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6章 追殺未來女婿,變態啊!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6章 追殺未來女婿,變態啊!

“周塵。”

“干什麼?”周塵想咬牙切齒但又不敢,只能像老太太一樣癟著著他。

“你去過淮州嗎?”尹逍慕又蹲在他面前。

看似屈尊降貴,可他俊臉冷,眸寒氣人。

周塵怎麼看都看不出來他對自己有善意,遂下意識地脖子,后背往墻壁

“淮州是哪?我為何要去淮州?”

“那你方才說的鳥語……”尹逍慕頓了一下,眸微閃后,語氣突然轉變,“你剛才說的話本王聽著很是親切,不知你是從何學來的?”

周塵雙眼大睜,像是不可置信般哆了哆,“你……你莫非也是穿越來的?”似是為了確定,他開始用方言,“我四川的,你哪里勒?”

尹逍慕眸底疑暗涌。

穿越是什麼?

四川又是何地?

東烏國有這個地方嗎?為何他沒印象?

而且據他所知,周家數代為,皆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這周塵自癡傻,更加不可能離開京城去別……

“咳!本王也是……”

“臥槽!你真的也是穿越來的?”周塵激不已,猛地將他抱住,“兄弟,我是被炸死的,你是啷個死的?”

“……!”尹逍慕一臉黑。

這人腦子是沒好嗎?

不但同他稱兄道弟,竟還敢當面詛咒他!

偏偏周塵抱著他沒看到他比鍋底還黑的臉,還一個勁兒地講訴自己的遭遇,“你是不曉得老子有好霉哦,一哈就被炸了,醒過來就了個哈兒!哥子,還是你運氣好,穿過來就當王爺,以后你要罩到幺弟喲!”

“……”

“對了,哥子,你以前是干啥子的?我警校剛畢業,以前跟到我姐混,現在我要跟到你混了哦。”

“……”

久不見他開口,周塵這才推開他,見他眸直愣,在室燈火照耀下的臉僵得猶如雕塑,于是忍不住用拳頭叩向他膛,“誒,你是太激了麥?哎呀,我理解,理解,就像我前頭那會兒,天天被人當哈兒,真的想死了算求了。你娃子比我會投胎,弄到個王爺當,簡直是安逸慘了,還有啥子好想不開的嘛!”

Advertisement

尹逍慕狠狠地吸了一口氣,幾乎是用盡全力才遏制住了心的震撼和凌

周塵的腔調他不能全聽明白,但是大意是聽懂了的……

“你……本王讓人帶你去一安全之地,有何事回頭再說。”語畢,他起頭也不回地離去。

“誒,哥子……”周塵還想再說什麼,但人已經沒影了。

沒多久,凌武從外面進來。

許是知道他了些傷,上前將他從草席上扶起,“周公子,此地不宜久留,王爺讓我先帶你離開。”

周塵笑道,“行,都聽他的!”

……

凌武帶著周塵離開時,裴映寧看到了的。

也沒多問,只以為尹逍慕是在幫人。

“王爺,這地方怕是不能再做基地了,得想個法子把這里的東西轉移到別去。”

尹逍慕形如雕塑,既不也不言,甚至眸膠著在上,半天都沒眨一下眼。

裴映寧走到他面前,小掌在他眼前揮,“你干嘛呀?我在同你說話,你聽到了沒?你要是不愿幫忙就直說,我另外找人就是。”

尹逍慕一把將手腕抓住。

流轉,仿佛終于恢復了意識。

只是,他薄,接著又抿得死

裴映寧越發不明白,“王爺,你都走魂半天了,有什麼話能不能直接說,我趕時間啊!”

尹逍慕深深的的凝視著,問道,“你真的要忤逆太傅?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提到裴哲山,裴映寧垮下臉,“不是我要忤逆他,是他要我的命!從他喂下我毒藥的那一刻,我與他的仇便不共戴天,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他們墊背!”

“可他……是你父親。”

“呸!他也配做人父?我寧可拜頭豬做爹,也不想跟他做父!”

Advertisement

“……”尹逍慕角狠狠一

“王爺,我知道你不信我,我也不求你信我,但請你以后別把我同裴家扯上關系,我嫌晦氣!”裴映寧甩開他的手,轉又去了枯井邊。

尹逍慕薄微張著,明顯還有話想說。

可看著月矯捷颯爽的姿,他輕斂的眸底不由得閃爍出,比月還瀲滟溫和,嚨口的話亦全吞咽回腹中。

究竟是誰,他會查清楚的……

信步過去,這次他沒再將從井里擰出來,只是同井里的說道,“本王想到一個地方,興許你會喜歡。”

裴映寧抬頭著他,眼中閃閃發亮,“真的?”

“嗯。”

……

不知不覺已到后半夜,不過裴映寧一點睡意都沒有,反而掌恨不得今晚就大功告

王的辦事效率一直都滿意的,特別是這次,他竟然把楚王府后面的山頭給基地,還讓玄柒帶人聽候一切差遣,更是滿意到了極點。

“王妃,天快亮了,您先回府休息吧,屬下在這里守著,不會出差錯的。”看忙活了幾個時辰,玄柒除了心生佩服外,也忍不住心疼。

哪有姑娘家又挑又扛的,也幸得王爺不在這里,不然得讓他們一群人挨板子。

裴映寧指著侍衛剛挖好的地窖,認真代他,“搬來的那些東西務必要謹慎對待,防火的同時也要防。”

“是!”

“明天你幫我找兩個秀娘,我讓們做些口罩和手套,那些東西不能直接接,避免中毒。”

“是。”說什麼玄柒都一一應下。因為王爺說過,不論要什麼都必須滿足,哪怕聽不懂也不要,只要按吩咐去辦就行。

站在山頭上,看著周圍侍衛們都累得氣吁吁,裴映寧也有些過意不過,便揚聲招呼,“留下兩個人值守,其他人都回府休息。后面要如何做,我明日再詳盡地告訴你們。”

Advertisement

“是!”眾侍衛同聲應道。

裴映寧又朝玄柒看去,問道,“那位公子傷得很重嗎?”

玄柒回道,“回王妃,屬下也不知,不過王爺一直沒來后山,想必那位公子傷勢不輕。”

“行了,那我們先回去吧。”

“是。”

……

書房里。

凌武稟報著,“王爺,依屬下看,周公子的癡傻病本沒好,他竟然同您稱兄道弟,還說什麼您會罩著他……”

尹逍慕角微不可查地搐著。

對于周塵的來歷和份,他半字都沒,自然也理解手下此時的心

“無妨,就當他瘋言瘋語吧。只要他能讓出千年冰珠,也算本王欠他一份人,禮待他也是應該的。”

“是。”自家王爺都這般說了,凌武自然再無嫌棄之言。

“王妃還沒回來嗎?”

“回王爺,王妃已經回房了。”

聞言,尹逍慕起往臥房去。

臥房里,裴映寧洗完澡剛睡下。

聽到推門又關門的聲音,也沒睜眼,畢竟那一別樣的清冷的氣息蔓延過來,不用問都知道是誰。

男人褪了上床,一點都沒客氣地進了被窩。

裴映寧這會兒很累,真有些怕他拉著‘運’,于是閉著眼裝死,不管他抱得多都不出聲。

好在今晚的他似乎也沒興致,只是抱著,沒有進一步的舉

一夜無話到不知不覺睡著。

醒來,已是第二天午時。

跟往常一樣,旁早已沒了人。

裴映寧并不在意,用過金嬤嬤送來的飯菜后,便準備帶著玄柒直奔后山。

突然,馬安奉裴哲山的吩咐來楚王府見

裴映寧在小廳里接待了他。

在金嬤嬤退下后,馬安便直切主題,問道,“大小姐昨夜可是同楚王在一起?”

“嗯。”裴映寧淡淡地應了聲。

“那大小姐可瞧見了什麼?”

對于昨晚的事,裴映寧本來不上心的。楚王救人,覺得那是他的事,黑人追殺那名男子,也同無關,干嘛要管多余的閑事?

然而,馬安卻因為昨夜的事跑來,用審問犯人的口氣審問認真回想了一下昨夜的場景,突然反應了過來。

那些黑人難道是太傅府的人?!

“馬管家,你想說什麼直接說。”

“大小姐,您昨晚都看到了什麼,還請您如實告知老奴。”

裴映寧真恨不得咬死他。

這老東西,真是夠狡猾的!

不過面上還是佯裝認真回想,“昨夜王爺帶我去外面欣賞月景,可不知道怎麼回事,上一個渾沾滿的人,王爺不想惹麻煩,便帶我躲進了一家鐵鋪。我們剛躲進鐵鋪,就遇上了好幾個兒翻墻而,那些兒見到我們,以為我們是鐵鋪的主人,立馬就溜了。我和王爺了些驚嚇,也不敢在外多待,很快便回了府。”

馬安聽完,臉不是很好看,“大小姐可知那人去向?”

裴映寧白了他一眼,“我們躲都來不及,我還管他去何?”

馬安盯著的目多了一凌厲,“真的?大小姐確定王爺沒理會那人?”

裴映寧也拉長了臉,不滿道,“你要不信,大可以去問楚王!”

馬安老眼瞇了又瞇。

正好金嬤嬤端著茶水進來,客氣地招呼他,“馬管家,吃口茶吧。”

馬安拱手道,“多謝。”然后又朝座上的裴映寧道,“大小姐,您保重子,老爺說過了這兩日便來接您回府。老奴就不多打擾您了,這便回去向老爺回話。”

裴映寧出微笑,“馬管家慢走。”

很快,馬安離開了楚王府。

待他一走,裴映寧便問金嬤嬤,“嬤嬤,王爺呢?”

金嬤嬤道,“王爺一早便出去了。”

“那你可知王爺救下了一位公子?你知道那公子在何嗎?”

“回寧兒小姐,奴婢不知。”

“凌武呢?”

“凌武同王爺一道出的府。”

“……”裴映寧無語了。

裴哲山特意派馬安前來打探昨晚的事,那說明昨晚的事非同尋常!

如果那幾個黑人是裴哲山的人,那被追殺的公子究竟是何人,居然讓裴哲山搞暗殺,還如此張那人下落!

對那公子不興趣,但有句話怎麼說的,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裴哲山要對付的人,覺得有必要拉攏一下,這樣自己在對付裴哲山的時候也能多個幫手,不是嗎?

……

太傅府。

聽馬安稟完,裴哲山著臉許久都沒說話。

馬安道,“老爺,小的覺得大小姐并沒有說實話。”

裴哲山咬著牙道,“若敢說謊,我定不饒!”想到什麼,他朝馬安抬了抬眼,“那幾個廢,務必解決掉!”

“是。”

“仔細想想,是老夫之過急了。還未探出究竟是否忠心便送到了楚邊,若是有異心……”

“老爺,依小的看,現在試探大小姐也不遲。”

“嗯。”裴哲山點了點頭,眼中浮出一算計。

……

裴映寧本來打算今日開工的,沒想到上午馬安過來,下午裴哲山又親自找來了。

但跟馬安審問的態度不同,裴哲山先是關心了一番,然后像閑聊家常般同說起來,“寧兒,你有所不知,昨晚你和王爺見到的人乃是兵部尚書家的小公子周塵,那周塵被人追殺,正巧被我的人遇見,原本我的人是想出手相救的,但有人從中作梗,劫持走了周塵。眼下周家正在為周塵失蹤一事擔憂,為父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周家。不說吧,又擔心周塵在外遇難,說吧,又怕周家怪罪我們沒保護好周塵。”

裴映寧算是明白他來的目的了。

殺人不,他想改口變救人!

這老東西,咋就這麼不要臉呢?

等等……

尚書府的小公子?

那不是裴靜嫻要嫁的對象嗎?

聽裴靜嫻說過,那是個傻子。可是昨夜見過那男子,言行舉止與常人無異,哪里像傻子了?

“爹,既是尚書府公子,為何會流落街頭被人追殺?”

這老家伙,追殺未來婿,變態啊!

還有楚王,昨晚他應該認出那人是周家公子,不然不會出手相救。可既然救下了,為何不把人送回家,反而要將人藏起來?

現在好了,裴哲山殺人不,明晃晃地倒打一耙,說周公子是被人劫走的。

這不擺明就是在說是楚王劫走的嗎?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