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0章 房子都折騰塌了,還不消停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0章 房子都折騰塌了,還不消停

裴映寧被拖出房門。

門外還有一個丫鬟放風,見被拖出來,趕上前幫忙。

兩個人抬著穿梭花園,專挑僻靜小徑走。裴映寧也配合的,把自己當一條咸魚,安靜地聽著們呼哧呼哧的息聲。

直到兩人實在抬不了,將放在一團花圃下暫作休息。

猛地一個鯉魚打,朝兩人縱一撲,左一記手刀,右一記鐵拳,快、準、狠地讓兩人暈倒在地!

其中一個不認識,但另一個卻是悉的,那便是裴靜嫻的丫鬟翠兒!

“m的!就憑你們兩個也想綁架我?下輩子投好胎再說吧!”憤懣的一人賞了一腳。

然后蹲下扯下上的腰帶,像打包貨品一樣將兩人疊捆在一起,最后扛上肩,運起輕功朝外墻的方向飛去——

天初亮。

裴哲山安排的陪嫁婆子和丫鬟進了裴映寧臥房。

見床邊新娘已經穿戴整齊,且自己已披好了蓋頭,都很是意外地愣了。

“你們別忙活了,都去外面候著吧,等花轎來了再喚我。”裴靜嫻著嗓子道。

之前裴映寧邊有金嬤嬤,有關裴映寧的吃喝拉撒金嬤嬤全都包攬了,除了院里的灑掃浣洗這些活有幾個使婆子做以外,裴哲山也沒給安排別的丫鬟婆子。

此時的陪嫁婆子和丫鬟沒接過裴映寧,自然聽不出的聲音。

自己弄好了行頭,只當是迫不及待要出嫁,暗暗發笑過后,也順從的退出了房門。

聽見關門聲,蓋頭下的裴靜嫻狠狠地松了一口氣。

只要把們對付過去,那后面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畢竟蓋頭一蓋,得拜堂禮后才能揭下,到時事已定局,楚王便是想反悔都不可能……

Advertisement

……

話說昨日夜里——

尹逍慕難得早早歇下。

明天便是府里大喜的日子,一切事宜皆準備妥當,尤林、凌武、玄柒在檢查完各后也準備下去休息。

突然,一個黑影火燎火急地出現。

“文辛,你怎麼回來了?”玄柒最先看清楚來人。

然而黑影沒同他們多說一句,直飛奔某間臥房。

尤林、凌武、玄柒頓覺不妙,趕跟了上去。

房間里,尹逍慕已經坐起,正滿面沉地聽著文辛稟報。

“師兄,嫂子把那兩名丫鬟丟去城郊破廟后便沒了蹤影,我找了許久都沒找著。我還回了太傅府,但嫂子并沒有再回去,嫂子房里是那個裴靜嫻,還打扮新娘子的模樣躺在嫂子床上。”

尤林三人都很是震驚。

怎麼都沒想到竟有人頂替他們新王妃……

再看自家王爺,鐵青的臉,跟這幾日以來紅滿面的氣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王爺,難不王妃又去了鐵鋪?”凌武小心翼翼地問道。

“應該不會。”玄柒立馬搖頭,“鐵鋪的東西全都搬去了后山,王妃去鐵鋪能做什麼?”

“王妃會不會去后山了?”尤林驚道。

凌武和玄柒為之一震,都覺得很有可能,因為后山不但有王妃在乎的東西,還有一個同他們王妃稱姐道弟的周塵!

突然一寒風從他們側掠過。

三人定眼一看,自家王爺已經沒了蹤影。

……

王府后山。

為了方便守夜,山坳里起了好幾間木屋。

此時子夜,其中一間木屋里點著燈。

聽裴映寧說完經過,周塵忍不住大罵,“這裴靜嫻也太tm不要臉了,長了幾就以為自己能當凰,就那批樣,讓凰那也只有在地上爬的份!”

Advertisement

見裴映寧不但不生氣,還抿著笑,他皺了皺眉,問道,“寧姐,你啷個不生氣呢?”

裴映寧笑得越發明艷,“有什麼可生氣的?你知道的,我本來就恐婚,也從來沒想過嫁人。上次花燈節,要不是看到你做的那只熊貓燈,我早都跑天涯海角去了。再說了,裴靜嫻頂替我出嫁,就楚王那子,我不信能有好下場。這婚事是皇帝賜下的,替嫁這事一旦鬧開,就是欺君之罪,說不定裴哲山還要到連累。這種鬧劇,我不得天天上演,呵呵!”

周塵著下點頭,“也是!”但想到什麼,他低了聲音,“寧姐,我瞧著那楚王對你好像是認真的,你真不考慮考慮?”

裴映寧看著燭火,角的笑添了一難言的味,“我跟他,不論是賜婚,還是相識,一開始就是錯誤的。他對我的認真,不過是心里有口氣咽不下罷了,誰讓我把他睡了呢?這是男尊卑的朝代,我那麼‘侮辱’他,他沒殺我已算是仁慈了。我激他不殺之恩,也愿意補償他,但是說到真……”

“補償?你拿什麼補償本王?”

一道冷的嗓音在門口響起。

屋子里,氣氛陡然安靜,甚至有冷氣涌進屋子里并快速蔓延。

周塵看了看他們兩人,起道,“天干燥,我去外面查看查看。”

只是走到門口時,他倏地拉長了臉,黯下的眸子朝尹逍慕去。

別有深意的警告。

意味深長的暗示。

無聲勝有聲的威脅。

反正就一句話,讓某王爺自己會!

尹逍慕忍不住攥拳頭。

待他一出去,‘砰’地一聲將木門給狠狠踹上。

木屋仿佛地震般震了震。

裴映寧忍不住從小桌邊起,沒好氣地道,“來就來,發什麼氣?”

Advertisement

尹逍慕黑著臉朝走近,長臂一出,腰肢重力往自己上一摁,鋒利的眸鞘的劍,仿佛隨時都能把坨坨

“本王就那麼不值得你托付?”

“你……”裴映寧想喊疼,可瞧著他吃人的樣子,很清楚就算自己喊出來了他也不會憐香惜玉。不得已,只能下脾氣同他好好說,“王爺,你應該也不滿這樁婚事的,既然不是出自真心,那為何不趁機斬斷這樁原本就不該有的孽緣?再說了,裴靜嫻頂替我出嫁,這是對付裴哲山的大好機會,只要運作得當,便可明正大的給裴哲山扣上欺君罔上的罪名!于我、于你,都是一舉多得的好事,不是嗎?”

“孽緣?”說了一大通,但尹逍慕卻只聽進去了兩個字。他突然松開腰肢,將往那張簡易的木板床推去。

“啊!”屁一痛,裴映寧忍不住出聲,面對他傾覆而來的火氣也難以抑制,“尹逍慕,你到底想干什麼?”

隨著兩人的重落下,木板床發出崩裂的異響。

可尹逍慕渾然不覺,上,扣著冷聲溢道,“裴映寧,是你招惹的本王,你憑什麼說不嫁就不嫁?忘了告訴你,任何人得罪本王,本王定會千萬倍討回!”

裴映寧,“……”

知道是自己先冒犯了他,可哪里知道這家伙如此睚眥必報!

千萬倍?

就撲他一次而已,他便要撲千萬次?一輩子才多天?這是要撲到死?

摟住他脖子,準備先哄哄他,“王爺……”

‘咔’!

突然下再次傳來裂響,比之前更嚴重的是床板直接從中間塌陷,兩人瞬間像陷斗中——

“啊!”

“寧兒!”

裴映寧慘的同時也聽到了他張的聲音。

然而,更加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床板的震裂撞擊到了小木屋的木板墻上,用草席搭的房頂‘嘩嘩’落下,然后四周的木板墻‘哐哐當當’地全倒了——

“唔!”

“王爺!”

這一下,換男人悶痛,裴映寧驚呼。

不遠,周塵正同趕來的尤林他們說話,聽到異響聲,所有人紛紛去,全都傻掉了魂兒。

誰也沒有想過,好端端的木屋竟會倒塌!

“王爺——”

“寧姐——”

回過神來,大伙拼了命的朝木屋飛撲過去!

……

原本布置好明日才住的新房,提前住上了。

只不過……

氣氛有些一言難盡。

裴映寧握著藥瓶,一邊給某爺搽抹淤青一邊惱道,“你這人看著人模人樣,怎麼就一點都不懂溫呢?床塌了不說,連房子都能弄塌,你上輩子是干拆遷的嗎?知道的會理解是房子不結實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干那事有多激烈呢!當著那麼多人面出這種糗,你都不怕被人笑話嗎?”

尹逍慕手里同樣著一瓶藥,只不過早為搽好了磕到的地方。

面對的怨念,他不以為意,反而哼道,“誰敢笑?他們只會夸本王勇猛!”

裴映寧老臉漲紅,險些吐,“你也就那點蠻力,要調沒調,要技巧沒技巧,有什麼好驕傲的?”

尹逍慕俊臉一沉,眸中瞬間像蓄滿了暗

裴映寧趕別開臉。

沉默中這才認真打量起新房來。

這間房明顯比他的臥房寬敞,床也是,不但大,布置得也華麗致。最主要的是鋪蓋天地的紅,看得人心里怎麼都平靜不下來。

“王爺,我們真的要親嗎?”

“皇命難違,抗旨乃死罪。”

裴映寧定定地看著他,無波無瀾的俊臉,沒有起伏的聲線,仿佛他說的不是自己的事。

搖了搖頭,啞笑。

罷了,本來就是問錯了問題。

他們的婚事是皇帝賜婚,害者,他又何嘗不是害者?他們兩個都做不了主,說再多也是飛機上打電話,空談!

“王爺,時候不早了,早些睡吧,聽說明日會有不賓客,估計有你累的。”拉開喜被先躺下。

尹逍慕盯著后腦勺,薄試著張了好幾次,可沒一次發出了聲。

手中的藥瓶了又的瓶上染了一層薄薄的水汽。

收起藥瓶,他一記掌風滅了燈火,然后不客氣地鉆進被窩中。

“嘶……”裴映寧忍不住喚,“你輕點!”

尹逍慕轉過子,知道傷勢都在后背上,手也沒有放,甚至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輕

兩個人幾乎是臉著臉,呼吸也織在一起。

裴映寧有些窘迫,因為稍微,便能清楚地發現他變化。

上只著了一片肚兜,而他赤著胳膊,隨手可的都是壯結實的理。其實這種已經不陌生了,但是他們現在上都帶著傷,是真不想‘帶傷打架’。

“王爺……你不嫌熱……唔唔!”

‘嗎’字還沒出口,便被堵住。

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可卻能清楚地覺到他呼吸紊加速。

忍不住想掙扎,卻被他沙啞呵斥,“你若不想提前房,就別!”

語畢,他重新堵住,撬開貝齒,肆意汲取的氣息——

裴映寧那真真是哭無淚!

這男人,怎麼就那麼能折騰呢?

房子都折騰塌了,還不消停,是不是非要把人折騰廢了才甘心?!

……

臨近午時,楚王府的花轎才到太傅府。

看著迎親的隊伍,裴哲山直接皺起了眉頭。

尹逍慕沒有親自來接親便算了,就連尹逍慕邊幾個親信都沒一個出現,最讓人想不通的是,接新娘子的花轎就一頂搭了塊紅布的普通二人轎,來的人僅兩名轎夫、兩名丫鬟、以及兩名侍衛……

整個迎親隊伍寒酸得還趕不上尋常百姓家的婚嫁排場!

沒有人解釋一句,領頭的侍衛只一個勁兒催促,“太傅大人,快請大小姐出來吧,莫要誤了吉時!”

裴哲山能說什麼?

只能臭著臉讓陪嫁婆子和丫鬟把新娘子從房里帶出來。

裴靜嫻雖然蓋著頭,可從蓋頭下面也能瞧出一些況,面對如此寒酸的迎親隊伍,也是很意外的。

可此時的什麼都不敢暴,便是有再多疑問也只能忍著。何況這是夢寐以求的婚事,都恨不得飛去楚王府的喜堂了,又怎麼可能不上花轎?

接到了新娘子,這個連敲鑼打鼓都沒有的、加上新娘、陪嫁婆子和丫鬟一共不足二十人的隊伍,就這麼簡簡陋陋寒寒酸酸地離開了太傅府——

偏偏隊伍還不走小道,在侍衛的引領下直奔鬧市。

此時,市街正值人多熱鬧之際。

隊伍前行的速度不得不慢下來。

慢著慢著,轎夫突然把花轎放下。

陪嫁的婆子丫鬟都以為轎夫是累了,也不好說什麼,但誰曾想,轎夫把花轎放下后,接親的侍衛、丫鬟、以及轎夫突然間拔就跑——

陪嫁婆子和丫鬟全都看懵了。

如此一頂花轎停在街中央,很快便引來了不路人圍觀。

裴靜嫻聽著外面的靜,忍不住問道,“發生何事了?”

一名丫鬟先回過神,著急地回,“大小姐,不知怎麼回事,楚王府接親的人全跑了!”

“什麼?!”裴靜嫻猛地一把扯下蓋頭。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