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6章 嫉妒

《攝政王的掌中嬌重生了》 第26章 嫉妒

 第二日一早,舒府的管家便早早的來大將軍府。

 管家朝舒久安福了福,“大小姐,老爺派小的來接您回府。”

 舒閔忙于朝政,沒時間來接舒久安,便派了管家前來。

 舒久安道:“陳伯,你先隨葉心去喝口熱茶,我這兒還有些東西需要收拾,得再等一會兒。”

 雖然在大將軍府才待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在這段時間里,陳素他們給準備了很多的東西,比如服首飾、胭脂水、書、以及有些解悶的小玩意。

 這些東西零零碎碎的,收拾起來需要花費一點時間。

 陳伯聽了的話后,應了一聲,便隨著葉心下去了。

 等收拾的差不多時,便準備去福榮院,和老太君拜別。

 可才剛出院子,便被下人告知,老太君和陳素此時在前院正廳,于是舒久安只得改變方向,朝前院去。

 這剛到前廳門口,便聽到里面傳來老太君和陳素慈的笑聲,和一俏可聲,以及兩個舅母的聲音。

 就說老太君怎麼突然到前廳來,原來是舒久寧也來了。

 隨著下人的通報,舒久安走了進去,正廳里的幾人也看向了

 “安安來了,快過來,和我說說話。”

 老太君的臉上還帶著未消的笑容,看到舒久安來,笑容越發的大,然后招呼過去。

 其他人看到舒久安的時候,亦是如此。

 不過,舒久寧臉上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停頓,眼里閃過一不滿,然后才繼續揚起笑容,歡喜的朝舒久安打招呼。

 的表變化,盡收舒久安眼里,這是因為讓舒久珵去從軍的事而怨上自己了?

 舒久安斂下心中的疑慮,當做什麼都沒發現的快步走向們。

 還未來得及行禮,舒久安便被大舅

Advertisement

 母孫玥扶起,“都是自家人,就別整這些虛禮了,東西都收拾好了嗎,可有落下的?”

 “大舅母放心,都收拾好了。”舒久安笑著點點,和大舅母一起到一旁坐下,與們一起閑聊。

 陳素囑咐道:“回去后,要好好休息,不要太累著自己了,有什麼事個下人去做就行,你找人盯著,他們不敢的。”

 眼下年關將近,府里有很多繁瑣的事理,理完了,人也累得夠嗆,陳素怕不顧自己的子,親自去理,所以便特地囑咐。

 老太君也囑咐著,“就是,你邊那麼多的丫鬟婆子,可不是讓們吃閑飯的,別舍不得使喚。”

 三舅母張雅蘭建議道:“若是人手不夠,我派兩個厲害的婆子去幫你,準能將那些不聽話的下人給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一旁的孫玥很贊同這建議,“這建議不錯,兩個怕是不夠,多找兩個。”

 聽著們的囑咐,舒久安很是,也只有外祖一家會這般用心的替考慮這些事

 “大舅母,我就一個人,用不著那麼多人伺候的,這些事我以往都理慣了,今年如往常一般便是了,而且除了最開始的時候,我也不是都親自去理的。”

 “我邊的葉心和春琴很能干,更何況還有徐嬤嬤和李嬤嬤在呢,我不會累著自己的。”

 剛開始掌管中饋時,著頭皮上的,雖說母親在世時,有跟著一起理,但也都是在母親的安排下做事,自己來安排時還是頭一回,沒有什麼經驗。

 擔心會出錯,所以很多事都是自己親自來,這樣比較放心。

 后來在母親的兩個陪嫁嬤嬤的幫助下,逐漸悉了之后,才由下人去做,讓葉

Advertisement

 心和春琴們去盯著,自己只管下命令和驗收。

 聽到這里后,老太君們這才放下心來。

 一旁的舒久寧見舒久安來了之后,們的注意力便從自己上轉移到了舒久安上 ,心里積著不滿。

 隨后,揚起笑容,提高一點音量,們之間的談話,“外曾祖母,您們放心,還有我呢,我會幫著長姐理事,也會看著長姐,不讓長姐累著。”

 聞言,老太君和陳素頓,紛紛說道:“我們的寧寧懂事了,會人了。”

 聽這些夸贊的話,舒久寧的高興怎麼都藏不住,還特意去看舒久安此刻的表,眼里閃過一些得意。

 舒久安很清楚舒久寧這是何意,不就是喜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上嘛,現在把們的注意力都搶去了,自然是得意了。

 舒久安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是不會其影響。

 不過,舒久寧的得以也沒有維持多久。

 老太君在夸了之后,便語重心長的說道:“這些年你長姐持著你們全家,上上下下都打理妥當,很不容易,你年紀也不小了,也應該和你長姐學著持家務,這樣將來嫁人時也就不會手忙腳的了。”

 一聽這話,舒久寧臉上的笑容差點就掛不住了,什麼應該啊!

 看著舒久寧這個樣子,舒久安微微低頭,忙裝作角的樣子,用手帕擋住了自己差點沒忍住的笑。

 “外曾祖母,我知道了,我會跟著長姐好好學習的。”

 雖然舒久寧此刻擺出虛心教的模樣出來 ,看樣子是把老太君的話聽進去了,但的語氣里卻帶著那麼一點不愿,可見心里的真實想法。

 不管心里的真實想法如何,舒久安可不在意,反正要學

Advertisement

 就教,不學也不會上趕著。

 們聊了一會兒后,舒久安見時間差不多了,便提出要離去。

 陳素們雖不舍,但也沒說什麼勸留下的話,只是起出去。

 到了外面之后,舒久安才發現,除了舒府來接自己的馬車來,后面還跟著一個馬車,上面放著很多的箱子。

 詢問后才知道,那是陳素們給準備的藥材和補品,一些上好的皮料子,讓用來制作冬日的,還有一些首飾和

 舒久安很是,“外祖母,讓您們破費了。”

 陳素拍了拍的頭,嗔怒道:“你這孩子說的這是什麼話,我給自己外孫東西,這很正常,哪里是破費,長者賜,不可辭,你可別說什麼推辭的話,不然我可不高興了。”

 聞言,舒久安連忙應道,“是,外祖母,是我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和我計較了。”

 一旁的舒久寧看著那一馬車的東西,再看著有說有笑的們,心里的極度的不平衡,臉上的笑容也難以維持。

 生病的時候都沒有這樣的待遇,為什麼長姐卻能有?

 明明都一樣是孫,為什麼外祖母們對長姐的疼遠勝與,無論有什麼好東西,們第一時間想起的總是長姐?

 長得比長姐好看,子也比長姐討喜,還是小的那個,要偏心也應該是偏心才對,為什麼會是長姐?

 因著這種不平衡的心理,接下來的時間,都很安靜。

 即便是和舒久安一起坐在了馬車里,也始終低著頭,不發一言,一點兒也不像是子,很是反常。

 舒久安之前都分出一點注意力在舒久寧上,將緒變化都是看在眼里,所以知道大概知道此刻這般異常是因為

 什麼。

 但舒久安不在意,當什麼都沒注意到一般,靠在車壁閉目養神。

 想著前日,阿七告訴自己的事

 阿七說,那個人對自己的份和行蹤做了些遮掩,所以沒能查出那日救了舒久寧的人是誰。

 不過阿七派去盯著舒久寧的人傳來消息,說舒久寧在前兩日去了一個茶館的包廂,像是去見了什麼人,只不過那包廂外有人守著,旁人難以靠近,所以還不知道那里面的人是誰。

 那茶館,聽雨閣。

 雖然舒久安還沒弄清楚那個人是誰,到底說了什麼,為什麼會讓舒久寧突然改變了子,但是阿七后面告訴的消息,讓心里有了一個猜測。

 那個聽雨閣的茶樓,貌似是和琮王有點關系。

 舒久寧去見的人,是不是琮王穆宸呢?

 而那日救了舒久寧的人,會不會 也是他呢?

 如果是他,那他倆的接比上一世還早,這一世又會是個什麼樣的況?

 舒久安思索著很多事,兜兜轉轉,又回到了當初讓想不明白的話題,就是舒久寧為什麼要狠心陷害大將軍府呢?

 想著方才舒久寧的緒變化,舒久安心里有了一個猜測。

 莫非,舒久寧是因為嫉妒, 產生了怨恨?

 可是這樣,所有的不滿和怨恨都是沖著自己來才對。

 舒久安想了一會兒,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便將此事按下,等以后得到了很多的訊息時在來仔細的想。

 至于救了舒久寧的人是不是琮王,以后也會知道,畢竟阿七按照自己的 要求,派人盯著舒久寧,結果是什麼 ,終會知曉。

 因為舒久安和舒久寧從頭至尾都沒有開口說話,邊伺候的人也不敢開口。

 于是,再這樣的沉默中,們回到了舒府。

 (本章完)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