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4章 他反應大是怎麼回事?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4章 他反應大是怎麼回事?

金嬤嬤本以為裴靜嫻只是想求裴映寧庇護,聽完裴映寧的話,臉頓時就變了,看裴靜嫻的眼神也凌厲了起來。

沒想到這裴四小姐竟然存了進楚王府的心思!

裴靜嫻哭得一的,可憐得讓人心酸,無助得讓人心疼,凝噎片刻后,開始向裴映寧不停磕頭,“靜嫻只想跟在大姐邊,哪怕一輩子做牛做馬,求大姐全。”

裴映寧難掩失,語氣也不再和,“裴靜嫻,你一次又一次的哀求我,看似楚楚可憐走投無路,可實則卻用親不斷的脅迫我。我若全你,以你的私心,將來我必定會日日夜夜防著你。我若拒絕你,那我便是罔顧親見死不救的冷。”坐起,眸冷絕地著裴靜嫻,“你都不檢討檢討自己,你夠格嗎?你是有恩于我呢,還是同我出生死過?你我雖是同父異母的姐妹,可你我之間沒有毫親可言,是什麼讓你以為我好說話,又是什麼讓你覺得我會把一個心思不純的人留在邊?”

裴靜嫻沾滿淚水的臉頰上布滿了憤,楚楚人的眼眸中全是難堪。

“大姐……你……你怎如此……”

“我怎麼如此無,對吧?”裴映寧主接過的話,嘲諷道,“剛剛我不是說了嗎,但凡我拒絕你,在你眼中我便是那無無義的冷。看吧,我沒說錯吧?”

“你……”裴靜嫻臉如石蠟。

“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出去!”不等發,裴映寧指著門外先攆人。

把話都說到如此份上了,且還是當著外人的面,縱是臉皮再厚,裴靜嫻也再難掩飾恥和憤怒。

用手背狠狠抹掉眼角的淚,起,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Advertisement

翠兒不敢發一聲,只能跑出去。

人是走了,可裴映寧繃著臉氣悶難消。

“寧兒小姐,別為了一些無關要之人傷了自個兒子。”金嬤嬤溫聲安道。

“金嬤嬤,你說我是不是很冷?”裴映寧看向角有著難言的苦

“寧兒小姐聰慧果敢,腹有主張,無需顧慮旁人的想法。”金嬤嬤微微一笑。

裴映寧也笑了,心里對的敬重又多了許多。

……

按尹逍慕的指示,凌武和玄柒將周塵請到了府上。

作為曾經京城出了名的癡傻公子,原本是不人關注的,但不知是何緣故,這位周公子不但一夜之間變正常了,且言行舉止比正常人還出風頭。

就比如現在,他一白底紅刺繡長袍,頭束金冠,腰懸玉,敞著八字步,遠看風流瀟灑,近看傲散漫,比那些紈绔子弟還顯不羈。

特別是他手中的紙扇,是否附庸風雅先不說,就扇上怪異的題字,凡是見之者,總會像看怪一般打量他,仿佛他是被什麼附了似的。

尹逍慕見到他的第一眼便是如此覺。

“兵部尚書之子周塵拜見楚王殿下。”

好在周塵也知道禮數,不需旁人指點便主向尹逍慕跪拜行禮。

尹逍慕并未第一時間他起,而是面無表地端坐在大椅上審視著他。

拋開對周塵過往癡傻的印象,此時的他紅齒白,眉宇雋秀,除了紅的刺繡長袍顯得有些包外,也擔得上‘出’二字。

“起來吧。”

“謝王爺。”

“賜座。”尹逍慕給左邊尤林遞了遞眼

“周公子,請。”尤林上前將周塵引向客椅。

隨后丫鬟奉上茶水點心。

這一套舉下來,不敢說周塵被奉為了上賓,但足以顯示出了楚王待客的誠意。

Advertisement

周塵落座,不卑不,甚至笑瞇瞇的無所畏懼地打量著寬敞肅穆但又不失奢華貴氣的廳堂。

等打量完了,他才沖主位上出恭敬的笑,問道,“王爺召周塵來,不知有何差遣?”

他閑然自若的氣度,足以證明他不再癡傻。

特別是他那雙微揚的眼角,似笑非笑,無端的帶著一明。

尹逍慕眸從他臉上移到他手上,薄輕啟,“周公子的折扇很是別致,不知是何人題詞,詞為何意?”

周塵垂眸,將折扇展開,突然咧笑,“沒什麼別致的,不過是周塵癡傻時胡罷了。”

那紙上的字是如此寫的:qio到的都是哈批龍!

看著他將字跡對著自己,尹逍慕微微瞇眼,狹長的眼中眸暗沉。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幾個字并非好字,也并非好話!

“周塵,聽說你在尋找千年冰珠。”忽略那把折扇,他直接進正題。

“嗯?”周塵有些驚訝,“王爺如何得知?”

“你尋找千年冰珠作何用途本王不予過問,本王今日請你來,只是想同你做筆易。本王只需一顆冰珠,多銀子由你說。”

“王爺想買我的冰珠?”周塵從座椅上蹦起,口拒道,“這怎麼能行?冰珠對我來說可是有大用途的,別說一顆,半顆都不行!”

他的反應不能用大來形容,而是相當的激

別說尹逍慕了,玄柒和凌武都看得直皺眉頭。

尤林問道,“周公子,小的可否斗膽一問,您要冰珠有何用?”

周塵下抬起,“我自有我的用!”

尤林看了看座上抿薄沉冷的主子,朝周塵笑了笑,以示善意,“周公子,實不相瞞,我們要冰珠是為了救人。若周公子肯割舍一顆,多銀子都無所謂。”

Advertisement

周塵瞪他,“既然你們有銀子,那便自行買去,反正我不賣,出多銀子都免談。”

見他一點商量的語氣都沒有,尤林臉上的笑也掛不住了。

他們王爺可是頭一次拿出如此多耐心待人,這周塵實在是不知好歹!

然而,不等他繼續說服周塵,尹逍慕便冷聲道,“既然周公子不愿,那本王也不便勉強。尤林,送客。”

“是。”尤林躬應道。

而周塵顯然也不想多留,拱手向尹逍慕道了句‘告辭’,便揚長離開了楚王府。

等他一走,凌武很是不滿地道,“王爺,這周塵的腦子怕是還沒好徹底,您如此請他來,他竟毫不把您放在眼中!”

尹逍慕斂眸凝視著周塵離開的方向,“他不但好徹底了,還極為聰明。”

凌武,“……”

玄柒沖凌武笑道,“王爺說得沒錯,這周塵不是個簡單的。他之前癡傻,如今言行舉止再失態,也不會人厭惡。畢竟,誰也不能保證他癡傻之癥是否會復發。萬一他癡傻癥‘復發’了,反倒是旁人的不是了。所以,他有張揚不羈的底氣。”

凌武哼道,“管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捂著千年冰珠不出,便是沒把我們放在眼中!”

玄柒拍了拍他的肩,“別心急,總會有辦法的。”

正在這時,金嬤嬤從廳堂外進來。

玄柒和凌武立即收了聲。

金嬤嬤來這里自然是稟報況的。

聽完裴映寧和裴靜嫻的對話,尹逍慕俊臉跟潑了墨似的,眸底也暈染了怒。

“本王竟不知我楚王府的門檻何時變這般低了,什麼東西都妄想進來!”

“王爺,屬下聽說那裴四小姐好像被裴夫人許給了周尚書的小公子……對,就是先前來過的周塵!”玄柒突然反應了過來。

“消息可靠?”尹逍慕眉梢微挑。

“王爺,不會錯的,之前屬下去茶樓打探別的消息,偶然聽到食客笑談此事。大家都在說,裴夫人有意打裴四小姐這位庶,所以才將人許給了周家的傻子。”

尹逍慕倏地勾起薄,眉眼中的怒然無存,甚至快速閃過一算計。

“玄柒,想個法子,讓裴家那庶早日嫁周家,越快越好!”

……

對于今日尹逍慕會客一事,裴映寧是知曉的,只是心思不在尹逍慕上,自然不會去打聽尹逍慕到底見了誰。

金嬤嬤去前廳時,便在房里寫寫畫畫。

不知不覺太已落山。

聽到推門的腳步聲,眼睫不自然地,執筆的手也不自然地停頓下來。

不見面時心毫無波瀾,但人到跟前時,腦海中不由自主的便會想起昨夜的事。

那些吻……

好像比做那種事更加讓人印象深刻!

尹逍慕徑直走到桌邊,剛準備細瞧的畫作,突然看到留在紙上的字跡,臉不由得沉下。

“這字……是你寫的?”

“咳!”裴映寧不自然地咳了咳,“王爺莫見怪,我長在鄉下,識字不多,所以才把字寫得如此‘簡潔’。”

會繁字,可嫌復雜,自然就用了自己擅長的簡字。

之所以向他解釋,主要是不想他為此起疑。

尹逍慕斂眸子,眼如針般冷颼颼向著

裴映寧被他盯得頭皮發麻,“干什麼?有什麼好奇怪的?”

尹逍慕將紙放下,突然提筆在紙上寫了起來。

寫的正是周塵紙扇上那幾個筆鋒簡潔但又讓人不知所然的字。

然后問道,“你可知這是何意?”

裴映寧不看則已,看清楚他寫的字后,雙目大瞪,激得抓住他的手腕,“王爺,你在哪里瞧見的?還是誰告訴你的?”

尹逍慕一瞬不瞬地盯著,聲線突然冷,“你激什麼?”

裴映寧,“……”察覺到自己失態,腦子飛速運轉,然后笑說道,“王爺,你寫的這句話是我老家的土語,只有當地人看得懂。我來京城好些日子了,突然看到悉的家鄉話,難免激。”

“是嗎?老家土話?”尹逍慕冷哼,顯然不信。

“是啊!”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裴映寧干脆指著他寫的字為他翻譯,“‘qio到的都是哈批龍’,意思就是‘看到的都是傻子’,意在罵人,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聞言,尹逍慕俊臉上突然添了一層黑氣。

那周塵拿著紙扇大搖大擺的出現,還有意把紙扇上的字對著他……

好!

很好!

“王爺,那人到底是誰呀?”裴映寧笑問道。知道自己不能再失態了,為了盡快找到歐塵,必須要鎮定鎮定再鎮定,“如果有人用此話罵你,那實在是太過分了,你讓我去見他,我用土話幫你罵回去。”

尹逍慕臉非但沒好轉,還冷冷一哼,“無可奉告!”

語畢,他憤然轉,帶著一砭人骨的冷氣頭也不回地離去。

裴映寧一臉黑線。

反應大有可原,可是這反應是怎麼回事?

桌上的畫都是想打造的兵,上面用簡字標注了尺寸,可是他卻看都沒看一眼,反倒是對所謂的土話變了臉……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一定見過‘那人’!

至于那人是不是歐塵,不敢保證。畢竟那一次事故現場不止一人,萬一有其他同事跟一樣時空穿越了呢?

不管怎樣,眼下一定要打探出對方是誰,就算只有一個月可活,能在這個異世見到老鄉,那也是讓人欣的。

……

太傅府。

裴哲山正指著范碧珍大罵。

“誰讓你擅自做主給嫻兒定親的?如今周家送來庚帖,下個月便要上門迎親,你這是要氣死我啊!”

“老爺,妾也是為了嫻兒好啊!”范碧珍委屈地解釋,“那周塵雖然是個傻子,可嫻兒是以正妻之名嫁過去,一點都不虧。何況妾聽說那周塵的癡傻癥已經痊愈了,現在與常人無異,嫻兒嫁過去,更是沒有虧。”

“你說沒虧便沒虧?那我以后拿什麼人往太子邊送?”裴哲山怒道,“你看看卿兒,如今已是殘花敗柳,你還想指太子要?”

“我……”提到兒,范碧珍忍不住掩面痛哭,“我可憐的卿兒啊……不知道被哪個天殺的毀了……”

裴哲山背著手走來走去,但越走越惱,“不管怎樣,你給我想辦法,把這門親事給退了!”

范碧珍用手絹眼淚,哽咽道,“老爺,嫻兒和周塵的婚事已定,妾連周家的聘禮都收了,您如何退?”

“什麼?!”裴哲山忍不住怒指,“你竟敢背著我收周家的聘禮?”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