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6章 你個沒良心的,有種你就打死我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6章 你個沒良心的,有種你就打死我

“你確定真能見到白寒?楚王同他是何關系?”裴哲山目犀利地盯著毫不掩飾自己的懷疑。

“爹,不確定的事我哪敢跟您說?要是遇上個騙子,您還不得掐死我?再說了,騙子一般都是主行騙,您見過騙子還需走關系去請的嗎?至于王爺如何認識白寒,我也問過,王爺說他年時在外傷,是白寒救了他。聽說白寒這次來京城也是為了救某個人,王爺得知后才想著去拜訪他。這事還不是王爺主向我說的,而是我昨晚在床上給王爺‘吹耳旁風’問出來的。”裴映寧說完,的用手遮了遮面。

微微一低頭便出半截雪白的脖頸,而此刻那雪白的脖頸上有著深淺不一的痕跡,作為過來人,如何能不知這般痕跡的來源?

裴哲山眼底的疑了許多。

種種跡象都表明,楚王是真的對他這個大兒上了心。而這個兒有緋火之毒控制著,便是神醫白寒也不一定能解。

因為太子說過,解藥非千年冰珠不可,他手中也僅有一顆千年冰珠,那千年冰珠稀世罕見,絕非想有就有的。

故而,他也愿意相信大兒的話,篤定不敢騙他!

“寧兒,那你可有告知王爺,讓其幫你引薦白寒,好讓白寒來府中看看卿兒?”

“爹,我是想說,可是我一聽說需要天價診金才能請得白寒,我就沒辦法開口。你給我的那些銀票,我全都拿去置辦嫁妝了,上窮得連都沒有。而且這種事我也不便向王爺開口,免得他看輕了我們裴家。”裴映寧為難道。

“那需要多?”裴哲山沉聲問道。

“王爺說白寒的診金是萬兩起步,而我聽說二妹的傷勢極為嚴重,也不知道一萬兩能否請得他?”

Advertisement

“我給你兩萬兩銀票,你將白寒帶來!”

“我……試試吧。”裴映寧乖順的點頭,接著出委屈的表,哽咽起來,“爹,太傅府沒我容之地,我還是跟王爺回府吧,免得二娘看到我又罵我是掃把星。平日里我們一家人吵吵鬧鬧也就算了,可楚王面前要是還那樣罵我,萬一楚王真把我當掃把星從此冷落我,那您和太子只能另選他人幫你們做事了。”

“為父知道,委屈你了。回頭為父一定好好訓斥,讓不敢再胡言語!”裴哲山拍著肩膀,難得慈地哄

沒多久,裴映寧便從賬房拿到了兩萬兩銀票。

正好尹逍慕找來,說府中有些事需要他回去,便借此向裴哲山告辭,然后跟著尹逍慕離開了太傅府。

等他們一走。

裴哲山便讓馬安把范碧珍來跟前。

二話不說給了范碧珍一耳

“老爺……您作何打人?”范碧珍捂著臉又怨又冤地質問他。

“你這不分輕重的東西,上次卿兒找男人誣陷寧兒清白就險些壞了我們大計,如今你還不死心,還想去找麻煩,我不打你打誰?”

“我……”范碧珍被訓得臉青白錯。

“你容不下,我應了你,從小便將送走。可如今回來幫我做事,你便是再容不下,也該為大局著想,可你太讓我失了!虧得寧兒還想方設法幫妹妹尋找神醫,只為讓自己妹妹快些好起來,可你呢,你是如何待的?掃把星,我看你才是掃把婦!”裴哲山越說越氣,越氣越失態,越失態越口無遮掩。

“老爺,你說什麼?你竟說我是掃把婦?”范碧珍原本風韻的臉布滿了怨恨,“自我嫁裴家便一心為你持家事,還拼了命為你生下靈兒和輝兒,如今那災星一回來,你便左右挑剔我的不是,你還有良心嗎?”

Advertisement

“你簡直不可理喻!這些年我真是夠你了!”裴哲山指著厭惡的罵道。

夠我了?我看你是有了新歡便忘恩負義,恨不得讓我做那下堂婦好給那賤人騰位置!裴哲山,我告訴你,只要我活著一日,你便休想把那勾欄院的下賤人領進門!”

“你!”裴哲山猛地攥拳頭。

他一介文臣,又是當朝太傅,人前端得是清貴睿智,可此刻滿戾氣,像個蠻夫般恨不得親手暴打范碧珍一頓。

可范碧珍似乎不懼怕他這嚇人的一面,還拔高嗓門尖銳地罵道,“你個沒良心的,有種你就打死我!最好讓世人都知道,你這當朝太傅是如何表里不一的!”

裴哲山不堪激,當真要把拳頭揮下。

“老爺息怒!”馬安突然從后將他抱住,焦急不已地安他,“夫人是一時失智才胡言語的!也是因為二小姐出事才變得如此,您就看在二小姐的份上饒過吧?”

裴哲山松開拳頭,重新怒指著范碧珍,“卿兒變這樣,都是你教導之過,如今我重金聘請神醫來為醫治,花多銀子悉數從你嫁妝中扣,若嫁妝不夠,便扣除你們母一切花銷!如果你不答應,那便不治了,反正也是一個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廢!”

丟下狠話,他憤然轉離去。

范碧珍蹲下,掩面痛哭,哭著哭著便癱坐在地。

馬安看了片刻,只嘆了口氣便也離開了。

……

馬車上。

裴映寧炫耀地拿出一沓銀票,就差把臉蛋笑出花來了。

“王爺,你看,這是今日收!兩萬兩,哈哈!”

“你喜歡這些?”尹逍慕眸幽幽看著。他清楚地記下了周塵的話,說曾經家世富足,從不缺錢。

Advertisement

“喜歡啊!哪有人不喜歡錢的?”裴映寧嗔了他一眼,“但我就想誆裴家的錢!裴哲山霸占并揮霍原配嫁妝,還不管大兒死活,別說誆他這點銀子,我真是恨不得把他家底撈空,讓他和范碧珍上街討飯!”

尹逍慕手想將摟到側。

裴映寧猛地將銀票捂住,并不滿地瞪著他,“干什麼你?我可警告你,不許再搶我的銀票!”

前面被他搶去的銀票還沒找他要回來呢!

尹逍慕沒想到反應如此大,臉直接黑到沒法直視。

裴映寧盯著他僵在自己腰側的大手,發現自己誤會了以后,也有些尷尬,于是主坐到他側,‘呵呵’笑道,“王爺,我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上沒銀子,做啥事都不踏實。仔細想來,我打著神醫的名號去誆裴哲山,這也是借了你的。要不這樣,我分你三,余下的七,我再分三份,我一份,塵塵兒一份,文辛也要參與其中,也得給他一份。”

“你想得可真周到!”尹逍慕盯著懷里的銀票冷哼。明明他什麼都可以給,只要開口,要多他都給。偏偏這人一點都不在意他的東西,反而把誆來的當寶!

“你別這樣怪氣的行嗎?”裴映寧癟起,這不明白他鬧什麼脾氣,明明是一件超級讓人興的事,可他一張臭臉,活似這些銀票是從他那里誆來的,要不要這麼掃興?

尹逍慕斜睨著,薄不自然地抿了抿。

隨即將撈上大,并將腦袋摁進自己頸窩中。

“不著急回去,讓凌武駛慢些,你好好睡一覺。”

低沉的嗓音帶著莫名的,裴映寧無語地扯了扯角。

上一秒還臭著臉呢,下一秒就轉了,就沒見過這麼晴不定的人!

“睡不著。”嘆了口氣,想坐起

但尹逍慕才剛抱上手,自然不會放開,又把腦袋給摁了回去,下還抵著臉頰不讓

“想知道裴哲山的事嗎?”他主放出話題,試圖吸引的興趣。

果然,裴映寧一聽就來了神,“他還有什麼事?”

尹逍慕薄勾勒起來,垂下的眸子含著淺淺的笑意,“裴哲山數月前迷上了春滿樓的一名歌姬,時常去春滿樓與之作樂。那歌姬也頗有手段,不但讓裴哲山對其上了心,且還有了子。”

“哇!這麼勁?!”裴映寧激地又坐直了,雙眸就跟兩顆夜明珠似的閃閃發亮,“還有呢?”

“裴哲山想把那歌姬抬回府,但范氏不滿。裴哲山便在城北購置了一別院,然后為那歌姬贖,并將其養在別院中。”

“嘖嘖嘖……真看不出來,裴哲山還好這口!”裴映寧津津有味地嘆完,突然收起笑,目定定注視著他,“你怎麼知道?你也常去那什麼春滿樓?”

尹逍慕俊臉一沉,突然在上拍了一下,“休得污蔑本王!”

裴映寧反手著屁,雖然不滿他的‘暴行’,但心里莫名的生不出氣來。

其實也不信他是那種喜歡尋歡問柳的人,就他那不解風子,恐怕在他面前跳舞他都以為是在耍猴!

“睡覺!”尹逍慕又將腦袋摁回頸窩里,而且比先前還霸道。

裴映寧連翻數個白眼。

不想睡,他偏讓睡,想睡的時候,他又死活都不讓睡!

回到楚王府。

得知他們提前回來了,尤林很快找了過來。

“王爺,據探子回報,太子今日去了周府,并給了周大人一萬兩銀子做補償。周大人也改了口,說周小公子只是失蹤,并非亡故。”

尹逍慕點點頭,沒說什麼。

裴映寧也不意外。

‘周小公子’是在太子府沒的,太子難辭其咎,他若不想把事鬧大繼續敗壞自己的風評,那只能主找周常海私了。

而周常海也不是太子的對家,若拿兒子沒了這事大做文章,也只會得罪太子,對他自己并無多大的益

都是有道行的人,如何權衡利弊這些人比誰都清楚。

而且,覺得這樣也好的。若哪天塵塵兒再回周府,只說被人找到了就,就算太子有何不滿,也只能吃下這個啞虧。

‘周小公子’的事就算了了,接下來裴映寧可是鉚足了勁兒要整裴哲山一家。

為了讓周塵不穿幫,連著好幾日文辛都在給周塵做培訓,從言行舉止,到一些專業語,雖然時間有些蹙,但好在周塵勤上進,也愿意學。

約好到太傅府的這天晚上,看著一襲白手持玉簫袂飄飄的面公子,裴映寧都不敢認。

反倒是周塵先同打招呼,握著玉簫拱手作揖道,“楚王妃,在下有禮了!”

裴哲山和范碧珍就在裴映寧后。

周塵目越過,也向他們作了一揖,“這便是裴大人與裴夫人吧?恕在下失禮了。”

此時的他雖然帶著面,但姿飄袂,舉止優雅,言語也是坦然爽朗,除了瞧不見容貌外,渾上下讓人挑不出一丁點兒不妥之

“白神醫大駕臨,裴某有失遠迎,還神醫勿怪。”裴哲山也謙誠地拱了拱手。

“裴大人,在下今日是專程來為二小姐看診的,還請帶路。”

見他沒有虛話,只為二兒而來,裴哲山更顯謙遜了,微笑著上前親自為他引路,“白神醫這邊請。”

范碧珍跟在他們后,除了不斷地打量這位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醫外,也沒說一句話。

周塵走了幾步,突然回頭,朝背著藥箱的文辛喚道,“辛兒,還不快跟上。”

他這一聲‘辛兒’沒把文辛給雷倒,反而把裴映寧給弄出了一皮疙瘩。

本來心里還想夸贊周塵幾句的,現在著他們的背影,太有些突突地跳。

這兩個家伙,為了后面大把大把的銀子進,可千萬別搞砸了……

自從裴靈卿出事后,府里沒幾個人見過,包括裴映寧。

雖然早就知道況很壞,但見到裴靈卿時,裴映寧還是有些意外的。因為裴靈卿不但到重創,連神都崩潰了。

還沒進屋便聽到裴靈卿又哭又笑的聲音,哭得那一個嘶聲裂肺,笑得那一個癲狂如魔。

特別是看到裴映寧出現的瞬間,如同厲鬼附般,指著裴映寧便瘋狂大:“你這個賤人!是你害的我!裴映寧,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