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3章 好歹以后一個被窩里睡覺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3章 好歹以后一個被窩里睡覺

吳公子的尸被人抬走了。

裴映寧也著頭皮領著尹逍慕離開了。

待書房安靜下來后,裴哲山換上怒容,猝不及防的給了二兒一掌。

“老爺,您這是作何呀?”范碧珍心疼無比地抱住兒。

“真當我不知道那姓吳的是誰派來的?”裴哲山怒指著懷里的兒,氣得眼都快歪了,“圣上賜婚你也敢胡來,你是想害,還是想害我裴家?”

裴靈卿捂著臉,心虛得頭也不敢抬。

范碧珍知道裴哲山早就懷疑們母了,所以立馬跪在地上,一邊解釋一邊替兒求,“老爺,卿兒也是一時糊涂才做了傻事。您是太子的老師,皇上突然將寧兒許給楚王,卿兒也是擔心太子會對您有所誤會,所以才想破壞寧兒同楚王的婚事。老爺,卿兒是有錯,可是也是為了您和太子著想,不想寧兒和楚王的婚事離間了您同太子的分。”

裴哲山沉臉怒道,“糊涂!寧兒和楚王的婚事乃是太子暗中促,你們擅作主張,差點毀了太子的計劃不說,還險些要我裴家因為寧兒失貞背上抗旨之罪,簡直蠢不可及!”

“什……什麼?”范碧珍臉慘白。

“楚王在朝中雖勢單力薄,可他生母乃西堯國長公主,皇上不重他,但為了兩國邦也不敢為難他。反倒是太子這些年為了拉攏朝臣手段頻多,讓皇上生了猜忌。若皇上有意打太子氣焰,第一個要對付的恐便是我。太子為了保我裴家,才想出如此應對之策。一來寧兒是我裴家嫡,我裴家同楚王結下姻親,皇上就算有所猜忌,看在楚王的面上也不會第一個針對我。再者,讓寧兒嫁給楚王后,也能讓寧兒替太子監視楚王的一舉一。”裴哲山解說完后,恨鐵不鋼地指著裴靈卿,罵道,“你這不氣候的東西,險些壞了我們的好事!”

Advertisement

裴靈卿死死地咬著

“卿兒,還杵著做何,還不快些向你爹認錯!”范碧珍將兒拉下跪在自己旁,轉而又哀求裴哲山,“老爺,妾也有錯,不該由著卿兒胡來,妾以后一定嚴加管束卿兒,懇請老爺看在沒有釀大錯的份上饒了妾和卿兒這一次。”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還不忘暗掐了兒一把。

裴靈卿雖沒有喊,但總算開了口,同樣哀求道,“卿兒知錯,卿兒再不會任胡來了,懇請爹爹原諒卿兒。”

裴哲山是真氣得不行。

但見母倆認錯態度端正,且確實沒有釀不可挽回的事故,這才消了些怒火。

“看樣子楚王對這樁婚事相當滿意,還有一月便是他們大婚,這段時間都給我著些,若是出現任何差錯,別怪我裴家不留人!”

“是,老爺。”

“是,爹。”

……

怎麼回房的裴映寧不知道,反正一路上到某位王爺那一寒冽刺骨的氣息,腦子里全是各種跑路的想法。

‘砰’!

聽到重重的關門聲,子狠狠一抖,抬頭去,對上的便是一雙染怒的黑眸。

“王爺恕罪!”撲通跪下。

不是慫,而是這個皇權至上的國度,上輩子再大的傲氣也必須得收斂。

審時度勢!

能屈能

“恕罪?呵!”尹逍慕半蹲下,涼薄的角微勾著,雖迷人,但卻不帶一暖意,“你想怎麼個死法?”

裴映寧匍匐在地抱住他腳踝,著自己出了眼淚,可憐兮兮地哀求道,“王爺饒命啊,小不是有意那樣對您的,是有人給小下丨藥,小控制不住自己啊!王爺大人有大量,要是您覺得小配不上您,您大可退了這門婚事,小絕無任何怨言。”

Advertisement

看著從眼眶里出來的晶瑩淚珠,尹逍慕冷角狠狠一

裴映寧久不見他出聲,也猜不他究竟想做何,便只能繼續哀求,“王爺,小自知冒犯您是死罪,可小不想死,小被人陷害,要不是您,小定痛失清白為人盡可夫的賤人,此仇不報,小做鬼都不甘心。若是王爺要小的命,還請王爺先寬恕小,讓小先報仇再以死謝罪,行嗎?”

尹逍慕冷冷地盯著弱的外表,哀求的神,皆充滿了可憐和無助。

然,盯著抱自己腳踝的雙手,他深冷的眸微不可查地閃了閃,莫名有種遇到無賴的覺……

“收起你那惺惺作假的眼淚,或許本王能信你幾分!”

“呃……”裴映寧僵住,然后松開他的腳,抬頭著他,癟了癟,“王爺,看破不說破,好歹以后一個被窩里睡覺的,床頭不見床尾見,不用如此拆臺吧?再說了,您也應該慶幸,昨日我撲倒的是您,要是我沒遇上您,把其他男人撲了,只怕我們現在都淪為了全京城的笑話。”

“你倒是個能說的!”

他語氣冷,但裴映寧沒聽出怒的趨勢,便彎起角道,“我當這是王爺夸獎哈!”

尹逍慕角又狠狠一,“若本王說你涎皮賴臉,你也覺得是褒獎?”

裴映寧立馬直起脖子,“王爺,您這話恕小不認同。不是人人都能有厚臉皮的,我覺得臉皮厚反而是一種魅力,比如在到挫折或打擊時,臉皮厚的人承能力比一般人強,不折不撓的勇氣也比一般人大。就像我,要不是臉皮厚,我現在應該痛失清白自掛房梁了,可是我沒死,為何,因為尋死解決不了問題啊,何況我死了也沒人為我傷心,反而讓仇人得意,我干嘛要拿自己的命去哄仇人開心。”說完,咧了咧,“王爺,您說我講得可在理?”

Advertisement

尹逍慕冷眸瞇,盯著那喋喋不休的,雖然上不愿承認,雖然他依舊想掐死這人,可不得不說,他還真是小覷了這人!

想起今日來此的目的,他俊臉恢復了冷冽,眸又如利劍般,“記住你今日說的話!”

裴映寧眨了眨眼,“王爺,您指的那句?”說了那麼多,也沒搞明白他究竟喜歡聽什麼!

“昨日至今早你都同本王在一起!”

“呃……”裴映寧微愣,有些發懵。

這不是之前在裴哲山他們面前編造的謊話麼?

他強調這句話是何用意?

回想昨日在樹林中的形,他被毒蛇咬了,正在割準備清理蛇毒。且當霸王上弓時,明顯覺到他力有損。

堂堂的楚王在那種地方出現,還是那般狼狽之態,這其中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王爺,是不是任何人問起,我都必須那樣說?要是這樣,您是不是可以饒我一命?”

“你沒資格同本王講條件!”尹逍慕忍不住拳頭。

及到他眸底冰冷無的威脅,裴映寧脖子,癟道,“不講就不講唄,嚇唬人作甚,人家好歹是個弱子,您為王爺就不能有點憐香惜玉之心?”

尹逍慕嫌惡地斥道,“弱子會對男人霸王上弓?”

裴映寧非但沒紅臉,還又直起脖子反駁,“王爺,您別忘了,后面是你在上面!”

“你!”尹逍慕俊臉唰黑,指骨節得‘咔咔’作響。

“我那時腦子是不清醒,可是我沒記錯,你第一次時間短,后面又要了一次!”

“閉!”尹逍慕一把拽襟,臉黑的他耳廓卻詭異的漲紅。

裴映寧被迫,對上到他眸底冰寒刺骨的氣息,咬著不說話了。

因為他彎腰的作,兩人的臉靠得極近,近到彼此都能聞到對方的呼吸,尹逍慕更是因此而看到了領下的大片風景,那雪白的上還存著他落下的痕跡……

他猛地松手,接著頎長的得筆直。

裴映寧屁落地,沒喊,也沒有再說話,一反常態的安靜下來。

昨日的條件有限,沒過多的時間和心思去研究這個男人,今日在徹底清醒的狀態下,對這個男人有了清晰和深刻的認識。

記憶中有關他的信息是,不皇寵,被其他皇子公主孤立。其母妃是西堯國公主,和親嫁來東烏國,但去世早,死因不明。總而言之,這位楚王除了有封號外,好像一無是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這男人外形出,氣場強大,還略帶一種讓人看不覺,橫看豎看都不像草包廢……

“大姐!”

突然,門外傳來的喚聲。

裴映寧忍不住拳,畜生玩意兒,還沒找算賬,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瞄了一眼拔如山的男人,角暗勾,心中泛起一陣陣冷笑。

裴哲山是太子黨,可裴靈卿心心念念的男人卻是這位楚王。正因如此,裴靈卿才容不下自己的姐姐,才有了昨日下丨藥的事……

“王爺,咱們作戲都作到這地步了,您再行行好,幫小一次,行麼?”討好地沖男人笑了笑。

不等他開口便從地上爬了起來。

然后請他落座。

尹逍慕面無表地看著,正猜測想做何時,只見突然往他上一坐,兩條手臂像藤條一樣纏住他脖子,并沖門外揚聲,“進來!”

房門被推開。

裴靈卿端著茶進來。

一看兩人姿勢,原本掛在臉上昳麗的笑容瞬間僵住。

裴映寧佯裝驚訝,“二妹,你怎麼來了?”說完,拳輕握,地捶了捶某王爺的膛,聲音得讓人發,“王爺,人家都已經是您的人了啦,也別急在這一時半會兒的嘛,您瞧,讓人看笑話了,人家以后還如何見人了啦?”

“……”尹逍慕穩如泰山的子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

“王爺、大姐,卿兒給你們送茶水來了。”裴靈卿僵的開口。

裴映寧這才從尹逍慕上起,笑盈盈地迎過去,接過托盤,“二妹,這種事讓下人去做便是,何須你來呢?”

裴靈卿牽了牽角,眸不由自主的朝桌邊投去。

眼中的,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何況裴映寧在裴家毫無地位可言,裴靈卿更是一點要掩飾的意思都沒有。

裴映寧瞧得都想笑了。

若是裴靈卿能嫁給楚王肯定早都嫁了,還得到這位長姐?

如今這個長姐被賜婚給了楚王,那裴靈卿這輩子都別想有機會!

“二妹,你看什麼呢?雖說王爺是長得俊,可是作為子,理應懂矜持之道,何況王爺馬上就你姐夫了,你再如此明目張膽的盯著王爺看,大姐我可是要吃醋的!”

“你、你胡說什麼?”裴靈卿立馬收回視線,并極其惱怒地瞪著

“呵呵!”裴映寧笑著傾向,湊到耳邊低聲道,“二妹,昨日還得多謝你,若不是你,王爺還不會對我如此滿意,做王爺的人真真是太幸福了,大姐在這里謝謝你了哈。”

“你!”裴靈卿臉唰白,杏目鼓鼓的,像蓄滿了毒恨不得淹死

裴映寧得意地勾起角。

膽小懦弱才會他們欺辱,一個二十一世紀的警校菁英,才不會慣著他們!

不但不會慣著,還要裴靈卿連嫁豬狗的機會都沒有!

等著瞧吧!

將茶水放桌上后,重新往尹逍慕上一坐,更加嫵地摟住尹逍慕脖子。

“王爺,昨日您辛苦了,都沒好好休息,要不寧兒先伺候您休息?”

面對一臉的巧言令,尹逍慕恨不得將從窗戶扔出去,可不知道為何,他行上做的和腦子里想的截然相反,大手竟鬼使神差地摟住了若無骨的腰肢。

這一幕,對裴靈卿來說,何止針芒刺眼,簡直像萬箭穿心般,讓緒失控,口斥道,“大姐,你和王爺還未親,如此這般越矩實在辱沒閨譽!”

裴映寧扭頭朝看去,又驚訝道,“二妹,你還沒走啊?哎呀,都怪王爺太迷人了,讓我不自啊!”頓了一下,忽然一本正經,“二妹,你說話可真難聽!我和王爺雖沒親,可我們是圣上賜婚,紅線都是用麻繩織的,除了圣上誰都拆不了,難道我和王爺些還礙人眼了?你一個未出閣的子不在房中祈禱老天賜你郎,在我房中看我和王爺恩,這統?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

裴靈卿咬著牙,狠狠地瞪了一眼后,轉跑了出去。

一走,裴映寧立馬從尹逍慕上跳了下去。

“不是要伺候本王休息麼?”尹逍慕眉梢挑起,角上更是帶著顯而易見的嘲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