珵那期待的目,想起自己查到的那些事,心有些復雜。

 前幾日,舒閔聽了舒久安的話后,便派人去抓舒久珵那跑掉的小廝,可沒想到人找到的時候已經被淹死在河里了。

 本以為那小廝只是不小心淹死的,卻不想仵作按例檢查了之后,發現那小廝是被人抓著手臂摁著腦袋在水里淹死的。

 多年的查案經驗,以及老太君壽宴那日發生的事,讓他覺得其中有蹊蹺,于是便人去查了一下,這一查便查出了些不對勁。

 在老太君壽宴前,那小廝曾經去藥鋪買藥,特地讓大夫拿的是傷子的藥,時間是在李醫事發之前,而不是之后。

 那小廝有個好賭的父親,欠了不賭債,但小廝每一次都有能力償還。

 這讓舒閔立馬便意識到,那小廝背后有別的主子,或者是被人收買了。

 給舒久安用藥或許不是舒久珵的主意,舒久珵應該是那小廝攛掇,被那 小廝忽悠。

 即便沒有這次李醫家的事,那個小廝也會想辦法,讓舒久珵把這藥給舒久安吃了。

 舒久珵信任那小廝,很多事都和那小廝商量,指不定舒久珵去令牌,不了那小廝的攛掇。

 所以,那小廝才會被人滅口。

 雖然舒閔還沒有查到那小廝背后的人是誰,但他不蠢,他判過那麼多次案,他猜得出其中的關聯。

 經過這幾日的思索,他覺得自己真的得為舒久珵好好的打算一下。

 他是沒對舒久珵抱有什麼期待,但到底是他唯一的嫡子,他不能容許有人算計到他的頭上來。

 而且大將軍府里的人要是知道這些,絕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想到這里后,舒閔便看向舒久珵,問道:“兒子,從軍了之后,你的日子可就不會想以前那麼逍

Advertisement

 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也沒有人會護著你,你真的考慮清楚了?”

 若是舒久珵依舊是選擇從軍,那麼他也就沒什麼好說的,畢竟有大將軍府護著,舒久珵不會有什麼事。

 但舒久珵最后改變想選擇仕,那他可以保證這樣的事不會再次發生,還會好好的教導舒久珵,不會再想以前一樣不管不顧只是縱容。

 再一次聽到這個問題,舒久珵也再一次認真的陳述了一遍自己的想法。

 “父親,我考慮清楚了,我要從軍。”

 聞言,舒閔嘆了一口氣,“既然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以后你就算是爬,也得爬完,不能后悔。”

 他的表說不上是高興,也說不上是難過,有些難以捉,但話里的意思,他們都能聽明白,他是同意舒久珵去從軍。

 “多謝父親!”舒久珵高興的差點跳起來,緒很是激,他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后悔 ,但他知道自己不去從軍,那他肯定后悔。

 趙宏闊和陳素也為舒久珵到高興,眼里都帶著笑意,都開始商量起接下來的事,然后著手安排。

 這個結果是皆大歡喜,每個人都高興,除了舒久寧。

 垂下眼眸,心里有些不甘:果然所有人都是偏向長姐的!

 事商議好了之后,天也不早了,舒閔婉拒了陳素讓他在大將軍府歇下的好意,帶著舒久珵和舒久寧回去了。

 舒久安也回屋,準備洗漱洗漱,準備歇下了。

 睡前,春琴把自己打聽到的事告訴了舒久安。

 “小姐,奴婢打聽到,他們是在一個偏僻的地方找到三小姐的,那地方有不暗的小巷子,三小姐好像是從 其中一個巷子里出來的,那巷子里還有別人。”

 “只是,那小巷子太暗了,他們看不太清楚里面的人長什

 麼樣子,只約可見其著氣質不凡,對了,那里面似乎還躺了兩個人,小姐,奴婢就打聽到這里了,別的就沒了。”

 聽完后,舒久安便皺著眉思索了起來,這線索這麼,有點難猜到當時發生了什麼。

 這時,一旁的阿七突然開口,“可能是三小姐遇到了些什麼麻煩,然后有人英雄救了。”

 這話一出,就引得春琴調侃,“阿七,你這是話本子看多了嗎,這樣的戲碼哪那麼容易就遇到?”

 阿七認真的說道,“我是按照你打聽到的況分析的,這樣的可能很大,而且這樣的戲碼,我見過很多次。”

 看著阿七認真的神,舒久安心下了然,知道事是阿七說的那樣。

 阿七畢竟是暗衛出生,查到這些事是不難,就是不知道阿七有沒有查到那個英雄是誰?

 隨后,便笑道:“興許三妹運氣好,真的上了,行了,別說這事了,你休息吧,今晚讓阿七守夜。”

 “是,小姐!”春琴應了一聲,滅了燈,便退了出去。

 等春琴出去后,阿七便湊到舒久安跟前,小聲點說道。

 “小姐,奴婢之前趁著三小姐去洗漱更的時候,查看了一下那手帕,那帕子是今年冬時上供的綢緞所制,目前只有宮里有。”

 舒久安點點頭,當時果然沒看錯,那舒久寧遇到的那個人也就是來自皇宮的咯。

 隨后,便問道:“還有呢?”

 阿七見舒久安一點兒也不意外,還這麼問,頓時有些愣住了。

 舒久安一點兒也不意外,可以說是料到會去查,只是為什麼一點兒也不懷疑會知道那布料是來自宮里?

 還有,舒久安這麼問,是猜到了還會去查了別的事嗎?

 猶豫了一下后,阿七還是先把暗一查到的事說出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