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1章 “老公。” “嗯。”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1章 “老公。” “嗯。”

看著掀開轎簾出來的新娘子,陪嫁婆子和丫鬟全都變了臉。

“四……四小姐?!”

們這一呼,裴靜嫻才驚覺自己沖了,可蓋頭已經掀了,再蓋上去也無濟于事。

掃了一眼圍觀的人群,咬著牙對婆子丫鬟呵斥道,“杵著做何?還不快把本小姐抬去楚王府!誤了時辰,你們擔得起嗎?”

婆子丫鬟張著,何止面為難,簡直就是不敢相信。

今日嫁去楚王府的分明就是大小姐,這四小姐一坐上花轎算怎麼回事?!

其中一婆子稍稍冷靜下來,問道,“四小姐,怎麼是您啊?”

花轎被丟在路上,裴靜嫻早就難堪了,見婆子口無遮攔的反問,更是氣得跺腳怒罵,“讓你們做事你們便做,問那麼多做何?趕的,把本小姐抬去楚王府!”

婆子和丫鬟們紛紛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一個人上前。

們雖說是下人,可也知道這樁婚事是圣上賜婚,且賜婚給楚王做妃的人是裴家嫡裴映寧。眼下,新娘子被人替換,雖然都是裴家小姐,可份大相徑庭,這等差錯一旦被發現,豈是們能擔起的?

更遑論們還是老爺親自挑選到大小姐邊‘做事’的……

兩個婆子一對視,立馬有了主意。

在裴靜嫻坐回花轎后,們充當轎夫抬起了花轎,然后讓丫鬟在前面驅散圍觀人群,接著快速往太傅府的方向返回——

人群議論紛紛:

“這是哪家的新娘子,怎麼被人丟鬧集了?”

“沒聽那婆子喊‘四小姐’嗎?還什麼去‘楚王府’?這不就是楚王府娶親嘛!”

“沒錯,今日是楚王娶親。我大伯在京城最大的洪德戲班做事,今日一早便被去楚王府搭臺說戲了。不過楚王娶的可不是什麼四小姐,而是裴家嫡長,據說那還是皇上親賜的婚事!”

Advertisement

“我剛從王府大街過來,那邊可熱鬧了,新王妃早就了府,已經和楚王拜過堂了,這會兒賓主正歡著呢!”

“那這四小姐是如何回事?口口聲聲讓人抬去楚王府,莫不是想搶自個兒姐姐的位置?”

“真看不出來,還有這麼不要臉的妹妹!”

“誰說不是呢?”

隨著花轎離去,圍觀的人群非但沒有散去,還越聚越多,議論聲如同沸水,越發蔓延,甚至把街邊攤販的吆喝聲都蓋下去了……

……

太傅府。

王府的迎親隊伍著實讓裴哲山不滿。

他沒有當場發作,是因為不滿的背后又深不解。

婚前這一個月來,他親眼看到楚王對大兒的上心及用心,甚至連瑜妃娘娘生前的金嬤嬤都被楚王派到了大邊……

可為何到大婚之日楚王卻是這般刻薄?

在接親隊伍離開太傅府后,他立馬差人前往楚王府打探況,想弄清楚這其中緣由,到底是楚王對他大兒不滿還是故意給他太傅府難堪!

就在他等待消息時,突然馬安來報,說花轎被抬回來了。

當看著從花轎中走出來的四兒時,裴哲山簡直氣炸了,再聽陪嫁婆子說完路上的事,他二話沒說上前便是一大掌,狠狠將著嫁的四兒給打倒在地。

“混賬東西!誰讓你如此做的?圣上賜婚你也敢胡來,是嫌自己命長了還是嫌我命長了?”

裴靜嫻倒在地上,捂著臉不吭一聲,任由角的水往外溢。

此時此刻,裴哲山總算有所明白了。

為何楚王沒有親自來,為何迎親隊伍如此寒酸,又為何迎親隊伍半路棄轎而去……

只有一個原因,那便是楚王早就知道有人頂替新娘!

Advertisement

正在這時,被派去楚王府打探消息的人回來了。

“啟稟老爺,楚王府一切正常,在禮部袁大人持下,楚王已同大小姐拜完堂了。”

裴靜嫻猛地抬起頭,滿目遮不住的憤和難堪,原本清秀的臉龐慘白而又扭曲。

裴哲山怒不可遏地指著,“你這不要臉的東西,也不看看自己是何份,居然妄想頂替你大姐!丟人現眼不說,還險些讓我背上欺君罔上之罪!今日我若不好好教訓你,只怕來日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罵完,他朝馬安喝道,“把這不要臉的東西給我帶下去,打到只剩一口氣為止!”

看著他滿臉無的怒火,裴靜嫻自然而然的流出了恨意。

恨意中,也充滿了恐懼。

但再恐懼也晚了,馬安都沒給開口求饒的機會,便上前扭押著離去——

……

王府。

盡管尹逍慕在朝中勢力不足,但為皇子,還是有不朝臣攜家眷前來恭賀其大婚之喜。

向來門庭羅雀的楚王府,今日是罕見的熱鬧。

新房中。

裴映寧看著去而復返的男人,問道,“你不是出去招待賓客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尹逍慕坐到旁,淡聲道,“禮部安排了陪酒,無需本王親自出面。”

“那你剛才去哪了?”

尹逍慕扭頭,“你在關心本王?”

裴映寧黑線,“……”

就隨口問一句而已!

尹逍慕眼眸微斂,狹長的眼中,眸深而認真的凝視著,突然問道,“在你們那邊,夫君如何稱呼?”

“老公。”

“嗯。”

“……!”裴映寧雙眼圓瞪,黑線如瀑。

尹逍慕微不可查地勾起角,然后話鋒一轉,“該搽藥了。”

Advertisement

裴映寧忍不住扶額,“我巳時才起,離現在不過兩個時辰,你這藥是不是搽得太勤了?”

“那午休?”

“王爺,我早飯沒吃,午飯也沒吃!”開始咬牙。

“吃了便歇息?”

“我……”

裴映寧說不出話了。

面前這個男人,帥得一批,尤其是今日,大紅喜服襯得他更是風恬日暖猶如謫仙下凡。

可就是這麼一個迷人的男人,私底下卻悶得讓人只想吐糟。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尹逍慕起,背對著的瞬間薄翹得老高。

看著他到門口吩咐金嬤嬤拿吃食,裴映寧翻著白眼往后一倒。

能說什麼?

說新婚夜兩個人什麼都不做蓋著被子純聊天?

沒多久,金嬤嬤帶著丫鬟送進來不

跳下床,到桌邊坐下,正要提筷,突然愣了愣,然后眨著眼朝金嬤嬤看去,“嬤嬤,這是?”

金嬤嬤指著桌上大補湯,笑著說道,“王妃,您同王爺昨夜了傷,雖然只是輕傷,但還是需要進補,如此才能不影響他事。”

‘他事’?

裴映寧干笑。

金嬤嬤意指什麼還用多問嗎?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就某個男人的魄來說,還需要進補嗎?

“王爺、王妃,你們慢用,奴婢就在門外。”金嬤嬤肩膀可疑地輕抖著,帶著丫鬟快速退下。

“快些用吧,趁熱吃。”某爺自覺地坐到旁,主盛了一碗湯,地送到手中,生怕真的會壞似的。

捕捉到他眸底不懷好意的笑,裴映寧認命地嘆了口氣。

大補湯一下肚,還沒消化都能覺到腹部發熱。是這種覺,又何況是旁氣方剛的男人,想想某些場景子都忍不住發燙了。

“那個……王爺,裴靜嫻那里解決好了嗎?”轉移話題是抵抗胡思想最好的辦法。

“太傅大怒,罰了,然后將其送去了京郊的莊子。”尹逍慕咽了口湯,面無表地回道。

“嗯。”裴映寧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什麼,又問,“明日是不是要早起進宮?”

“所以才要早些歇息。”

“咳……”

“慢些,沒人同你搶!”尹逍慕放下湯碗,沉著臉把抱到自己上。

裴映寧沒有真的被嗆到,坐在他上,看著他訓斥人的冷臉,突然口問道,“王爺,你喜歡我嗎?”

尹逍慕不自然地移開眸子,仿佛沒聽到的話,單手端起湯碗送到邊。

裴映寧眼睫扇了扇,沒再說什麼,只就著他喂湯的姿勢喝了起來。

新婚日,總來說他們相是和諧的,裴映寧甚至很明顯地覺到他心愉悅,勝過以往任何時候。

包括后來的事上,他也比以往多了些耐心,沒有那麼急不可耐和蠻狠用力了。

一場運下來,裝死不想,而尹逍慕則是抱著,久久不撒手。

新房里,安靜得只聞彼此的呼吸聲。

裴映寧說不出是什麼覺,以往他都是發了狠般折騰,今日一下子節制了,還抱著不放,就像一夜之間轉了子似的……

突然,門外傳來凌武的聲音。

“金嬤嬤,王爺在里頭嗎?”

“凌護衛,出何事了?”

“睿和王妃用過酒菜后中毒了!”

金嬤嬤有些激,“府中所用食材皆是尤管家親自督守采辦,且檢查過數遍,如何能出問題?”不等凌武回答,又急聲道,“那睿和王妃此時如何了?若我沒記錯的話,今日醫院的陳醫在咱們府中,可有讓他去瞧過?”

“陳醫瞧了,說睿和王妃所中之毒只是尋常毒藥,且毒輕微,他已開了解藥讓睿和王妃服下。”

“王爺和王妃現在沒空,等他們起了我會稟報的。今日你們著些,務必多派人手暗中盯著睿和王。”

“是。”

聽著凌武離去的腳步聲,裴映寧忍不住從尹逍慕懷中坐起。

回想起和尹逍慕相識初發生的事,擰眉問道,“聽嬤嬤的意思,睿和王妃中毒是睿和王干的?這什麼況?”

這一起,尹逍慕剛平靜的眸陡然又變得火熱起來,他跟著坐起,拿被子將裹住。

不說話就等于默認,這算是他們共同的意識。

裴映寧腦子也不笨,立馬想到了一種可能,“王爺,不會是他們自導自演一出戲,為得就是嫁禍你吧?”

尹逍慕還是沒吭聲。

裴映寧不解地又問道,“你跟睿和王到底有何過節?太子容不下你,我還能想得通,畢竟你也是皇子,他擔心將來你同他爭那個位置。可你都不怎麼朝堂,就算爭權奪勢,睿和王也該先針對太子,怎麼會針對你呢?”

“因為本王知曉了他的。”

“什麼?”

“私販鹽。”

裴映寧驚訝地眨了眨眼,“那你有證據嗎?”

尹逍慕點了點頭。

裴映寧驚訝,“你沒揭發他嗎?”

尹逍慕黯下眸子,低沉道,“他后有將軍府,在朝中勢力不輸太子,我若揭發他,等于幫了太子。若無他制衡太子,只怕太子早就暴了上位之心。朝中勢力一分為三,父皇忌憚頗多,不敢輕易拔除,只能維持現狀。”

聽他說完,裴映寧頓頭大。

這不就是皇權之爭嗎?

之前以為嫁給他,只是趟他和太子的渾水。

沒想到這不是一灘渾水,而是一座糞池!

“那啥……王爺,你有何打算?”其實最想問的是,這婚能反悔嗎?只想對付裴家,把裴哲山那幫人整死,然后帶著周塵去別逍遙人生,要皇權斗爭,才沒那麼傻呢!

“走一步看一步。”

“你……”

“怎麼,害怕被本王連累?”看著極差的面,尹逍慕突然瞇了眸子。

“廢話!”裴映寧忍不住激,“你要說你想爭位,說不定我還能給你一點指導的意見。可你啥也不爭,跟條咸魚一樣等著被人剁,那我跟著你有什麼前途?”

尹逍慕角莫名的,眸底甚至染了一層笑。

裴映寧一點都看不明白,“你笑什麼?”

話音一落,連人帶被落尹逍慕懷中,耳邊換來他含笑的聲音,“本王沒你想的那般不堪。”

裴映寧,“……”

……

睿和王妃中毒,作為主人,尹逍慕也不好置事外。

兩人穿戴整齊后,剛出門,就見周塵跟逃難似的來找他們。

“塵塵兒,怎麼了?”裴映寧張問道。

“寧姐,快救我,我那個便宜老爹非要抓我回去,還說我不回去,就打死我!”

“這……”

“誰讓你跑的?”尹逍慕沒好氣地斥道。

“我哪跑了,是他派人在府中到找我!”周塵躲到他后,抓住他袍子,“王爺,我不管,寧姐在哪我就在哪,現在嫁給你了,你就得管我吃喝拉撒,還要想辦法幫我把那老頭打發走!”

尹逍慕瞬間一臉黑。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拖油瓶……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