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櫻花文學 古代言情 半城風月 楔子

《半城風月》 楔子

楔子

二月二,龍擡頭,清淨了數百年的鐘山頂熱鬧無比。

從卯時開始,碗大的金花便一朵朵自雲中墜落,仙樂陣陣,香風四溢,賓客往來不絕。鐘山帝君笑了整整一天,收禮也收了一整天,下和胳膊都有點痠痛。

他的小兒生下來到今天剛好兩百歲,按說宴席不用辦這麼熱鬧,不過前幾日還是泥鰍似的小丫頭突然化出了人,在鐘山龍神一脈來說,算得上是頭等大事,不得請四海八方的天神們來喝個酒。

眼看日上三竿,來賀喜的賓客越來越多,鐘山帝君臉皮都笑麻了。

不知怎麼搞的,今天總有些心不在焉,好幾次都錯了來客的尊號,所幸一旁有神齊南打圓場,倒還沒出什麼大差池。

好容易得了空閒,鐘山帝君著越爬越高的日頭,到底忍不住低低嘆了一聲:“阿翠竟真不回來?”

齊南笑道:“小公主兩百歲便得了人,這樣的喜事,夫人怎會不來?帝君且放寬心思,莫要多慮。”

帝君依舊憂心:“一定還在氣我請了桐山一族的人赴宴,可珊珊是無辜的,對我發乎止乎禮,這個傻阿翠,何必與我鬥氣到現在。”

齊南淺笑垂眸,拂去胳膊上升起的皮疙瘩,跟了帝君十幾萬年,還是沒法習慣他這種腔調。

帝君別的都還好,就是這腔始終改不掉,見一個一個,每個都說發乎止乎禮,鐘山龍神一脈多代積攢下來的那點冷酷威名,都快被他敗了。

就連最遠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島上的小仙君都曉得,鐘山帝君是最不好惹的帝君之一。能被天帝稱爲帝君,地位已是非同小可,關鍵是他們這鐘山龍神一脈,絕非四海八荒的其他龍神所能媲

Advertisement

上古天帝有言:龍戰於野,其玄黃。說的正是鐘山龍神一脈。

曾有傳言,上上代的鐘山帝君與九天之上的凰一族生了些齟齬,一怒之下將極西之地的離恨海徹底放逐在永恆黑暗之中,直到今天那裡都寒徹骨,爲無數厲害的兇煞盤踞,尋常的神族稍微靠近些便要重傷,故爾已被天帝封爲了地。

這是萬龍之尊的霸道,不過看看眼前的這位帝君嘛……齊南無聲地嘆了口氣。

嘆氣歸嘆氣,該安的還是要安,齊南勸道:“此賓客無數,帝君還是謹言,何況小公主如此天賦,帝君應當開懷纔是,怎能愁眉鎖?”

鐘山龍神的脈與其他龍神自有不同,出生時是爲龍,往往要在鐘山頂的養龍池渡過五六百年,才能化爲人形。如今的帝君,還有小龍君,都是在五百歲左右才得了人的,小公主僅兩百歲就能得到人形,足以說明其神力之渾厚,說不準將來就靠挽回點鐘山龍神的威名了。

他再三把小公主拿出來說事,終於打了鐘山帝君那顆多愁善的心,正準備找兒抱過來親暱一下,忽覺一微弱的力道在拉扯袖子,帝君低下頭,便見兒子清晏倚在邊,滿臉稚氣地擡頭看自己。

“要爹爹抱。”清晏氣地朝他出手索抱。

鐘山帝君出笑容,方將兒子抱起,只聽禮高聲唱道:“桐山三公主,前來賀喜。”

但見宮門祥雲飛舞,託著浩浩一羣天神飄了進來,爲首的神披著淡桃花的天,袖口襬不知嵌了多天河星屑,晃得整座鐘山都亮了。

見到鐘山帝君,雙目流波婉轉,含帶怯地盈盈行禮,喚一聲:“帝君。”

Advertisement

這一聲喚得鐘山帝君心都了,不自走到面前,應一聲:“珊珊。”

齊南低頭向清晏,這孩子的胳膊還茫然著,卻沒等到爹爹的抱。他只有再一次在心底嘆息,蹲下去聲道:“小龍君,帝君今日有太多賓客要招待,不如您去看看小公主?”

一派天真的清晏果然被打了,連連揮舞胳膊:“看妹妹!看妹妹!”

後面的仙立即上前將他抱開,用子擋住他的視線,不教他見鐘山帝君握著桐山三公主雙手的模樣。

桐山三公主既來,想必帝君是沒心思招呼其他客人了,齊南只得替上去,忙得跟陀螺似的。

直到天漸漸暗沉,酉時降至,夫人依舊沒有出現的跡象,齊南想,肯定是不會回來了。

夫人是翠河河神的兒,從份來說,確實是高攀了鐘山龍神一脈,這也是自己的一塊心病,加上帝君大婚後多花心的子始終改不掉,三天兩頭地吵,估計這次是累了,讓靜靜也好。

不過,這些大大小小的神族們,十之八九都七八糟,天長地久的時,絕頂豔的容段,哪一個不是在上剪不斷理還?今天這個,明天恨那個,反正有無比漫長的年月供他們造作糾纏,哪裡管什麼婚前婚後,像夫人如此較真的神族,反而見。

酉時正,仙們抱著小公主從偏殿裡出來了。才兩百歲便得了人,小公主看上去更像是凡人的嬰兒,小小的被裹在金織就的錦被裡,前放著瑰麗繁複的黃金鎖,一面沉沉地睡著,一面把手指頭含在裡吮,可極了。

清晏一路又蹦又跳跟在後面,不停試圖用手去夠,興地嚷嚷:“團兒!團兒!”

Advertisement

巨大的讚歎聲在來賓中此起彼伏,先前都以爲鐘山帝君誇了海口,哪有兩百歲就得人的龍?如今一見,竟是真的,許多年老的天神們想起曾經鐘山龍神一脈的霸道,不由慨萬千。

如此浩大的聲勢,到底是將小公主驚醒了,仙怕啼哭,急忙悉心搖晃拍,卻十分安靜,換了隻手繼續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著眼前無數神族,一眨不眨。

齊南估著馬上帝君該給小公主取名,這個儀式十分重要,不得干擾,他上前將莫名興的清晏按住,吩咐仙將他帶到座位上,自己捧了玉匣,裡陳列不死樹製的細籤,每一都刻了字,只等待鐘山帝君的挑選。

帝君四方祝禱後,忽而擡手在玉匣上輕輕一拍,但見裡無數不死樹細簽好似活了一般飛起,在空中排列出無數大小不一的圓,不一會兒,兩細籤像是被看不見的線拉扯住,輕輕落在帝君掌中。

他低頭一看,便取過案上的筆,蘸了天河水,在空中利落乾脆地寫下“玄乙”二字,霎時間瑩閃耀,“玄乙”兩字在半空緩緩浮起,忽而化作萬千點,在夜中瑩瑩絮絮地飄浮,良久才消散於風中。

“既然天道有所示,本座自當遵循天意。今日爲小命名:玄乙。”

下一刻,賀喜聲此起彼伏,巨大的琉璃屏風後,樂們奏起仙樂,萬朵金花下雨般墜落,空的禮桌上忽然出現無數酒,諸位神仙紛紛舉杯邀飲。

酒香醇厚,仙懷裡的小公主玄乙還不習慣這味道,打了個噴嚏,跟著“噗”一聲,這玲瓏剔的玉娃娃在萬衆矚目下變了一尾灰溜溜的小龍,只有幾寸長,在手中頭尾搖曳,跟泥鰍似的。

四下裡驟然靜了下來,桐山三公主花容失,驚得聲音都變了,有點刺耳:“哎呀!怎麼變泥鰍了?!”

鐘山帝君面沉,邀飲的天神們噤若寒蟬,假裝沒聽到桐山三公主的話,就連屏風後的樂們也停下了奏樂——已得人的龍神一脈按理說不該再變回龍,除非……除非神力低微,不能長時間維持人

可鐘山龍神是什麼脈?小公主怎能神力低微?之前說的好好的兩百年就得了人,眼下算什麼?衆目睽睽下變回小龍,還長得跟泥鰍一樣,簡直是揪著鐘山帝君的臉打得啪啪響,響徹天際。

安安靜靜坐著的清晏忽然快步走至尷尬的仙面前,擡手將妹妹捧到自己懷裡,用手指頭輕輕頭頂芽似的小角,一面低聲哄道:“好孩子,聽話,快變回去。”

泥鰍一樣的小公主卻在他掌心打個呵欠,吐出一串口水泡泡,蜷一團,睡著了。

二月二,龍擡頭,鐘山頂小公主的兩百歲壽宴早早散了,諸神離開的時候,鐘山頂已經開始飄雨,想來帝君心不佳,過兩天可能就要冰封鐘山。

不管鐘山帝君怎麼不爽,這件事依舊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神界,連三座仙島上的小仙君們都曉得,鐘山龍神吹破了牛皮,號稱兩百年就得人的小公主,在壽宴上變了泥鰍。

“泥鰍公主”的名號順理章地響徹寰宇,有著萬龍之尊名號的鐘山龍神一脈,所剩不多的威名再一次被狠狠抹黑,連下方的那些妖族都敢堂而皇之地嘲笑他們。

直到上千年過去,鐘山帝君的夫人翠河神不知何故隕滅在大荒之原,與此同時,北方的桐山一族忽然遭到寒冰封凍,族諸神盡數隕滅,有傳言稱,正是鐘山帝君所爲。

桐山一族隕滅得太過離奇,天帝亦曾找帝君質問過,結果卻不盡如人意。誰也不知他二位神尊聊了些什麼,只知道鐘山帝君安然回到了鐘山,繼續做他的帝君,而桐山一族的事,就被天帝悄然無聲地了下去,全當沒發生。

至此,鐘山龍神的威名再一次震懾神界,有關泥鰍公主的笑話,終於無人敢再提。

匆匆流逝,一晃眼,八千年過去了。

《半城風月》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