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吾名玄機 第一章 開篇

《吾名玄機》 第一章 開篇

荒山,赤地千里。

白天烈日灼得地面發燙,這會到了晚上又冷得人牙關打。不之地,別說是人了,連鳥都不愿意停落,卻偏偏要“不荒山”,天生的不自量!

偏生這里駐守著這麼一群人,靠著這禿禿的地面世代而居,任是誰都不曾過走出不荒山的念頭。

聽說呀,這里臥著龍脈呢,皇帝都是從這里走出去的!

龍氣強盛,人間凡經不起這般燒撓,所以這一帶赤禿千里,唯有蘚芥般的芥地草葉突如刺,的挨著地面而生,鋪了滿地。

,有一點幽幽的晃了過來,繞過嶙峋山脈,抄著近路往懸崖底下走。

遠遠看去,卻是一小男孩提著燈籠走來,男孩布麻衫,一頭秀發往后束,瘦弱的臉上卻異常的干凈。

若不細看,是難以發現小孩的的跟著一行人,個個黑風帽披,低著頭前行,不言不語。

倒是那小孩,聒噪得很,愣是一路沒停。

“后頭人仔細啊,不要踩那些芥地草,會直接扎穿腳底板的,別怪我沒有提前告訴,繞過這一片前面就沒有路了。不過,各位也真是吃飽了撐的,這破地方鬼都不愿意來,你們一個勁的往里竄,也不知道……”

“到了!”后忽然冷冽一聲寒音打斷了這個小孩的話,一步上前越到小孩跟前去。風帽下看不清楚真,只覺的此人魁梧高大,影往這一站,自有一偉岸與威嚴。

“上一次到這里來的時候,此還沒長芥地草呢,現在都鋪滿了!”那人又慨道了一句。

小孩一愣,低著頭細細算了算,芥地草鋪滿地,說得二十個年頭,這人還真能來過不

吹牛的吧!

不過,沒有個人帶路,自是走不過這片草地的,更別說來到這懸崖底下,于是小孩開口,“說好的酬勞呢?”

Advertisement

話音才落,那人便扔來一個黑袋子,小孩提至耳邊晃了晃,銀葉子撞擊的聲音響亮,他滿意一笑,“得咧!”

說好了帶他們繞過芥地草就諸事不問的,拿了酬勞自然樂顛樂顛的離開。

懷揣著那沉甸甸的銀葉子,小孩扭著屁繞過那些叢的芥地草,“有了銀葉子,我看他們還敢不敢責罰我,夠大家換一個月的口糧了,母親也定然會開心。”

沒錯,他是學課時被罰,溜下山的。

這里平時人出不去,也沒外人來,卻沒想到在溜下山的時候遇到了一群被芥地草困住的黑人,商量之下,他們要小孩帶路繞過芥地草去到懸崖底下,就給他換取酬勞。

想想這懷里揣著的銀葉子,小男孩停下了腳步,迫不及待的扯開那袋口。

卻沒想到,在扯開袋口的那一刻像是打開了機關,那些銀葉子頃刻間猶如銀針利劍般齊刷刷飛出,直朝面門。

小男孩下意識的偏頭一躲,躲了過去。可被銀葉子劃破了的手卻一松,袋子掉落在芥地草間,銀葉掉了滿地,映著夜依稀能夠看到銀葉上面泛著劇毒的黑

小孩大口的息著,驚魂未定,驀地把那袋子一踢,“他們,他們這是想……殺了我?”

否則,何須在這袋口做機關,在那銀葉上淬毒?

看著手心流出的黑,小孩亦是機敏,低下頭大口大口的將毒吸出。

直到黑吸盡了,小男孩才停了下來,愣是有幾分蠻勁與氣,“在不荒山地界,還敢如此囂張,定要讓他們嘗嘗苦頭。”

否則的話,他們別想離開那懸崖,不荒山可不是誰想走出去就能走出去的。于是,小男孩氣呼呼的往原路返回去。

只是,按照這原路返回,途中卻不見半個蹤影。

Advertisement

小孩一路盤算好了,慢慢尾隨他們至懸崖底,他路,知道那里有面湖,到時候竄出來驚擾了他們,趁其不備將他們一個個踹進湖里去,聽說湖里的芥地草比地面還茂盛呢!

嘿嘿,就這麼干。

躡手躡腳的繞過山腳下那個大石臺,放眼看去,那群人的確都聚在湖邊不遠,背對著呈扇形站立,不知道在做什麼。

很好,與預想中一致!

擒賊先擒王,把一開始那個說話的男人先推下湖里,手下的那些人必定會跳下去相救。屆時,他再拔起周圍一些干枯的芥地草砸進去,跟刺猬球似的,不信他們不吃一壺。

末了,再子賞他們一泡熱乎的子尿。

嘖嘖,想想都爽!

剛才那帶頭的男人|站在那里一,目測過去,他此刻距離湖邊最近,只要自己一個勁鉆沖出去將他頂下湖里該不問題,他力氣可是全學堂最大的!

說到做到,掌之后,他不著聲息的弓下子,腳底發力如狡兔般竄出,用頭頂撞那黑人,果然分毫不差,頃刻間正正好撞在那人腰上。

一切盡在掌控,方位、力道以及讓他們措手不及全部準,他興得大喊:“我讓你們嘗嘗小爺我的厲害。”

唯一失控的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力氣,也低估了對方的量。原本想來一招蠻牛撅頂將他頂進湖里的,可是現在這黑人卻依舊不如山。

小孩就這麼撅著子用頭頂在他腰上,本撼不了他分毫,唯獨這姿勢略顯卑微,氣氛尤其尷尬。

抬頭一看,那被風帽遮擋住的黑男人有一雙明亮的眼,再細看,長得還……好看。

“小子,既然躲開毒葉子活下來了,何苦這麼想不開,回來找死呢?”那戴著風帽的男人忽然一笑,這笑意如沐春風。

Advertisement

可這男人背后的景象,卻讓小孩背脊發涼。

剛才,他們用形包圍遮擋了視線,這會看清了,是個子。著素子,赤著雙腳側躺在地上,最是惹眼那雙纖纖細足。

本是最完的尺寸,晶瑩有度。可這會看去,赤足上鮮淋漓,甚至還穿了不芥地草的針葉。

那針葉可媲鋼針,最要命的是,有毒,無解。

可以想象,這子沒人引路,赤足踩踏過鋪滿芥地草的路,一路逃至此的。是怎樣窮兇極惡的人,會讓不顧芥地草的毒辣而一路狂奔進來的?

小孩想不通,眼前場景課堂間夫子也沒教過如何對付,只見這子墨發散了一地,看不清楚容

“我……”小孩干開口,卻發現聲音都害怕得帶著抖,他轉想逃的時候,卻教那個黑男子一把拽住他的后脖

“既然來了,何不見識見識?”

見識,見識什麼?

在小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著脖看向子那邊去。

另一個黑人走過去將子的墨發扯起來,就像是扯線木偶般,那子的上半被歪歪的拉起離地,以一種扭曲的姿態呈現在他們面前。

終于出那容了。

下,子的容貌堪稱完,特別是那一雙清澈的雙眸,純凈得猶如碧空星子,此刻閃熠熠。

子并無說話,只是看得出吞咽了一下口水。

手。”黑男子一聲令下。手下人利落取出短匕,“咔”的一聲刺的后頸,只聽得那子“啊”的一聲痛苦哀嚎,雙目圓瞠,死死的看著被按住脖的小男孩。

四目相對,清澈的目流轉,在向他求救。

張大著口,卻呼救不出來,只有哀嚎到扭曲的聲音。

接著,是小孩被嚇得尖的聲音,“啊,放開我,放開我……”

小孩慌的掙扎著,只住自己脖的手一松,整個人趴趴的被扔在地上。再抬頭看去的時候,那個戴著風帽的男子,依舊魁梧偉岸的站在跟前,他的黑影籠罩在自己上,仿佛地獄來的修羅。

側首看去,那個子被匕首從后頸穿過,連同匕首一同將釘在那塊偌大的石臺上。

眼前已經顧不得其他了,小男孩只嚇得不斷的蜷后退,滿臉是淚,眼里映著的是那個黑男子。男子緩緩的將自己頭頂上的風帽摘下,不用言語,眼中盡是殺意。

不待黑男子下令,他后的人已經出刀來,刀鋒指著天,鋒芒寒閃而過。

看著刀鋒殺意轉向自己,忽然間,小孩是真的后悔了,為什麼還要折返回來?

可,來不及后悔了!

刀刃已然準確無誤的朝著小孩劈了下去,寒閃過,懸崖底下祭祀臺死一般的靜寂。

只偶爾,那被釘在石臺上的子一蒼白,上有鮮滴淌而下。

滴,滴,滴!

哦,記得了,村里老人常說:“小孩沒事不要到懸崖底下來,這里是祭祀臺,誅邪用的,邪乎得很!”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