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6章 報仇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6章 報仇

沒多久,丫鬟推開房門,領著一名十四五歲的進來。

“靜嫻給大姐問安,大姐萬福。”站在床邊很有禮貌地蹲福。

“免禮。”裴映寧忍著子酸痛坐起,但并沒有下床,靠著床頭問道,“四妹找我有何要事?”

裴靜嫻下意識的朝丫鬟看去。

裴映寧微微瞇眼,隨即朝丫鬟吩咐,“你去外邊候著,順便把門帶上。”

“是。”丫鬟順從地退了出去,并為們關上房門。

房門一關,裴靜嫻突然朝裴映寧跪下,未語先哭了起來。

裴映寧倍覺不快。

大半夜來床跟前哭喪麼?

只是被某只狗‘咬’了,還沒死呢!

“哭什麼?有什麼話直接說!”

“大姐,求您救救靜嫻吧!”裴靜嫻哽咽哀求道。

“救你?救你什麼?”

“大姐,靜嫻在裴家快沒活路了,懇求大姐出嫁之日帶上靜嫻。靜嫻發誓,靜嫻對楚王絕對沒有非分之想,哪怕您讓靜嫻在楚王府做個使丫鬟,靜嫻也心滿意足。”

裴映寧試探問道,“你的意思是想隨我出嫁到楚王府,給楚王做小妾?”

裴靜嫻低頭不語,只是嚶嚶哭聲更顯凄楚可憐。

的沉默也代表了的答案。

裴映寧角斜了斜,不是笑,而是無語。

姑且不論這裴靜嫻是否真的喜歡楚王,單是所提的要求,對這個二十一世紀來說就充滿了茶味兒。

“如果說我不答應呢?”

“大姐……”裴靜嫻仿佛知道會反對,抬起梨花帶雨的臉蛋,哭求道,“我真的別無生路才來求您的,母親說要把我許給周尚書家的小兒子周塵,可那周塵天生便是癡傻兒,我不想同一個傻子過一輩子,懇請大姐行行好,救我離苦海!”

Advertisement

裴映寧眼中溢了一冷意。

“如果我執意拒絕,是不是我就變了見死不救、鐵石心腸、沒有人的惡人?”

“大姐……”許是瞧出起了怒,裴靜嫻低低地喚過后便咬著不再出聲了。

眼前的孩,放在二十一世紀就只是個稚氣未的初中生。裴映寧本想趕離開,但瞧著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趕人的話便咽了回去。

“你應該還沒及笄,此時談婚論嫁未免過早了。”

“可……”

“就算二娘要把你許給一個傻子,但好歹你也是嫁過去做妻,何況尚書府也不是小門小戶,你就算做不了當家主母,但有太傅府為你撐腰,也沒人敢輕賤你,于你的出生來說這算是一樁不錯的姻緣。”

“大姐,我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做別人手中的棋子。”裴靜嫻又嚶嚶哭起來。

裴映寧臉不是很好看了,語氣也了幾分,“你如何能篤定進了楚王府就不會變棋子?何況還是做妾!”

裴靜嫻一邊用手絹著淚珠,一邊還想再說什麼。

可裴映寧已經沒了耐心,“你走吧,今晚的話我就當沒發生過,以后不許再提!”

面前的孩哭得是可憐,加上有范碧珍和裴靈卿這對母在,為庶也定會免不了被欺

可是,論慘,誰能和比?

沒人同半分,憑什麼替原去同別人?

態度冷,隨時都有大發怒火之勢,裴靜嫻也只得哭哭啼啼地起,然后離開。

裴映寧躺回枕頭上,對于這麼個曲,當場是生氣了,但并未往心里去。

眼下的狀況,顧自己都顧不上來呢,有什麼資格去管一個陌生人?

正在打算好好睡一覺時,門外又傳來丫鬟的聲音——

Advertisement

“啟稟大小姐,楚王府來人了。”

立馬黑著了臉,幾乎是咬著牙坐起

那個狗男人,整整半日還不嫌夠,這大晚上的還要搞什麼名堂?

披了件外衫,扶著酸的腰肢走出房門。

出來,玄柒先行禮,然后將一只藥瓶呈向,“大小姐,王爺說您今日累著了,要您務必服下此藥調養子。”

裴映寧朝丫鬟看去,“你先退下吧。”

丫鬟順從地退了下去。

一走,裴映寧才接過藥瓶,打開聞了聞,蹙眉問道,“這是什麼藥?”

那男人會讓調養子?鬼都不信!

玄柒從中看出猜疑,心下衡量了一番后,還是如實回道,“避子藥。”

裴映寧一點都沒意外,只是將瓶里的藥丸倒出來多看了一眼,僅此而已,然后干脆利落地送進里。

看著吞咽下去,玄柒微微笑道,“大小姐,時候不早了,小的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慢走。”裴映寧轉便回了房,都沒多看他一眼。

倒是玄柒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背影,角不由得有些

避子藥,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便服下,還真如王爺所說,這裴大小姐不可小覷!

回到房里的裴映寧這一次是真的倒頭便睡。

對于楚王派人送避子藥一事,說心里話,還求之不得呢。

嫁都不想嫁,何況是懷孕,就算歷經兩世,這兩件事都不在的人生規劃中。

現在最想做的是,借著京城的條件,再弄兩把火槍,然后就遠走高飛。

所以第二天,立馬又投到鐵鋪中,給了那幾名鐵匠高額的銀子,讓他們加急打出要的零部件。

許是那日在鐵鋪里狠狠‘報復’過,近段時日楚王再沒出現過。

Advertisement

裴映寧樂得高興。

誰都不怕,就怕那男人舉著‘被玷污’的旗號搶東西占便宜。沒辦法,誰讓先做在道德上落了下風呢!

眼下,懷里有錢,手里有槍,接下來就該是跑路了。

可就在做好準備的當天,裴靈卿突然找來了。

一起來的還有裴靜嫻。

兩人穿著鮮麗的衫,描眉染脂,打扮得分外迷人,一同邀去護城河參加半年一度的花燈節。

“大姐,你還沒見過花燈節吧?今日十五正巧是花燈節,護城河那邊可熱鬧了,我和嫻兒往,你同我們一塊去可好?”

“可是我沒什麼準備。”裴映寧假裝猶豫。

“大姐,你天生麗質,不施脂便有傾城之貌,何須像我們這般刻意妝扮?”裴靈卿一臉羨慕地夸道。

在,裴靜嫻完全就是個背景板,腰板還沒裴靈卿的丫鬟得直。

裴映寧心下嗤笑。一個喜歡楚王,一個想給楚王做小,就沖們姐妹倆的心思,今晚這護城河一游,若是原還在,怕是被坑得連白骨都不得剩!

本想今晚找機會離開的,可沒想到有人不怕死的找上來。

這不正好讓報仇了嗎?

所以故作猶豫之后,便跟著裴靈卿和裴靜嫻他們出了太傅府。

……

所謂的花燈節,最不缺的便是俊男

當然,各式各樣的花燈也是最引人注目的。整個護城河被點綴得華麗眩目,像置星河般,熱鬧而浪漫。

裴靈卿和的丫鬟小鹿最是歡快雀躍,一會兒東一會兒西,哪里人多便如彩蝶般飛向哪里,無時無刻不展現著的純真和燦爛。

如果不是一穿越來就中毒失,裴映寧也很難想象,就是這麼一個看似純真燦爛的孩,心思竟歹毒得讓人發指!

一路低調地行走在后,而裴靜嫻則帶著丫鬟翠兒安靜地行走在后。

裴靜嫻在想什麼,不知道。只知道,今晚敢有任何作,會讓和裴靈卿一個下場!

“大姐,你看那邊的花燈好漂亮,我們去買一只許愿吧?”

正在思考著怎麼對裴靈卿下手時,一直默不吭聲的裴靜嫻突然拉了拉袖。

裴映寧隨著指的地方去。

裴靜嫻所說的許愿,就是把自己的心愿寫在紙上,再把紙放在花燈里,然后將花燈放河中,意在向河神許愿……

在看向花燈的瞬間,整個人突然僵住,雙眸更是不控制的放大。

不遠的幾棵矮樹上,掛滿各式各樣的花燈,其中,竟有一只黑白熊貓頭!

熊貓……

那是另一個世界老家的產,他們日常喊‘滾滾’……

“大姐,你怎麼了?”發現異常,裴靜嫻好奇地盯著打量。

裴映寧回過神,飛快的朝那熊貓花燈跑去。

自行從樹枝上取下花燈,赫然發現上面還提有一首《靜夜思》……

剎那間,熱淚盈眶,捧著花燈的手止不住抖。

因為不僅僅是這首刻在骨子里的唐詩,最讓想哭的是,看到了悉了字跡!

“姑娘,喜歡這燈嗎?”突然耳邊傳來一蒼老的嗓音。

抬頭看去,對方是個眉眼慈和的布老者。

“請、請問,這花燈是誰做的?”

“不瞞姑娘,這是位公子做的。”老者一邊解說一邊笑道,“那公子可有趣了,我說這花燈長著一雙大黑眼像極了鬼頭,他非說這什麼熊貓,還說是什麼國寶,你說可笑不可笑?他讓我幫他賣,賣出的紋銀全給我,可是這‘國寶’掛在這里許久,別說賣出去了,沒把人嚇跑都算不錯了。姑娘,你要是喜歡便拿去吧,我也不要你的紋銀了。”

“謝謝。”裴映寧半點都沒推辭,從腰間取出一塊碎銀,塞到老者手中,忍著激,低聲問道,“老人家,你知道那公子長何模樣?往何去了嗎?”

老者著碎銀,一臉的皺紋笑得更加明顯,指向河堤東面,“往那邊去了!那公子長得一表人才,穿的是一藍袍,一看就是富貴人!”

裴映寧一聽,拔便要去尋人。

可正在這時,裴靈卿和裴靜嫻湊了過來。

“大姐,你選的這是什麼燈啊,又丑又嚇人。”裴靈卿一臉嫌棄。

要不是自己是個素質青年,裴映寧真想吐兩口唾沫。

又丑又嚇人?

說的是自己那人皮包裹下的狼心狗肺嗎?

“不是要許愿嗎?我已經選好燈了,你們也快些挑選吧。”忍了一口氣,出笑催促們。

“二姐,趁現在河邊人不是很多,我們也趕挑選吧。”裴靜嫻也溫的開口。

裴靈卿掃了一眼周圍的花燈,然后沖丫鬟小鹿指了指一盞荷花燈。

小鹿上前,為取下。

裴靜嫻挑的是一只兔子燈。

在離開時,裴映寧到老者邊,快速低語了幾句。

老者先前得了的銀子,對的話自是笑呵呵的應下。

沒多久,姐妹三人出現在河邊。

在裴靈卿和裴靜嫻將花燈放河水中時,裴映寧捧著手里的熊貓燈,心里如熱浪奔騰,久久都沒法平靜。

沒想到歐塵也來了這個異世!

他們是一個學校的,歐塵比小一個年級,是的學弟,也是日常的跟班……

本想今晚離開,可是看著手中的‘滾滾’,不得不打消計劃。

“大姐,你怎麼還愣著呀?”裴靈卿放完燈后見,便溫上前催促,“快許愿放燈啊!”

裴映寧快速整理好緒,沖說道,“我這愿有點長,怕河神記不住,所以多許了兩遍。”

“呵呵!”裴靈卿笑不達眼,看的眼神還著幾分看怪的神

“大姐,你許了什麼愿?”裴靜嫻好奇地問道。

“愿說出來就不靈了。”裴映寧神地笑了笑。

不等們再催促,蹲下準備將熊貓燈放河里。

然而,就在蹲下的瞬間,后的人也跟著了——

眸底閃過一冷笑,子猛地一側。

‘噗通’!

一聲巨響。

“啊!”

接著便是尖聲。

裴映寧扭頭看去,驚的人是裴靜嫻和丫鬟小鹿、翠兒,那落水的人自然是——

“呀!二妹落水了!”

也夸張的大喊起來。

喊完后,將熊貓燈往水中一扔,接著也跳進了水中!

“大姐,快救二姐!”

“二小姐!您撐住啊!”

上面的人瘋狂大,并很快引來人群圍觀。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裴映寧抓住裴靈卿了!

落水的裴靈卿拼命的在水里掙扎,裴映寧表面上是在救,實則卻借著漾的水波一個勁兒的將往水里扯,然后里還大道,“二妹,你別怕,我救你上去!”

岸上的人看到跳下去救人,自然也沒有人再跟著跳下去。

就在他們等著看裴映寧把人救上來時,裴映寧突然又大,“啊!我腳筋了!”

還不等岸上的人反應過來,和裴靈卿已經沉了水中。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