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5章 荒郊野外都可以,為何這里不行?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5章 荒郊野外都可以,為何這里不行?

裴映寧假裝才看到他一臉怒火,于是又出純真不解的神著他,“怎麼了,是有哪里不妥嗎?”

“就按你說的做,讓馬安去賬房取銀票給你!”裴哲山牙齒越咬越,甚至帶了幾分凌厲威脅,“我可以讓你籌備自己的嫁妝,但楚王那邊你務必解釋清楚,最好是能將你娘的嫁妝禮單拿回來!”

“爹,您就放心吧,我籌備好了嫁妝,自然會拿新的禮單去換楚王手中那一份,保證讓楚王對我們裴家挑不出任何錯。”裴映寧一本正經信誓旦旦的保證。

裴哲山突然瞇起眼,凌厲的眼神變得有些深不可測,“寧兒,你能為裴家著想為父很欣,希你以后能多為裴家做事,畢竟裴家是你的倚靠,知道嗎?”

“爹,我是你的兒,便是嫁了人,我也是裴家的骨。裴家好,楚王府才有我的一席之地,這些我都懂的。”

“嗯,你明白就好。”裴哲山的臉總算恢復如常了,甚至眼中還帶著慈父才有的欣笑意。

……

從賬房出來,裴映寧口鼓鼓的銀票,朝主院的方向看去,角鄙夷的勾起。

“呸!什麼玩意兒!”

還想用做棋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也配?

翌日。

告訴裴哲山,楚王要前去學規矩。

裴哲山當時便出了不滿,裴映寧接著又道,“爹,楚王真的很喜歡兒,他說想同兒多相,婚后才會更加恩、琴瑟和鳴。兒實在沒法,只能答應了。”

裴哲山能說什麼?

本來他還擔憂楚王會抵這門親事,即便勉強娶他大兒也不會善待之,如今楚王如此主,雖有些令人意外,但對他們以后的計劃卻并無壞

Advertisement

罷了,反正是楚王自己提出來的,便是不合禮數,外人也說不得什麼。

在他點頭下,裴映寧很快便出了太傅府。

而楚王府這邊。

尹逍慕等著某個人上門,做足了準備要報‘玷污’之仇,結果等到晌午都不見某個人出現。

玄柒派人去打探,回來稟道,“王爺,裴大小姐不在太傅府。謊稱來了咱們府里學規矩,但探子卻發現買下了城郊一家鐵鋪,不知意何為。”

“嗯?!”尹逍慕冷眸斂,狹長的眼里閃出疑

“王爺,裴大小姐行徑怪異,要不屬下親自去盯著吧。”玄柒提議。

“嗯。”

一晃好幾日過去。

裴映寧早出晚歸,太傅府的人都以為是去了楚王府。

而楚王府表面看似風平浪靜,可某王爺的臉卻是一日比一日難看。

一個人,不但拿他做幌子,甚至連個招呼都不打一聲,這何止蔑視,簡直是目中無人到了極點!

再說鐵鋪——

連著忙碌了好幾日,裴映寧想要的東西都做得差不多了,剩下部分就是組裝。特意給三名鐵匠師傅放了假,讓他們先回家休息兩日,等自己組裝功以后再讓他們繼續加工零部件。

其實,也存了私心的,不想讓人知道要做什麼。畢竟火槍這種東西,也代表著的來歷,個人知道也能一些麻煩。

沒花多功夫,一把土式火槍便功組裝完畢。坐在地上背靠著風箱,仔細檢查著各細節,看哪里還需改進的,爭取下一次打造零部件時能做到更致。

“好玩嗎?”

突然,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夾雜著冷氣的嗓音。

“啊!”裴映寧驚嚇不已。抬頭看清楚了來人,當場便垮了臉,只覺得渾哪哪都不好了!“你、你怎麼進來的?”

Advertisement

這男人,力恢復了?竟讓沒有毫察覺!

“怎麼,本王來不得?”尹逍慕在面前負手而立,俊臉冷得如同萬年冰雕似的。

裴映寧本來滿頭是汗,結果他一來,就跟帶了幾大p的空調般,不止空氣熱度冷卻了,甚至覺到一冷風從管里鉆,直上腦門頂。

“那啥……王爺大駕臨,小有失遠迎,還請王爺恕罪!”出恭維的笑,借著起的機會想將手里的東西藏起來。

“虛偽!”對于做出來的恭敬之態,尹逍慕不吝厭惡,微瞇的眸子落在手上,突然手一奪。

“你……”

“這便是你幾日不眠不休做出來的東西?”尹逍慕盯著手里的東西,全銅鐵,有點像鳥,他頓覺稀奇,忍不住把玩起來。

眼看他修長的手指到扳機,裴映寧大駭。

“別——”

‘砰’!

一聲巨響!

攝人心魄!

盡管在異形發出響時尹逍慕飛速將其扔了出去,可看著不遠被什麼東西打穿的壯梁柱,一向喜怒不形于的他還是不控制地了一下,沒有二的冷眸溢滿了驚恐。

裴映寧撲過去將火槍撿了起來,抬頭看他時,除了一頭冷汗,還有一臉怒火,“不想要命了嗎?這東西是能隨便的!”

尹逍慕狠狠的吸了一口氣。

二十二年來,還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能把他嚇到心驚膽戰!

裴映寧取出槍膛里的火石子兒,然后把火槍藏進了自制的腰包里,生怕他再來搶,還忍不住警告他,“好奇心害死貓,以后別我的東西,否則丟了命可別怨我!”

“這……是何?”盡管面上已經恢復了冷然的常,但尹逍慕斂的雙眸中還是有著難以斂去的震駭。

Advertisement

“什麼也不是。”裴映寧背過去,開始收拾工

這幾日過得都是打鐵匠的生活,深灰的馬褂下是長,但袖卷到了膀子上,管擼到了膝蓋,本該白皙如雪的在高溫的環境下被熏得通紅。

尹逍慕不知道哪里冒起的怒意,指著灰撲撲的臟臉,冷聲斥道,“裴映寧!你別忘了你是待嫁之,如此不蔽,可知恥?”

裴映寧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一頭黑線止不住往下掉。

不蔽

想到自己已經換了時空,頹然地嘆了一口氣,默默的將卷起的袖子和管放下,然后又打了盆水,將自己的臉手洗凈。

“王爺,您來此有何要事?”重新站在他面前,出一臉恭敬的笑。

尹逍慕,抬起,似乎要讓看清楚自己的怒恨,“你忘了自己對本王做過什麼了?”

裴映寧委屈的扁,“王爺,小不是向您解釋過了嗎?小那時勢所迫,真的不是有意冒犯您的?再說了,您被毒蛇咬了,小還冒死幫您吸出毒……”

“哼!一條毒蛇而已,你以為會要了本王的命?”尹逍慕冷哼著打斷

“王爺福大命大,一條毒蛇是不能把您怎樣,可是小舍己為人也是善舉……”

“你是怕本王死了沒人為你解藥!”

“……”再次被他打斷,裴映寧被堵得一時語塞。垮下臉,并將他的手從下上拉開,直接問道,“王爺到底想做何,反正木已舟,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尹逍慕眸落在腰間的布袋上。

“本王要它。”

聞言,裴映寧眸底一亮,“王爺,是不是我給您一把,您就不會再因為那件事降罪于我了?”

尹逍慕角罕見地勾勒起來。

他這一笑風霽月邪魅無邊,就在裴映寧心中忍不住暗念‘妖孽’時,只見他俯耳邊,“本王作為一個男人,被你強要了清白,你以為一件‘耍貨’便能抵消你的罪過?”

裴映寧剎那間一臉黑沉。

聽這口氣,不管怎樣,那件事都無法善了了?!

如此一想,也來氣了,腰板一,豁了出去,“王爺,我說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您沒必要如此威脅我!若是您難消心中之恨,大不了我讓您睡回去!”

不就是嘛,反正都有過了,還怕多一次?

本來這就不是的,便是掉了也不心疼!

尹逍慕狹長的眼眸微垂,落在上,冷冽的眸不自然地閃了一下。

“那吧。”

“……!”裴映寧愕然。

順著他視線低頭看了看,險些當場吐,“現在?就這里?我……”

這里是鐵鋪,這男人是太想報仇了還是太不擇食了?

愿,尹逍慕眉心一沉,突然將推至墻壁,傾抵住,冷笑道,“荒郊野外都可以,為何這里不行?”

語畢,不等再開口,直接拉開襟,對著雪白如脂的肩膀便咬了下去——

“啊!”

門外。

聽著里面傳來的靜,玄柒和凌武面面相覷,甚至都紅了耳

“玄柒,王爺這是?”不是來抓人的嗎?怎麼會?

里面的聲音,就算他們沒經歷過,可也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關鍵是靜還無比大!

玄柒別開眼,“咳咳!王爺既然開了葷,這種事在所難免的。”

凌武盯著房門嘆道,“王爺未免太心急了……”

還有一月便大婚,名正言順的多好,用得著在這種地方?

玄柒趕拉他往遠去,“走吧,別擾了王爺興致!”

……

深夜的楚王府。

凌武手拿創傷藥,心疼無比的看著自家王爺滿背的抓痕,“王爺,裴大小姐怎如此殘暴?就不怕您治罪麼?”

尹逍慕斜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只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角不自然的翹了翹。

是殘暴了些……

估計那人好幾日都別想下床!

凌武是恨不得去找某個人算賬,可玄柒在一旁瞧著自家王爺的氣,反應和凌武截然不同。

“王爺,屬下讓廚房熬了些補的湯食,屬下這就去為您端來。”

“你覺得本王需要?”尹逍慕一記冷眼瞪過去。

“咳!”玄柒清了清嗓子,低下頭道,“王爺,屬下沒有別的意思,您力只恢復了一半,需要進補方能恢復得快些。”

“喝補湯能增進力?”凌武忍不住嗤笑,“玄柒,王爺可是他們求都求不來的神醫,咱們跟著王爺這麼多年,沒學到王爺的本事但好歹也該有點見識吧?”

玄柒忍不住拿眼神剜他。

豬腦子,沒看到他是在給自己找梯子下嗎?

尹逍慕睇了他們一眼,冷著臉道,“都下去!”

凌武道,“王爺,藥還沒搽完呢。”

“本王死不了!也沒把子掏空!”

“……”玄柒和凌武互了一眼,趕著脖子退下。

只是剛走幾步,尹逍慕便將他們喚住。

二人轉聽候差遣。

“給送些藥去!”

“……是。”這個‘’是指誰,不用明說。

待他二人領命退下后,尹逍慕從枕頭下拿出從某個搶來的似鳥的東西,這一次無比小心翼翼的著。

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角揚起的弧度……

門外。

凌武突然將玄柒拉住,問道,“王爺讓給裴大小姐送藥,送何藥?”

玄柒嫌棄地瞥了他一眼,“還能送何藥,當然是避子藥了!”

凌武眉心微蹙,“裴大小姐都要嫁過來了,是王爺正妃,理應為王爺開枝散葉,王爺怎會賜避子藥呢?要不還是回去問清楚吧,就算王爺真要賜裴大小姐避子藥,我們也可以勸勸,畢竟裴大小姐以后生下的是王府嫡子,我還想府里早些添個小主子呢!”

玄柒嗤笑,“你想多了!那裴家是太子黨,那裴大小姐就算嫁進咱們王府心也不會向著咱們王爺,你說王爺會讓生下咱們的小主子?別看王爺寵幸了,那不過是王爺在報復而已!”

凌武后腦勺,總覺得事并非他說的那般。

可是,他又找不到理由反駁。

最后他也只得道,“那你快去庫房讓文辛拿藥吧,我們趁夜給裴大小姐送去!”

另一邊。

躺在太傅府閨房中,裴映寧一口牙都快咬碎了,心里把某個男人問候了不知多遍。

子就算了,還跟狗一樣咬,咬得上青一塊紅一塊的!

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同樣使出了‘九豹骨爪’在他上留下了不‘豹紋’!

不過可恨的是,耗費了幾天的心力和勞力打造出來的一把火槍,竟被那男人不要臉的搶去了!哄他說再為他打造一把都不行,非要手中現的!

要不是看在他楚王這個份暫時能被利用,真想當場了他的狗頭!

嗚嗚嗚……

裴映寧著自己的腰,再一次狠狠咬牙。

真tm疼!

門外,突然想起丫鬟的聲音,“大小姐,四小姐來了,說是有要事找您。”

裴映寧微微皺眉。

裴家四小姐裴靜嫻,裴哲山小妾所生的兒。

被接回京城當日見過對方,所以有點印象。

“請進來吧。”

“是。”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