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3章 本王不讓你死,你便休想做鬼!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3章 本王不讓你死,你便休想做鬼!

先前的吻,雖然是他們第一次,但也只能算

這次明顯不同,尹逍慕抵開牙關,長驅直

裴映寧別扭到了極點,下意識便要掙扎。可他一手勒著腰肢一手扣著后腦勺,封死了掙扎的機會。

“唔唔……”

齒中、呼吸間全是他的氣息,霸道又蠻橫,甚至跟那方面一樣,毫無技巧可言。裴映寧發疼,偏偏越是哼得厲害,他越是輾轉糾纏,好像要通過舌頭把的空氣給吸干。

不親能接,畢竟他們從一開始就沒可言,沒的兩個人接吻,想想都犯惡心。然而,現在他們親了,口水混到一起了,可好像也沒有犯嘔的覺。

漸漸地,子。

就在以為他會像上次一樣與在浴桶里激戰時,尹逍慕突然從齒中退出,抵著額頭猛氣。

也不好,舌頭比吃多了花椒還麻,比吃多了辣椒還疼。

兩人皆沒開口。

氤氳的熱氣中,裴映寧第一次沒有覺到他上冷冽的氣息,不論是他眸底的火熱,還是他上滾燙的溫度,都有別于以往。最讓意外的是,明明他變化那樣強烈,可他居然忍著沒繼續下去……

而這樣的他,讓很是別扭,不由自主地便想挪

“別!”尹逍慕沙啞地開口,摟著的力道收了幾分。

看著他額頭上滲出的細汗,不知道是因為水太燙的緣故還是別的原因,裴映寧忍不住失笑,“誰讓你進來的?要是難就趕出去!”

尹逍慕瞬間拉長了俊臉,“你以為本王愿意?還不是怕你待不住!”

裴映寧眼睫不自然地扇

是為了嗎?

也是,如果他沒進浴桶,可能早就被燙得竄到房梁上去了!

Advertisement

“你的毒本王會想辦法。”

“你……”聽到他突如其來的話,裴映寧很是驚訝,“你怎麼知道我……”

尹逍慕薄微抿,眸不自然的有些閃躲。

裴映寧看了看自己已經被接上的手臂,頓時如夢初醒。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家伙不但通醫,看他治人的手法,說不定還是個中高手……

只是,盯著他那雕琢如畫的俊臉,很難置信。

他才多大的年紀?二十出頭吧,會有那麼高的造詣?

“看什麼?被本王迷住了?”

“咳咳!”裴映寧差點讓口水嗆過去,“王爺,自信是好事,但是吧你不能自信到替我作答。”

承認他確實迷人,皮囊就能顛倒眾生,何況他還擁有一讓人想犯罪的材……

想到這,不由得從他在水外的轉移到水下,猛咽了一口口水。

“裴映寧。”

“嗯?”

“你可是饞本王子?”

“……!”裴映寧雙眸圓瞪。

“不說話,本王便當是了。”尹逍慕勾起,眉眼罕見地染著笑意。

眼前的俊臉,如同日月星輝瀲滟迷人,但裴映寧卻是起了一皮疙瘩。

他哪只眼睛看出饞他子了?

就他那鬼打架的技躲都來不及,還饞他?!

“那啥,王爺,咱們還是說正事吧,你真的能為我解毒?”果斷地轉移話題。因為再聽他自下去,怕自己會忍不住暴走。

曖昧旖旎的氣氛被打斷,尹逍慕多有些不悅。但提到的毒,他也沒有回避,只是聲線低沉了起來。

“能解,但需要一味特殊藥材。”

“什麼藥材?”

“千年冰珠。”

“呃……”裴映寧只覺得一盆冷水從頭頂澆下,剛剛雀躍的心瞬間就跌到了冰窖里。

Advertisement

千年的玩意兒,這不等于委婉告訴幾率很小?

唉!

想想也是,太子那樣的份,既然早就計謀好了要控制,怎可能使用一般的毒藥?

“你不用費那些心力,其實我已經認命了。”垂下了眼簾。

“你不信本王?”尹逍慕突然板起臉。

看著他眸底溢出的不滿,裴映寧苦笑道,“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

的苦笑像是刺痛了尹逍慕的眼球般,他突然低下頭朝上用力一咬,語氣又恢復了以往的冷,“裴映寧,你給本王記住,本王不讓你死,你便休想做鬼!”

裴映寧吃痛地罵道,“你屬狗的嗎?別以為只有你會咬人,信不信我現在咬死你!”

罵完,還真是朝著他肩膀咬了下去。

尹逍慕黑著臉忍不住咬牙,“你再不撒,信不信本王讓你下不了床!”

裴映寧汗,“……”

若是正常的說這種話,那必定是讓人臉紅心跳的。可這種話從他里說出來,那就不是調,而是赤的威脅!

因為,他做得到!

然而,就在松開牙口的瞬間,尹逍慕重重覆上了——

“唔唔……唔唔……”

……

翌日。

裴映寧醒來,旁早已沒了人。

金嬤嬤的聲音從床幔外傳來,“寧兒姑娘,您醒了?”

“嗯。”裴映寧下意識地側的位置,涼的,于是問道,“金嬤嬤,現在什麼時辰了?王爺何時離開的?”

金嬤嬤將床幔掛上,一邊看著笑一邊回道,“快午時了,王爺辰時離開的。”

裴映寧垂下眼。

其實他們昨晚除了親親外,什麼也沒做。

主要原因是那藥水,初泡時只覺得燙,泡久了以后整個人都是綿無力的。

Advertisement

不過這樣和諧的相還真有些不適應。

“寧兒小姐,王爺代過,您醒了要先服藥,再進食。奴婢這就去廚房把藥端來。”

裴映寧趕掀被下床,“金嬤嬤,我跟你一起去吧。”

金嬤嬤不放心地看向左臂。

聳了聳膀子,笑道,“已經沒事了。而且昨晚泡了許久的藥澡,今日一起來渾舒暢,就像筋骨被洗過似的。”

沒說謊,那藥澡真的是太神奇了,不止手臂痊愈,渾骨骼都像重塑過,形容不出來究竟有多神!

現在都深表懷疑,那家伙之所以陪一起泡澡,最本的原因恐怕是不想獨占好……

……

書房。

一清雋年立于書桌前向大椅上的尹逍慕稟道,“師兄,古書有載,冰珠問世之初僅有五顆。雖說那千年冰珠稀世罕見,但其寒氣于人有損,輕則致病,重則殞命,故而世人視之為不祥之,久而久之千年冰珠鮮被人問及。”

尹逍慕眉心擰,“如此說來,要得到千年冰珠極其不易?”

年道,“倒也不是。”

玄柒在一旁忍不住打岔,“文辛,有何話你就直說,別賣關子了!”

年沖他抿了抿笑,然后繼續不慌不忙道,“前些日子我外出尋藥,偶然發現一件趣事。周尚書家的小公子周塵在四打聽千年冰珠的下落,據說他手中已有三顆,正在尋找余下兩顆。”

“周塵?”尹逍慕微訝。

“王爺,那周塵自癡傻,據說前陣子病了一場,醒來之后腦子就變好了。”凌武道。

“何止腦子變好了,聽說那周塵醒來后還能文善武了!”玄柒也趕附和。

“哦?”尹逍慕眉梢不挑高。

“所以我才說是件趣事。”年接著補充,“那周塵神志清醒后,舉止行徑卻讓人捉,也不知他尋找千年冰珠作何用途。”

“凌武、玄柒,你們去把周塵請來!”尹逍慕突然下令。

“是。”凌武和玄柒同聲應道。

正在這時,尤林從外進來,稟道,“王爺,太傅府四小姐求見您,說是來探王妃的。”

尹逍慕倏地沉了臉,“探王妃便去求見王妃,求見本王作甚!”

尤林應‘是’,然后退了下去。

年目送他離開,突然沖尹逍慕笑了笑,“師兄,文辛還未見過嫂子,聽說嫂子深藏不,殺起人來眼都不眨,你讓文辛去見見,可行?”

尹逍慕眸向他,“離遠些,若是擾了清凈,本王同樣賞你板子!”

文辛下意識的朝凌武和玄柒看去,突然憋著笑狠狠的抖肩膀。

而凌武和玄柒則是莫名心虛地低下頭。

那次王爺讓他們給未來王妃送藥,他們自作主張去找文辛要了避子藥,結果讓王爺知道了,每個人賞了二十大板……

……

花園里。

裴映寧在金嬤嬤陪同下四轉悠。

用金嬤嬤的話說,快要嫁進府了,提前帶悉。

裴映寧盛難卻,全當陪老人家散心了。

聽說裴靜嫻求見,裴映寧原本滿臉的紅瞬間冷卻。

想到自己同樣是楚王府的客,也拿不出架子拒絕,便請尤林將裴靜嫻帶了進來。

為了不讓人驚訝,回到臥房里,故意裝傷患。

裴靜嫻一見到,眼眶瞬時通紅,關懷備至地問道,“大姐,您傷勢如何了?王爺可有找人為您醫治?”

裴映寧也真是佩服,才十四五歲的人,不但演技好,心眼更是堪比蜂窩煤,又黑又多!

“多謝四妹關心,王爺已經找人為我接好骨,只是傷筋骨,不得要休養數月。”

“只要大姐沒事便好。”裴靜嫻說完,朝金嬤嬤磕頭拜道,“多謝嬤嬤照料大姐,靜嫻替大姐謝過嬤嬤。”

“四小姐不必多禮。”金嬤嬤端正地站在床邊,肅然回道,“寧兒小姐早晚是奴婢的主子,伺候主子是奴婢的本分。”

“但靜嫻還是要激嬤嬤。”裴靜嫻抹著眼角從地上起

“四妹今日來所謂何事?”裴映寧不耐地問道。

“大姐,除了靜嫻擔憂您外,爹也很是擔憂您的子,故而讓靜嫻過來,順便問問王爺,若是有何需要,王爺和大姐盡管開口,他好派人去準備。”裴靜嫻說完,從翠兒手里接過一只的禮盒,“這是爹親自為你挑選的補藥材。”

裴映寧掃了一眼,出一笑,“爹有心了。”

裴靜嫻突然低下頭,“大姐,爹還說您一個人在楚王府不習慣,讓靜嫻留下來陪您。”

聞言,不止裴映寧拉長了臉,就連金嬤嬤都直接皺起了眉頭,不等裴映寧拒絕,金嬤嬤直接拒道,“四小姐,勞你回去轉告太傅,寧兒小姐由奴婢照顧,不需他人再費心。”

裴靜嫻垂下的眸子暗暗劃過一恨氣。

好不容易說服爹讓前來楚王府,豈能三言兩語便被打發回去?

突然朝裴映寧跪下,然后掀起袖,很是痛苦地哭起來,“大姐,求您救救靜嫻吧,母親為了二姐的事將怒氣全撒在靜嫻上,就差把靜嫻往死里打了……”

出的手臂上布滿了一道道鞭傷,新的舊的都有。這些目驚心的傷落在一個十幾歲的上,確實讓人心疼。

在裴家所遭待,裴映寧是有幾分同的。

但是,對這裴靜嫻著實沒好,要答應裴靜嫻的請求,實在辦不到。

正猶豫著怎麼打發,只聽金嬤嬤問道,“四小姐,你這般凌,為何不告知太傅?”

裴靜嫻淚珠子不停的往下掉,“不瞞嬤嬤,靜嫻在家中并不父親喜院事宜又全由母親把持,母親要如何做,父親都鮮過問。便是靜嫻說了,換來的只是更重的懲罰。”

金嬤嬤又道,“既然太傅都管不了,那寧兒小姐又如何能幫到你?”

裴靜嫻咬著不說話了。

裴映寧忍不住開口,“四妹如果真想改變現狀,我倒是有個辦法,給你一筆銀子,你帶著你娘親離開裴家,如何?”

聞言,裴靜嫻哭著搖頭,“大姐,靜嫻是恨不得離開裴家,可是我娘說什麼都不同意。說離開了裴家便沒有了活路,還不如死了算了。靜嫻不想離開,也不想失去,所以只能求大姐幫忙。”

裴映寧暗暗咬牙。

說來說去,的目的還是想給楚王做小?

論可憐,承認裴靜嫻可憐,可就是想把這可憐人掐死!

“裴靜嫻,我給你一次機會,你想好再開口。除了進楚王府這一條外,別的要求我都可以考慮考慮。”

“我……”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