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0章 我心情不好,今晚能否饒過我?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0章 我心情不好,今晚能否饒過我?

夜,出奇的靜謐。

躺在床上,裴映寧仰著頭頂帳幔,眼神空的仿佛沒了生機。

一個月……

只有一個月時間可活……

此時在腦海里只裝著這麼一件事,以至于有人潛房中都沒有毫察覺。

“睡不著?可是在想本王?”低沉的嗓音在床邊響起。

緩緩地扭頭看去,只見他背對著窗外月整張臉顯得又黑又模糊,比平日里更難探出喜怒。

但這對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畢竟只有一個月時間了,他是喜是怒又如何呢?

尹逍慕很快便發現了的異常,低沉的嗓音冷了幾分,“怎麼,不想見到本王?”

裴映寧淡淡地開口,“王爺,我心不好,今晚能否饒過我?”

尹逍慕坐上床,手拉坐起。

“發生了何事?”

“唉!”裴映寧幽幽嘆道。這男人怎麼就一點都不知道諒人呢?為了他,都快死了,他還不眠不休地煩,就不能好好的讓擺個爛嗎?

“說!”尹逍慕又

這似乎了他常有的欺負作,裴映寧知道他這個作下的用意,就是怕不把他放在眼中,必須要正視他以及他所說的話。

可今日實在沒心去討好他,面對他此刻的霸道,心中怒火騰騰往上涌,方言口而出,“裴哲山那兒子,壞得摳胩,你說我心啷個好得起來嘛!”拉開他的手,‘咚’地倒回枕頭上,“莫挨老子,老子現在只想日決他仙人!”

尹逍慕薄微張著,除了一外,落在上的眸還有些呆滯。

因為他一句都沒聽懂……

人,究竟為了何事,竟氣到神志失常……

話沒聽懂,但好在他聽清楚了‘裴哲山’三字,遂低沉問道,“太傅讓你氣了?可需要本王幫忙?”

Advertisement

裴映寧呼啦坐起,沒好氣地道,“王爺,您這般明,應該知道娶我不是一件好事,我就不明白了,您干嘛不拒絕這門婚事呢?娶一個別人的眼線,您究竟是有多想不開?”

聞言,尹逍慕不由得挑起了眉梢,“那你會為他們的眼線麼?”

裴映寧更氣,“我跟你說真的,你要不想死,趕離我遠些,別說你,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晦氣!”說完,‘咚’地又躺下去,“別再打擾我,我現在只想擺爛!”

是討厭他,但比起裴家的人來說,更憎恨裴家的這幫爛人!

對他的那點討厭算得了什麼?畢竟是先招惹他的,以他的份沒要的命已經算是仁德了。何況好幾次他都維護著,哪怕只是作戲給人看,但也好過裴家那幫爛人連戲都懶得作。

盡管沒有說清楚為何生氣,但從的話中,明如斯的楚王如何猜不到?

黑暗中,他薄不由得勾起,拉下床幔,和躺在了側。

兩個人都平躺著。

這氣氛……

裴映寧緩緩扭頭,像看神經病似地看著他。

“王爺,您不回您府上去,是要留下來練習怎麼和我一起躺板板嗎?”

尹逍慕也扭頭看,眼神冷颼颼的,總覺得話里的‘板板’不是個吉利詞。

“本王樂意。”

“你……”裴映寧無語得很。

白天頭也不回地就走,晚上又跑來糾纏,這什麼事?

不過,稍微讓的是,他好像也沒有要拉‘運’的意思。

難得兩個人如此平靜相姑且就忍了吧。

“王爺,求您個事行嗎?”

“嗯。”

“我想要一些冶煉的材料。”

“打造兵所用?”

“你把我銀票扣了,我沒銀子可使了。我可以不要那些銀票,但我真的很想弄些材料打造幾樣厲害的。”

Advertisement

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幫裴哲山做事,更沒想過要對付他。

哪怕裴哲山用毒藥威脅都沒想要與他為敵。

只想死之前,把裴家給轟了!

還有那什麼太子,到時到裴哲山邊……

對了,還有那個四公主,找個理由一塊來,把他們通通給轟了!

久久沒聽到他的聲音,裴映寧也知道他是默許了。

又躺了一會兒,突然又開口,“王爺,還有一件事。”

“嗯?”

“我要打造武,你想個法子接我出去,行麼?”

“嗯。”

他惜字如金,裴映寧卻相當滿意,至覺得自己沒有白白為他犧牲。

“王爺。”

“嗯?”

“你今晚應該不會要的吧?我今晚心不佳,咱們改天再‘戰’行不?”

“……”

“不說話便當你答應了,時候不早了,我先睡了,晚安。”裴映寧說完,側過對著床里面。

尹逍慕還側著臉,盯著后腦勺,黑暗中的眸子不由得泛起幽幽冷

他有答應今晚放過嗎?

……

本來裴映寧覺得有他睡在旁自己肯定會失眠,結果沒想到不但能睡著,還睡得特別沉。

他什麼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一早醒來,丫鬟便向稟道,說楚王府的馬車已經在府外等候了。

還真是驚訝,沒想到他辦事效率這麼高。

不過在走出房門時,意外地看到馬安。

經過昨日,已經不再小看這年過半百的老頭了。哪怕他舉止恭敬,心里也是難以形容的抵和厭惡。

“大小姐,楚王派人來接您前去紫虹山莊。”

“嗯。”面無表地點了點頭。

“大小姐,您知道紫虹山莊是何地方嗎?”馬安突然問道。

Advertisement

“什麼地方?”裴映寧是真不知道。

“當年瑜妃娘娘病逝,皇上傷心過度,為思佳人,特建紫虹山莊緬懷瑜妃娘娘。”

“哦?”裴映寧心下詫異,楚王為了幫,連老母親的地方都拿出來了?

“大小姐,紫虹山莊乃地,除了皇上和楚王,他人皆不得擅自出。此番您去,老爺讓老奴轉告您,讓您務必多上心。”馬安面上笑瞇瞇的,可瞇瞇眼下面卻是飽含深意的警告。

“勞煩馬管家轉告我爹,我知道該如何做。”裴映寧說完,抬腳從他側走過去。

目送遠去的影,馬安臉上的笑漸漸地抹去。

……

紫虹山莊,于京城人來說是個不可的圣地。

接裴映寧到紫虹山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照料了好幾日的金嬤嬤。

也是現在裴映寧才知道,金嬤嬤是西堯國人,也是瑜妃娘娘在世時最親近的人,就連楚王都是一手帶大的。

對于這樣一個背景深厚的老人,打心眼里多了一敬畏,都不敢像之前那般隨便找拉家常了。

倒是金嬤嬤似乎不太習慣的沉默,路上主說話。

“寧兒小姐可是有心事?”

“王爺子是寡淡了些,可仁慈大義,是這世上不可多得的好男兒。”

“若是寧兒小姐有何心事不便同王爺說,也可告訴奴婢,奴婢愿為寧兒小姐分憂。”

裴映寧暗暗地掉著黑線。

王是不像壞人,可是怪癖那麼多,這也能算好男兒?

好吧,反正自家的崽兒在自家長輩眼中那都是稀罕也能理解金嬤嬤的護之心。

“金嬤嬤,王爺有喜歡過別的子嗎?”人家說了一堆,也不好繼續沉默,索找點話題打發時間。

誰知金嬤嬤一聽這問話,眉眼彎了起來,“奴婢從沒見過王爺對哪個子上心,除了寧兒小姐您。”

裴映寧暗嘆。

難怪。

就楚王那種不解風的模樣,實在不像有過史的。

金嬤嬤又道,“王爺對寧兒小姐不是一般的上心。”

“是嗎?呵呵!”裴映寧忍不住尬笑。對實施上的‘報復’,這應該也算上心吧。

“寧兒小姐,您不相信嗎?王爺是真的喜歡上了您。”金嬤嬤笑得越發慈眉善目。

“……”裴映寧暗暗地掉了一皮疙瘩。要是喜歡一個人是這麼變態,那寧可孤獨終老!實在不想就這個話題再聊下去,可又不舍拂了金嬤嬤那一臉的慈,便轉移話題,“金嬤嬤,王爺小時候是什麼樣子,能同我說說嗎?”

提到尹逍慕小時候,金嬤嬤如同打開了話匣子。

這可能是老年人的共吧,提到自己疼的晚輩,無不是眉飛舞滔滔不絕的。

而裴映寧要的是便是這樣,與其讓吐糟楚王,還不如安安靜靜做個聆聽者,既遂了老人的意,又不易得罪人。

馬車行了一個多時辰,眼看著就要到紫虹山莊了,突然后面傳來一陣陣疾馳的馬蹄聲。

沒多久,馬車被停下。

裴映寧好奇地想探頭,卻被金嬤嬤暗示。

接著金嬤嬤便揭起簾子走了出去。

“奴婢見過四公主,不知四公主來此有何指教?”

“金嬤嬤,聽說三王兄邀請了裴大小姐前往紫虹山莊,本宮閑來無事,也想隨裴大小姐同去山莊坐坐。”

聽到對方的聲音,裴映寧直接冷了臉。

當朝四公主,尹湘沫,與太子尹懷宇是一母同胞,都是沈皇后所生。

對這位四公主,裴映寧原的記憶中沒有什麼印象,但昨日在獵場,是深刻地見識過這位四公主的‘霸氣’。

只是沒想到,這瓜婆娘居然會追來這里!

外面,金嬤嬤說道,“四公主,紫虹山莊乃地,未經皇上和楚王同意,任何人不得進出。寧兒小姐前往,是我家王爺所邀,前去祭拜瑜妃娘娘。四公主同往,怕是有所不妥。”

“有何不妥?本宮是晚輩,本宮順道去祭拜瑜妃娘娘,難道還失禮了?”尹湘沫坐在駿馬背上,微揚著下,不滿地道,“再說了,裴大小姐還沒同三王兄親,還不是尹家兒媳,如此去祭拜瑜妃娘娘,怕是更加不妥。”

“四公主,寧兒小姐雖未與我家王爺親,但賜婚圣旨已下,寧兒小姐便是瑜妃娘娘的準兒媳,準兒媳參拜婆母,這也是合理合法的。”金嬤嬤不卑不吭的道。

“你!”尹湘沫執鞭的手怒指著,罵道,“金嬤嬤,你算什麼東西,竟敢教訓本宮不懂規矩?”

“奴婢不敢。”金嬤嬤略微低下頭。

裴映寧實在聽不下去了,扯開簾子走了出去,一邊扶住金嬤嬤一邊怒瞪著馬背上盛氣凌人的孩,“瑜妃娘娘沒來東烏國和親前是西堯國的公主,的一應事務都是金嬤嬤在打理,瑜妃娘娘嫁來西堯國后,還是金嬤嬤伴其側。論資歷、論閱歷、論輩份,哪一樣沒資格教導公主?何況是四公主自己找上門來的,金嬤嬤不過是善意提醒,難道還有錯了?”

“放肆!”尹湘沫旁的侍衛拔劍怒斥,“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頂撞四公主!”

“裴映寧,你不過是鄉下來的野丫頭,居然妄想嫁我尹家,真是不自量力!”尹湘沫也怒罵道。

“呵!”裴映寧忍不住嗤笑,“我是自不量力,可是我同楚王的婚事乃圣上所賜,四公主要是覺得我不夠格,大可以去同皇上說明,讓他取消這門親事。”

看來,這就是一個無腦的東西。

太子廢了一番‘苦心’讓嫁給楚王,目的就是監視楚王的一切,這無腦的東西如此貶低,不知道太子知道后會是何反應?

腦中生出一計,隨即便對金嬤嬤說道,“金嬤嬤,我突子不適,想來是今日出門忘了算日子,要不我們先去楚王府吧,回頭再擇良日去祭拜瑜妃娘娘。”

金嬤嬤微微一笑,眼中突然多了一寵溺,“就依寧兒小姐吧,我們先回王府。”

一老一隨即回到馬車

車夫也是相當機敏的,不用們招呼便調轉馬頭。

見他們說走就走,完全不把自己當一回事,尹湘沫更是掛不住面子,直接朝侍衛下令,“給本宮攔下他們!”

裴映寧忍不住起拳頭。

個熊!

不發威當是病貓嗎?!

“寧兒小姐,不必擔心,王爺的人就在附近。”金嬤嬤低聲安道。

“金嬤嬤,你說如果我打了公主,會不會給王爺添麻煩?”

“不會。”金嬤嬤幾乎是想都沒想便搖頭。

“那便好。”裴映寧猛地起,揭開簾子便飛了出去。

金嬤嬤張著,好半響都沒回過神。

還是外面一聲慘回神,慌忙揭起簾子,再一次目瞪口呆。

只見裴映寧落在尹湘沫的馬背上。

不但落在尹湘沫的馬背上,甚至握著拳頭對著尹湘沫的臉左右開揍!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