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悍妻嬌夫虎崽崽 第1章 高嶺之花變少婦

《悍妻嬌夫虎崽崽》 第1章 高嶺之花變少婦

“嗚嗚……阿娘,你別死,阿姐去借糧了!”

“阿娘,求你別死,我不想再為沒娘的孩子。”

耳邊稚的哭泣聲,吵得床上的小婦人眉頭抖了一下,吃力地睜開眼,卻只有一條

看到眼前的環境,土墻風,草屋掉草,破爛架子床,唯一好點的東西,就是屋子紡紗車和繡花架子,還有一個大木桶。

一個字窮,兩個字很窮。

小婦人神一凜,有些茫然,搖搖頭,又閉上眼,再度睜開。

連續兩三次,才確定眼前的環境。

小婦人生得好看,白凈的瓜子臉,眉型如柳葉,明亮杏眸,鼻梁高形小巧,如同花一般,與周邊的環境形了鮮明的對比。

“二丫頭,你阿娘怎麼樣?”

一個老婦人的聲音響起,小婦人再度睜眼,只是雙眼里的迷茫已經散去,如幽潭的眸子里,端著澄清,神也篤定,好似接了新的事

守在床邊的小蘿卜也起,回頭看著老婦人,“阿娘還沒醒,祖母端的是什麼?”

小蘿卜問了一句,老婦人手,似有不舍的開口,“我去你大爺爺家里討了一碗蔗糖水,本想給你小叔,可是他不肯喝,讓我給你阿娘送來。”

小婦人看看床前的小蘿和老婦人,兩人眼窩深陷,面黃瘦,無二兩,好似一陣風,就能全部吹走。

窮就算了,還一屋子老弱病殘,又閉上了眼睛。

葉楠,一個二十一世紀,特殊部門的異能高級教,號稱魔,竟然被自己帶的新兵給炸死了。

這麼齪的事,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最倒霉的是在炸死后,又重生在什麼大慶國,益州寧縣蒼溪鎮小西的悲慘小媳婦上。

Advertisement

接收原主的記憶很零碎,只知道婦人也葉楠,因父親欠下恩,被迫嫁給有兩個兒的鰥夫晏五郎填房。

結婚沒兩年,晏五郎就死了,原又嫁給比自己小三歲的小叔子晏六郎。

雖有兩任丈夫,可至今還是完璧之

這也真夠奇葩。

更奇葩的是,這一家人還過得很融洽。

可惜好景不長,趕上益州大旱兩年,小相公又病倒,原家欠了糧食債,債主上門討要,罵得難聽了點,原就被氣病了,臥床沒幾日,就去了……

他娘的,葉楠單三十六載,被催婚十年,一朝重生,丈夫兩任,兒一雙,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那趕給阿娘喂下去。”

小蘿卜想也沒想,接過糖碗,來到床前。

湊近了,葉楠才看清小丫頭的長相,掌大的小臉上,濃眉大眼櫻桃,甚是好看。

雖然瘦得皮包骨頭,卻也帶著孩子的明萌,讓葉楠腦中浮現出與小家伙有關的記憶:

這是原的繼之一,二兒晏天,今年十一歲,看著卻比現世同齡的孩子小很多,好似八九歲。

但那雙清澈的大眼,卻讓葉楠為之容。

“阿娘,喝……喝糖水。”

小家伙拿著瓦碗,喝了一口,再拿出一個小竹筒,放到葉楠的上,將糖水渡給葉楠,作很是練。

反哺,小羊跪

的小崽子口渡糖水救母。

小崽子,這個便宜老娘,姑當了。

糖水,葉楠那個冰冷的心,瞬間被暖包裹著,本能的母泛濫,鼻子一酸,淚水一個勁地流。

“阿娘,您醒了。”

小崽子驚喜萬分,可見葉楠落下的淚水,又急得紅了眼眶,“阿娘,您怎麼了?”

Advertisement

“二丫頭,阿娘沒事。”

葉楠學著原的口氣,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晏天頓時出驚喜,還驚呼著,“祖母,阿娘醒了,阿娘這次真的醒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老婦人喃喃兩句,就嘆氣出門了。

葉楠知道這是婆婆晏蘇氏,這嘆氣,難不活不過來嗎?

“阿娘,再喝點!”

晏天繼續喂葉楠糖水,好似糖水是靈丹妙藥。

“祖母,阿娘怎麼樣?”Μ.166xs.cc

葉楠剛想說話,外面又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阿姐,阿娘醒了。”

晏天紅著眼眶,揚聲喊了一嗓子,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好似下一秒就能哭出來。

“阿娘!”

隨著孩子的呼喚聲,一個高點的小孩沖了進來,湊近葉楠。

孩瘦黃,看似十歲,長得眉清目秀,梳著髻角,眉宇間著英氣,像個男孩子,穿著一補丁的土短打,驚愕地看著葉楠。

半閉著眼,小孩有些擔心,忙說道:“阿娘,您別擔心,我到外祖父家借到糧食了。”

據原的記憶,這是長晏天心,今年才十三歲,因為營養不良,瘦弱得像現世十一歲的孩子。

這孩子,自打親爹死了,就把自己當男孩子,挑起家里的負擔。

可再怎麼像男孩子,也不可能去找原的娘家啊?

娘家在益州南城,距離這里有一百多里路,一個十三歲的小丫頭,居然步行一百多里,去借糧食回來?

如此懂事的孩子,讓葉楠心里刺刺的,鼻子一酸,淚水又流了出來。

“阿娘,我這一路可擔心您了,要是您沒了,兒都活不下去了。”

傻丫頭,又不是你親娘,死了不就節約一口糧食了嗎?

知道在古代荒年,為了一口吃的,什麼賣孩子,什麼棄母舍父,比比皆是。

只要能活下去,人扭曲到變態,甚至有易子而食……

葉楠心下嘀咕,不過也肯定,原對兩個繼很好,畢竟繼母難當,就算親生的子,有時候還不孝順了,何況繼

“阿姐,你先別說了,趕先弄點吃的給阿娘。”

晏天提醒一句,晏天心點點頭,轉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小丫頭好似想起什麼,轉回來,努了努小,看了一眼葉楠,膽怯地低頭說道:

“阿娘,對不起,我實在找不到人借糧食,這才求到外祖父家,外祖父借了十斤白米,二十斤白面,還有五十斤紅薯,讓鏢師我送到家,希您別生氣。”

小丫頭如數家珍,說完還瞄了一眼床上的葉楠。

生氣?為什麼?

這都要死了,有糧不應該歡呼嗎?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