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9章 來、日、方、長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19章 來、日、方、長

周塵站在床尾罵,“災舅子、砍腦殼的溫桑、日他仙人板板都不好,哪個賣鉤子做的,祝他全家都沒雀兒!”

裴映寧本來痛得打滾,結果聽他罵完后,又忍不住想笑。可哪敢笑啊,只能使勁兒憋著,憋到渾搐。

尹逍慕一記寒芒向周塵,冷聲斥道,“一邊去!”

周塵‘哼’了一聲扭開頭。

他不知道這個男人給寧姐灌了什麼迷魂湯,居然讓他寧姐為這個男人這種罪,還特意代他不讓他手,務必配合著他們把戲演完……

對周塵的話,裴哲山真是一句話都沒聽懂,只當他這個傻子在講瘋話。

見尹逍慕是真心在意大兒,除此外,也沒別的收獲,他這才讓馬安把小芹帶進屋,當著他們的面審問小芹。

“糕點是你做的?”

“老爺……糕點是奴婢做的……可是奴婢沒有要加害大小姐……奴婢不知道糕點如何會有毒……”小芹跪在地上哆嗦地磕頭解釋。

“你都承認是你做的糕點了,還敢說你沒下毒?”裴哲山怒斥。

“老爺……”

“馬安,把帶下去,杖刑!”

“是。”馬安領命,然后喚了兩個下人進來,把哀嚎求饒的小芹給拖了出去。

很快,門外傳來重重的板子聲和慘聲。

直到慘聲停止,板子聲才落幕。

小芹是死是活沒人知道,裴映寧不想問也不敢問,因為比誰都清楚,今日這一出是裴哲山有意設計的,不難看出小芹是個背鍋俠,但沒人敢保證小芹絕對無辜。

裴家的人,做不到同

沒多久,府醫送來了解藥。

裴映寧痛得腸子都要斷了,接過藥碗就要喝。

“慢著!”尹逍慕突然低喝,搶先一步從府醫手中奪過藥碗。

Advertisement

裴映寧看著他眸底翻涌的冷,再看那碗中又黑又臭的水,心下不發寒。

這解藥也有問題?

裴哲山還在試探?

抬眸掃了一眼,就見裴哲山和府醫都地把尹逍慕盯著。

包括周塵也是。

心下暗惱,自己都犧牲這麼多了,可不能前功盡棄,就算是砒霜,也得喝下去……

然而,就在準備搶尹逍慕手中的藥碗時,只見尹逍慕低頭吹起了湯藥,還溫聲與道,“小心燙口。”

裴映寧,“……”

裴哲山在一旁眼珠子都不控制地鼓了鼓。

周塵也是。

在尹逍慕罕見的溫下,裴映寧喝下了解藥。

沒一會兒,腹痛便有所緩減。

尹逍慕轉頭對裴哲山道,“太傅,避免今日之事再發生,本王會派金嬤嬤來府上伺候寧兒,順便教導寧兒規矩。”

裴哲山自責道,“是臣管教下人無方,才讓寧兒遭此罪。既然王爺有心為寧兒做主,一切便聽從王爺吩咐。”

尹逍慕又道,“寧兒需要休息,本王陪著,待睡著后本王再回府。”

裴哲山也識趣,隨即帶著府醫離開了。

很快,屋子里就剩下三人。

周塵已經忍了許久,眼下沒了旁人,終于可以好好說話了。

“寧姐,你這樣何必呢?要是你出點啥事,我怎麼活?”

他話里兩種意思:其一,是覺得為某人犧牲,實在不值;其二,裴映寧在他心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尹逍慕寒著臉,眼神如同刀片般割著他。

偏偏周塵一點都不怕他,還氣惱地瞪他,“我有說錯嗎?要不是為了保護你,我寧姐會做這種蠢事?”

瞧著兩人視線在空氣中蹦出來的電火石,裴映寧哭笑不得,“塵塵兒,別那樣說王爺,這事跟他無關。”

Advertisement

就算不是楚王,換別人,也會如此做。

因為這是和裴家的事!

不愿做裴哲山的棋子,既然選擇叛逆,哪有不吃苦頭的?

十多年的誼,加之他也知道了裴映寧如今的境,周塵自然懂話里的意思。

他不跟尹逍慕敵視了,只是心疼地看著裴映寧,鼻子發酸,眼眶發紅,“寧姐,你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在這苦的!之前我一心想回去,就是放心不下你,現在我們都在這里了,我沒有牽掛了,可以隨心所了!我就不信我們姐弟聯手,還對付不了那些渣渣!”

裴映寧笑著安他,“我們只是初來乍到還沒站穩腳,所以才會制于人。這些只是暫時的,咱們先忍忍,等到我們實力強了,你覺得有幾個人是我們的對手?”

周塵道,“寧姐,你放心,你代的那些事我會去做的。”

裴映寧看了看旁冰雕似的男人,又對周塵笑道,“我有話和王爺說,你去外面等會兒。”

周塵瞪了一眼尹逍慕,然后才出房門。

兩個人的世界,多是有些曖昧的。

裴映寧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往‘鬼打架’的時候都沒這種覺,現在和平相著,反倒是不自在了。

“值得嗎?”這次是尹逍慕先打破氣氛。

“我說了,我是不會任裴哲山他們宰割的!”裴映寧再次表明態度。

“你就不好奇,為何本王會醫,又為何會瞞此事?”

“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尹逍慕角狠狠一

裴映寧捕捉到他的表,忍不住失笑,“放心好了,我裴映寧是沒什麼節,可我想保的事,便是他們打斷我的牙,我也不會吐一個字出來!”

Advertisement

“節是何?”尹逍慕微微瞇眼。只聽說過‘貞潔’、‘貞’,就沒聽說過‘節’。

“節就是氣節、守,懂了麼?”

“……”尹逍慕角又是狠狠一

“好了,王爺,我沒事了,你帶塵塵兒回府吧。后山上的那些東西也不能放太久,他知道如何做。”

尹逍慕并未起,反而俯下,抬手頭頂的發,低沉道,“那你安心待嫁,待本王親自來接你。”

他漆黑的眼眸如吸人的深潭,莫名的讓人有種眩暈。裴映寧頭皮一麻,心口怦然栗。

形容不出來那是什麼覺,只覺得有那麼一瞬間腦子好像按了暫停鍵卡住了。

“呵呵!”干笑著將他推開,“王爺,來日方長,有什麼還是等我正式離開太傅府再說。”

“嗯……”尹逍慕勾起角,眸突然在上流轉,“來、日、方、長!”

“……!”隨著他意味深長的注意力,裴映寧額頭不掉起了黑線。

如果可以,真想把這家伙做標本,然后釘墻上,摳都摳不下來那種!

門外。

周塵給他們放著風,突然看到一孩帶著丫鬟進了院子。

孩十四五歲,長得清秀可人,但在周塵不經意間同視線撞時,卻從孩眼中看到了幾分沉。

“這位公子是?”孩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起他來。

“你就是裴靜嫻?”周塵不答反問,同樣不客氣地打量。裴家的人他了解得差不多了,據年齡來判斷,這孩的份不難猜。

“公子認識我?”裴靜嫻打量他的眼神中添了幾分驚訝。

“在下周塵。”

“……”

裴靜嫻呆愣了。

只知道周塵是個癡兒,哪曾想今日一見,與傳言的完全不同。

面前的男子,拔瀟灑,模樣清雋,氣質傲然,十足的一位貴公子,哪里像癡兒了?

盯著自己的眼睛都發直了,周塵倏地垮下臉,習以為常地飚起方言來,“看啥子看,沒看過帥鍋麥?哈的!”

裴靜嫻沒聽懂他的話,但從周塵的神可以清楚得看到對的鄙視。

剎那間一黯,“既然周公子沒有癡癥,為何要瘋言瘋語?”

周塵眼角微微一,除了楚王尹逍慕外,這還是第一個聽他說方言的人沒有把他當傻子!

“本公子有沒有癡癥,你管不著,本公子到底是說人話還是說鬼話,你更管不著。畢竟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跟我說話的人究竟是人是鬼,四小姐可以自行琢磨。”

“你!”裴靜嫻忍不住抬手怒指他,“你敢說我是鬼?”

“我有說嗎?”周塵抱臂,眼角斜視,不無譏誚,“是人是鬼重在善惡,人分好人壞人,鬼也分好鬼惡鬼,四小姐可別看不起鬼哦。”

“放肆!”丫鬟翠兒斥罵道,“你敢說我家四小姐連鬼都不如?”

“噗!”周塵噴笑,然后捧著肚子指著們主仆道,“你倆可真有意思,一個勁兒的往自己臉上糊屎,還反說我不該隨地大小便!我拉我的,你們撿什麼撿啊?哈哈!”

裴靜嫻哆嗦著,被氣得完全說不出話來。

翠兒也一樣,只敢恨恨瞪著他,生怕自己多說話會更加讓人抓住嘲笑的把柄。

其實對周塵來說,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而已,放在二十一世紀,那也就是一個初中生,他作為一個大哥哥,謙讓都來不及,哪能去和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計較?

但他從裴映寧那里了解到一些有關裴家的人和事后,他便對裴家的所有人都沒好印象,更遑論這位曾經的未婚妻因為瞧不起他還想去破壞他寧姐的婚事,甘愿做人小三……

試問,這樣一個滿肚子心眼的人,他怎能不針對?

正在這時,房門打開,尹逍慕從里面走了出來。

見狀,裴靜嫻趕忙迎了過去,一改怒容,溫俏地行禮,“嫻兒見過王爺。”

尹逍慕冷眸從上掠過,只因擋了他的去路。而他幾乎沒做停頓,長靴一轉便繞開了裴靜嫻。

只在路過周塵旁時,才冷冷地斜了他一眼,“還不走?還想等他們設宴招待你?”

周塵猛地一脖子,“爬哦!鬼大爺才其他們的東西!”

尹逍慕沒搭理他的鬼,突然頓住腳步,鋒利的眼角向那俏的影,冷聲溢道,“四小姐乃閨中子,沒事還是出房門為好。”

語畢,他重提長,揚長而去。

周塵對著裴靜嫻嘲諷地笑了笑,然后才追著尹逍慕跑了。

裴靜嫻臉唰青,栗,何止一個難堪能形容。

翠兒著院門,忍不住替罵道,“小姐,這楚王實在過分,大小姐未出嫁便能自由出王府,也不見他說什麼,憑什麼您在自己府中還要被他辱?”

裴靜嫻閉的房門,眸戾得恨不得過門板把里面那個人掐死……

定是裴映寧在楚王面前說了什麼,不然以楚王低調斂的子,絕對說不出那樣玷辱人的話來!

“走,我們回去。”指尖掐著手心,帶著一臉恨氣轉離開。

……

書房。

馬安稟道,“老爺,楚王已經回府了。”

裴哲山著臉,問他,“楚王真的是白寒嗎?為何我瞧著他今日的反應沒有一點可疑之?”

馬安道,“老爺,今日試探,只怕楚王早就有所防備。雖然老奴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但是府醫在為大小姐診脈時發現,大小姐的胳膊恢復如初,完全不似過傷。這才幾日功夫,傷筋骨之痛便能好得如此徹底,這無論如何都說不通。”

裴哲山沉默。

良久,他才又開口,“未免打草驚蛇,還是不要之過急。太子的意思是,先讓大小姐出嫁,再做打探。服了緋火,若是一月后不來問我們要解藥,那便說明有人為解了毒,且解毒之人非神醫白寒不可。若是來問我們要解藥,我們便可用解藥脅迫做事,盡早為太子除掉楚王。”

“是。”馬安躬應道,“老奴知道該如何做。”

……

大婚前半個月的日子,裴映寧過出了歲月靜好的覺。

太傅府全府上下竟沒一個人出來給添堵。

金嬤嬤以教導規矩為由陪在邊,直到大婚前一日才回楚王府。

唯一讓裴映寧不爽的是,在天黑后總有那麼一兩個黑影在院子周圍出沒。

眼看明天就是出嫁之日了,金嬤嬤也走了,隔著房門都能到外面黑影的活躍度上升了。

早早熄了燈,合躺在床上。

突然,一異香從窗戶傳來。

也沒起,只是從上取出一只藥瓶,刮了點瓶里的膏脂抹在了鼻子和周圍,然后又摳了一小塊含在里。

這是有天夜里,楚王潛房里當‘采花大盜’時塞給的東西,說是可食用可涂抹,能對付世面上一些常見的毒藥。

屋子里的異香越來越濃,沒有任何不適,只是聽到門外有腳步聲后,才閉上眼假裝暈迷……

沒多久,一只手在鼻子下探了探,張又不失驚喜地道,“小姐,大小姐已經暈了!”

“快把弄走!”

“是,奴婢這就把弄走!小姐,您早些換上喜服,記得把蓋頭披上,千萬別被人發現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