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穿越時空 醫品毒妃 第1章,陌生的地方,這是哪裡?

《醫品毒妃》 第1章,陌生的地方,這是哪裡?

歷年21年春

風雨加,閃電雷鳴,原本就不暖和的天氣因爲風雨大作,更加讓人覺涼風習習。

熱……

都熱……

怎麼回事?還活著?

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是怎麼回事……

雲初染看著周圍的牀幔腦子裡一片空白。

“大爺今天的貨可不是一般人呢,可是咱們南詔國丞相的千金,只要你跟裡面的人了事,那……你就是南詔國丞相的婿。”

刺耳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雲初染躺在原

什麼南詔國?什麼丞相?

到底在哪裡?

雲初染兩隻手撐著塌,想要坐起來卻發現上的服跟以往不同,這服飾分明不是的,而且這種風格……

上的燥熱把雲初染拉回了現實,是警察局工作的,什麼沒見過?現在的反應……如果沒錯應該是中了那種藥??誰這麼大膽,竟然對警察下手!

正當雲初染準備坐起來,外面再次響起聲音,聽聲音不是剛纔那個人。

“媽媽你說的可是真的?裡面的當真是丞相府的大小姐?”

衆所周知,丞相府的大小姐是個傻子,傻子怎麼可能出現在花樓?

那人沒想這麼多,腦子裡只有一句話,他以後就是丞相的婿了。

“媽媽,倘若我真了丞相的乘龍快婿,定當重金酬謝媽媽!”

男人的眼時不時的向著裡面看去,儼然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快去吧!”

媽媽聽著男人剛纔說的話笑而不語。

“多謝媽媽!”

男人迫不及待的推開房門向著裡面走去……

媽媽看著關著的房門掩一笑,“二皇子,你吩咐的事我可是辦妥當了!”

Advertisement

房間裡,雲初染聽到腳步聲繃,腳步聲越來越近,雲初染心跳就越來越快。

“醜是醜了點,傻是傻了點,但是你是丞相的兒,娶了你我以後就食無憂了。”

因爲是黑夜,又下著雨,房間裡的燈火也不是特別明亮,雲初染沒能看清楚來人的面目,只能以靜制,敵不,我不

雲初染眼睛微瞇,裝還未醒過來的模樣,琢磨著怎麼逃離這裡。

男人看著雲初染沒有任何靜也沒有什麼戒備心,就在雲初染面前把衫一件一件褪去。

就在男人的手即將到雲初染的時候,雲初染用盡全力氣一個翻,把男人下,捂住讓他不能發生求救,男人懵了,等回過神來已經被雲初染捆綁在牀上,裡還塞了一塊破布。

雲初染沒有在這裡多留片刻把男人的服套上之後就從房間裡走了出去。

花樓外面與裡面不同,燈火通明四周照的明晃晃的宛若白日。

看著周圍的裝潢,雲初染懵了,這……究竟是哪裡?

上的越來越熱雲初染低著頭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雲初染把頭得很低一路走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眼看著就能出去,卻被後的一道聲音阻止。

“你等等!”

聽到聲音雲初染停住了前進的步伐,把原本就低著的頭得更低,如果不是在警局裡工作練就了一副超強的心理素質,恐怕現在已將雙摔在地上了。

雲初染深呼吸一口氣,迫使自己冷靜下來,不要慌張,不要慌張,冷靜。

雲初染微笑著轉過著聲音盡力讓自己的聲音獷一點,“小姐有什麼事嗎?”

Advertisement

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聽到這聲小姐喜笑開,因爲在南詔國乃至整個紫雲大陸,小姐這個稱呼只有達貴人的兒纔有資格,他們這種這種花樓姑娘是沒有資格的。

“公子,你的東西掉了!”

姑娘彎腰把地上的玉佩撿起來,走到雲初染旁邊遞給雲初染。

雲初染聽到花樓姑娘的這句話才鬆了一口氣,從花樓姑娘手中接過玉佩扭頭快速離開。

轟——

轟隆隆——

出了花樓,雲初染如釋重負,看到外面雷雨加眉頭皺了皺,四周一片黑暗,夜風伴著雷電聲吹的人瑟瑟發抖,也正是因爲如此,雲初染才恢復了幾分理智。

覺到藥效發揮了,現在又熱又,竟然期待著那檔子事,這時候如果一個男人出現在面前一定會……

“不好了,花樓裡面的姑娘逃跑了……”

突然,一陣聲音傳耳畔,雲初染知道,那個裡面的老闆發現不見了,這個時候還待在附近那就是傻子。

雲初染雙手在頭上,在漆黑的雨夜中跑,毫無目的,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看到一個茅草屋,雲初染想都沒想就向著裡面跑去。

跑到屋檐下避雨,上被雨水淋溼卻不能撲滅的慾上依舊是滾燙。

雲初染席地而坐,斜躺在茅草屋的的門框上,看著雨水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地上腦子裡想著剛纔發生的事

或許是離了危險平靜下來了,腦海裡一些陌生的記憶跟畫面就像是電影一樣在腦海裡回放。

這……究竟是哪裡……

是一個信奉唯主義的,從來不相信穿越什麼的,所謂穿越,無非就是編出來,可是……現在的況怎麼解釋?

可以確信自己已經死了,那顆子彈是正中心臟,不可能存活,所以……應該是已經死了,至於爲什麼還活著就不得而知。

突然,一冷風吹來,雲初染本就渾,這初春的夜風還夾著著寒冷,雲初染一個翻站起來,向著茅草屋裡面走過去。

茅草屋很破舊,一看就是沒人住的那種,雲初染直奔著裡面走去,不想繼續吹著外面的寒風。

與那本以爲茅草屋裡沒有人,卻沒想到一個男人雙盤在一起坐在茅草屋裡的牀榻之上,因爲線不好,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廓確定是男人完全看不出來面容。

看著面前的男人,雲初染心底最原始的慾就像是破了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這一刻心底最後一道防線坍塌。

修改錯別字……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