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章 找上門來了!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章 找上門來了!

看向范碧珍。

是太傅裴哲山亡妻所生的兒,算是裴家嫡

不過原很悲催,其母在生下沒多久便離世了,這裴哲山沒過一個月便續了弦。范碧珍先后生下一一兒,分別裴靈卿和裴靈輝。

在范碧珍剛懷上裴靈卿的時候,某天來了個相師,直言原這個嫡是個克母的災星,如果繼續養在府里,不但克母,還會讓裴家斷子絕后。

裴哲山為了保住范碧珍肚里的孩子,那是馬不停蹄的把原這個兒送去了原配夫人的老家。

那年原剛兩歲,而這一送就是十六年。

直到一個月前,原在老家接到一道圣旨,當今圣上將賜婚給三皇子楚王尹逍慕為正妃,婚期定在兩月后。

也因為這道圣旨,原被接回了京城。

算算時間,再有一個月,就要替原嫁給楚王了……

想起這事,裴映寧就很是頭痛!

古人最講貞潔,昨日把一個男人強了以后,現在就是傳說中的殘花敗柳,若是讓那什麼楚王知道,怕是新婚當夜就得腦袋搬家!

一個未婚夫就夠頭痛腦脹了,眼下還冒出個男人來同攀不可說的關系,到底造了什麼孽要遇上這種狗穿越?

“大姐。”裴靈卿嗔怨的聲音將拉回現實中,“你別怪爹爹生氣,你都要嫁給楚王了,卻還背著楚王同吳公子相好,此事若傳出去,不但楚王那邊不好代,要是圣上降下罪來,爹爹也要替你擔這份罪責!”

的指責!

就差指著鼻子直接罵丨娃丨丨婦了!

裴映寧眸底泛著冷

昨日的藥就是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所為,長得人模狗樣,心卻連畜生都不如!

Advertisement

別以為沒看穿這對母謀,雖然昨日逃了,但們一定篤定已失貞,所以一大早便安排了這麼一個男人來冒充相好!

跪著的文弱男子深無比地著裴映寧,“寧兒,你同我說過要帶我回家見太傅大人,為何今早不告而別?”

裴映寧從容地走到他面前,低頭問道,“吳公子是吧?請問我何時同你好上的?有何證據嗎?”

吳公子忙從懷里取出一支鑲翠的簪子,還一副深傷的語氣,“寧兒,這是你贈我的信,你忘了嗎?是你告訴我你要同我廝守終,為何你現在卻又裝作同我不識?”

簪子一出,書桌后的裴哲山雙眼大睜,怒火更是震耳聾,“裴映寧!你這不知廉恥的東西,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裴映寧沖他笑了笑,“爹,您好歹也是當朝的一品太傅,浸場數十載,應該慣識人心才對。僅憑別人三言兩語便定我與人有染,爹爹啊,你這太傅未免太不辨是非了。”

“你!”裴哲山老臉一

“寧兒,你怎如此同你爹說話?”范碧珍走到裴哲山旁,替他不滿地瞪著裴映寧。

“打住!”不等煽風點火,裴映寧先沉了臉,冷聲道,“這是我們父之間的事,得到后母指手畫腳?”

“你……”范碧珍被說得面難堪。

“若不是圣上賜婚,我可能一輩子都在窮鄉僻野之地,好不容易靠著同楚王的婚約飛上枝頭,我放著皇子妃不做,卻偏去喜歡一個一窮二白啥也不是的文弱書生……”裴映寧著裴哲山,嘲諷地笑問,“爹,你覺得我有那麼傻嗎?如果我這般耐不住寂寞,何須等到京,只怕我在老家就與人私定終了。帶著別人羨慕不來的婚約去勾搭外男,我這是吃飽了沒事干專程跑京城來送人頭?”

Advertisement

裴哲山雙目斂,犀利目向跪地的吳公子。

吳公子見狀,激地沖裴映寧喊道,“寧兒,你怎能如此背棄我們的海誓山盟?你別忘了,我們可是有之親!”

他這一喊,裴哲山稍稍淡下去的怒火又騰騰翻涌,一臉鐵青的他比先前還嚇人。

看穿了范碧珍和裴靈卿的謀,所以裴映寧一點都不意外吳公子的栽贓,甚至已經猜到了劇的走向。

若是否認,各持己見下定會有人讓

人家篤定了已失貞,只要走到驗這一步,那就徹底完了!

捕捉到裴靈卿眼中拂過的一抹笑,只能先將這口恨氣吞下,先把眼下的事應付過去。

“爹……”忽然大哭,并借著低頭抹眼角的作用指腹快速蹭紅眼眶,然后繞過桌子到裴哲山另一側,抱著他胳膊憤地哭訴起來,“你是當朝太傅,斷不能聽信他人片面之言,此事你可得為兒做主啊!兒自小在外祖父和外祖母邊長大,吃夠了苦頭,如今蒙皇恩即將嫁給楚王為妃,終于盼到了出頭之日,您說兒會有那麼蠢去勾引外男嗎?先不說這吳公子究竟是何目的,如此詆毀兒清譽,就算兒驗明正以示清白,那也有傷兒名節和裴家面。再說了,兒同楚王有婚約,已經算是楚王的人,涉及兒清譽,就算是驗,也是楚王才有的資格!”

聽著痛哭聲,裴哲山繃了臉。

不喜歡這個兒是一回事,但涉及到裴家的面,他也不會讓人平白無故辱了這個兒清譽!

而范碧珍和裴靈卿母倆聽裴映寧哭訴完,臉都有些不好看。

裴映寧這般‘先發制人’,們還真不好開口讓人給裴映寧驗

Advertisement

正在這時,門丁來報,“啟稟老爺,楚王來了。”

聞言,書房幾人都表驚訝和意外,一時間都收了聲,但每個人臉上的神又各不相同。

裴映寧心里發憷,還有些想吐

本想借楚王的名號扭轉一下局面,讓范碧珍和裴靈卿這對狗母不敢輕易,誰知道剛把楚王抬出來這楚王就來了。

要是這楚王也懷疑同外男有染,那他要找人給該如何應對?

昨天穿越第一天就遭人算計,今天才第二天,就死翹翹了,那豈不是史上穿越最短命的主?

然而,當玉冠錦袍的男人踏書房時,裴映寧雙眸大睜,恍惚中好似被一道天雷劈中了脊梁骨,震得差點到書桌下去!

他……

這就是楚王?!

昨天被在樹林里強了的男人就是的未婚夫?!

“王爺,您怎麼來了?”裴哲山最先迎了上去。

范碧珍和裴靈卿母也趕上前行禮,“拜見楚王殿下!”

在沒人看到的地方,裴靈卿暗暗地瞄著不請自來的男人,一癡迷從杏目中閃出來。

“寧兒,還杵著做何?還不快過來給王爺行禮,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裴哲山板著臉斥道。

裴映寧頭皮發麻心尖兒打,某位王爺向他投來的眸就跟萬箭穿心似的……

可眸子一轉,突然又發現,這未婚夫來得不正是時候嗎?

“王爺……”夸張的一聲喚,然后直直的沖人跑去,一頭撲到男人膛上,雙手將他抱,哭聲好比死了親爹,“我的王爺啊……您可算來了啊……你要晚些來……我可就沒得活了啊……”

尹逍慕剎那間繃子,一張俊臉如同在冰窖里凍過萬兒八千年似的,就差沒當場裂開!

然而,他一冷冽刺骨的氣息在其他人眼中,就像是他見不得裴映寧委屈,一時間讓在場的人都噤若寒蟬。

包括還跪在地上的吳姓公子,瞧著裴映寧同楚王如此親的舉,忍不住發起哆嗦。

還是裴靈卿暗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稍安勿躁,他才重新保持鎮定。

而裴映寧著尹逍慕膛,哭聲過后著嗓音快速地低語,“王爺,有人要毀我清白,你也不想當綠頭吧?”

尹逍慕真是恨不得掐死這個玷污了他清白的人!

可這是他們之間的賬,他有的是時間慢慢同清算。他今日前來除了找算賬外,還有其他要事……

“發生了何事?”他冰冷的眸子掃向裴哲山。

“王爺……”

裴哲山正要開口,裴映寧又哭著搶先道,“王爺,您有所不知,今日小一回府,便有人上門污蔑小,不但說小同他私定終,還說小同他有之親。王爺,昨夜小夜不歸宿,我爹和繼母說什麼都要懷疑小背叛了您,可是您知道的,昨日至今早小都同您在一起,他們如此污蔑小清白,您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王爺,您可要為小做主啊!”

裴哲山本是想訓斥兒沒規矩,大庭廣眾之下向楚王撒,太不統了!可聽完兒哭訴,他張著,原本一臉怒的臉剎那間布滿了震驚。

不僅是他,范碧珍和裴靈卿母倆也都變了臉,其中裴靈卿更是用力地咬了下,杏目中布滿了嫉恨。

那地上跪著的吳姓公子更是直接驚癱了子,眼中充滿了惶恐。

裴映寧哭訴完,發現面前的男人并沒有推開自己,心下也更加鎮定起來。不過還沒表演完,接著從他懷里抬起頭,反手指著吳姓公子,哽咽道,“王爺,那是小母親留給小,小本來是要贈您作信的,可是昨日小不在家,不知道怎麼的就到了那人手中。王爺,此事不單單關系到小清譽,也關系到您的面,您可不能放過那人,勢必要問出,他到底是何人指使!”

尹逍慕冷眸輕垂。

眼前的人,致的鵝蛋臉像水里洗過的桃,潤得讓人想咬上一口。他不知道眼眶是如何弄紅的,不過就算假淚珠,沾在那又長又卷的睫上,也夠人心扉。

沉默良久,掃視完他人錯愕和震驚的神,他薄輕啟,直問裴哲山,“太傅,寧兒所言可屬實?”

裴哲山老臉再次變得鐵青,轉怒指著跪在地上的吳公子,“好大的膽子,竟敢到我太傅府搬弄是非,還污蔑未來楚王妃失貞清譽,你該當何罪?”

“太傅大人……我……我……”吳公子哆嗦得就跟渾筋似的,先前還流利無比的舌此刻也如同糨糊糊了

“說,是何人讓你來此造謠生事的!”裴哲山提腳過去,一把抓起他襟,怒不可遏地問道。

裴映寧突然放開尹逍慕,上前將吳公子手里的簪子搶回了自己手中,然后別有深意地看了看范碧珍和裴靈卿,“我的行頭都放在閨房中,就算有外賊府行竊,太傅府值錢的玩意兒多了去了,是誰如此準地盜走我娘的,看來這兒不但悉太傅府的地形,還很悉我娘的東西啊!”

裴哲山眉頭一擰,目犀利地朝范碧珍看去。

范碧珍臉早已泛白,被他這一瞪,立馬道,“老爺,定是府中哪個下人手腳不干凈才會盜了寧兒的簪子,您趕審問這姓吳的,看看究竟是何人給他的簪子,務必將此人揪出來!事關寧兒的清譽和楚王殿下的面,此事絕不能姑息!”

聞言,裴哲山眼中的冷意了許多。

而裴映寧卻在一旁拉長了臉,斜瞪們母一眼后,直指吳公子,冷聲問道,“是你自己代還是我們你?”

吳公子渾抖得如同搖擺中的篩子,除了一臉的惶恐外,額上更是掉下了豆大的汗珠。

忽然,他雙手口,角涌出一口白沫,然后‘咚’地倒在地上,雙劇烈一抖,暴突著雙眼斷了氣!

這一幕,眾人驚愕。

也是裴映寧怎麼都沒有料到的!

這姓吳的明顯就是范碧珍和裴靈卿安排的人,眼看著清譽得以保全,正想再借楚王的份反擊這對狗母,結果在這個關頭姓吳的居然暴斃了!

“馬安!把府醫來!”裴哲山厲喝。

老管家領命,很快便將府醫領了來。

檢查過吳姓公子的尸后,府醫向裴哲山稟道,“回老爺,這位公子生前患有心疾,早已藥石無醫。患有心疾者不宜經刺激,而他因過度恐慌使得心疾發作,故而斃了命。”

聞言,裴哲山沉著臉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裴映寧冷冷地盯著吳公子的尸,一口牙都快咬碎了。

死得還真是時候!

裴哲山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隨即他袍朝尹逍慕跪下,叩頭道,“王爺,都是臣疏忽,要不是您及時趕來,險些讓寧兒蒙冤罪。此事,臣定會徹查清楚,還寧兒一個公道,給王爺一個說法。”

“那太傅可別讓本王失。”尹逍慕眉梢微挑。不過在看向某個人時,他眸一沉,始終冷冽如箭。

裴映寧頭皮發麻,忍不住脖子。

清譽是保住了,范碧珍和裴靈卿母倆想毀的計劃也落空了,可是現在最大的麻煩卻找上門來了……

“寧兒,還杵著做何,王爺來府中看你,還不快請王爺到你院中坐坐?”裴哲山起后,立馬吩咐道。

“……”裴映寧汗。

如果可以,恨不得當場挖個地鉆進去!

或者像那姓吳的一樣倒地上,哪怕假死也行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