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4章 嫁妝折現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4章 嫁妝折現

“咳咳!”裴映寧尷尬地咳了咳,不過很快便收起所有輕浮和討巧之,換上了認真臉,“多謝王爺配合,現在該小配合王爺了,不知王爺有何代?”

他先前已經把話撂出來了,說明他今日來是有目的的,不管是何目的,都沒有拒絕的余地。與其得罪,不如順從,至這個男人的份對目前的境來說還有一定的利用價值。

對于的識趣,尹逍慕顯然是滿意的,俊臉上雖然沒有過多表,但上冷冽的氣息了許多,不再讓人迫了。

他起,用眼角斜睇著,“你隨本王走一趟。”

裴映寧也干脆,“好!”

……

有尹逍慕親自接出府,太傅府的門丁連問都沒問一句。

就在裴映寧準備上楚王府的馬車時,一輛奢華的馬車從側面拐角駛來,然后停在了他們旁。

接著從馬車上下來一人。

翡冠金帶,滿華貴。容貌與尹逍慕有幾分相似,但其眉眼上揚,如帶著和煦之蒞臨于世的謫仙,跟尹逍慕那砭人骨的冷氣形了鮮明的對比。

“三弟,你怎麼在此?”男人溫然笑問。

“二王兄。”尹逍慕低沉地喚了一聲,便算是招呼了。

裴映寧立馬從原的記憶中搜出信息,這位便是睿和王尹凌南。

沒過多遲疑,大方蹲行禮道,“臣映寧拜見睿和王殿下。”

尹凌南笑眼彎彎地看著,打量有之,欣賞也有之,親和得如同鄰家又溫暖的大哥哥,“這便是未來的三弟妹?三弟妹快請起,都快一家人了,不用如此拘禮見外。”

“謝睿和王殿下。”裴映寧垂著頭,還是把禮數做到了位才起

“三弟,沒想到你同三弟妹進展得如此之快,若為兄沒記錯的話,三弟妹回京還不足一月吧?”尹凌南朝尹逍慕揚了揚眉,打趣的意味十足。

Advertisement

“二王兄見笑了。寧兒自離京,剛被接回裴家,對京城多有不,我閑散無事,便陪出來走走。”尹逍慕聲線低沉寡淡,就像不起波瀾的死水。

不過在看側的裴映寧時,幽沉的眸深了幾許。

尹凌南含笑的眼眸不停的在他們上來回打量,自然沒錯過他對裴映寧那略顯膠著的眼神。

“三弟有了三弟妹,真是不一樣了!昨日為兄去你府上,本想邀你游湖喝酒,沒想卻撲了空,當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兄弟啊!”

“二王兄恕罪。”尹逍慕拱手垂眸,低沉的語氣中多了一歉意,“昨日寧兒去寺院進香,臣弟擔憂迷路,便也去了寺院。加之寧兒貪玩,今早才送回太傅府。”

“是嗎?”尹凌南又打趣,“我一直都以為你是個不解風的,沒想到你竟是如此迫不及待。怎麼,還怕三弟妹跑了不?”

尹逍慕沒說話,只用那深不見底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視著裴映寧。

在別人看來,他這有別于冷冽的眼神可以說是充滿深了,可在裴映寧看來,他這眼神跟刺刀一樣,盯得頭皮直發麻!

活了兩輩子,第一次見到‘深’是如此的恐怖……

不會演戲就別演行嗎?要是演出破綻,那豈不是浪費

心里鄙棄完后,挽住尹逍慕的胳膊,半個近,無比地嗔道,“王爺,都怨您,昨日讓您別去找寧兒,您偏不聽,還非要寧兒陪您晚間賞月……您瞧,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您寧兒以后還有何面見人?”

尹逍慕罕見地勾起角,將懷中,摁著后腦勺,在耳邊說道,“父皇已為你我賜婚,便是沒親,你也是本王的人,無人敢編排你我是非。”

Advertisement

裴映寧臉蛋被他捂在口,在外人看來親昵無比的舉,可卻險些被悶過氣去!

狗男人,在幫他演戲,他卻想要的命!

“哈哈……”尹凌南朗聲大笑,“三弟和三弟妹還未婚便如此恩,真是有趣又讓人羨慕!”

裴映寧都想吐了。

呼吸困難,又不敢將尹逍慕推開,于是便環抱住他壯的腰,然后在他腰后,十指齊——

擰!

狠狠擰!

擰他個半不遂!

尹逍慕垂眸看著懷里的腦袋,角很不自然地了一下。

但他也沒松手,而是對尹凌南道,“二王兄,寧兒臉薄,讓你見笑了。”

“你們濃意,本王也不便打擾。正好本王府中還有事理,改日再邀你們過府相聚。”尹凌南笑著說完便回到了馬車上。

沒多久,華麗的馬車駛出了他們視線。

尹逍慕這才松手。

裴映寧滿臉通紅,完全是憋氣憋的。

偏偏某位王爺毫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反而低下頭在耳邊冷聲道,“別以為今日本王沒殺你便是饒了你,你欠本王的,本王日后慢慢同你算!”

裴映寧咬著

當然知道自己理虧,所以再嚇人的威脅也只能著。

不吱聲,尹逍慕抬手,讓看清楚自己的嫌棄,“你自在鄉野長大,不知繁文禮數,未免你日后丟本王的臉面,從明日起,本王會派人接你到楚王府,讓人仔細教導你規矩。”

聞言,裴映寧一臉黑,“……”

以為誰稀罕做他老婆似的?

這是剛穿越,還沒時間想應對之策。再有一個月才同他親,這一個月只要搞到錢,找到機會便會跑的!

什麼圣旨不圣旨的,逃婚,裴家罪,求之不得!

Advertisement

該撂的狠話撂了,該嫌棄的態度表明了,該代的事也代了,尹逍慕隨后退開兩步,背對著太傅府的門丁,自顧自說道,“既然寧兒子不適,那今日便好生休息,明日本王再派人來接你。”

說完,他給不遠的玄柒和凌武睇了眼神。

兩手下默契十足的上前,隨他上了馬車,然后揚鞭而去。

只留下裴映寧站在太傅府的大門外一個勁兒地磨牙。

利用完就把這麼撂了?!

好!好得很!

不就是互相利用嘛,給等著!

……

馬車上。

玄柒專注地驅馬,凌武則頻頻回頭,最后實在忍不住隔著簾子問道,“王爺,您明知那裴大小姐不會忠心于咱們楚王府,為何您還要過府學規矩?”

不等馬車的男人回答,玄柒就扭頭白了他一眼,“你都說了,是不會忠心于王爺的,不過就是裴家的一枚棋子。眼看大婚在即,不管是宮里還是裴家,定會有所作,與其讓他們教導裴大小姐,那還不如提前把放咱們眼皮下。如此一來,他們都以為咱們王爺對裴大小姐上了心,背地里指不定多高興呢!”

“嗯……”凌武這才徹底想明白,遂忍不住咧,“還是王爺高明!”

聽著屬下對話,尹逍慕眉輕蹙,低沉道,“那裴映寧不似傳言那般懦弱膽小,此人善于偽裝,詭計多端又膽大無畏,你們不可輕敵。”

“是!”凌武和玄柒肅聲應道。

……

回到太傅府里,裴映寧沒回自己的院子,而是直接去了主院找裴哲山。

“爹,聽說皇上早就替楚王把聘禮送來府上了,是嗎?”

“嗯。”面對好奇的大兒,裴哲山反問道,“你問此事做何?”

“爹,今日楚王問起我嫁妝一事。”

“問你嫁妝?”裴哲山眉心不由得蹙起。

裴映寧笑得一臉乖巧,“爹,我跟王爺說了,讓他放心,我嫁妝盛,絕對不會丟他面的。”

聞言,裴哲山不僅眉心蹙起,臉都拉長了幾分。

裴映寧像是沒看到,接著自顧自地說起來,“我來京時,外祖母就同我說過,說我娘親的嫁妝都在裴家,爹一直幫我攢著的。而且外祖母還把娘親當年的嫁妝禮單抄錄了一份給我,正巧王爺今日問起,我為了讓他安心,便將嫁妝禮單給王爺過目,王爺看過后很是高興,還把那禮單帶走了,說是我出嫁時要親自清點。”

“什麼?!”裴哲山猛地拍桌,“你怎能把你娘的嫁妝禮單給他!是你出嫁,同你娘的嫁妝有何關系?”

“爹,你這是什麼話,我娘就我一個兒,的嫁妝不留給我還能給誰?”裴映寧眨著眼,甜的鵝蛋臉別提多純真無害了。

“你……”裴哲山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住,狠狠地抿了抿,他突然緩和了語氣,“你娘過世后,那些嫁妝便歸置了庫,這麼多年過去,府里開銷用度,那些嫁妝早就沒有了。”

裴映寧心下冷笑。

不要臉的人見過不,但像這種又渣又不要臉的,真是頭一次見!

發妻過世,立馬娶新婦,兩歲兒說送走就送走,沒盡一點養之力也就罷了,連關心都從來沒有過。

到頭來,還要霸占發妻的嫁妝,說他豬狗不如那都是侮辱了

“爹,就算你把我娘的嫁妝用了,但嫁妝禮單我已經給楚王了,總不能讓我去找楚王拿回來吧?”

“誰讓你擅作主張的?難道你出嫁我裴家不給你添嫁妝?”裴哲山橫眼瞪著

兒哪知道你會把娘的嫁妝給用了?”裴映寧扁著,委屈的道,“要不我去找楚王,將況如實告訴他,想必他能理解咱們裴家的。”

“站住!”裴哲山起喝道。

看著他黢黑的老臉,裴映寧心下都快笑崩了。

敢對不拔,便要整個京城都知道,當朝一品太傅領著高額俸祿卻還要侵吞亡妻嫁妝,以至于嫡出嫁分毫不得!

老東西,有本事貪用發妻嫁妝,就別怕丟人!

“爹,你不讓我去同楚王講明,若出嫁那日楚王當真拿著禮單清點我的嫁妝,那我豈不是很丟人?”

“我已讓你二娘給你備了另一份嫁妝,你只需要告訴楚王,說你給他的嫁妝禮單是錯的,回頭把新嫁妝禮單給他送去便是!”

“可是爹,外祖母說我娘的嫁妝值五萬余兩,你讓二娘隨便給我備點嫁妝,楚王會同意麼?萬一他說我們裴家有意欺騙他,他把這事往外一說,那二娘肯定會被人懷疑私吞我的嫁妝,到時候你會不會被二娘連累?”裴映寧一副為他著想的模樣。

裴哲山臉何止黑,簡直都黑得快冒青煙了。

只見他沉默片刻,咬著牙道,“我會讓你二娘給你備足同等價值的嫁妝!”

“爹,你別這樣,你這樣反倒是讓兒心生不安。二娘雖說是咱們太傅府現任主母,可到底是兒的繼母,持嫁妝,橫豎都會被人說閑話。”裴映寧先是自責和擔憂,接著話鋒一轉,無比的給他出主意,“不如這樣,你給我四萬兩銀票,我按著我娘嫁妝禮單上的東西去準備,就算備不齊,到時我可以同楚王說是我自己揮霍掉的。我娘的東西我怎麼揮霍別人都無法說三道四,而你和二娘只需要為我添一些,過得去就行了。如此一來,排場面子都有了,也沒人會拿我的嫁妝在二娘上做文章。”

“這……”裴哲山猶豫了。

雖說府里的事不是他在持,但他也知道亡妻的嫁妝早就被范碧珍花掉了。

他們是真沒打算給這個兒多嫁妝,誰知道這個兒居然給他整這麼一出……

如今嫁妝禮單都到楚王手中了,能不給嗎?

真要按著亡妻的嫁妝來,何止五萬余兩,以現在的市價行,再添兩三萬兩銀子都不一定備得整齊!

“爹,若是你拿不出這四萬兩銀子也沒關系,我去找楚王借一點,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他應該不會吝嗇借給我的。反正不管怎樣,兒出嫁關乎著你和裴家的面,我是不會讓人說你半句不是的。”裴映寧一的為他著想。

而且說完就要走。

裴哲山忍不住握拳頭,恨不得當場掐死——

“你給我站住!”

去向楚王借銀子?虧想得出來!

誰家嫁兒會向姑爺借銀子準備嫁妝的!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