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4章 上眼藥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4章 上眼藥

 在舒久珵去了軍營后的第三日,舒閔突然來大將軍府看舒久安。

 “你現在如何?”舒閔像以往一樣,以詢問舒久安的況開頭,打開話題。

 舒久安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況,“勞煩父親掛念,我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最近停了湯藥,以藥膳溫補,不過劉醫說了,還要慢慢調養著。”

 “既是如此,那便回府調養吧,你在大將軍府待的時間也夠長了,再繼續待下去也不合適。”

 一聽這話,舒久安便覺得有些奇怪,他怎麼突然就讓自己回去了?

 但舒久安想了想,便大概明白怎麼一回事了,舒閔這是想讓自己回去理府中的事

 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在掌管中饋,打理這舒府的上上下下,即便是在病中也把府上的事理的井井有條的。

 可是在將軍府養病的這段時間,可是半點兒沒管過舒府的事,也不曾安排人去理,直接把舒府忽略得徹底。

 這些日子舒府的事應該一直都是羅氏在理,羅氏以前幫過,能理的好。

 畢竟,羅氏是一心想當正室夫人,怎麼可能會不盡力的去做好這些事

 在羅氏能把舒府上上下下打理好的況下,舒閔還讓回去。

 看來在這幾日里,舒閔是又查到了些什麼證據。

 想到這里,舒久安便說道:“再繼續待在大將軍府確實不合適,是時候回去了,一會兒我去和外祖母說一聲 ,然后明日一早便回去。”

 聞言,舒閔繃著的神稍緩,“這段時日勞煩他們了,是該好好的謝謝他們。”

 在應下這事后,舒久安便試

 探著問道:“父親,我不在府里的這些日子,府里沒出什麼子吧,羅姨娘應該把舒府上下”

Advertisement

 舒閔喝了口茶水,一臉平靜的說道:“到沒出什麼子,只不過到底是個妾室,掌管中饋不合規矩,這些事還是你來理比較好。”

 舒久安注意到舒閔說到羅氏不過是個妾室這里時,語氣明顯帶著些怒意,以及輕視,可見他心里對羅氏很不滿。

 這對舒久安來說,可是一個喜聞樂見的場景。

 舒久安正這麼想著時,又聽到舒閔說,“不過目前你還是以為重,府里事你都安排邊下人去做,自己掌掌眼便是,不要太心。”

 “父親,您放心,我知道分寸的。”

 說完這話后,他們之間便沒了話題,短暫的陷了沉默當中,周圍格外的安靜,讓舒閔覺得有些不太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現在和舒久安相的時候,有點像是陌生人,都不說話的時候,會讓他覺得有些尷尬。

 當然這種覺,只有他一個人有,舒久安可不會在意。

 不過,舒久安很快便找到話題打破了這沉默。

 “父親,雖然有些事由兒來提,有些不合規矩,但兒還是要說。”

 “我知道你和母親伉儷深,您不愿意再娶,也是因為掛念著母親,可您真的需要一個新夫人,舒府也需要一個新的主人,我畢竟是要嫁出去的。”

 上一世,舒久安一直以為舒閔不愿意續弦是因為這一點,但在經歷那些事后,就不這樣覺得。

 舒閔要是真的和自己母親伉儷深,那舒閔就不會有妾室,也不會有庶子好庶

 

 最后也就不會為了權勢算計利用,更加不會一點兒沒猶豫的就舍棄了舒久珵,甚至都不查一下舒久珵是如何染上賭癮這事的。

 但不管是什麼原因,舒久安都得想辦法讓他續弦,而不是將羅氏扶正。

Advertisement

 羅氏是個包藏禍心的,為了上位做小伏低,什麼都可以忍,但一旦上位功,那翻臉可比翻書要快。

 上一世,舒久安出嫁后不久,羅氏就被扶正,從哪之后,的一雙兒也越發的風,名聲漸大,備贊譽。

 但舒久珵的名聲也就越來越差,最后染上賭癮,徹底廢了。

 而舒久寧即便有舒閔護著,也是如此。

 尤其是舒久寧與琮王婚,對不好的傳言突然就多了起來,并且還時不時的就會出一些意外,直到最后舒久寧當上了皇后,這些傳言才消失。

 這些事,舒久安可不相信是什麼巧合,要是不知道是羅氏所為,那是真的白活那麼多年了。

 這重來一世,自然是要斷了羅氏的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一旁的舒閔沒料到舒久安會突然說起這麼一件事,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過了一會兒,他找回自己的聲音,板著一張臉說道:“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竟管起我的事來,真是太沒規矩了。”

 舒久安不在意他的惱怒,依舊說著,“父親,我知道我這樣沒規矩,但您想過沒有,如果我出嫁了,誰來打理舒府上下?”

 舒閔道:“那不還有羅氏的嗎,再不濟府里還有管家和那麼多的下人。”

 舒久安是真的有些想不太明白,舒閔為什麼一直不愿意續弦,他在顧慮什麼?

 難不,還想著要將羅氏扶正。

 想到這里,舒久安便直接破了舒閔對羅氏的不信任,“父親,您是信得過羅姨娘,也就不會突然讓我回去了。”

 “你什麼意思?”

 舒閔用驚疑的目盯著舒久安,難不舒久安知道了這段時間調查的事

 還說舒久安知道了什麼,只是故意引他去查?

Advertisement

 舒閔一下子便猜到了事的關鍵點,但舒久安接下來的話讓他打消了這種懷疑。

 舒久安看了舒閔幾眼,支吾了一會兒,這才開口。

 “父親,其實。我有好幾次發現賬本不對,我查了一下,發現是羅姨娘挪用了府中的銀兩,用來接濟的兄弟。”

 舒閔一聽這話,頓時就怒了,“你怎麼都沒和我說過?”

 舒久安佯裝為難,“父親,是您的妾室,是我的庶母,我不好說什麼,我想著,可能是的兄弟遇到了些什麼難事,不好和您開口,這才挪用府中銀兩。”

 羅氏的兄弟才沒遇到是什麼難事,反倒是富裕得很。

 羅氏挪用的錢,小部分給的弟弟開了一間酒樓,大部分用來給那當縣令的哥哥賄賂上峰,打通關系,剩下的一點留作己。

 不僅如此,羅氏還盯著舒久安母親的嫁妝。

 若非舒久安看的,不讓旁人手 ,指不定羅氏都把手過來了。

 聽到舒久安這麼說后,舒閔頓時便用一種恨鐵不鋼的眼神看著

 “你事想來清明果斷,怎麼在這樣的事犯了糊涂呢?這事怎麼能瞞著,這有一就有二,胃口還會被慢慢的養大。”

 舒閔并沒有懷疑舒久安說的,因為他這幾日查到,那

 小廝給自己父還賭債的錢是打哪兒來的。

 每次那小廝給自己父親還賭債時,那小廝都會去一趟飛星樓。

 舒閔這一查,這才知道那酒樓是羅氏弟弟開的。

 羅氏的弟弟不學無天無所事事,一點兒掙錢的本事都沒有,怎麼可能會突然有那麼多錢開酒樓,還能給小廝那麼多錢還賭債?

 除了是羅氏接濟的外,舒閔想不到別的原因。

 他以為是羅氏自己攢下來的錢,畢竟羅氏自己也有個胭脂鋪子,卻沒想到竟是羅氏中飽私囊,挪用舒府的銀兩去接濟自己的兄弟。

 看著憤怒的舒閔,舒久安低下頭,愧疚的道歉,“父親,對不起,是我沒考慮周全。”

 舒久安的語氣雖然滿是愧疚,但的臉上卻沒有毫的愧疚。

 聽著語氣里的愧疚,舒閔也制住了自己的怒氣,“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太自責。”

 隨后,舒閔也沒了和繼續說話的心思,隨便說了幾句安的話便離開了。

 在他離開后,舒久安的角微微勾起。

 以往可不屑玩這種給別人上眼藥的小手段,但不得不說這上小手段還是好使的。

 這下子舒閔堅持不續弦的想法會搖,會好好考慮的建議,估計要不了多久,舒府就會多一位新夫人,可能在年后。

 舒久安暗自高興了一會兒,便起去陳素的院子,和說自己要回舒府的事,然后順道提一下,讓舒閔續弦的事

 舒閔的父母早逝,府中沒什麼長輩,這樣的大事,讓陳素這個岳母來張羅也不為過。

 這樣也可以轉移一下陳素想給自己相看未來夫婿的注意力,一舉多得。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