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3章 錯了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3章 錯了

 暗一據那小巷子里留下來的跡,在不遠的廢棄宅院里找到了兩

 其中一個因為心口出放著一個來的玉佩,還沒完全的死,讓暗一問出了一些事

 舒久寧跑出大將軍府后,遇到了兩個小混混,差點被遭遇不測,但關鍵時刻,有人出手相助,解決了那他們。

 只是,暗一還沒有查出那個人的份。

 不過據那個手帕,小了范圍,暗一應該很很快將那個人查出來。

 這件事,就如同阿七說的那樣,是一件英雄救的事

 就是這英雄份貴重,出手狠戾,一下子就了結了兩條人命,但那英雄應該不會在舒久寧面前了結那兩個人。

 那這對舒久寧來說,也沒必要瞞,相反以舒久寧的子,絕對是會和外祖父他們說明這事,然后讓他們為做主。

 難不是那個英雄對舒久寧說了什麼,所以舒久寧才會對這事閉口不談,當做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在舒久安思索的時候,阿七把自己心里的疑都問了出來。

 “小姐,您是怎麼知道我會去查這件事,還有,您不懷疑我說的話嗎,萬一我蒙您呢?”

 “你不會,你是穆。二舅舅幫我尋來的,我相信他,所以我也相信你,你不會騙我,也不會傷害我。”

 畢竟,阿七是穆清朗派來的。

 “至于為什麼會知道你去查這事,是我猜的,我覺你不是一般的人,你應該很厲害,你都能去查那手帕的來歷,應該也會順勢查下去。”

 阿七覺有哪里不對,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只得再次問道:“那小姐,不問我是什麼查到的嗎?”

 “你能查到這些自然是有你的法子,我何必過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不一定非要弄個清楚,我只要知道你不會害我,會忠于

Advertisement

 我這一點就足夠了。”

 聽著這番話,阿七忍不住慨,小姐真是聰慧過人,什麼事都看得通,也難怪主子會深陷其中。

 “對了,我三妹年紀小,容易被人蒙騙,我怕遇到什麼不好的人,你幫我盯著一下。”

 阿七下意識的就應了下來,“是,小姐!”

 “很晚了,我要睡了了,你也早點休息,我晚上基本上不會起來的。”

 隨后,舒久安便不便拉上簾子,鉆進被子里,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不讓一點兒風進來。

 覺自己比上一世還要畏寒,興許是這一世太多心了。

 阿七默默的退了出去,在一個無人的角落,找到暗一,讓他派了個人去盯著舒久寧。

 不管小姐是真的擔心舒久寧,還是有別的用意,他們都會如實去辦,因為主子說過 ,凡事小姐的要求,得盡力去完

 事辦妥了之后,阿七這才回去守著。

 另一邊,因著穆清朗加快了行程,再趕一日的路,便能趕到清懷寺,此時他們正在沿路的一間茶館休息,喝口熱茶,吃口熱的。

 在吃東西的時候,穆清朗收到了暗一送來的信。

 和上一次收到信時的心相比,這一次他的心更加的不好。

 在看到信上的容后,他差點把把桌子給拍碎。

 真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他怎麼就覺得大將軍府里都是是舒久安的親人,然后忽略了大將軍的那幾個孫兒呢?

 那他幾次借著趙明威給舒久安送東西,可真是一直幫在趙明威。

 尤其是那盆牡丹,那牡丹可是他親手培養的。

 他為了能把那盆牡丹送給舒久安,費盡了心思。

 他知道趙明威想給在去北境之前給舒久安買一件禮,而他也想在啟程去清懷寺之前見舒久安一面,便想到了那盆牡丹。

Advertisement

 于是,他先是

 提前定下了哪里所有的花,然后設計讓趙明威知道那老伯的消息,這才把那盆牡丹送到趙明威手中,想著借由趙明威的手,將其送到舒久安邊。

 卻沒想到,這一切卻是讓趙明威白白撿了一個大便宜,還是他費盡心思親手送上的。

 穆清朗覺得,自己真是蠢了。

 早知如此,他何必繞那麼大的彎,最后什麼也沒撈到。

 甚至,舒久安到現在都還在怕他,他沒法像趙明威那樣靠近舒久安,也不能明正大的給舒久安送東西。

 一想到這里,穆清朗的心頓時變得有些挫敗。

 雖然穆清朗自始至終都冷著一張臉,讓人看不出他現在是個什麼心

 但候在一旁的下屬宋文跟在他邊多年了,能覺得出,他現在的心極度的不佳,覺他隨時隨地都要發怒的樣子,讓人膽戰心驚。

 就在宋文糾結著要不要詢問一下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穆清朗突然開口,“宋文,去給本王辦點事。”

 “主子,您吩咐。”宋文應了一聲,然后湊過去了一點。

 穆清朗低聲說道:“給趙明威找點事做,別讓他閑著,未來五年都不要給他機會回盛京,最好在這期間讓他早日娶妻生子,兒雙全。”

 趙明威是舒久安的表哥,是舒久安的親人,穆清朗不能隨意要了他的命,只能想辦法折騰他,然后讓其不能在靠近舒久安。

 按照暗一之前來信上所說,舒久安的外祖母并不同意他倆在一起,這讓穆清朗心里稍微有點安,這要是同意,本就沒他運作的時間,可能他盛京后,這婚事都定下了。

 “是,主子!”

 宋文深知穆清朗的脾氣,很清楚他所說的找點事,絕不只是字面意義上的。

Advertisement

 也不知道這趙明威是如何得罪了主子,竟然被主子如此針

 對。

 只是后面的是字面意義,還是另有含義,比如妻丑,不賢,脾氣暴,將來兒還和其沒什麼關系 ?

 宋文雖不太清楚,但在眼瞎穆清朗這憤怒的況下也不好多問什麼,只得按照他說的,反正按照字面上的來做,也不會出什麼大錯。

 此時還在趕往北境路上的趙明威,狠狠的打了幾個噴嚏,惹到其母親擔憂,以為他著涼生病了。

 于是,便連忙找個地方歇下,給他熬了一大碗驅寒的姜湯。

 “母親,我沒什麼事,估計是有人在惦記我。”雖然趙明威上這麼說,但他還是乖乖的把那一大碗姜湯喝下肚。

 他不知道,確實有人在惦記他,而且未來有一段艱難的日子在等著他。

 穆清朗吩咐宋文去做事后,又給暗一傳了信。

 他讓暗一繼續盯著,及時送信,時刻盯著大將軍府的況,一旦陳素開始給舒久安相看未來夫婿時,無論看中什麼人,都得想辦法打消其念頭。

 穆清朗此刻有那麼一些后悔接下這個任務離開盛京,他這要是沒離開,可以做更多的事

 不過現在后悔也沒用,他還是盡早把太后接回來,然后想辦法讓太后給他和舒久安賜婚。

 等隊伍修整好,穆清朗便下令繼續前行,爭取在今日之趕到清懷寺。

 在 決定了舒久珵以后要干什麼了之后,趙宏闊他們又開始商議著什麼時候送舒久珵去軍營比較好。

 原本他們都商議好了,等過完年之后,再送舒久珵去軍營。

 可舒久珵卻不想拖著,他覺得這事得盡早,不然以他這子,指不定到時候會鬧出什麼幺蛾子來。

 于是在舒久珵的強烈要求下,他們便只得同意,用最開的速度安排好一切,然后把把舒久珵打包送給他的大舅舅趙景鑠,讓其帶著他去軍營。

 趙景鑠從十五歲時開始,便跟著趙宏闊上戰場,多次靠計謀剿滅敵軍,十八歲時,就曾獨自率領大軍去抵外敵,并取得了勝利。

 到如今,他在軍中的威僅次于趙宏闊 ,是趙宏闊寄予厚的繼承人,這些年來,趙宏闊幾乎都把自己的勢力全部轉給了他。

 有他照看舒久珵,他們都很放心,尤其是舒久安。

 羅氏的手即便是得再長,也不到軍中去。

 有大舅舅照看,舒久珵這一世會有一個不同的結局,會不會像大表哥和二表哥那樣出不知道,但總歸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解決了這麼一個心頭大事后,舒久安松了一口氣,接下來的日子也過得十分輕松,但那也只輕松了幾日。

 因為,陳素開始著手關心起的終大事了。

 陳素挑選了幾個適齡的男子,和舒久安說介紹了他們的況。

 “這是史大夫家的嫡子,去年科舉的榜眼,如今在翰林院任職,雖然現在職不高,但在過兩年前途不可限量,其相貌端正,人品甚好,無不良嗜好。”

 “這個是戶部尚書家的嫡子。”

 聽著這些,舒久安都無奈了,“外祖母,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你就別費這個心了。”

 陳素放下手中的冊子,勸道:“安安,他不是你的良配,而且你們都沒怎麼見過,也沒接過,你的喜歡沒有任何依據,只是鏡花水月,你何必執著?”

 舒久安很想告訴外祖母,自己和穆清朗做過一世夫妻,共患難,經歷過生死,并非是說的那般。

 但這話是萬不能說出來的,所以舒久安只能敷衍著把先 這事糊弄過去。

 藏在暗的暗一聽著們之間的對話,心里一咯噔。

 這沒怎麼見過,也沒怎麼接過,這不可能是趙明威。

 慘了,他好像找錯人了!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