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8章 你到本王府中究竟想做何?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8章 你到本王府中究竟想做何?

“還能干什麼,當然是報仇啊!”對于昨晚的事,裴映寧一點都沒掩飾,大大方方地代,“昨晚裴靈卿邀我去河邊放燈,想趁我不注意把我推河里去,我沒讓得逞,反而讓先掉河里,然后我假意去救,再把扯進水里淹了個半死。我知道一定會有人來打撈我們,便帶著潛水去了上游。然后廢了,然后又破了,然后再把扔到了怡春樓門外。”

臉上除了憔悴和疲憊外,完全沒有一做壞事的張和心虛,甚至如同講訴別人的故事般帶著幾分漫不經心。

尹逍慕微瞇著眼一地盯著,哪怕他面上再沉冷,但眸底還是泄了出了幾許復雜。

“你就不怕你爹降罪于你?”

“呵呵!”裴映寧像是聽到笑話般,用手背抹了抹角的油脂,笑道,“要是怕他,我就直接把裴靈卿毀尸滅跡了,還會留一口氣?”

“你究竟想做何?”

裴映寧抓作頓了一下,突然抿起沉默起來。

接著吃東西的作不再狼吞虎咽,而是慢條斯理……

不,準確的說是有些心不在焉,明顯已經沒了進食的胃口。

本該遠走高飛的,可是看到那只‘滾滾’后,改變主意了。要找到歐塵,既然他也來了這個異世,肯定不會留他一個人在這里……

一開始尹逍慕是極度嫌棄吃相的,可看著如同嚼蠟的吞咽,莫名的覺得刺眼。

“既然不合胃口那邊撤掉吧!別浪費本王府里的食材!”

那冷的嗓音讓裴映寧不得不收起心的傷,扭頭朝他看去,像子一樣咧笑道,“別啊,王爺,你府里的東西如此可口,就算再給我備一桌我也吃得下!”

Advertisement

“收起你那虛偽的假笑!”尹逍慕冰冷的眸底更是染了薄怒。

“我哪虛偽了?這討好!”裴映寧盡可能地展現自己的厚臉皮,還順勢提起了要求,“王爺,看在我無家可歸的份上,可不可以讓人送點熱水進來,我想洗個澡。”

尹逍慕起,黑著臉走出了房門。

對他,裴映寧是無的。

哪怕他們有過兩次負距離接,但都跟扯不上半點關系。從鐵鋪那一次便清楚的知道,他能容忍蹦跶,不是他寬容大德好說話,而是他對自己被玷污一事耿耿于懷,想從上找回作為男人的場子罷了。

反正他們之間也不純潔了,多一次兩次也不矯。在這個異世最想的是謀生存,如果哪天有機會離開這個異世,說不定原主也回來了,到時原主是他正兒八經的妻子,一切都會變得名正言順……

所以當溜溜地坐在浴桶里,看著從屏風外進來便開始寬解帶的男人,一點都不驚,甚至還下意識的往桶邊挪了挪。

對于識趣的‘讓位’,尹逍慕明顯是滿意的,落在上的眸了許多冷意。

兩個人坦誠到這種地步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彼此都心知肚明。裴映寧不等他作,先坐到他上,笑瞇瞇地勾住他脖子,眼如地撒起來,“王爺,咱們打個商量好嗎?那種事你不用蠻力,我也不爪子,和和的行不?”

不知道為何,這虛偽的笑容,尹逍慕是越看越刺眼,明明是那般的昳麗人勾人魂魄,可他卻恨不得把臉皮給撕下來……

低下頭,他一口朝膩的香肩咬了下去。

“嘶……”裴映寧忍不住齜牙,爪子又不控制地抓向他后背。

Advertisement

嘩嘩水聲伴隨著曖昧的撞聲,浴桶里的溫度直線升溫,半桶水都給濺了一地。

前一次在鐵鋪里裴映寧還能咬著牙承他瘋狂的索取,但這次明顯吃不消,畢竟累了一宿眼都沒合……

兩個來回還沒結束,直接暈了過去。

……

等到再醒來時,外面天都已經黑了。

床上只有一人,旁的位置并沒有一點溫度,不過空氣中都是某個男人上的氣息,清冽的帶著淡淡的薄荷味。

面對那個男人時,一點都沒覺,可安靜地嗅著空氣中他的味道時,突然發現還好聞的。

就是……

皺起眉,著酸的腰,心下暗罵,就是太魯了!

真是白費了那張人神共憤的臉和那副堪比男模的材,既不懂憐香惜玉也沒一點技可言,明明是魚水之歡,卻非要整得跟鬼打架似的!

想起什麼,撐著下床。

這不不要,頓覺頭痛裂,讓的難悶哼。

“醒了?”

床簾被揭開。

有異,尹逍慕抬手的額頭,然后又手腕。

看著他探脈的作,裴映寧心下詫異。

怎麼,他還會看病?

不等問出口,就見他轉朝門外去,清楚地聽到他在門外吩咐手下,讓其去找什麼文辛抓退燒止痛的藥。

等他再返回來時,裴映寧看他的眼神多了一探究。

不過始終沒問出口。

畢竟對他不來電,問多了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我的東西呢?”吃力的將頭探出床簾,努力地尋找自己的東西。

“要哪樣?”尹逍慕面無表地問著,腳步已經走到了墻邊立柜前。

很顯然,的東西都被他放在那里。

Advertisement

裴映寧也沒客氣,“白的那個小藥瓶,麻煩你幫我拿過來。”

尹逍慕從一堆雜中找出要的東西,可定眼一看,再揭開瓶口時,他臉瞬間黑沉,帶著一刺骨的冷氣走向

“避子藥?誰給你的?”

“不是你派人給我送去的嗎?”裴映寧不解地看著他,“上次鐵鋪,晚上你讓人送來的,你忘了?”

尹逍慕猛地咬牙,轉又出了房門。

裴映寧眨著眼,完全陷狀態。

又哪里惹到他了?

抬手著太,突然覺得腦袋更疼了。

造孽啊!

肯定是在河里待久了的緣故,現在冒了!

那男人就不能可憐可憐,等好了再‘報仇’不行嗎?

早知道,就不該來這里,隨便找個小客棧先應付著……

這一次尹逍慕出去以后便沒再回來,沒過多久,一名老婦人端著藥碗進來。

裴映寧喝了藥,沒多久又睡了過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

還是被人吵醒的。

睜開眼的瞬間,看著床邊的人,差點嚇一跳。

“爹……您……您怎來了?”

“尋了你一天一夜,聽說你被王爺救了,我立馬趕來,寧兒,你沒事吧?”

裴哲山的話是充滿了擔憂,但他神沉冷嚴肅,裴映寧可沒會到半

這都不要,要的是,沒想到楚王竟然會擅作主張去太傅府報信!

看著站在裴哲山側不發一言的男人,心里暗罵過后,便假裝難著太,“頭好痛……”

媽蛋,既然他把人來,那就讓他去應付!

雖然有裝的分,可著涼生病卻是真的。看著憔悴無的臉蛋,裴哲山轉朝尹逍慕問道,“王爺,不知您是如何救下寧兒的?”

“聽說寧兒落水,本王也派了人手前去尋找,在上游河堤邊尋到了寧兒。”尹逍慕低沉道。

“上游?寧兒怎會跑上游去了?”裴哲山大驚訝,明顯不信他的話。

“太傅,本王也想知道,一個子,是如何跑到上游去的?又是何人引去護城河賞燈的?”尹逍慕同他對視的眸泛起了冷意。

裴哲山被反問得啞口無言。

裴映寧虛弱地開口,“爹,那日是二妹和四妹一同邀我去護城河賞花燈,還帶我去河邊放燈許愿,二妹不慎落水后,我水施救,不想突然筋,我和二妹都被卷水下,我嗆了許多水后就不省人事了,后面發生了什麼我也不知道,一醒來便瞧見王爺在邊……咳咳……”

一口氣說了太多話,忍不住咳嗽起來。

昨日給送藥的老婦人在尹逍慕后候著,聽見咳嗽,忙端了一杯清水喂服下。

的難和那一病氣明顯不是裝的,裴哲山一時間更是無話,只盯著。

兒出事,大兒失蹤,他當然要質疑這個大兒!

可面對如此病狀的大兒,他又不好直接審問,加之他也查問過,那日的確是二兒和四兒主邀大兒去河邊,且大兒是只前往,若說大兒使手段,僅憑一人之力,如何能把人傷那般?若說大兒有幫手,可臨時出門,又寸步不離的同兩個妹妹在一起,如何請得幫手?

裴映寧緩過勁兒,像是才想起什麼,虛弱地問道,“爹,二妹還好嗎?”

這問題一出,裴哲山直接冷了臉。

而尹逍慕突然開口,“太傅,寧兒落水有許多可疑之,若不是本王派人尋找,只怕此時已經遇害了。上次寧兒被人誣陷清白,太傅還未給本王一個代,這次寧兒又遇險,本王瞧著怎麼都不像是巧合。為當朝太傅,連番讓出事,這說出去多有損太傅的名聲。太傅,你說對麼?”

他的話不可謂不怪氣,饒是再臉皮厚,裴哲山也難掩難堪。

“王爺放心,此事臣定會徹查到底的!”說完,裴哲山扭頭瞪著兒,“你且好生休養,等你痊愈后我再派人來接你。”

目送他離開,裴映寧角狠狠一扯。

都不接回去養病的?!

好吧,不接就不接,還不想回呢!

“金嬤嬤,你先下去吧。”尹逍慕突然遣人。

“是。”金嬤嬤躬退了出去。

很快房里就只剩他們二人。

裴映寧撐著子坐起,難忍心中不快,“王爺,您這是何意?”

“怎麼,你來本王府中,不就是想本王幫你作戲好擺嫌疑麼?”面對的不滿,尹逍慕眉心擰了擰,明顯不懂的反應。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作戲擺嫌疑了?我只想躲在您這里不要被人找到!”裴映寧吐的心都有了。

只想躲在一個地方尋找學弟,本就沒想過再回裴家!

“你不想回去?”尹逍慕眸底凝聚起一團疑云,既沒想到是這種心思,也不明白為何有這種心思!

“那種吃人的地方,我回去干什麼?我很惜命的!”

“那你到本王府中究竟想做何?”

“我……”裴映寧不自然的別開頭。

“裴映寧,你上幾萬兩銀票是從何得來的?”尹逍慕突然話鋒一轉。

聽著他審問般的嗓音,裴映寧不自然的繃子。

好在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哪怕心里虛得一批,面上也能笑得跟花一樣,“王爺,那是我外祖父和外祖母給我的嫁妝。”

尹逍慕突然勾起,涼薄的角若有似無的揚了揚,“是本王見識淺薄,第一次聽說子的嫁妝全是銀票。如此龐大的數額,看來本王娶你是穩賺了。”

眼前的俊臉,屬實英俊迷人,可俊臉下威脅的氣息,又著實讓裴映寧唾棄。

不敢正兒八經的同他斗,可又不服他的欺,只能道,“王爺,男人用人的嫁妝,那是可恥的。”

“本王為你未來夫君,替你保管嫁妝也是應當的。”

“你!”裴映寧臉唰黑,險些跳起來打人。

“哼!”尹逍慕松開,冷哼著轉離去。

獨留裴映寧坐在床上捶咬牙,忍不住連方言都飚出來了——

“砍腦殼的,老子早晚要你好看!”

……

因為生病,裴映寧也算老實安分,該吃藥吃藥,該睡覺睡覺。

一連幾日,尹逍慕都沒出現,只留那位金嬤嬤照顧

金嬤嬤年過六旬,但板健朗,做事也仔細周到。裴映寧不喜歡楚王是一回事,也不可能把對楚王的怨氣發泄到這麼一個勤勤懇懇照顧的老人上。

偶爾無聊了,還會主找金嬤嬤聊天,問一些有關京城的人和事。

可能是了解背影,知道自小生活在京外的緣故,面對的各種問題,金嬤嬤都很有耐心的回答。

養了好幾日,子好利落了,便開始準備尋找學弟了。

記得那晚賣燈的老者說過,做熊貓燈的年輕男子穿戴富貴,決定先從京城的富家公子著手……

于是第二天,要見尹逍慕。

金嬤嬤也沒多問一句,便帶去了尹逍慕面前。

“你要學騎?”面對的要求,尹逍慕一臉狐疑,冰冷的眸落在上,仿佛刀子般想剖開的皮骨窺視心。

“王爺,我子骨太弱了,學一些技能除了強外,說不定還能防。”裴映寧一臉的討好。知道京郊有獵場,那里常年都有王孫公子出沒,現在沒什麼頭緒,只能先去那種地方運氣。怕他不同意,直接拿出兩張圖紙,放他面前,“王爺,我就想學點本事,如果您答應呢,這上面的兩件兵我想方設法幫您打造出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