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5章 我們那的男人人手一塊搓衣板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5章 我們那的男人人手一塊搓衣板

周常海沉著嗓子道,“未免旁人誤會,王爺和王妃還是盡早離去。有關臣與太子、睿和王之間的事,臣自有主張。”

裴映寧懂他的意思。

眼下周塵在太子府‘出事’,周常海正于‘喪子之痛’中,睿和王豈能錯過這收買人心的絕好機會?

周常海不讓他們在場,也是在為他們考慮。尹逍慕這個皇子一直被邊沿化,若他突然與朝臣走太近,難免讓人誤會他有何野心。若是因此遭太子和睿和王打,那就得不償失了。

尹逍慕顯然是深諳其中的利弊,所以很快便帶離開了周府。

回楚王府后。

尹逍慕把周塵到了書房,打算給他一個新的份。

“王爺,你要我假冒神醫白寒?這怎麼行?萬一穿幫,那我不得被人打死?”周塵驚訝得直搖頭,“我不干,好不容易跟寧姐團聚,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你見過神醫白寒?”裴映寧忍著笑問他。

“沒見過。”周塵解釋道,“但我聽便宜爹提過,他想找神醫白寒治我的傻病,只是那神醫白寒特別神,沒那個緣分本就遇不上!”

“呵呵!”裴映寧笑著朝某爺看去。

周塵順著視線移,盯著那張冰雕臉看了又看,突然瞪大眼,“不會吧?”

尹逍慕冷眼剜著他,“有何不會?”

周塵靠到裴映寧旁,挽著小聲問道,“寧姐,真的假的?他就是神醫白寒?”

裴映寧拿起桌上準備好的銀制面,笑著為他戴上,“以后你就是‘神醫白寒’。記住,不許再在外面說方言,免得穿幫。”

周塵著面為難道,“不說方言可以,但我不會醫啊,要是把人醫死了咋辦?”

裴映寧嗔道,“你現在是神醫,能輕易出面給人看病?就算讓你出面,也不過是做做樣子,其他的給王爺就行。”

Advertisement

周塵偏著頭想了想,好像也是哦!

突然,一只手來,將他從裴映寧邊扯開。

他回過神,看著取代他位置的男人,瞬間哭笑不得,“王爺,你別這麼小氣行麼?”

裴映寧也無語得很。

尹逍慕仿佛自己什麼都沒做,還一臉冷肅地同他們說起正事來,“裴哲山在打聽‘白寒’的下落,想請‘白寒’為裴靈卿醫治傷。”

“就是那個給我寧姐下丨藥想毀了我寧姐的人?”提到裴靈卿,周塵立馬繃起了臉。他是要給寧姐報仇的,只是他剛與寧姐團聚,加上前陣子在研制火雷,還沒找到報仇的時機!

“王爺,你怎麼知道裴哲山在找你?”裴映寧驚訝的。從丫鬟小芹那里聽說過,只是沒想過要讓裴麗卿好,所以就沒對尹逍慕提過。

“自有人將消息傳給本王。”尹逍慕對地勾了勾,接著道,“明日歸寧,你可向裴哲山舉薦‘白寒’。一則寬其心,讓他相信你在為他做事,二則讓‘白寒’去戲耍他們一番。”

“好!我贊!”不等裴映寧表態,周塵先咬牙應道,“那一家人太壞了!不是毀我寧姐清白,就是要我寧姐的命,只有把他們全弄死才夠解氣!”

裴映寧笑而不語。

畢竟他倆都說完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尹逍慕突然看著,溫聲道,“寧兒可先回房休息,本王還有些話需代他。”

“好。”裴映寧不疑有他,很快離開了書房。

因為有了新份,周塵也有些小興,摘下臉上的面翻來覆去的把玩著,新奇得很。

尹逍慕倏地沉了臉,“周塵,本王如此幫你,你該如何回報本王?”

周塵一愣,抬頭看向他,對上他沒有溫度的黑眸,頓時就有些不滿,“王爺,你這話我就不聽了,我啥都沒要求,都是你說了算,憑什麼還要我報答?再說了,你娶了我寧姐,現在可是我姐夫,只聽說討好小舅子的,還沒聽說榨小舅子的!”

Advertisement

尹逍慕臉不僅沉,還有些黑,“本王也不要你割,只要你把寧兒早前的況一五一十告知本王!”

聞言,周塵忽地‘哈哈’大笑,“就這?艾瑪,你早說呀!”

可惜,他面對的男人一點幽默細胞都沒有,別說配合他說笑了,那鋒利的眼神刀一般剜著他,恨不得把他死再扔出去。

他深無趣,便也只能收斂,“王爺,不是我吹,我寧姐以前在警校的時候可是出了名的警花……”

“警花?”某爺蹙眉打斷他。

“就是第一啊!”周塵眨眨眼,未免再出現通障礙,他決定改改語氣,“在警校那會兒,寧姐可是上千男子的夢中人,追求的人數之不盡。不過寧姐高,只想干大事,不喜歡跟人談。”

“還有呢?”某爺瞇起了眼。

“其實寧姐不容易的,家里人重男輕,父母雖然有錢,可早早就帶著他哥哥移民去了國外,就是別的國家。那年寧姐正高考,就像你們這里的科舉考試,寧姐想報考警校,父母覺得沒出息,便把丟給親戚養,然后就再沒管過了。”

“何為警校?”

“警校嘛,就是專門培養捕快的學校,我寧姐的志向就是做一名捕快!”

“那喜歡什麼?”

“寧姐沒什麼特別喜好,因為說做人要隨遇而安,特別是做警察,啥況都可能遇到,要學會適應一切,才能克服所有遇到的困難。父母雖然沒在邊,但從不缺錢,買得起最貴的包包,也吃得下最便宜的饅頭,住得起豪宅,也睡得了地。”

尹逍慕聽得眉擰變了形。

“那可有說過喜歡怎樣的男子?”

“這個嘛……”周塵著下,有些為難地道,“我以前也問過寧姐,可沒說,只說看眼緣。”

Advertisement

“眼緣?”尹逍慕眸閃爍起來。

“就是順眼啦!”周塵解答完,突然著他笑了,“王爺,安啦!就你這長相,我寧姐應該討厭不起來。”

尹逍慕閃爍的眸底忽然多了一暖意,眉舒展了,俊臉的廓也和了。

就連說話的語氣都比平日溫和,“你們那里的男子是如何討子歡心的?與東烏國有何區別?”

周塵當即‘呵’了一聲,“王爺,你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我們那邊的男人同這里的男人區別大著呢!”

“如何說?”尹逍慕眸底生出一好奇。

“我們那的男人是全國出了名的耙耳朵!”

“嗯?”

“就是聽妻子的話!”

“……”

“你們這里三從四德是對人說的,我們那三從四德是對男人說的,你要興趣,改天我抄給你背。”周塵邪惡地抖了抖肩,然后一本正經地道,“王爺,你知道我們那什麼東西賣得最好嗎?”

“什麼?”尹逍慕口問道。

板!我們那的男人人手一塊,若表現不好的,兩塊三塊的備著,反正都是要跪斷的,沒事就喜歡多囤些。”

“你……”尹逍慕俊臉唰黑,“你在逗弄本王?”

“王爺,你可以不信,但既然你問了,我覺得有必要多說幾句,我們那真的沒有男尊卑的觀念,男人買菜做飯、洗帶娃那是基本活,當然也可以選擇不做,但是一旦被人嫌棄,保不準什麼時候就把男人給休了。我們那的人婚嫁自由,沒有規定人一生只能嫁一次,只要兩人不合,合離多次,再嫁多次那都是律法允許的。”

尹逍慕猶如聽天方夜譚般,雙眸瞪得巨大,整張俊臉黑得發亮發綠……

……

裴映寧回房后就爬上床補眠了。

昨晚沒睡好,今早又忙著梳妝打扮去宮里,結個婚累得恨不得隨帶個枕頭。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上多了一差點以為夢魘了。

“你干什麼?”睜著惺忪的眸子,不耐地問道。

“本王陪你睡。”

“有你這樣睡覺的嗎?”裴映寧瞬間瞌睡醒了一大半,忍不住曲起膝蓋想把他從上頂下去。

但某爺明顯防著的,膝蓋一,便被他大手住。

裴映寧想哭,“王爺,咱們之間除了這點事,就不能有點別的嗎?”

“可以有別的。”尹逍慕額頭抵著的,勾著薄,突然將手掌放到小腹上,“比如有本王的子嗣。”

“……”裴映寧險些吐,這不是一回事嗎?!

翌日。

裴映寧無打采地坐上馬車去太傅府。

反觀某位王爺,紅滿面,如驕在頭頂拂照,那角簡直不要翹得太高。

“還有段路程,你先睡會兒,到了本王再醒你。”

面對他罕見的溫聲細語,靠在他上的裴映寧除了翻白眼,實在擺不出第二種表

要不是看在他昨晚給了解藥,解了緋火之毒,是絕對不會任由他翻來覆去地折騰。

半個時辰后,馬車到了太傅府。

裴哲山攜范碧珍及府中家奴到大門接迎。

禮節到了位,排面也隆重。

裴哲山甚至一直堆著笑,‘寧兒’長,‘王爺’短地喚著,又是讓范碧珍張羅酒菜,又是邀尹逍慕下棋,要不是被服下毒藥的場景深深刻進了裴映寧骨里,都想給裴哲山頒塊‘最佳慈父’的匾額了。

翁婿倆下棋了,無聊,只能先回出嫁前的小院。

還沒坐熱呢,范碧珍就來了。

在裴映寧印象中,別家的惡毒繼母再壞,面子上多也會做點功夫的,畢竟是個人都得要點臉。可家這繼母就沒長那層臉皮,別說虛假意了,都恨不得把人皮下的撕給看,生怕別人不知道多惡心似的。

“二娘有何貴干?”人家不玩虛的,自然也沒必要惺惺作假,翹著二郎懶洋洋地看著范碧珍進來。

“沒想到楚王對你如此上心,真是我們刮目相看啊!”范碧珍徑直到對面坐下,笑得一臉怪氣。

“沒辦法,誰王就好我這一口呢!”裴映寧單手撐著下,笑得嫵又自信,“當初多虧了二妹‘撮合’,讓我有機會遇上我家王爺。二娘怕是還不知道吧?我同王爺好過一次,他便沉迷在我石榴下,如今啊更是對我千百順,恨不得把天上月亮摘下捧到我跟前。”

“你可真不要臉!”范碧珍直接罵道。

“呵呵!我就算再不要臉也比某些人強!某些人啊就算有臉那也沒人要了!”裴映寧笑得異常得意,“二娘,你知道那什麼嗎?那報應!唉,真可惜了裴家的大米啊,養頭豬也好過養某些人,豬養廢了至還可以宰了吃,可人養廢了,找塊地埋了那都是浪費土地!”

“你!”范碧珍拍桌怒起,橫眉厲眼地指著,“裴映寧,你算個什麼東西,區區一個不寵的皇子,瞧把你嘚瑟的,你可別忘了你爹的代,我就等著看你如何作死!”

“論年紀,要死也是你先!”裴映寧放下二郎,冷下了臉起,‘呼’地一掌甩了過去。

毫不預兆的耳落在范碧珍臉上,懵了好幾息。

不等再開口,裴映寧便恨道,“老子再不濟,如今也是堂堂的皇子妃!我不算個東西,那你又是什麼東西?就憑你剛才那些話,我就可以讓你變不是東西的東西!”

“你……”范碧珍一臉豬肝,氣得雙直打

“你什麼?有種你人來啊!趕把我爹過來,最好讓他把我送到圣上面前,讓圣上評評理,看看我這皇子妃該不該你欺凌?”裴映寧抱臂冷笑。

范碧珍死死地著拳頭,瞪的雙眼如同蘸了毒一樣。

“裴映寧,咱們走著瞧!”

目送帶著一暴怒離去,裴映寧撇了撇

以前還有些忌憚范碧珍和裴靈卿這對母使壞,可現在不一樣了。嫁給尹逍慕,份和地位都有了,再者,裴哲山了底牌,要利用監視楚王。

就憑這兩點,都無需再給范碧珍任何好臉

范碧珍離開沒多久,裴哲山找了過來。

裴映寧一點都不意外,包括他那張難看的老臉。

“你對你二娘手了?”

“是啊。”

“你!”裴哲山怒指著,咬著牙問道,“你到底有沒有將我們放在眼中?”

“你是我親爹,我自然把你放眼中的。可是,恕我做不到。”裴映寧委屈地癟起,“二娘是什麼子想必爹比我更清楚,到底是誰容不下誰也無需旁人多說,我可以聽爹的話,但絕對不會任由打罵我!”

裴哲山被堵得說不上話來。

裴映寧出幾滴眼淚,一邊拿手絹抹起眼角一邊嚶嚶哭起來,“爹,今日兒歸寧,本該一家人高高興興的,結果二娘一來就罵我,說我是晦氣的掃把星。枉我還在楚邊打聽到了一些有關神醫白寒的事,還想著回來同您商量,看能否把那神醫請回家幫二妹治治雙,結果二娘那般欺辱我,您說我心里能好?”

“什麼?你打聽到了神醫白寒的下落?”裴哲山無比驚訝,趕忙問道,“他現在在何?如何能見到他?”

“聽王爺說,見是能見到,但是那神醫每次出診都要價很高,最萬兩銀子,否則本請不,而且還要提前支付診金,一個銅板人家都不會理睬。”裴映寧很是認真地回道。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