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5章 安撫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5章 安撫

 “你的都還沒調養好,怎麼就要回去了?”老太君拄著拐杖,一臉的擔憂和不舍。

 舒久安在大將軍府養病這事,最后也沒瞞的了老太君,在趙景珹一家啟程去北境后沒多久就被老太君知曉了。

 老太君這今日可是把什麼好東西都往舒久安的院子里塞,也準備了很多的東西,都還沒來得及給舒久安,現在舒久安卻要回府了,可不依。

 “不行,等你養好了在回去。”

 舒久安安道:“外曾祖母,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您不用擔心,我在大將軍府待的夠長了,是適合該回去了,而且這馬上就要過年了,府中還有很多的事等著我去理呢,我不能不回去。”

 “舒府又不是沒有其他人在,你父親不是還有個妾室在嗎,那些事讓他們去做便是了,怎麼還能讓你一個病人去心,你聽話,等養好了子再回去。”

 老太君耍起了小孩脾氣,直接把舒久安拉到自己后,用實際行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看著這個樣子的老太君,舒久安有些無奈,只能求助的看著陳素。

 陳素雖然也想讓舒久安在多留些日子,但也清楚這樣不合適,加上舒久安自己也想回去,所以便沒有開口阻攔。

 眼下舒久安求助也不忍心拒絕,只得開口。

 “母親,羅氏只是一妾室,很多事理本就不合規矩,眼下年關將近,要準備很多的年禮,要出席很多場面,與諸多貴夫人往來,這些事怎麼能一妾室來。”

 “安安若是不回去,這真讓那羅氏來理這些,那會讓那些夫人覺得舒府看低了們,平白的惹人笑話,也會得罪人。”

 妾室的地位很低,上不得臺面,尋常人家若是沒有正室夫人,也沒有長輩,只有妾室,那基本上

Advertisement

 是管家來理。

 除非是拎不清的,不然是絕會讓一妾室來理這些。

 老太君也知道這一點,這態度也就沒有那麼絕對了,“你說的也是,可是安安的重要。”

 陳素繼續說道:“安安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就是得慢慢調養,這去哪里養著也是一樣的,多準備些藥材和補品便是了,更何況而且安安邊還有個懂藥理醫的阿七。”

 舒久安也跟著說了幾句,“是啊,外曾祖母,除了阿七,我邊還有那麼多的下人伺候著,您就放心吧。”

 和陳素流勸說、安,總算是讓老太君松口。

 不過老太君,要請劉醫給舒久安詳細的診治一下,確定此時的況真的沒什麼大問題了,這才同意回去。

 老太君怕舒久安的經不起奔波,畢竟大將軍府和舒府之間還是有那麼一點距離的,得坐馬車。

 舒久安聽到這里后,有些苦笑不得,又不是瓷娃娃,隨便一下就碎了,大將軍府和舒府之間的距離也不是很遠,談何奔波!

 也知道老太君不過是因為太罷了,所以對于老太君的安排,沒有任何意見,就是勞煩劉醫大老遠的跑一趟了。

 可能是穆清朗吩咐過,劉醫對此沒有任何的怨言,很盡職盡責的幫舒久安診治。

 “舒小姐,你的寒氣已經驅除,病也好得十之七八,接下來只需遵照醫囑,好好調養便是,不過老夫勸小姐一句,為自己的著想,不要什麼事都憋在心里,容易傷。”

 一開始,劉醫給舒久安診脈的時候,便發現,舒久安心思過重,以致心氣有些郁結,他本以為舒久安是因為老太君壽宴以及自己弟弟的事而費心。

Advertisement

 可現在他卻發現,這況一點兒也沒有減,若是長時間這

 樣下去,那對可不好,所以,他才開口勸說。

 舒久安聽著劉醫這話,愣了一下,然后便點了點頭 ,“多謝大夫提醒,我會注意的,這就別和我外祖母們說了,以免們擔心。”

 是在心里憋了很多事,是關于上一世的,但這些事可沒辦法說出來,也不想陳素他們知道。

 劉醫是穆清朗的人,會按照說的去做。

 “小姐的孝心,老夫自是該全,但這事也瞞不久,還小姐自己想開些。”

 說完這話后,劉醫便收起枕墊,到外面給老太君和陳素說明了況,代了一些事

 在老太君詢問的時候,他還向老太君保證,說舒久安現在的況可以四,這樣反而對有好,而坐馬車也算不得奔波,除非是接連坐了幾日。

 之后,劉醫便告辭離開,回去后,便給穆清朗寫信,他是答應不告訴老太君他們,但是穆清朗那邊,他是一定要稟報的。

 。

 這邊,老太君得了準信后,也只得徹底松口,答應讓舒久安回舒府。

 只不過老太君是相當的不舍,緒也很不佳。

 見此,舒久安也只得安,“外曾祖母,我們兩府之間離得又不是很遠,我回去了之后,會經常來看您和外祖母的,這不是馬上就過年了嘛,到時候可是會常見面的。”

 “年后我來拜年的時候,外曾祖母記得給我包一個大大的紅包。”

 聞言,老太君頓時便樂了,刮了刮舒久安的鼻子,樂呵呵的說著,“你這個小財迷,你放心,到時候我一定給你包一個大大的紅包,比誰得都大。”

Advertisement

 “那我可記著了,到時候您可許賴賬!”

 舒久安哄了一會兒,又撒又賣乖的,終于是把老太君哄好了。

 老太君畢竟年紀大了,鬧了

 這麼一會兒,神有些不濟,便被陳素勸著回去休息。

 之后,陳素便來和舒久安說會話。

 對于舒久安要回舒府,陳素是萬般不舍的,但有老太君在,也不好讓自己的緒外泄,現在老太君回去休息了,緒這才顯出來。

 陳素拉著舒久安的手,的臉,嘆道:“這時間過得真快!”

 陳素這語氣,讓舒久安有些分不清楚 ,是在嘆自己在大將軍府的時間過得快,還是嘆其他的時間。

 “外祖母,我又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就隔了幾條街,我可以隨時回來看您。”

 “等你嫁人了之后,就不能隨時回來看我們了,就像。”陳素雖然是笑著說這話的,但是語氣卻很傷

 舒久安知道,陳素是想起了自己的兒,的母親,趙景姝。

 趙景姝是陳素唯一的兒,是含在里怕化,捧在手心怕碎的掌上明珠,只可惜紅薄命,早早的便消逝了。

 舒久安和自己的母親長得極為相似,繼承了趙景姝上的所有優點。

 所以在趙景姝的三個孩子中,大將軍府的人才會格外的疼,對的偏遠勝于舒久珵和舒久寧。

 就連大將軍府的孫子輩中,都沒有一個比得上舒久安寵。

 畢竟大將軍府沒有孩,都是男兒。

 這一想起自己的母親,舒久安的心也有些低落,但卻強撐著笑容。

 “外祖母,我即便是出嫁了,也是您的外孫,我時常回來看自己的外祖母,旁人也不敢說什麼。”

 陳素:“你說什麼傻話呢?”

 接下來,們都默契的岔開這個話題,說起了別的事

 舒久安和閑聊了一會兒,便說起了正事,“外祖母,年后你幫我父親張羅一下續弦的事。”

 一聽這話,陳素臉上的笑容立馬就淡了下來

 ,“發生了什麼,他怎麼突然要要續弦了?”

 以前,想著舒久寧和舒久珵還小,便勸過舒閔續弦,希能有個人照顧他們,也找了幾個 族中人品好,自己信得過的子,確保們嫁過去后,不會欺負自己的三個外孫。

 但舒閔卻以忘不了趙景姝一直婉拒,時間長了,也不好在勸說什麼,畢竟也不是很想舒閔續弦。

 這麼多年來舒閔都沒有續弦的意思,怎麼突然就要續弦了?

 對于陳素,舒久安沒有藏著掖著,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了出來。

 “外祖母,這事是我向父親提出來的,我終究是要出嫁的,那府里的中饋總得有個人來執掌,只是我不希落到羅氏的手中,羅氏有一雙兒的心已經大了。”

 “這些年來,一直努力著希父親把扶正,為此謹小慎微,伏小做底,事事以我們為先,為了自己的目的能如此忍,若是被父親扶正,多半會翻臉,指不定會做些什麼,所以還是斷了的念想比較好。”

 舒久安說完這話后,又把羅氏中飽私囊,補自己兄弟的事說了出來。

 陳素一聽這話,便怒了,“一個妾室,竟敢肖像不屬于的位置,真是好大的膽子,安安,你放心,我不會讓得逞了,我明日就替你父親張羅。”

 雖然趙宏闊沒有妾室,但陳素活了那麼多年,也見識過不妾室上位,算計原配孩子的事絕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舒久安的子一向很好,也很重規矩,若非及到的底線,不會如此不顧規矩提出讓舒閔續弦。

 一想到這里,陳素就越發的心疼舒久安,覺得了很多的苦。

 陳素又和舒久安說些話,這才離開,去給舒久安準備東西去,然后思索一下給舒閔續弦的事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