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7章 竟躲在他房里!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7章 竟躲在他房里!

圍觀的人看傻眼了。

裴靈卿的丫鬟小鹿更是嚇得瘋狂跺腳喊,“救命啊!我家小姐落水了!快救救我家小姐啊!”

裴靜嫻和丫鬟翠兒仿佛被嚇掉了魂兒,喊都喊不出來了,只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好心人還是有的。

很快人群中便有兩男子跑出來,了外袍就跳河中。

然而,兩人潛水中,沒過片刻功夫便出水面,其中一人先喊道,“水下沒人!”

另一人也驚疑,“怎麼回事,明明們剛水,可為何水下沒影呢?”

本來以為裴靈卿能馬上得救的小鹿臉唰白,哆嗦地指著某一喊道,“再找找!們是在那里沉下去的!”

水中兩男子相視了一眼,然后又一同潛水中。

可沒過多久,兩人又出水面,更是堅定的道,“水下真的沒人!估計是被沖走了!”

小鹿忍不住惱了,“你們說謊,我家小姐剛沉下去,怎可能那般快被沖走?”

其中一男子再次堅定道,“是真的,水下什麼也沒有!”

小鹿本不信,指著他們罵了起來,“你們是不是不想救人?我家小姐明明就在水下,你們見死不救!”

聞言,另一個男子來氣了,幾下便游到岸邊,不滿地道,“你要不信便自己下去,我們好心救人,反而落得不是,真是不可理喻!”

“你!”小鹿被堵得說不出話來。

岸上圍觀的人也開始對著指指點點。

水中另一人接著上了岸,撿起外袍一邊穿一邊招呼另一個,“真是晦氣!早知道我們還不如不下水,像這種蠻不講理的人,便是把家小姐救上來了,只怕我們也討不到好!”

“走走走,以后再也不做這種傻事了,誰救誰救去!”另一個人也撿起外袍快速披上,怒氣沖沖地離開了岸邊。

Advertisement

沒多久,兩人便消失在人群中。

“你們……”小鹿又急又氣,眼見他們真走了,便又朝其他圍觀者哀求道,“求求你們行行好,救救我家小姐吧……”

人群中立馬響起了嘲諷的聲音。

那兩人救人之舉皆被大家看在眼中,但最后竟被斥罵,遇上這般救人無功反招恨的事,誰還敢出手?

于是,不人選擇離開,怕自己多看一眼都遭人記恨。

連那些原本想在此放燈的男男們也紛紛離去。

“你們別走……別走啊……求求你們了……救救我家小姐吧……”小鹿這下是徹底的慌了,得直接癱跪在地上。

水面恢復了平靜,只在夜風吹拂下著淺淺漣漪,在波粼粼的漣漪下,河中的花燈如行走的繁星,漸漸遠去,整個河面完全看不出來先前有人落水。

瞧著小鹿失魂又無助的模樣,裴靜嫻突然道,“快、快回去人來!”

小鹿猛然驚醒,趕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往回去的路跑。

裴靜嫻并沒有跟上去。

面對如畫卷般優的夜河,臉上也不再充滿慌張和害怕,反而是掩著發出低低笑聲。

“四小姐,咱們要回去嗎?”翠兒小聲問道。

“不用。”裴靜嫻搖了搖頭,角的笑怎麼都止不住,“要確定們不會從水里出來我才能安心。”

翠兒自是明白的話,暗瞅了瞅四周,也忍不住掩輕笑,“還以為大小姐會被二小姐……如此您就可以同老爺說,讓您頂替大小姐出嫁……沒想到二小姐……呵呵……四小姐,以后您就是太傅府的獨了,真好!”

去了一些關鍵字眼,但裴靜嫻卻是聽得異常得意,下都不由得揚高了幾分,本該是清澈的眸子里全是毒辣之

Advertisement

想進楚王府,哪怕做妾也愿意。

因為裴靈卿喜歡楚王,想給裴靈卿添堵!

范碧珍和裴靈卿這對母欺辱了多年,便是知道自己對付不了們,也要惡心們!

再者,哪怕是給楚王做妾,那也是皇家的人。如果有機會使點手段,除掉裴映寧或者得到楚王寵,那早晚有翻的一天。

只可惜,裴映寧這賤人,居然一點同心都沒有!

不得已,只好出此策略。知道裴靈卿厭恨裴映寧,于是向裴靈卿提議邀裴映寧出來賞花燈……

沒想到啊沒想到,裴靈卿居然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了!

厭惡的兩個人都死了……

都死了!

哈哈!

……

王府。

書房里,聽著凌武匆匆來稟的消息,尹逍慕不敢置信。

“落水?沒尋到人?”

“回王爺,是真的,太傅府已經派人去打撈了,但裴大小姐和裴二小姐早都讓河水沖走了!”

尹逍慕猛地將手里冊子拍桌上,冷聲溢道,“找!”

凌武遲疑著,并小心翼翼地問道,“王爺,有必要嗎?您與裴大小姐的婚事本就藏著太子的謀,如今裴大小姐不在了,不正好……”

他話還沒說完,尹逍慕便凌厲打斷,“本王讓找!哪怕是尸骨也要給本王找回來!”

凌武還想說什麼,玄柒上前拉了拉他,一個勁兒地給他使眼

凌武不得不把邊的話咽回肚里,然后領命退下。

尹逍慕雖還坐在大椅上,但俊臉覆冰,狹長的眸底翻涌著郁的氣息,玄柒瞧著都心生膽怯,但還是著頭皮安道,“王爺,那裴大小姐與謠傳有異,言行舉止張弛有度,頗聰慧,怎麼看都不像是無用之輩。先前凌武也說了,是跳河去救裴二小姐的,您想想,會是那種沖之人嗎?就算是沖之人,會為了一個想毀清白的人沖嗎?所以屬下覺得,此事定有蹊蹺,絕非圍觀者所見到的那般。”

Advertisement

尹逍慕一記冷眼橫向他,“你倒是了解?”

玄柒汗,趕忙道,“王爺,冤枉啊,屬下對裴大小姐的了解只源于謠傳,只不過冒犯了您,屬下才按您的代留意的!”

尹逍慕抿著薄沉的眸轉向了別

玄柒暗暗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

……

離城數里外的礁石邊。

裴映寧攏好發扎馬尾,又擰了一些上的水后,這才重新把注意力投向同樣漉漉但卻早已不省人事的裴靈卿

下藥毀清白就算了,還想要命,裴映寧可不是任人欺的主!

想到裴靈卿的惡行,一腳踩在其臉上,狠狠地碾了幾下。

然后從上掏出火槍,抖了抖水,又拿出一只小瓶子,將封在的火石子裝槍膛中。

‘砰砰’!

兩聲響。

粘在裴靈卿膝蓋的布料很快被紅浸染。

裴映寧吹了吹槍口,讓硝石味兒散了去,然后才重新將火槍收好。

以為這就完了?

然,并沒有。

隨后將裴靈卿扛上肩,如同扛著沙袋百米沖刺般向城跑去——

沒有人知道,其實會武功,手還是不錯的那種。

這些都是原的外祖父外祖母讓其學的,裴家從未管過原死活,自然不知道原

……

得知兩個兒落水失蹤,裴哲山幾乎派出了府中所有下人前去尋人。

可在護城河里打撈了數遍,一直到天亮都一無所獲,還累壞了好幾個下人。

范碧珍哭昏了一次,醒來后便把所有悲痛發泄到了裴靜嫻上,不但讓人重打了裴靜嫻板子,還親自上手扇了裴靜嫻好幾個耳

裴靜嫻的生母徐氏一個勁兒地磕頭替兒求,最終把裴哲山惹煩了,鐵青著臉喝道,“夠了!”然后瞪著范碧珍和徐氏怒斥,“就知道哭!哭能解決問題嗎?能把人哭回來嗎?”

見他了怒,范碧珍這才消停下來。

裴哲山隨即讓徐氏把裴靜嫻帶下去,同時下了令,不許裴靜嫻再踏出房門半步。

眼瞧著天亮了,裴哲山準備再馬林去外面詢問況。

正在這時,門丁慌慌張張來報,“老爺,二小姐找到了!”

聞言,范碧珍激不已,忙問道,“在哪?二小姐現在在何?”

門丁突然低下頭,小聲道,“二小姐在怡春樓外面被人發現,且被人發現時二小姐一……一不掛……”

“什……什麼?!”范碧珍子一晃,翻著白眼就往地上倒。

“夫人!”好在丫鬟眼疾手快將扶住。

裴哲山比好不了多,突來的消息讓他整張臉慘白如蠟。

沒多久,裴靈卿躺在一張門板上被人抬回了太傅府。

上蓋著幾件,有灰的有白的,明顯都不是自己的。下是何景難以描述,反正一雙胳膊和一雙腳都溜溜地暴在外。

面如死灰,人事不省,猶如殘敗的花蕾沒了生機。

“卿兒——”范碧珍撲了過去,嘶聲哭喊,“我的卿兒啊——”

下一刻,因為無法面對這一幕,再次暈了過去。

別說不住這般刺激,就裴哲山都差點讓兒的慘樣刺激到昏厥。

好在管家馬林最先恢復冷靜,立馬讓人把裴靈卿送回房,并讓人把府醫請了來。

丫鬟婆子給裴靈卿整理好子,府醫檢查后,跪在裴哲山面前都忍不住直哆嗦。

“啟稟老爺,二小姐傷勢極重,特別是雙膝不知被何異打穿,筋骨斷裂嚴重,加之未及時醫治,今后雙恐……恐難以再……再行走了。”

他這邊剛稟完,一婆子便從裴靈卿房中跑出來,同樣跪在地上哆嗦地稟道,“老爺……二小姐…………被人……被人侵犯了……”

裴哲山面如僵死,一雙大眼突睜著,眼珠子都仿佛要從眼眶中滾落出來。

‘咚’!

無法接事實的他最后直地倒地。

“老爺——”

……

王府。

尹逍慕今日也未去早朝。

聽到凌武帶回來的消息,在書房坐了一宿的他最終坐不住了。

怒起追問,“裴映寧呢?為何沒人發現?”

凌武張著不知該如何回道。

還是玄柒忍不住開口,“王爺,怡春樓那種地方,沒發現裴大小姐才是好事……”

尹逍慕一臉怒火瞬間僵住。

沉默片刻后,他又問凌武,“你說裴靈卿雙膝被人打了兩個窟窿?”

凌武點頭,“回王爺,確實如此。”

尹逍慕原本擰的眉心突然舒展開來。

不但一臉怒火消失無蹤,冷角還莫名的勾勒起來。

凌武眨著眼著他,丈二和尚不著頭腦,不明自家王爺緒為何如此變化。

還是玄柒有些明了,試探地問道,“王爺,會不會是裴大小姐做的?”

尹逍慕勾起的角又沉了下去,各瞪了他們一眼,冷聲道,“繼續找!務必要將那人找到!”

凌武和玄柒也不敢遲疑,趕領命退下。

待他們一走,尹逍慕從書桌下的暗屜中拿出那把從某個上搜刮來的火槍,突然‘嗤’聲笑開了。

“有意思!”

沒多久,他離開書房。

回到臥房,剛推門進便倏地沉了臉。

“誰?!”

“嗨!王爺,好久不見。”一子從帷幔后面出腦袋。

“你……”看著,尹逍慕莫名的語塞。找了一晚上的人,竟然在他房里!

“怎麼了,王爺是不是不想見到我?呵呵!我也不想來打擾您的,但我一時沒去,只能來王爺您這里避避難。”裴映寧笑著從帷幔中走出來。

此時的不止蓬頭垢面,一更仿佛在泥里滾過。

尹逍慕一邊嫌棄的打量著,一邊冷聲問道,“你是如何進來的?”

裴映寧假裝沒聽到,徑自走向桌邊,倒了一杯水,咕嚕咕嚕一口飲下。

然后肚子,有些可憐地著他,“王爺,能賞口吃的嗎?”

有意回避自己的問話,尹逍慕雖不滿,但還是走出房門,吩咐尤林去準備些吃的。

上桌后,裴映寧一點都沒客氣,仿佛死鬼投胎般一個勁兒的往里塞。

“沒人跟你搶!”看那不統的吃相,尹逍慕嫌棄得都想掀桌了。

“我知道王爺不會跟我搶,可是我是真啊……”裴映寧猛咽兩口,可憐兮兮的向他吐糟,“我連夜跑了數十里路,您是不知道我有多累。”

“你干什麼去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