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7章 敢碰她,信不信本王廢了你!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7章 敢碰她,信不信本王廢了你!

裴哲山嘆了口氣,道,“那周塵以前是個癡兒,你二娘同他母親有些,便說好將你四妹許給他。后來不知怎的,那周塵的癡癥突然好了,周家想提早把你四妹娶過門,但那周塵不喜,竟逃婚了。事關兩家面,為父也不能袖手旁觀,便暗中差人尋找周塵,誰知道竟遇上他被人追殺。”

裴映寧認真聽著,心里卻是暗罵,真是城隍老爺告示,鬼話連篇!

既然要編,那大家都編好了!

“爹,這事您怎不早告訴我呢?要是早知道那周塵是我妹夫,昨晚我說什麼也要讓王爺救下他!不過您也別太擔憂,回頭我告訴王爺,讓他也派些人同你們一道尋人。王爺疼我,這點要求他自是會答應的。”

裴哲山目暗了暗,假意環顧小廳后,問道,“王爺呢,他不在府上麼?”

“王爺一早便出去了。”

“可知他去了何?”

“聽說是凌護衛的一個遠房親戚家的老母豬在生豬崽時,發現豬圈下面埋有一個寶,凌護衛好奇,便帶王爺去瞧寶了。”

“你……”裴哲山目一凜,惱道,“誰告訴你的?”

“玄護衛說的。”裴映寧見他不信,立馬道,“您要不信的話,我可以把玄護衛來,您可親自問他。”

“裴映寧!”裴哲山從座怒起,厲聲叱道,“你是傻子嗎?還是說你當我是傻子?”

“爹,兒哪里說錯了?還是兒哪里做錯了?”裴映寧跟著起,一臉委屈地著他。

“既然你說楚王疼你,那你為何不隨楚王一同出去?”裴哲山咬著牙問道。

“王爺是疼我啊,我手臂斷了,他找名醫給我接骨,又讓金嬤嬤好吃好喝伺候我。從小到大,我都沒吃過那麼鮮可口的飯菜,也從來沒住過那麼致華麗的屋子,更沒用過那麼金貴別致的件。爹,我真的沒騙您,王爺對我真的是極頂好,好得我都覺像在做夢。”裴映寧揚著下的臉蛋上出滿滿的幸福。

Advertisement

但裴哲山卻是氣得臉鐵青,“我是問你,為何你不與王爺一同出去?難道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嗎?”

裴映寧臉上又出一抹,“爹,不是兒不想與王爺一同出去,而是王爺他……他太心疼兒,知道兒晚間沒睡好,所以白日里都不讓兒做任何事。”

“你!”裴哲山口起伏,指著的手都被氣得發抖。

“爹,您作何生氣呀?”裴映寧上前扶住他,還的為他順氣,“爹,您有何代就直接告訴兒,兒一定會聽話照做的。”

裴哲山是真想給幾下,可仔細一想,這兒從小長在鄉野,就算皮子利索,可為人世到底比不得京中長大的人,究其原因便是缺乏管教……

“寧兒,我看你傷勢好得差不多了,也該回府待嫁了。明日讓王爺送你回府,我會備足酒菜好好招待王爺,以謝他這些日子對你的照顧。記住,要讓王爺親自送你回去。”裴哲山沉著臉,并重點強調。

“好。”裴映寧乖巧地應道。

……

尹逍慕這一天都沒在府上,裴映寧等了他一天,等到天黑都上床睡下了,才聽到推門而的腳步聲。

這一次,沒再裝睡,主坐起,瞪著他走近,“王爺,你出去能不能先打個招呼,要再不回來,我都快去衙門報你失蹤了!”

尹逍慕停在床邊,俊臉繃著,薄抿著,眸冷森森的。

明顯就是不滿出口的話。

裴映寧等了他一整日,是真磨滅了耐。不過發氣歸發氣,還是知道好歹的,不會真的去得罪他。

“吃飯了嗎?要是沒吃,我去給你拿些吃的。”

尹逍慕突然傾向,低頭視,“你在擔心本王?”

Advertisement

裴映寧差點讓口水嗆住,好在穩住了。

面對他x般的眸‘呵呵’笑,然后轉移話題,“我爹今日來找我,說了一些事,你想聽嗎?”

有意回避自己的問話,尹逍慕俊臉繃得越發冷

裴映寧假裝什麼也沒看出來,把他拉上床坐下,然后將今日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末了,不解地問道,“你怎麼回事,既然知道周塵被人追殺,那便把他送回家啊,你留著他作何用?我爹現在是沒證據證明你救了周塵,要是讓他發現周塵在你手上,那他一定會咬你,說你綁架了周塵!”

尹逍慕面上冷,但眸卻不自然地閃爍。

見他不言不語,裴映寧忍不住拉他胳膊,“誒,我跟你說話呢,你有在聽嗎?”

許是拉得太用力了,尹逍慕突然失去重心,直接朝撲了過去。

撲倒就算了,兩個的還‘巧合’地在了一起……

裴映寧還來不及掉黑線,他突然探舌長驅直

“你……唔唔……”

然而,尹逍慕本不給反抗的機會,抬手往后一揮,掌心使出的力直接將燭臺上的火熄滅。

瞬間暗下,可火熱的氣氛卻直線上升,伴隨著裳扯的聲響,曖昧的氣息也越來越濃烈……

……

翌日。

本來答應裴哲山今日回太傅府的,但奈何昨夜‘運’過度,裴映寧直接將此事給丟到了腦后。

沒辦法,誰讓某個男人一回房就拉著練’,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天剛亮,尹逍慕起床更,很快離開。

待他一出房門,原本‘睡’中的裴映寧便翻跳下床。

知道金嬤嬤這個點是不會來打擾的,而要出府,對來說也不是難事。

Advertisement

就想知道,楚王到底把周塵藏在什麼地方,既然問他他不說,那只能跟著他去了……

城東梧桐巷。

銜泥小筑。

看著前來的男人,周塵也不廢話,拿出一只白玉盒遞給他。

尹逍慕打開玉盒一看,俊臉罕見地出驚訝之

是沒想到周塵居然把三顆冰珠全給了他。

周塵道,“不用驚訝!我找千年冰珠不過是為了回現代,慧澤大師說了,要集齊五顆才有機會。可你非要拿它救人,那我舍一顆跟舍全部也沒有區別。”

尹逍慕眉突然蹙,“慧澤大師?龍潭寺方丈?”

周塵點點頭,“就是他!”接著他不解地問道,“你認識他?那你怎麼沒去找他?你都不知道,為了尋找回去的法子,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打聽到他的!”

尹逍慕眸子輕垂,掩去了眸底的冷意。

回頭他便讓人把那方丈趕去別……

看著他把玉盒收起來,周塵那真真是疼,最后帶著哭腔問他,“你到底要救什麼人啊?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嗎?我好不容易找到三顆,就差那兩顆了,如果你給力,幫著把另外兩顆找到,等到天時九紫離火運到來時,我們極有可能找到回去的辦法。慧澤大師說了,三元九運,明年便了九紫離火運,說不定就能看到異象發生,你真的不考慮考慮嗎?難道你就不想那邊的親人朋友?”

“不想!”尹逍慕黑著臉說完,轉便離開了銜泥小筑。

“你……”周塵瞪著他決然離去,最后頹然地跌坐在小椅上,像丟了魂兒一般了無生氣。

突然,外面傳來靜,他以為是尹逍慕回來了,頓時大喜過,起沖了過去,激之下方言口而出,“老子就曉得你不得做那種哈四……”

話還沒說完,他臉上的喜便僵住。

而裴映寧也如石化般定住,雙目大瞪地著他,“你……”

方才絕對沒有聽錯,那真的是老家的方言!

“你不是前天夜里跟尹逍慕一起的人嗎?他都走了,你怎麼還不走?”周塵一顆心被擊得碎,語氣陡然變得惡劣起來。

“周塵……歐塵……塵塵兒?”裴映寧哆嗦著,最后一個昵稱用的是方言。

“你……”周塵雙眼瞬間瞪得比還大,“寧……寧姐?!”世上只有一個人會那樣他!

“塵塵兒!”

“寧姐!”

隨著親切的呼喚,兩個人激地抱在一起!

“你們在做什麼?!”

突然,從大門傳來冷冽刺骨的聲音。

周塵抬頭去,裴映寧則是回頭去。

就見某個男人去而復返,一怒火不說,那俊臉因為憤怒而呈現扭曲之態,滿眼戾氣如同鬼魅附

裴映寧莫名的抖了一下,然后將周塵放開。

可周塵呢,卻是自然的摟著裴映寧的肩,不解地問道,“你不是走了麥?啷個又回來了呢?”想起什麼,他趕對裴映寧道,“寧姐,你跟他在一起,曉得他也是穿越來的不?”

裴映寧驚訝地反問,“他也是穿越來的?”

周塵點頭,“對頭,那天晚上他自己說的,跟我是老鄉!”

裴映寧瞬間一臉瀑布汗。

王怎麼可能是穿越人士?

要是穿越人士,為何他連火槍都不認識?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正凌中,突然一道冰寒刺骨的氣息襲來,下一瞬,周塵被撞開,而則是被某個男人摟住。

還不等給開口,便聽周塵被威脅,“敢,信不信本王廢了你!”

周塵穩住形后,張著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

裴映寧抬頭著面前男人黑沉冷冽的臉,到他上真的有殺氣暗涌,開口,“王爺,你這是干什麼?”

尹逍慕低頭,咬著牙問道,“你們是何關系?”

聞言,裴映寧太突突地疼。

承認剛才那一幕可能讓他誤會了,可是他這一副摔醋壇子的反應算幾個意思?

他們只是未婚男,又沒真,他需要像捉一樣怒嗎?

“那個……王爺,你先冷靜一下,我也要冷靜一下,等我捋捋清楚,然后再向你說明,行嗎?”

塵居然把他當穿越人士,那必須弄清楚,歐塵究竟對他說了什麼……

而周塵,也就是歐塵,也是很懵地看了他們半天,忍不住開口,“有什麼話,要不進屋說?”

正在這時,門外突然沖進來一群人。

還是一群捕快!

其中一人大聲喊道,“那便是周公子!找到周公子了!果然是楚王劫持了周公子并將人藏在這里!”

他手里還拿著一副畫像,畫像中的人也正是周塵。

面對一群捕快的闖以及嚷嚷聲,尹逍慕瞇起了眸子。

裴映寧也冷了臉。

周塵則是忍不住沖過去,“你們胡說八道什麼?誰說楚王劫持我了?”

拿畫像的捕快解釋道,“周公子,我們一早接到報案,說你被楚王劫持,還說你被關在這里,我們大人特意讓我們來解救你。”

周塵大怒,“放他娘的千年屁!我跟楚王在這里談事,誰說我被劫持了?”

捕快又道,“可是尚書府的人也說你失蹤,周大人也讓我們尋找你的下落。”

周塵咬牙切齒,“簡直是莫名其妙!我在這里好端端的,誰要你們找?”他抬手怒指門外,“麻煩你們離開!我在外面玩夠了自己會回去!”

見狀,捕快也不敢再說什麼,只是走時似乎還有些不放心,朝尹逍慕的方向多看了一眼。

沒多久,捕快們都走了。

裴映寧,“這絕對是裴哲山那老東西干出來的!若我沒猜錯,應該是我們被他的人跟蹤了!”

周塵轉好奇地問,“寧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現在究竟是什麼份?”

裴映寧道,“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先換個地方再說。”

隨后,拉了拉尹逍慕,“王爺,我腦袋疼,你有啥話能不能先忍忍,等我和他講清楚了,我再向你好好解釋。”

尹逍慕一怒火不減毫,但盯著拉自己的手,薄抿了抿,最終什麼話也沒再說。

沒多久,他們三人一同進了楚王府。

裴映寧本想跟周塵單獨說話,可是某個王爺就跟要吃人似的,提都不敢提,便只能當著他的面同周塵敘舊,各自講訴自己的況。

當然,大多時候他們是用方言說的。

得知周塵把尹逍慕當穿越人士的經過,裴映寧那真是哭笑不得。

王那腹黑鬼,也太會坑人了!

不過當得知尹逍慕是為了才坑周塵手中的千年冰珠時,心里又忍不住,完全沒想到他真的在為自己尋找解藥……

跟周塵敘完,瞧著主位上那張依舊黑沉冷冽的俊臉,沉凝片刻后,起走到他前,很是認真地道,“王爺,多謝您為我尋找解藥。”

誰知尹逍慕冷眸凌厲的向周塵,問,“你們究竟是何關系?”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