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2章 本王以身相許,報答你可好?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2章 本王以身相許,報答你可好?

丫鬟從門外進來,扶著傷的右臂起

裴映寧吃痛地道,“小芹,府醫在哪?麻煩你幫我請他過來。”

丫鬟道,“回大小姐,今日四公主傷,府醫先前一直在醫治四公主。四公主被太子的人接走后,夫人又給府醫安排了差事,府醫一刻鐘前便出了府。”

裴映寧臉白如蠟。

丫鬟接著又道,“大小姐,您別誤會,夫人應該不是故意的。二小姐出事后況一直不好,聽說二小姐不但雙被廢,神志也有些失常,府醫最近也是焦頭爛額。”

裴映寧眸子暗轉,假裝關心問道,“我爹那麼有勢力,怎不請醫來給二小姐瞧瞧呢?”

丫鬟道,“老爺請了醫的,但醫來看過二小姐后也是束手無策。聽說老爺打算重金聘請江湖赫赫有名的神醫白寒,可能也只有神醫白寒才能治得好二小姐的雙。”

裴映寧好奇,“神醫白寒?很厲害嗎?”

丫鬟道,“外面有傳,說神醫白寒醫超絕,能治世間一切疑難雜癥。”

裴映寧角牽了牽。

但凡說是包治百病的藥都是假藥,那能治百病的人是個啥樣的?

不過就是江湖騙子罷了!

不過……

瞧了瞧自己斷掉的左臂,除了疼痛外,心里更多的是自唉。

自己比裴靈卿好不了多,甚至下場還不如裴靈卿。

裴靈卿有人醫治,卻是連個騙子郎中都沒有。

論慘,到底還是輸了!

“大小姐,要不奴婢去外面請個大夫回來吧?”小芹提議。

“不用了。”裴映寧搖頭。

“可是……”

“你下去吧,我相信我爹不會不管我死活的。若是我擅作主張,說不定你也會我連累。”

別看小芹對說了那麼多話,其實心里拎得清楚,小芹不是自己人。

Advertisement

果不其然,小芹也沒堅持要幫請大夫,只讓好生休息,然后便退下了。

裴映寧知道,這都是裴哲山的意思。

被迫服下毒藥開始,那老東西就已經出了本來面目。今日配合太子折斷手臂,不過就是在警告,若膽敢不聽話,他們有的是法子讓生不如死!

所以,請外面的大夫自然就沒必要了。

裴哲山要讓吃點苦頭,現在也只能咬牙忍著。

傍晚。

府醫回府。

裴映寧的手臂早已青腫不堪。

別說接骨了,就府醫剛的手臂就疼得失控慘

“大小姐,您可得忍著些,若是再不接上,您這胳膊恐怕會廢掉。”府醫一臉嚴肅地道。

裴映寧咬著牙,倔強的不讓自己眼淚掉下來。

難道不想早點接上?

可耽誤了幾個時辰,現在痛不生,接不接都是罪!

正在這時,裴靜嫻帶著丫鬟翠兒來了。

“大姐,聽說你傷了?呀,怎傷得如此嚴重?府醫,你還愣著做何呀,還不趕為我大姐醫治!”

聽著裴靜嫻那夸張嚷的聲音,裴映寧咬牙低吼,“誰讓你來的?滾出去!”

裴靜嫻關心又委屈地看著,“大姐,對不起,嫻兒不該來打擾你的,可是嫻兒聽說你了傷,很是擔憂。大姐,你別怕疼,要是疼得厲害,你就咬嫻兒。”

看著將白玉般的手到自己邊,裴映寧惡心得想吐。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眾人抬頭看去,就見裴哲山同楚王相繼進來。

著那冰雕臉男人,裴映寧不知道為何,眼眶突然發

除了外,府醫、小芹、裴靜嫻和翠兒紛紛行禮。

尹逍慕一雙冷眸落在裴映寧肩上,此時的雖然穿著里,但左臂整個垂在床邊。而的臉白得沒有一,額頭上莫名地布滿細汗,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瞧出況不容樂觀。

Advertisement

裴哲山自責地開口,“王爺,都怨臣,是臣沒派人保護好寧兒,才讓摔斷了手。”

如果可以,裴映寧真想給他兩個大耳……

尹逍慕一言不發地走到床邊。

避免左臂,他先將裴映寧子轉了個方向,然后才將打橫抱起。

“王爺,府醫正在為寧兒接骨……”裴哲山想制止。

“不必!”尹逍慕面無表地睇了他一眼,“本王會請人為接骨。”

“王爺,大姐傷了,邊定是需要人陪同照料,不如讓臣隨大姐去吧。”裴靜嫻突然開口,秀麗的臉上布滿了對裴映寧的擔憂。

尹逍慕一記冷芒,“本王府中缺人手麼?”

語畢,他連裴哲山都沒多看一眼,抱著裴映寧大步離開。

裴哲山也沒追出去,只是目送著他背影,眼神中有著許多不解。

他這大兒并無過人之,這楚王到底看上他大兒哪里了?

當然,楚王對他大兒上心這是絕對的好事,可這樣的上心又讓人費解,甚至讓人不安,到底楚王是真的對他大兒上心,還是故作姿態給他們看……

定眼看著還跪在地上的四兒,他臉瞬沉,厲聲問道,“你來這里做何?誰讓你出來的?”

裴靜嫻低著頭,低聲回道,“爹,嫻兒只是關心大姐,所以才違命出來。”

“是你派人給楚王送的信?”

裴靜嫻不吭聲,只將腦袋埋得更低。

裴哲山怒道,“沒你的事,你摻和作甚?要再有下次,定不輕饒!”

對這個兒,他也是不喜的。

只是,如今二兒已毀,他將來要送一個兒到太子邊,就只剩下這個兒了……

……

王府。

看著床上昏迷的人兒,金嬤嬤不安地問道,“王爺,寧兒小姐的手還保得住嗎?”

Advertisement

尹逍慕眸復雜地盯著那毫無的人兒,低沉道,“上最大的問題不是手折,而是的毒藥。”

金嬤嬤驚訝,“毒藥?寧兒小姐中毒了?”

尹逍慕也沒賣關子,與道來,“之毒名為緋火,是一種罕見的奇毒。此毒雖不會致人當場斃命,但每月需服一次解藥方可制毒。可就算每月按時服用解藥,服毒之人也只有一年景,一年后必死無疑。”

“啊?!”金嬤嬤驚得瞪直了雙眼,“如此說來,寧兒小姐只有……王爺,怎會這樣?”

正在這時,裴映寧醒了,恍恍惚惚睜開眼。

金嬤嬤彎下腰喚道,“寧兒小姐,您醒了?”

裴映寧下意識朝左臂看去,此時的上只著一件肚兜,溜溜的左臂上面扎滿了細長的銀針。

場面是驚悚的,可卻一點都覺不到疼。

金嬤嬤溫聲安,“寧兒小姐莫怕,王爺正在為您療傷。”

裴映寧抬眸朝床邊的男人看去,張了張,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金嬤嬤笑了笑,“奴婢去看看藥湯準備好了沒。”

說完,自覺離開了。

屋子里就剩下他們二人。

跟以往相比,氣氛一如既往的僵冷,可又多了一不一樣的覺。

“誰給你下的毒?”尹逍慕先問。

“王爺會醫?”裴映寧不答反問。

“裴哲山所為?”

“嗯。”先放棄追問。

“為何不說?”

“說了有用麼?”裴映寧牽了牽角,自嘲道,“我是他們的棋子,王爺應是再清楚不過。”

“他們想知道什麼?”尹逍慕俊臉越發沉。

“跟我沒關系。”

“那你想知道什麼?”

“我什麼也不想知道。”裴映寧擰著眉不滿地道,“你別問東問西的行嗎?”

尹逍慕抿

裴映寧又瞅著自己左臂,這才發現左臂消腫了不

忍不住驚訝,“這你醫有點水平哦!”

可是尹逍慕卻突然轉過背對

瞧著他高但冷漠的后背,頓時尷尬得也啞聲了。

讓人家閉的,現在好了,把人家得罪了,人家直接不搭理了……

好在金嬤嬤這時進來,打破了室僵冷的氣氛。

“王爺,藥湯準備好了,可以讓寧兒小姐泡澡了。”

“嗯。”

沒多久,金嬤嬤便帶著兩名丫鬟進屋忙活。

裴映寧看著們提著水桶進來,一濃烈的藥味很快彌漫了整間屋子。

又過了一會兒,金嬤嬤帶著丫鬟離開了,被尹逍慕抱進了浴桶中。

“啊!”一水,忍不住驚

可尹逍慕像是早料到會如此,傷的肩臂,不讓蹦出來。

裴映寧直接被燙哭了,“你這是哪門子醫啊?干脆再讓人加點鹽辣椒,直接把我燉得了!”

誰知尹逍慕角微斜,“這倒是一個好主意。”

“你!”裴映寧氣得齜牙咧

然而,讓沒想到的是,尹逍慕并沒有打算看沐浴,而是寬解帶后也了浴桶。

張著說不出話來。

如果這是正常的沐浴還能理解,可是浴桶里的水除了苦臭難聞外,還燙得讓人想尖……

尹逍慕像是沒有知般,在浴桶中坐下后,又將撈到自己上。

裴映寧實在不理解他的舉,因為現在的樣子,明顯就不方便‘劇烈運’……

就在準備開問時,尹逍慕將左臂輕托出水面,然后拔掉臂上的一銀針。

裴映寧忘了眨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這麼些日子以來,除了在兩人‘運’時他專注而又沉迷外,這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認真專注的模樣。

兩人之間,就上著了一片肚兜,此刻沾了水,上,比什麼都沒有更加尷尬。可就是這麼個曖昧的形下,他眼中罕見的沒有一,全神貫注得仿佛不是在為拔針,而是在雕刻一件藝品。

裴映寧迷了。

不,準確的來說,這樣的他讓很不習慣。

以至于都忽視了滾燙的水溫,失神的把他盯著。

銀針取完后,手臂莫名的有了知覺,痛也開始恢復。不過在燙水之中,這種痛又仿佛被制著,更多的覺是麻麻。

許久沒出聲的男人總算又開口了,專注的凝視著,問道,“為何不幫太傅做事?”

裴映寧撇開眼,只看淹沒了脖子的水面,“你的事我不想知道,我的事你也別問那麼多。”

“你不怕死嗎?”

“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反正活著也沒勁兒。”自嘲地牽了牽角。

“活著沒勁兒?本王沒讓你使勁兒?”尹逍慕的下,抬起,一如既往的不讓回避。

“王爺,說這些真的沒意思。”一想到的毒,再想到他們之間不正常的關系,裴映寧再也拿不出討好之態,難得認真同他說話,“你我婚約本就是別人設計的陷阱,最終結果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說實話,不幫他們做事,并非我心善,只是純粹不想做他們的棋子罷了。”

“裴映寧,你真讓本王意外。”

“呃……”

聽到他別出心裁的評價,裴映寧微愣,正想問他到底是夸獎還是貶諷,就見他俊臉在眼前放大——

吻,猝不及防。

直接瞪圓雙眼,完全忘了要反應。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吻

沒錯,這是他們第一次

說出去恐怕都沒有相信,他們‘赤搏’數次,可是從來沒有親過對方的……

‘咔’!

“啊!”

左臂傳來的響聲讓瞬間飆淚痛

前的男人也沒再吻,只是微微勾著,戲謔般看著,仿佛狼狽的樣子多麼有趣般。

忍不住火大。

可還來不及噴火,突然發現左臂能了,除了還有些疼外,已經完好接回去了!

“你……”剎那間才明白過來,剛剛他吻,只是在轉移的注意力!

“不必激本王。”

“王爺,我有說要激你嗎?”看著他戲謔的角,沒好氣地道,“我落得這麼慘,說白了都是因為你。你要是袖手旁觀,那才人不齒!”

尹逍慕水中的大手突然圈住了子,勾勒的薄耳邊,“那便當本王欠你,本王以相許‘報答’,如何?”

裴映寧瞬間一臉黑線。

察覺到他的變化,無語得想咬人。

這是‘報答’嗎?

這分明就是報復好不!

剛想開口拒絕,他猛地扣住后腦勺,薄再次覆上——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