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43章 塵塵兒番外!【選看】

《王妃好颯,王爺好怕》 第243章 塵塵兒番外!【選看】

一年后——

這天,周傾璇抱著兒子如常來攝政王府。

凌志行小朋友快七個月了,喜歡爬,還特別喜歡跟著尹悅慈后爬。

但尹悅慈已經會走路了,現在都有爬了,兩個小家伙玩在一起,一個邁著小短前頭蹬蹬蹬跑,一個在后面爬著追,一群大人圍著攆。

許是覺得凌志行作慢趕不上自己,尹悅慈時不時就想把他從地上拉起來。每每有這個作,都是嚇得一群人嗷嗷。偌大的攝政王府,因為有他們兩個小家伙,真是比飛狗跳還熱鬧。

今日周傾璇有些心不在焉,發呆的時間比看兒子的時間還多,裴映寧很快便發現了的不對勁兒。

“二姐,怎麼了?又是發呆又是嘆氣的,是不是跟凌武鬧矛盾的?”故意帶著幾分打趣的口吻試探。

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不可能是夫婦吵架。凌武子不張揚,但在疼妻兒這事上從來不吝嗇表現,就算玄柒調侃他是妻管嚴,他也會毫不客氣地懟玄柒,“總比你沒媳婦強!”

“王妃,我就是愁塵兒……”周傾璇本來還只是嘆氣的,結果提到自家弟弟,瞬間滿臉愁云,“王妃,他到底是何意思?爹娘最近頭發都白了許多,可他一點都不在意,還是不愿給我們一個明確的態度!”

裴映寧看了看某個方向,金嬤嬤和兩家的娘、以及眾多丫鬟侍衛都圍著兩個小家伙,而兩個小家伙爭著去抱一棵樹,傻嘿嘿地玩得正開心呢!

牽著周傾璇到花園石凳坐下,微笑著安周傾璇,“塵塵兒他是個有主見的,也是懂善惡的,我相信他的眼,何況是終大事,我相信他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代。”

Advertisement

“這麼長時間了,其實爹娘心里已經接了,可我就不明白,他怎麼就能如此和四公主不清不楚呢?是何態度,好歹說一聲啊,不然弄得全家人心都懸著!”

“說起來,的確有一段時間了,是該讓他表明態度了!”裴映寧附和道。

其實,心中有數,只是不好向他們解釋。

古人談婚論嫁都是直來直往,有些做夫妻親當晚才第一次見面,他們哪里明白所謂的談?一男一曖昧不清,終是要被人說閑話的。

但是要塵塵兒接時下盲婚嫁娶的習俗,那還不如拿刀殺了他。一直裝作不知,也是出于對塵塵兒的理解和尊重。

其實一開始,也不是很贊同他和尹湘沫走近,主要是怕尹湘沫那公主脾讓周家二老委屈。但這一年來,暗中各種觀察,發現有些事同他們想的不太一樣,遂也就照尹逍慕說的那樣,讓他們順其自然了。

見周家人為此事如此焦愁,心下也有了主意,于是拉著周傾璇的手安,“二姐,這事你別愁,我會找時間同塵塵兒好好談談的。”

出面,周傾璇自然松了口大氣。

傍晚,尹逍慕回府。

尹悅慈正在房里玩蹴鞠,一見爹爹回來,立馬就把蹴鞠扔了,邁著小短蹬蹬蹬跑過去,抱住爹爹的就要往上攀。

尹逍慕彎下腰將抱起。

小丫頭摟住他脖子,噘著就往他臉上親。

還用說嘛,一天沒見著爹爹了,這是想爹爹了。

尹逍慕冷峻的臉一下子變得和,眉眼中的笑那真是藏都藏不住。

“幺幺在玩什麼呢?”

小丫頭不會說話,但已經能用行回應大人了,于是趕用小手指了指桌下的蹴鞠。

Advertisement

尹逍慕看著臟兮兮的小手,突然發現那可的小指頭有異,便皺著眉朝裴映寧看去。

裴映寧沒好氣地道,“看我做什麼?你閨今天想爬樹,樹沒爬上去,便氣得扣人家的皮,結果樹皮沒扣掉,還把指甲給折斷了,該!”

小丫頭聽這麼一告狀,非但沒覺得心虛,還把小手到爹爹邊,小委屈地噘得老高。

尹逍慕哪會不懂?

于是握著的小爪子輕輕呼了兩下。

裴映寧冷哼著,繼續告狀,“就把指甲折斷而已,還非要拉著小辛兒去藥。藥就藥嘛,結果了藥轉頭就去拿吃的,吃了一的藥把自己臭著了,就把盤子打翻,人家盤子都沒委屈呢,還委屈先哭上了!”

小丫頭盯著爹爹看了看,突然把頭埋在爹爹肩膀上。

看著是在求安,可裴映寧和尹逍慕都知道,這是心虛!

尹逍慕斜了兒一眼,無語中著滿滿的寵溺。

他正準備帶兒去洗洗,文辛端著盤子從門外進來。

“幺幺,瞧我重新做的糕點,里面加了餞哦!”

小丫頭一看他手中的盤子,立馬掙扎著要下地。

尹逍慕蹲下放下。

小丫頭迫不及待地飛奔向文辛。

不過一看那雙小手,文辛就忍不住皺眉,同時將盤子托高,不讓,“這才一會兒功夫,你又去哪里刨土了?走走走,小師叔帶你去洗洗,洗干凈了手才能吃,不然你又得怨盤子了!”

有吃的,小丫頭被文辛牽著,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裴映寧看得又無語又想笑。

尹逍慕兒的小背影,眉眼中有著淡淡的憂傷。敢兒眼中,他這個爹爹還沒一盤糕點重要?

“行了,讓去吧,今日折騰了一天,也沒吃什麼。”裴映寧笑道。

Advertisement

尹逍慕走向,將從凳子上拉起來,圈著問道,“那你呢?”

裴映寧‘呵呵’地,“我什麼?那麼多人帶孩子,我還能累著不?”

的任務就是糾正兒的脾和習慣。其他人都把他們兒當祖宗,不管他們兒做什麼,一個勁兒的捧著哄著,生怕了一丁點委屈。就比如今日,要是不在場,只怕金嬤嬤他們已經把那棵樹都砍了。

看他一絳紫蟒袍,拉著他往屏風后去,“先換服,一會兒我們出去一趟。”

但尹逍慕卻圈,低下頭就是一記纏綿悱惻的吻。

裴映寧都被他纏習慣了,知道抗議無用,便也迎合著他。

等到分開時,兩人都氣吁吁的。裴映寧擰了擰他腰間的,嗔道,“趕服去!”

尹逍慕也不問要去哪,反正對他來說,只要帶上他,去哪都行。

……

鐵鋪。

當初裴映寧買下的這家鐵鋪如今被周塵當了臨時小窩。

倒也不是他不敢回家,而是最近他迷上了打鐵,白日里跟鐵匠師傅學技,晚上就做圖紙,在外人眼中他這個瀟樂侯就跟其封號一樣只管瀟灑玩樂不干正事,可他在鐵鋪里卻忙得不亦樂乎。

“周塵——快來啊——”

突然后院傳來人的驚喚聲。

周塵正在清理一地的鐵,聽到驚聲,趕忙跑向后院。

結果這一看,無語得口大罵,“我的仙人耶!你怎麼不直接跳進去呢?連洗澡水都不用燒了!”

水井里,尹湘沫出一顆頭,雙手死死地抓著井繩,正拼力想往上爬。

周塵跑過去把拉了上來,嫌棄道,“打個水也能把你打進井里,你也是真能干!”

尹湘沫自知理虧,低著頭任由他罵。

周塵擺了擺手,“行了,做飯去,我來打水。”

“哦。”

一走,周塵看了看水缸,見里面已經空了,便到井邊多打了幾桶水。

晚上,兩人吃了飯。

周塵照常在燭火下畫圖,描繪著下一個想打造的件。

尹湘沫在燭火邊做針線活。

突然,仰起頭,高興地將手里的裳舉向周塵,“我終于做好了!周塵,你要不要去試試?”

周塵抬眼,隨即放下炭筆,起過去,從手里結果裳。

這是自己裁樣自己制的袍子,雖然是第一次做,但看在是給他做的份上,他還是很賞臉的換上了。

只是換上以后,他就覺哪里不對,然后舉起手朝左腋下看去,面對一條還缺針線的大口子,他頓時黑線連連。

先別說裁剪的手藝了,就這缺工的針線,是想讓他穿出去當乞丐嗎?

尹湘沫也看到了那條還沒合的大口子,頓時俏臉一囧,“那個……我沒看到……”

周塵嘆了口氣,裳,然后坐到燈下,取了針線自己了起來。

尹湘沫蹲在他腳邊,盯著他穿針引線的作,好奇地問道,“都沒見你做過這些,你是怎麼學會的呀?”

“天賦異稟,不行?”周塵瞥了一眼。

“可你會的東西太多了,而且還是我們問若未聞見所未見的,你就算有天賦,那也得有師承才行。我真好奇,你師父究竟是何方神圣?”

曾經的四公主,眼睛絕對是長在頭頂的。

可如今的,沒有了那高傲,褪去華服的就像個鄰家孩,簡單而又單蠢。

在周塵眼中,絕對是蠢的。

一年了,也就會那麼簡單的兩個菜,服也不知道洗壞了多,不管做什麼都會或多或的出點狀況。

那句罵人的話怎麼說的,教豬都教會了,偏偏教了那麼久,還是那麼蠢!

不過,看著那雙清澈的眸子,他也不再像早前那般就兇貶低了。

就當養豬好了……

“時候不早了,你先去睡。”

“不要,我還要看你作畫!”尹湘沫將臉轉向不遠的桌子。

“……”周塵白了一眼,什麼也沒說,繼續服。

房頂上。

裴映寧好幾次都差點笑出聲來。

等到周塵自己把制完和尹逍慕才離開。

他們也沒急著回府,而是牽著手在月下散步。

“寧兒,你如何看?”

“其實這樣也好的。”裴映寧著天上皎月,慨道,“塵塵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別看他整日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其實他心里脆弱著呢,只是環境造就了他,讓他不相信眼淚,所以外人看到的都是他樂觀的模樣。四公主如今這樣,雖然有點讓人難以置信,可確實在認真的改變自己。而重新長的路上,正需要人指引。塵塵兒同在一起,也正好展示了自己,被人崇拜、被人需要,恰好彌補了他從小缺失的安全,讓他獲得真正的自信。在很多人看來,夫妻一定要登對才能滿,可殊不知,滿婚姻的前提是要彼此合得來。看著登對的兩人,若格無法相合,怎麼可能滿呢?”

尹逍慕認真聽著悟,看著的眸比皎月還溫瀲滟。

只是,不等他回應的煽之言,裴映寧拉著他便急走起來,“走走走,得回去準備他們的婚事。你這個做哥的,怎麼得也該給人準備一些嫁妝。”

尹逍慕,“……”

……

這日。

他們夫妻倆到了周府。

周塵也帶著尹湘沫回來了。

還不等周常海和秦氏開口,周塵便把尹湘沫往他們跟前一拉,說道,“爹、娘,肚子里有了,你們看著辦吧?”

二老一聽,瞪大眼張大,差點沒提上氣來。

裴映寧都想過去給他們掐人中了。

結果尹湘沫紅著臉轉瞪著周塵,“胡說什麼呀,我哪有……”

周常海從椅子上蹦起,指著兒子罵道,“兔崽子,這是能開玩笑的嗎?”

周塵‘嘿嘿’笑,“就算現在沒有,若你們心急,我們今晚也可以有。”

聞言,大伙一致黑線。

周常海見門旁放了把笤帚,上前拿起笤帚就朝兒子去——

“你這兔崽子,天就知道拿我們尋開心,看我今日不給你一頓好打!”

“誒誒……老爹……”周塵驚著往廳外跑,邊躲邊喊,“我說正經的,你們到底想不想要孫子?若是現在不想要,那我們就再等幾年生!反正我不急,男人嘛三十而立,等我三四十歲再有孩子也不遲!”

他這話一出,秦氏著急了,趕追出去把周常海拉住,“老爺,有話好好說,王爺和王妃還在呢!”

廳堂里,裴映寧抖著肩膀。

今日他們就是專程來看熱鬧的!

而最為尷尬的人無疑是尹湘沫了。

雖然早都習慣周塵的語出驚人,可也沒想到當著長輩的面他能說出那樣的話,窘迫的恨不得找個地鉆進去。

一向喜歡看戲的尹逍慕罕見的開口,冷聲問道,“知道以后要如何做嗎?”

尹湘沫立馬轉向他們,赧地點了點頭。

“周家二老開明大義,過了門務必好好待他們!”

“是,沫兒會謹記于心的。”

“你的婚事不宜大大辦,但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你嫂子給你準備了嫁妝,待挑好了日子,你便回攝政王府待嫁。”

尹湘沫看了看裴映寧,跪下,哽咽拜道,“多謝三嫂!”

裴映寧正要說話,周塵從門外飛奔進來,拉起尹湘沫便又朝門外跑去——

“寧姐,你幫我攔著他們,等挑好了日子再喊我們回來哈!”

裴映寧追出去,人已經沒影了。

周常海和秦氏無語地著他們離開的方向。

二老回頭看著裴映寧,都忍不住笑了。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